真龍一怒,血濺萬尺。

    只見何永柱宛如云端中的暴君,頂著雷電也要沖向一干冥尊,和上次不同,何永柱這次踏足虛空和天道法則,一干冥尊根本躲不掉。

    “不!”

    “這個小子憑什么擁有這么強的實力?”

    “上天不佑我冥府!”

    ……

    幾名冥尊被驚得大喊。

    有一個甚至抱怨老天爺,殊不知冥府本就是被上天摒棄的勢力,時刻都在遭受天譴。

    “想跑?都給我留下些什么吧!”

    何永柱厲聲喊道。

    他的聲音通過天道傳播出去,可比通過真元傳播得遠多了,一時間,竟然龍鳴谷周圍幾百里的人都能聽到。

    這下,

    所有勢力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他們真的沒想到為什么中州商行都快死了還能死灰復燃,不僅死灰復燃,還絕地反殺?

    這是怎樣的一種奇跡,前面還被認為過剛易折的人,轉眼間,就要打所有人的臉。

    “其中已經有一個冥尊死了,總共加起來有三個,冥府已經大勢已去……”

    “真沒想到,解決竟然是這樣。”

    “那些大勢力現在心情一定很復雜,后悔沒有早點兒動手。”

    ……

    一些散修在那感嘆。

    他們剛感嘆完,

    天一殿、佛門、道門、儒門、西海軒轅家族、柳家、歐陽家、甚至天堂,都一起出手。

    原因無它,這就是墻倒眾人推。現在結局還沒出現的時候,這些大勢力都持中立態度,因為怕得罪兩方。

    如今,

    何永柱已經明顯要勝出了,他們再出手,相當于賣何永柱一個人情,日后有好用。

    “呵呵,這幫老狐貍,真是一個比一個精。

    剛才最艱難的時候他們不出手,現在出手不就是錦上添花?”

    鳳九在下方冷笑連連。

    她算是徹底認清這幫人的嘴臉,除了個別之外,其他一個都不能信任,虧她以前還一度認為——佛門也是自己的家。

    事實上,

    她的家只有中州商行,只有這里,才是她真正的歸宿。

    “雖然是錦上添花,但也比沒有好吧,不管怎么樣,有人幫忙總是好的。”

    段小樓比較樂觀,微笑著。

    當然,

    她心中的想法和鳳九沒有差別,也認為這幫人不可信任,她只是樂觀一些而已。

    “寧燦華夫婦、卓一凡夫婦還有艾夢、小小都已經離開了,他們離開之后聽說我們還活著、并且勝利的消息,一定會各位興奮!”

    王燕此刻笑道。

    說到這,

    眾人都發自肺腑地笑起來。

    “活著真好。”

    “是啊,活著真好……”

    重龍和王浩輕唏。

    天空中,

    何永柱將剩下的所有冥尊都給擊傷,此刻天劫也徹底消散,庚堯的尸體碎片,還殘留在虛空中。

    剩下的冥府修士,早就開始逃了,但何永柱豈會讓這幫敵人輕易逃脫,不斷攻擊下,商行附近不知道誕生了多少尸體。

    加上其他勢力的幫助,冥府可謂是死傷慘重,真仙以下幾乎全滅,只逃掉了個位數;

    天仙境界也死傷大半,能逃走的,都是比較厲害、并且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玄仙也死去一些。

    ……

    這些,可都是冥府內部的精華,一下次死去這么多,冥府真的是元氣大傷。而且這相當于是氣運爭奪的失敗,失敗就意味著,何永柱的氣運會更加昌盛。

    冥府,

    未來數百年內,都將一蹶不振,依然擁有自保的能力;但想要像以前那樣雄踞北荒、什么都管,就難了。

    戰后的收尾工作,何永柱就不親自來了,剛好讓這幫墻頭草勢力來解決。

    “李笑天,多謝你慷慨出手啊,沒有你出手,我還不知道怎么辦?”

    何永柱看向了李笑天,皮笑容不笑道,實際上是在挖苦。

    李笑天訕笑了一笑,感覺臉上很沒面子,但現在何永柱擊敗了冥府之后地位如日中天,即使是他也得低一頭。

    “客氣了何永柱小友,你不愧是人族的未來,剛才那一戰打得漂亮,我等拜服!”

    李笑天稱贊的,說得比唱的還好聽。

    “謬贊了。”

    何永柱簡短地回答,實際上內心嗤笑不已。

    經過這一戰,他明白了任何外界力量都不可信;當然,患難見真情,軒轅家族的軒轅伯可以深交、殺手組織地獄可以深交……其它都不行。

    ……

    何永柱回到了商行,和妻子們見面。

    “何永柱,我們剛才差點兒就自殺了……”

    “真是驚險,就差一點點,你就再也見不到我們了。”

    “我就知道,我的丈夫是頂天立地的男人,沒那么容易被擊敗!”

    “哈哈哈,什么冥府,不堪一擊!”

    鳳九、段小樓等女和何永柱述說著感情。

    何永柱微笑著,仔細聽著,他感覺這一刻無比溫馨。

    果然,

    在修真世界中,親人才是唯一,變得更強的動力,就是保護親人,順便再逍遙世間。

    “一切都結束了,何永柱你戰了這么久應該非常勞累,這些陣法等過幾天再重新布置吧,你先去修行。”

    重龍提議道。

    如今陣法都是完全損壞的,要重新布置好需要耗費不小的腦力,,而何永柱現在大戰后比較虛弱,所以先休息幾天會比較好。

    “不,我現在精力非常充沛,根本沒有疲勞一說,我會花幾天時間,將這四周的陣法布置得更為完善。

    到時候,就算是混元大羅金仙前來,也要數個時辰才能攻破!”

    何永柱立刻否定了。

    眾人于心不忍,想再勸勸,但何永柱說自己真的不累,猶如脫胎換骨。

    重龍和李贄都是真仙,仔細一看還確實發現何永柱和以前不太一樣,有了一種很獨特的氣質,似乎像是淡淡的邪氣,但又沒那么簡單……

    “也許,天才真的是不可以用常理揣摩的存在吧,那你布陣吧,有什么需要,盡管說,我們一定幫你。”

    重龍妥協。

    其他人也自然不好說什么,何永柱執意不休息,他們也拗不過。

    “嗯,陣法是庇護中州商行最重要的東西,自然要早布置早好。

    小樓、鳳九、若曦,接下來商行的善后處理工作交個你們處理了,包括和其他勢力的關系處理。”

    何永柱吩咐道。8

章節目錄

鄉村透視仙醫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看小說只為原作者純良有欲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純良有欲并收藏鄉村透視仙醫最新章節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