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干。”蘇寒丑拒, 并下逐客令,“沒其他事的話, 請離開,走的時候記得把門帶上。”

    “試玩員們一起合作,不好嗎?”秋霜想不明白。

    蘇寒目光在聯盟軍五人之間來回逡巡, 緩緩吐出幾個字, “信不過。”除了鐘睿,她誰都不信。

    “你呢?”秋霜詢問鐘睿。可是一眼掃過去, 發現這人還在啃豆沙包, 頓時嘴角抽抽。

    鐘睿隨意回道, “沒空。”

    蘇寒在這, 他哪兒都不去。

    秋霜覺得這倆人忒沒出息, 也不知道是怎么贏的第一。強弱對比如此明顯, 所有試玩員一起上,游戲不就結束了嗎?

    仿佛看穿她的念頭般, 蘇寒低聲自語, “這是生存游戲, 比誰活得久。如煙花般燦爛, 絢麗卻轉瞬即逝, 有意思嗎?”

    旁邊,鐘睿幫腔,“臨時結成的團隊,哪個敢說對隊友很有信心?受到致命攻擊時,確定隊友會拉一把, 而不是推人去死,好爭取更多逃脫時間?”

    秋霜大怒,這倆不入隊就算了,還要挑撥離間!

    幸好試玩員們都是老玩家,心理素質不是一般的過硬。一人笑了笑,神色淡漠,“都是經歷過第一屆無盡生存比賽的人,誰能算計的了誰?”

    換言之,他有信心,即使遇上危險,他也會是決定或拉或推的那人,而不是生死掌握在別人手上的那位。

    “道不同不相為謀。”寒著臉,秋霜和隊友一齊離開。走的時候把門用力一摔,算是帶上了。

    蘇寒發出輕嗤聲,很是不滿地念叨,“嫌我太謹慎?我還嫌你們過于作死。”

    “命只有一條,每個人只能死一次。一旦出局,曾經的履歷再輝煌也會被人逐漸遺忘。”

    “無盡生存比賽淘汰者里,難道就沒有驚才絕艷之輩嗎?最終默默無聞,還不是因為死得早!”

    “脾性不合,不必理會。”鐘睿繼續啃包子。

    另一邊,秋霜憤憤道,“要不是沒有必勝的把握,早就揍他們了!”

    隊友忍不住勸解,“那兩人好歹是并列第一,背地里指不定藏了什么底牌,沒事別去招惹。”

    說著,五人繼續工作。

    五、四、三層依次完成清理,正當他們打算等一、二層毒氣散去后再繼續時,熱心群眾提供了防毒面具、醫用口罩,以及解毒丸。甚至有人加入聯盟,決定一同作戰。

    于是游戲第2天、下午4點剛過,游戲結束。所有試玩員順利通關,成功幸存到最后。

    游戲艙緩緩打開,李岳面無表情,沉聲道,“大家辛苦了。”雖然心里覺得兩天之內結束戰斗并不能算作辛苦,但是面上,他還是得安撫職員。

    私底下,李岳甚至開始琢磨,以后要不要給這幫人加個時間限制。比如游戲不滿5天,不得通關什么的。要不然可憐無助弱小的npc們,根本經不起這群暴徒折騰。

    兩天結束戰斗,這叫哪門子生存游戲?

    一旁,蘇寒提出疑慮,“副本難度調低,普通玩家是能生存下來,但高玩也能更方便控場。副本做成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李岳內心在咆哮,世界上哪那么多高玩?大部分都是普通水準好嗎!面上,他地回道,“沒事,群眾就喜歡這么玩。”

    聞言,蘇寒不再多言。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了,蘇寒的作息逐漸變得規律起來。

    平常耐心等待副本研發,偶爾試玩游戲,假期出門秀個恩愛約個會,生活輕松愉快。

    偶爾回想起從前,蘇寒不禁有種恍如隔世之感。僅僅半年時間,生活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工作輕松,待遇優渥,還找到了優質男友。仿佛從報名參加無盡生存比賽的那一刻起,她就交上了好運。

    蘇寒心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人生贏家,每天都過得很幸福。

    作者有話要說:  至此,全劇終。

    想寫的副本全部寫完,從頭到尾按照計劃寫作,自我感覺非常滿意。

    無限求生(原名:無限死亡游戲)9.30開文

    新文可以在專欄里找到,依然每天中午12點更新

    有營養液的話就投給新文吧~挨個么么噠≧e≦

章節目錄

無限生存游戲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看小說只為原作者輕云淡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輕云淡并收藏無限生存游戲最新章節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