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啊?你男朋友?你什么時候有男朋友了?我派人打聽過了,你根本就沒有男朋友啊!”這男的頓時就有些驚詫了起來。“打擾一下,這位先生,請問貴姓,你不說名字我不知道該怎么稱呼你。”趙德三裝出一副心平氣和的樣子,微笑著說道。“我姓錢。”男人不屑地瞥了一眼趙德三,眼神中充滿了殺氣。奶奶滴,果然是有錢人啊,連姓都姓錢,趙德三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哦,是錢先生是吧,我女朋友今天說她初衷同學里面一個很好的朋友來請我們吃飯,一定是你了,哦,錢先生真是太可氣了,你說你到西經來應該是我做東嘛,結果你倒先請了,弄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你啊,真是太客氣了。”趙德三一邊說著話,一邊拉著金露露坐了下來,接著一句話就讓金露露差點噴血了,他直接問道:“點菜了嗎?怎么還不點菜啊?錢先生真是太客氣了,還讓我先點,那我也就不客氣了。”說著話就拿過菜單準備叫服務員點菜。“這位先生,等下點菜吧,我先問你一個問題行嗎?”姓錢的男人強忍著內心的怒火,搶先對趙德三說道。“錢先生,你真是太客氣了,有什么話就問吧。”趙德三呵呵地笑著說道。“你真是露露的男朋友?”姓錢的男人眼睛里帶著一股殺氣盯著趙德三問道。不過這道殺氣直接被趙德三給無視了,他抓了抓頭突發,做出一副尷尬的樣子說道:“我們準備年底才去辦證,不知道現在還算不算男朋友,不過我知道,這個應該叫做未婚夫吧,未婚夫算不算男朋友啊?”趙德三做出一副不恥下問的樣子笑了笑。“你,小子……”姓錢的直接被趙德三給刺激的實在壓抑不住心里的火氣了。“對了,忘了做自我介紹了,我姓劉,不叫小子。”趙德三又給了姓錢的不大不小的一個刺激。“好,不知死活的小子,露露,你告訴我,這么多年了,難道你真的把我忘了?”姓錢的見拿趙德三沒轍,就轉向金露露問道。“錢楓,麻煩你放尊重點,他是我男朋友,你知道什么叫做尊重嗎?什么我把你忘了,大家都是同學,我才過來的,誰知道你想哪里去了!”金露露對錢楓的態度也是非常的不滿。“什么啊,露露,你竟然為了這個男的來罵我,他算個什么東西啊?”錢楓萬萬沒有想到一向自詡為少女殺手的他今天竟然被一個油腔滑調的男人給打敗了。“麻煩你叫我金露露,錢楓,他確實不是件東西,他是我男朋友,我愛的男人也是值得我愛的男人,我今天過來是以一個朋友的身份來的,至于你說的什么愛不愛你的問題我想你是想得太多了,十幾歲的時候哪里知道什么叫愛啊,真是的!”金露露冷冷地說道。“姓錢的,做男人就要有做男人的樣子,你長得這么帥也不能到處勾引女人啊,以前你和露露讀書的時候那才多大啊,小孩子之間那叫什么愛啊,現在露露是我的女朋友,如果以后你敢再糾纏露露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趙德三點了一支煙裝逼地說道,他知道這姓錢的有錢,有錢人能做很多事情,但是既然自己來幫露露擺事兒,就得裝的牛逼一點才行。再說了露露是金書記的千金小姐,這小子恐怕也惹不起的。“姓劉的小子,信不信老子叫幾個人直接干了你!”姓錢的被趙德三給激怒了,一把就抓住了趙德三的衣領用手指著他惡狠狠地說道。“錢楓,住手!”小美女看到錢楓抓住了趙德三的衣領,急忙喝道。“隨便你,到時候可不要后悔喲。”趙德三呵呵的笑了笑,突然伸出手一拳就打在了姓錢的鼻子上,錢楓當即眼前一黑,一下子被打翻在了地上,鼻子里不停地冒著血。“媽的,以后別讓我再看到你!”趙德三說完就拉著露露的手直接走出了包間。“怎么了?我打了他你心痛了啊?”趙德三看見金露露復雜的眼神,就有些醋意橫生地問道。“沒有,這種人渣本來就該打。”金露露撅著小嘴兒說道。“呵呵,那是你這種純情少女被他的假面具給騙了罷了,我想他在你面前肯定是很裝逼吧,不過還別說,這小長的到挺帥的,加上家里有錢,肯定騙了不少女孩子吧。”趙德三嬉笑著說道。“你今晚可以陪我嗎?”金露露低著頭小聲問道。“啊?晚上啊,晚上我可能要回去啊。”趙德三假裝為難地說道。“難道你就不能陪我嗎?你真的不把我當……當女朋友嗎?”小美女紅著臉偷偷瞄了趙德三一眼。“那……那我陪你吧,今天我就當一回三陪吧!”趙德三抹了抹鼻子,假裝勉強答應了下來,他并不是不想陪她,只是怕兩個人在一起,自己經不住誘惑犯了錯。“什么三陪啊,說的這么難聽,咱們去喝酒吧。”金露露看著趙德三說道。“喝酒?為什么?”趙德三有些納悶地看著她問道。“沒什么,人家就是想喝酒。”小美女紅著臉說道。“去哪兒喝?”趙德三問道。“就去嵐姐的酒吧,怎么樣?”小美女故意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趙德三問道。一聽到嵐姐兩個字,趙德三心里就直打退堂鼓,趕緊找了個借口說道:“我不想去酒吧,太吵了。”“那要不然咱們就買點酒去單位的宿舍喝吧?”小美女撲哧一笑,說道。趙德三有些無語地看了她一眼,隨即點了點頭,在便利店買了四瓶啤酒,開上車就跟著小美女去了她在省委總工會樓上的宿舍里。到了房間里坐下來后,趙德三就直接用牙齒咬開瓶蓋遞了一瓶給金露露,說道:“慢點喝,別喝太急了,一個女孩子家的怎么還喜歡喝酒呢,真是的。”兩個人喝著酒,趙德三就開始給小美女講笑話聽,逗得她一個勁兒咯咯咯直笑,看著她那天真爛漫的樣子,趙德三心里也很是喜歡,其實這幾年小美女的變化很大,和之前那個野性十足的丫頭比起來,性格已經溫順了許多。喝著喝著,金露露就紅著臉將腦袋靠在了趙德三的肩膀上,趙德三心里不由一緊,一時間就心跳加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緊接著就看到小美女抬起那張紅撲撲的臉蛋,一雙大眼睛羞答答地看著他說道:“你可以親吻一下我嗎?”看著金露露那紅的跟熟透了的蘋果一樣的臉蛋,那星光閃爍的大眼睛,說話時嘴里帶著淡淡的酒氣,趙德三的心里也很是煎熬啊,從他這個角度看下去,小美女胸前那兩團不大不小的高聳盡收眼底,雖然是被衣服包裹的嚴嚴實實,可是那種殺傷力還是實實在在的令他心里有些癢癢。少女那迷醉的眼神還有那嬌艷欲滴的嘴唇真的很想讓趙德三親下去,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這么做,在自己沒有下定決心和這個小美女共結連理之前,做出了傷害她的事情,到時候如果提出了分手,金書記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于是趙德三強忍著沖動,笑著說道:“露露,你是不是喝醉了?”“喂,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呀?”小美女借著酒勁兒,撅著小嘴兒質問道。看著小美女那霸道的表情,趙德三支支吾吾地說道:“喜……喜歡。”“那你為什么不碰我?”小美女紅著臉質問道。“我……”趙德三看著她那渴望的眼神,心跳已經到了極點,下面的寶貝也已經蠢蠢欲動了起來,可是他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小美女這個犀利的問題。“那你就證明給我看!”小美女努起櫻桃小嘴,臉蛋紅撲撲的,一雙大眼睛害羞地說道。“怎么……怎么證明啊?”趙德三有些不知所措地問道。“你要我。”小美女脫口而出,說著話就自己伸手解著上衣紐扣。看著小美女那主動寬衣解帶的舉動,隨著領口的紐扣一粒一粒被揭開,那雪白的讓人心疼的柔嫩肌膚一點一點的露出來,隨即露出了兩座被黑色胸罩包裹著的美好,雖然不怎么大,但是因為沒有被開發過,顯得特別圓潤挺拔,看的趙德三喉嚨里一陣干燥,忍不住直咽口水,他實在是受不了了,在心里發狠地說道,奶奶滴,是你主動勾引我的,可別怪我不客氣啊!說著話,沖動之下就直接將小美女壓在了床上,一張大嘴瘋狂的印上了她紅潤的櫻桃小嘴吞噬了起來,兩只大手也激動地在她嬌嫩的身軀上上下撫摸著。小美女顯然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接吻的技巧很笨拙,甚至都將趙德三的嘴唇給腰疼了,可是她越是表現出笨拙的一面,越是讓趙德三感到沖動難耐,兩只大手終于是握住了她胸前的美好上,不大不小,正好一只手一個可以完全蓋住,即便是隔著胸罩,但那種充實的彈性和韌性簡直令人抓狂,那柔中帶韌的手感將一個處子之身的女孩表現的淋漓盡致,隨著他的親吻和兩只大手的撫摸,身下的小美女忍不住從喉嚨深處發出了一聲沉悶的‘哼’聲,也試探著伸出了自己的舌頭,迎接著趙德三那條在她口腔中攪動的舌頭,舌尖每一下的觸碰都會讓她感覺到一陣很興奮很奇妙的感覺。

章節目錄

燃情仕途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看小說只為原作者九霄鴻鵠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九霄鴻鵠并收藏燃情仕途最新章節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