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在作者有話要說, 后續再有的話都更在這一章, 全部免費。app用戶看不到的話, 點右上角選擇“顯示作者有話要說”, 就能看到啦。

    唔,系統默認一章不能少于167個字,那就再啰嗦幾個字。

    關于拜星教,前面有暗示, 跟攝影師和外星人都有關。不過他們沖擊博物館,肯定都會被抓的,后續就沒有再贅述。高爸爸已經完犢子了,番外可能會提一下下。

    新坑要寫什么還沒想好, 決定了會開預收的。收藏一下作者專欄,或者關注一下微博, 方便獲得消息哦。

    作者有話要說:

    番外1畫室

    高雨笙沒有要父親留下來的房產,都給了弟弟,自己依舊住在玉棠灣。

    玉棠灣的洋房,翟辰每個角落都去過,除了那間一直緊鎖的畫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這個翟辰很理解,就算是同床共枕的人,也是需要保留一些空間的。所以,即便以主人的身份住進了這個房子,他始終沒有打開過那間畫室。

    可凡事總有意外。

    這天,翟辰正在后院喂雞,眼瞧著一只野貓從畫室沒關的窗戶鉆了進去,趕緊過去追。畫室里都是天賜的寶貝畫作,弄壞了可怎么好。

    翟辰趴在窗戶上伸手拽貓尾巴,那貓狡猾得很,刺溜一下就鉆進了畫架底下,“咣當當”打翻了畫架旁邊的筆刷筒。

    “小畜生,給老子等著。”翟辰撐著窗臺,翻身爬進去。

    那貓縮在架子底下瞧他,搖晃著尾巴試圖挑釁。翟辰活動了一下手指,輕手輕腳地靠近,一招猴子撈月抓向小賊。

    “喵!”貓突然發了神經,猛地炸起背上的毛,猛地竄起來,四爪劃地竄上了柜子頂。

    翟辰一把撈住畫架,才沒有發生畫紙掉在顏料盤上的悲劇。可柜子上的畫夾就遭了秧,被貓爪子蹬下來,里面的畫作呼啦啦掉出來,鋪了滿地。

    “祖宗啊!”翟辰咬牙,一躍而起,牢牢抓住了一條貓腿,在殺貓般的慘叫中把這位不速之客扔出了窗戶,重新關上紗窗。

    回頭看看亂成一團的房間,簡直一個頭兩個大。按照高雨笙的性格,這些畫作肯定都是有順序的,現在他這么一整理肯定亂了。這瓜田李下的,要說他沒偷看過這些畫,他自己都不信。

    算了算了,發現就發現吧。先把東西收拾一下,免得受潮,一會兒再給高雨笙打個電話說一聲吧。

    落在最上面的,是一張星空圖,畫的很是漂亮。并不是世界名畫那樣的濃墨重彩,也不是描繪流星“禍斗”的,這看起來更像他們小時候在房頂上看的星空。純凈的黑幕上,散落著難以計數的繁星,明暗有別,大小各異。視野的底部,是茂密的樹冠和一只指向天空的小手。

    第二張,是一片樹林。灌木叢生的林子,枯枝敗葉鋪滿地面。一棵長得不是很直的樹底下,用樹枝、藤條圍了個小圈子,里面放著一只毛茸茸的小黃雞。

    第三張,是一片平地,幾個衣衫破爛、臟兮兮的小男孩,正圍成一圈拍卡片。其中有一個小孩跟周圍很不一樣,他長得很白,比周圍的人都要干凈。他似乎是贏了,正舉起一只手歡呼,眼睛卻是看向畫面之外,也就是看著作畫的人。

    ……

    這是,他和天賜在那個村子里的生活。翟辰都沒這么細致的記憶了,現在看起來覺得頗有意思。畫的后面標有日期,都是兩年前畫的,難以置信那家伙怎么記得這么清楚。

    一張張收好放回原位,瞥見了旁邊的畫夾。這個看起來有些老舊,外殼上寫著年份,是雨笙12歲時畫的。

    小孩子畫的,應該不是什么秘密吧?翟辰心癢難耐,給自己找了個借口,將魔爪伸向那個舊畫夾。

    這里面的畫,筆觸明顯稚嫩很多,大部分都沒有上色,用的鉛筆素描。而畫作的內容……

    第一張,幾個小男孩在平地上拍卡片。

    第二張,樹林的灌木叢中,一只小黃雞。

    ……

    整個畫架里的畫,跟上一個畫夾里的一模一樣。只是畫法不同,細節稍有出入。

    翟辰驚呆了,又換了一個畫夾來看,14歲的畫夾,一模一樣;16歲的畫夾,一模一樣。

    這家伙,每隔一年,就把所有的畫都重新畫一遍。而所有的畫,都在記錄他倆在山村里的生活。仿佛是怕自己忘了,一遍一遍地重復,一遍一遍地增加細節。

    “這么喜歡哥哥呀。”翟辰捂住心口,覺得這行為無比可愛又無比叫人心疼。

    重新把畫冊放好,翟辰拿出手機,準備跟雨笙說一下,自己不小心進了這間畫室。播下號碼,目光瞟到了畫架上那副還沒完成的化作,嘴巴漸漸長大。

    那是一副色彩明麗的畫,背景是一堆柔軟的織物,上面躺著一名裸男。沒錯,是裸男!修長白皙的身體,微微弓起,漂亮的肌肉緊緊繃著,臉上的表情似痛苦更似歡愉。

    這圖畫得著實很妙,僅僅完成了上半身就差點把翟辰看硬了,如果這畫上的臉不是他自己的話……

    “小混蛋,難怪一直不讓我進這屋,合著偷偷畫哥哥的黃圖呢?”翟辰被氣笑了,直接把心里的話說了出來。

    “……哥哥?”

    電話不知道何時已經接通了。

    翟辰卡殼了一下:“咳,那什么,剛有只野貓爬進畫室,我來抓貓。”

    “咔噠。”門從外面打開,高雨笙竟然已經進屋了,耳邊貼著手機,站在畫室門口看他:“那個,是藝術品,不是黃圖。”

    聲音分別從空氣和電話中傳來,雙重效果,把翟辰給定在了原地。

    兩人都有些窘迫。也不知道私闖禁地和偷畫黃圖哪個更尷尬。

    “既然哥哥看到了這張,這屋子也沒什么不能進的了。”

    “畫就畫吧,哪兒哪兒你都看過,不怕你畫。”

    兩人的聲音同時響起,抬頭對視,齊齊笑起來。翟辰走過去,把紅了耳朵的高總摟到懷里:“嘖,這么喜歡我呀,床上親親摸摸還不夠,還得畫出來回味嗎?要不讓你拍幾張照片,存手機里?”

    高雨笙聽到這話,眼睛亮了一下:“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翟辰敲他腦袋,“哪天手機丟了怎么辦?”

    “你剛才說的。”高雨笙慢吞吞捂著被敲的地方,委屈巴巴地說。

    翟辰忍不住哈哈笑起來,抬手把高總的精英頭揉成了雞窩。高雨笙也不惱,頂著雞窩頭走過去理了理書架上的畫冊:“哥哥看過這些嗎?”

    “沒……”翟辰心虛地望著天花板。

    高雨笙挑眉,隨手拿了一冊出來:“這些都是小時候畫的,病的最嚴重的時候,就靠著畫這些撐過來。我想著,只要不忘記這些,總會找到你的。”

    靠著這點僅存的溫暖,才讓他撐過了自閉的寒冬。對一個毫無血緣關系的哥哥如此執著,如果換一個,肯定覺得他是個神經病。幸好,對方是翟辰,是同樣把他當做唯一的星星哥哥。

    翟辰嘆了口氣,抬手把那亂糟糟的毛毛捋順:“以后不用畫了,想要什么回憶哥現給你造。”

    “那,我想要不穿衣服拍照的回憶。”高雨笙一臉認真地說。

    “嘿?蹬鼻子上臉是吧,我看你是皮癢癢了。”

    “……”

    手術過后,恢復成了正常孩子的翟檬檬,開著瑪莎拉蒂從幼兒園回來。一路開到了客廳,取下酷帥狂霸拽的兒童墨鏡,瀟灑地下車。抬頭就瞧見自家舅舅和舅媽正在畫室里玩親親,瞬間又把墨鏡戴上了。

    翟大王嘆了口氣,去找隔壁小朋友飆車了。欲做明君,奈何大明宮變成了酒池肉林,少兒不宜,寡人只能暫作回避。嗚呼!

章節目錄

臨時保鏢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看小說只為原作者綠野千鶴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綠野千鶴并收藏臨時保鏢最新章節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