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夫人的終極愿望(四連更之四)

    趙雅琴只差沒吐出來,咬緊牙:“心里永遠有她和心里永遠只有她,這又有什么區別?”

    陳國斌訕訕一笑:“人不能太虛偽嘛。那些就別老提了,在一起的時間本來就少,再為那些煩心,人的一輩子很快就沒了。我馬上都三十四了。”

    望著那張青春燦爛的臉蛋,趙雅琴欲哭無淚:“你那還叫老?我馬上就成豆腐渣渣了!”

    “誰說的?”陳國斌立即一臉大義凜然,抱緊了夫人,“我家雅琴那可是水嫩水嫩的嫩豆腐呢!”一邊又在那水嫩水嫩的臉上陶醉地捏了一把,“就跟十六歲的少女一樣!”

    “……”趙大少女暈倒了。

    情深深雨蒙蒙……

    趙雅琴不時焦急望著墻上的大掛鐘。

    “你……你快點啊……要上班了……真煩死人了……”

    陳國斌卻是無比興奮,熱情似火,徹底墮落在夫人的靈魂深處,終于還是安靜下來,得意洋洋地望著那緊閉雙眼、臉上一片姹紫嫣紅的夫人,還真像個十六歲的少女。

    “怎么辦?”趙雅琴終于回過神來,睜開迷亂的雙眼朝下掃過一眼,卻是一片狼藉,額上頓時皺得老高。

    陳國斌甚是輕巧:“辦公室那不是有浴室嗎,一邊泡在浴缸,一邊看文件唄,多享受啊。”心里馬上又激動起來,眼中透出兩道賊亮賊亮的光芒。

    趙雅琴呼呼不已,高度警惕:“那你呢?你的市政fu在章家界,可別想著來德山當外來戶。我們組織部不認可你!”

    陳大領導眉毛一甩:“我可是省管干部……”

    趙大書記一口氣差點就沒咽過來,和著那無比氣人的家伙一起生活了這么多年,她真的很驚訝,自己居然還沒被氣死。

    ~~~~~~~~

    戀戀不舍地跟在夫人的一號車后面,目送她進了市委,陳國斌繼續賴在門口當燈泡,直到夫人下車終于消失在了市委大樓的大門口。雖然在整個過程中,只有最后進大門時夫人才不經意地回眸迅速一瞥,陳國斌仍然很享受。他就知道,夫人在車上肯定老在悄悄瞅后視鏡,死要面子。最后看到他還在,心情肯定是不錯的。

    讓夫人感受到更多的熱情,就能心安理得一點。

    陳國斌終于發動車子,一溜煙跑了。他可不是無業游民,怎么滴也是省委組織部欽點的常委副市長,再抓大放小,也總有一堆亂七八糟的破事等著處理。

    驅車快速奔在回章家界的陽光大道上,陳國斌心情有些復雜。

    這次趙雅琴與徐書雁一道,被中央直接調去國務院,在發改委擔任要職,其中據說徐書雁將成為位高權重的副主任,至于趙雅琴,自然沒那么大的面子,只能在發改委的二級子單位擔任主管了。雖然中央領導沒有直接說明為什么要調她們上去,以及她們到底去干什么,陳國斌也能猜出個五六來,不外乎嚴格監督并盡量砍掉浪費型的投資項目,以及加強宏觀預測,等等。這說明中央還是有所改變,雖然只是皮毛,亦難能可貴,有進步就有希望。

    曾經趙雅琴為了生產那對寶貝而在京呆過一年時間順便弄了一頂博士后的帽子,這樣遙遠的兩地分居日子倒不是第一次了,不過陳國斌還是感覺不比那一次,這次自己更加不舍得。想到章家界的荷花機場還不算小,進京倒是方便,其實和去省城差不多,陳國斌的心情便又好了不少……

    ~~~~~~~~

    在大家的祝福與不舍之下,趙雅琴終于跟著徐書雁一起進京履職了。陳國斌忽然發現,自己和夫人的檔次又被拉開了一大截,人家那可都是中央部門的京官了,自己還在一個小三毛的地方瀟灑煎熬,心理還真有一丁點不太平衡。好歹夫人的級別還是正廳,沒有違反組織紀律亂漲,總算讓陳副廳大領導平衡了一點點。至于徐書雁,陳國斌可不想拿她當成競爭目標,想當年自己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牛叉副科長時,人家就已是常務副市長了,太不一樣,沒有多少可比性。何況陳市長認為自己還很年輕,大器應該晚成。

    讓陳國斌有些耿耿于懷的是,趙雅琴在調走之前,還處心積慮把周曼玉從章家界市政fu挖到了德山市政fu,繼續當秘書長。如此一來,董婉凝無形中就被監督了一層,而他陳大領導也少了很多的工作樂趣。即便如此,陳國斌還是理解夫人的良苦用心,除了私心之外,德山也是她想盡力爭奪的一塊陣地,人走茶不能涼,隊伍不能散。這是趙雅琴默認的一塊高級根據地,雖然沒呆很久,苦心經營可是不小。再說陳國斌也希望董婉凝多個伴,那樣會熱鬧一點,日子自然好過一些。

    陳國斌顧全大局,堅決擁護了夫人的領導,他在章家界這塊根據地就只能艱苦奮斗、自力更生了,并與中央有關領導保持緊密的遙相呼應。不管怎么樣,朝中有人好做官,朝中有老婆當然更好做官了……

    夜幕降臨,陳國斌一人百無聊賴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廣告,老是感覺身邊有人羅嗦一樣,還真不習慣。只是那個位置確實空了。周曼玉連同她的藍姨全搬去了德山。他和梅姨就暫時只能相依為命了。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長長嘆了一口。

    聽到廚房里熟悉的霹里啪啦聲,陳國斌心中一動,馬上一骨碌翻身而起,輕快走了過去。

    “梅姨,我們一起做吧。”陳國斌甚是熱情地走到一邊,迅速挽起袖子。

    “哎呀,去看電視吧。”梅蘭香忙用手頂了頂,一邊頭也不回繼續忙活,“當領導要有當領導的樣子!”

    “在家要什么樣子啊?我就喜歡當廚房主管!”陳國斌口是心非一臉乖巧,從后熱情抱住偉大的梅姨,“梅姨,以后我會對你更好的!我們有空就去德山蹭藍姨的飯吃吧,反正也不遠,一下就到了。”

    梅蘭香停下了手中的活,先前有些落寞的心頓感特別溫暖,輕輕拍著那老大不小還撒嬌的家伙的手,反過來殷切安慰:“去京城也不過三個小時的飛機,國斌,你也不用多想的。周末我們就回新家!”

    “嗯——”陳國斌用力點頭,心情馬上也好了不少。有梅姨在,其實就很有家的感覺了,只是老容易習慣成自然,被慣壞了。他不禁抱得更緊一點。

    “好了好了,還要炒菜呢。你不是早就喊餓了嘛……”

    陳國斌沒有權力把自己的方便建立在飛機的晚點之上,于是他在周五下午四點就提前下班了,打著出去考察的旗號,堂而皇之拉著梅蘭香直奔荷花機場趕前往首都的飛機,終于在晚上八點降落在了偉大的首都。周末一共就兩天,不提前下班,在家呆的時間就著實太短了點。

    初冬的首都,寒氣有些逼人,讓習慣了南方氣候的陳國斌有那么一點不適應,剛下飛機,他就趕緊從包里拿出一件準備好的大衣,迅速讓梅蘭香披上。無論怎樣,梅姨可不能感冒,那樣他吃飯就不香了。誰都不能感冒!

    來到出口外面,兩位遠方來客坐上了向曉蘭特意來接的專車,直奔他們還沒到過的新家。

    雖然京城不是什么陌生地面了,但這次陳國斌還是挺稀奇的,望著兩側五彩繽紛的閃閃霓虹,心中感觸頗多。他知道夫人的終極愿望是進國務院,如今意外大大提前實現了,雖然還不能讓夫人很滿足——她的理想當然不會是一個小小的子單位小主管。俗話說得好,進了首都才知道自己官小,這里的正廳級干部多如牛毛,好在那位夫人竊據的是實權位置,不太一樣。

    反正陳國斌不知道自己的官在首都到底算什么層次,但想來副市長應該不小了——像他年齡這么小的副市長,本來就是極品!

    他忽然皺緊了眉頭,卻見一輛不長眼的銀灰色捷達從紅燈一側呼嘯徑直沖了過來,那發動機的聲音簡直就跟跑車一樣——根本就是披著捷達馬甲的超級跑車!

    偏偏前后的車都靠得近,回旋余地太小,計算提前量后發現危險系數相當高。

    陳國斌當即立斷,果斷喊道:“曉蘭,踩油門追前面車的尾!”一邊迅速抓緊了一旁的梅蘭香。

    向曉蘭反應甚是迅速,她本來也在計算最佳方案,若被如此猛烈側撞,后果肯定比自己追別人的尾要慘很多。

    她用力猛地踩下了油門,馬上就聽見砰的一聲,前面的紅旗車硬生生被沖出了一米多,同時趙雅琴的私用別克座駕跟著填上空位,只留出了一小截尾巴橫在那輛瘋狂捷達的撞擊路線上,再撞也不會有多大問題了。

    不過瘋狂捷達終歸還是緊急剎車了,只是輕輕吻了一下趙雅琴的別克。

    但還是,出車禍了。

    透過玻璃隱約看到那輛捷達型超級跑車的駕駛位上坐著一名似乎根本不當一回事的年輕女子,向來隨和的陳國斌心里不禁很有些冒火,在這樣的路口如此不守規矩,如此不拿別人的生命當回事,讓人孰不可忍。更何況,這輛別克可是陳國斌特意送給夫人在首都用的寶座,錢不算多,心意可是很重的!剛才那么一追尾,肯定慘不忍睹了。

    心意,是不能拿錢來計算的!

    (ps:停更有一段時間了,原因是玩物喪志,癡迷于悟這悟那的,這段時間確實不適合寫,就沒強迫自己。說過不tj,那是不會tj的,火恰在這本書的人物上傾注了很多感情,不寫完自己會受不了的,長期高度耿耿于懷。所以……一定會寫完的,也不會成為月刊或半月刊、周刊之類。至于下個月的更新……就不設目標了,但類似這陣子的長時間停更不會再有。有條件就一天一更,沒條件也不會總斷來斷去,會盡量連續一點。現在寫這本書主要不是為了什么錢,火恰是個知足的窮人,對物質無所謂,但對書中的人物還是要負責的。前段時間對于經濟前景的悲觀,更多是一種直覺,這段時間深入了解更多,更加理性了,也坦然了。反正就那么回事,火恰又是沒什么的人,什么時代都無所謂。總之,政治馬上就要走進春天了,會有一個很不一樣的嶄新面貌,大家拭目以待吧——自由、博愛與平等,終究還是被上面真正認真地提了出來,這對我們國家來說是一個偉大的進步,法制建設也將走向全新階段。只是讓人遺憾,經濟卻進入了寒冬,是如此難以逆轉。房地產不會先倒,鋼鐵等十大振興產業會先倒掉,銀行跟著倒,然后……其實現在并不是通脹,而是非常嚴重的通縮,這種危害更加嚴重得多,它會導致經濟持久的高度衰退,并且根本無法用信貸杠桿等加以調節。之所以大家認為是通脹,那是因為買的物體多是生活必需品,而經濟意義要大得多的大宗物品,比如鋼鐵、船舶、汽車、工程機械……無一不在狠狠下跌之中。這是毫無疑問的嚴重通縮!另外祝大家節日快樂,今年的這個雙節日很熱鬧,如果明年還有這么熱鬧,該多好啊。無論有沒有希望,生活總還要繼續。至少,我們很快將迎來一次政治新春的洗禮。跟人性的解放相比,經濟大倒退的洗禮又算得了什么……)

章節目錄

官妻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看小說只為原作者火恰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火恰并收藏官妻最新章節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