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卷]

    第17節  第39章,你吃了我吧!

    第39章,

    我急了,我說:“姐,你就給我吃吃吧!你的小嘴太誘人了。”

    “好,姐,這就吃你。”她說著,小嘴就含了過去,一口含住了我那小-頭。

    她熱乎乎而緊窄的小嘴包裹著我的領導,我感到一陣舒服,不禁叫了一聲,“啊……”

    我爽地直往她嘴里捅,只可惜她的小嘴太淺根本裝不下我的巨物,或者說我的物件太大,但是我的**很強烈,我用力捅到了她的喉嚨。

    李靜一陣作嘔,差點吐了出來,她忙把嘴逃了開,將那些液體盡數咽了下去,似乎是玉液瓊漿一樣,一滴都舍不得浪費。

    她拍著自己的脖子往上看著我,“你這個壞小子,是不是想捅進我的喉嚨啊!”

    我笑著點頭,“你說對了,我真的是想捅進你的喉嚨。”

    李靜嗔怒地看著我,“不行的,太難受了,我會吐的。”

    “哦,那算了。”即便是我欲火中燒,但我仍然會憐香惜玉。

    我說:“姐,那咱直奔主題吧。”

    “好,我剛剛那樣吸著你,自己下面早已濕了,我也想要你進來呢,不過,你玩意兒這么大,你可要輕一點,我怕會被你搞死。”她的神色間還真有點害怕,估計她確實沒見過這么大的玩意兒。

    我認真地點點頭,“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嗯”她勾勾地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差點把我的魂給勾去了,她站了起來,背過身對著我,褲子往下退去,露出兩只豐盈白嫩的大屁屁,像剝了皮的蒜頭一樣白,她撅著屁屁對著我,深遂的股溝下顯露出那一彎誘人的玉蚌,粉嫰鮮花,晶瑩剔透的河水盈盈欲墜。

    太誘人,我端著我那桿堅硬修長的軍刀準備直接刺進去。

    就在這時,防盜門傳來開鎖的聲音,我們兩個此時正在客廳,由于客廳很小,所以那聲音很清楚地傳到我們耳朵里。

    我們兩個同時愣住了,都驚訝看著那門。

    門鎖有轉動的聲音,但卡在了那,再也轉不動了,因為李靜早已把大門給上了保險,外面的人打不開。

    接著是踢門的聲音“砰砰砰”,伴隨著一個渾厚而渾厚的男聲,“喂,臭娘們快開門。”

    李靜突地轉過身來,臉色都變了,我看見她臉上寫滿了驚訝和驚恐。

    我一看就懂了,外面的人肯定是她老公,我也渾身打了個顫, 怎么這個時候回來?那不是要我的命嗎?

    第一次遇到這么窘迫的事情,我不知所措,我完全愣住了。

    倒是李靜先反應了過來,輕聲說:“他回來了,快躲起來.”

    我回過神來,在她的房子里我環顧了一眼,這么小的房子我往哪躲?

    她往門外喊了一嗓子,“等一下,我在上廁所。”

    外面的漢子罵了起來,“去你娘的,反鎖著門干嘛,是不是里面藏男人了?”

    聽到這句話,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腿都有些發軟了。

    李靜的身子也顫了兩下,但她還是表現地鎮定。

    她大聲罵道:“說什么呢你,我一個人在家不上保險,讓小偷進來嗎?你不是不知道,這里的小偷很多。”

    外面的男人語氣緩和了一些,“那快一點,我口渴死了。”

    “渴死你算了,等一會。”她說著,四周看了看,一把拉著我,將我拉進了她的房間。

    她又在房間里環看了一眼,屋子里能藏人的地方只有衣柜和床下。

    她細聲說:“他可能要換衣服,衣柜是不能躲了,算了,你躲床下吧!”

    我說不行,我還是爬窗吧。

    她說瞪大個眼睛說:“你傻啊!這是五樓,摔下去就沒命了,再說,這大白天的,讓別人看見那還得了。”

    “哦,”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咋把這事給忘了,沒錯,她家就是五樓,而且這的是大白天,看來我真的是急糊涂了。

    李靜沒比我白過幾座橋,這時候她的頭腦還是很清楚。

    我看看也沒有辦法,客廳、廚房、衛生間更沒有藏身之處,這房子沒裝修,家具少,連個櫥柜也沒有,能藏身的也只有這房間了。

    我只好爬進了床底下,趴在那冰涼的水泥地上,下面那里更加涼,我這才想起,我的老弟還露在外面,已經軟了下去,是被嚇軟了。

    我承認我的膽子不夠大,我真的有些害怕,跟人家老婆這樣,我相信任何一個丈夫都不會輕饒我,除非他太慫了。

    最近電視上倒有一例慫的,a男當著b男的面把b男的老婆給活活強奸了,b男一點抗議都沒有,竟躲在了床底下,讓a男盡情地強奸他老婆。

    真是太狗血了,這么慫的男人估計這世上沒幾個,我根本不指望李靜的老公也會這么慫,而且剛剛聽他在外面的罵聲和踢門聲,我就能猜到李靜的老公不是什么善茬。

    要是讓他揍一頓倒不打緊,就怕人家一怒之下失去理智拿起刀子剁了你,這是很有可能的。

    想到這,我渾身打了個寒噤, 更何況我本就理虧,我相信他要是揍我,我連反手的底氣都沒有,我開始后悔不該來這里。

    我嚇得額頭上都冒汗了,但還是翻了一下身,把老弟放進內褲里,再把外褲的拉鏈給拉了上,因為我要是現在不拉上,怕是等一下動都不能動,所幸的事,我的衣服和鞋子都穿在了身上,這免去了很多麻煩,也節省了時間。

    我翻回身來,趴在地上,我還是選擇了趴著,因為趴著比仰著容易逃命。

    在這樣的情況下,人的第一反應就是如何逃命。

    我躲在床底下往外看去,外面的那雙**已裹上了 浴巾,接著那雙**就離開了。

    我聽見馬桶“咵咵”沖水的聲音, 我明白,這是李靜做的疑兵之計,讓她老公以為她真是正上著廁所,我暗暗佩服她的心思縝密。

    穿著拖鞋的腳步聲在客廳里走著,接著門就吱呀一下開了。

    我就聽見一個厚重的腳步聲,我想那肯定是他老公進來了。

    門砰地一下就關了。

    “你不是到十八里鎮去扛活了嗎?怎么就回來了?”這是李靜的聲音。

    據我所知,她老公是在工地上做泥工,扛活說的就是泥工活,十八里鎮是蘭城效區的一個鎮,離市區有些遠,所謂山高皇帝遠,難怪李靜會約我來,她以為他老公暫時回不來呢,沒曾想,他突然就回來了,李靜的疑問也正是我的疑問,是啊,他怎么突然就回來了呢?

    “哦,工程要暫停一下。”這是男聲。

    “為什么呀,咱家還等著錢用呢。”李靜說。

    “我也沒辦法,工頭這么說的,具體原因我們不和道,只有先回來了。”

    “哦,不會把活又包給別人了吧!”李靜的語氣很緊張,看來她們過地真的是挺緊巴的,也難怪李靜要用她的身子換一份工作來。

    “那應該不會吧!好了,別說那些事了,我可想死你了,這幾天可把我給憋壞了,今個兒可得讓我好好地草草你,來吧,寶貝。”

    只聽李靜叫了起來,“走開,走開,你身上臟死了,快去洗洗。”

    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我可以想見他肯定在動作動腳,但被李靜給阻止了。

    “洗什么洗,老子都憋死了,你看我這話兒都硬得跟鋼筋管了。”

    我傻眼,敢情他把老二都掏出來了。

    “你看你,全身臟兮兮的,混土都有,你不洗,我不會讓你碰的。”

    “好好好,我這就去洗。”

    粗重的腳步聲往衛生間走去,不一會就聽見淅淅瀝瀝的水聲,很清楚,這家伙連衛生間的門都不關。

    接著拖鞋的聲音進來了,我看到一雙光滑的玉腳,她來到床邊,頭勾了下去,看到了我,輕聲說:“千萬別出聲。”

    我點點頭,其實她不說,我也會禁聲的,害怕的人不只她一個,還有我。

    她在房里走來走去,將一個拉桿箱放進了床底下擋住了我,我明白是用來掩護我的。

    但這更讓我有些擔心了,他要是真往這床底下搜,一個拉桿箱豈能擋得了他?

    我的心緊張地如拉緊的弦,我現在連自己能不能安全逃離這里都不知道,內心更加地忐忑不安。

    很快,厚重的腳步聲進來了,這家伙洗澡真他媽快,估計也就二三分鐘。

    我面前擋了個拉桿箱,啥也看不到,只能聽聲音。

    一聽見那腳步聲,我的心更加地緊張,我忙屏不住了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喘,生怕被他發現我的存在。

    這種感覺真不好受。

    冰涼的水泥地板,黑洞洞的床下,緊張驚險的氣氛,我渴求著可以逃離這里,一刻也不想呆下去,可是我卻一動都不能動,那感覺像是被關進了鐵盒子里……

章節目錄

風情無限美嬌娘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看小說只為原作者龍有悔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龍有悔并收藏風情無限美嬌娘最新章節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