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卷]

    第13節  第35章,大嬸竟給我下藥

    第35章,

    進了商場,兩個女孩子就雀躍起來了,她們東看西看,我和陸云成了陪客。

    她們買東西,我們男人掏錢就是,那倒沒什么。

    只是春燕這瘋頭,居然當著陸云的面,跟我勾肩搭背,陸云吃醋,我難堪,不斷地冒冷汗,真怕這丫頭瘋到把啥事都說出來。

    這次逛街對我來說,真是要了我的老命,對于我來說,這一下午的時間都有一年那么長。

    我提過好幾次,要散了,但春燕不同意,春燕一不同意,陸云也不同意,陸云不同意,我也走不了。

    一直玩到晚上**點才散伙,可把我嚇的,我的后背都濕透了。

    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廠里的宿舍,還心有余悸。

    我真搞不懂春燕這丫頭搞什么名堂。

    累了,關上門,就躺床上去了,剛要入睡,就聽見了敲門,誰呀這是?

    我起身去開門。

    打開門一看,你猜我看見誰?花姐,江春花。

    我愣了一下,“怎么是你?”

    “合著你不歡迎我啊,怎么,升官了,瞧不起你花姐了?”

    我被她說得不好意思,“這哪跟哪啊?”

    花姐直接就推門而進。

    我隨手把門給帶上了,“花姐,你這是?”

    她走過去,將自己手里的食盒和一瓶可樂放在了桌上,將食盒打了開,頓時就聞到了一股肉香,“來,小弟,姐給你弄一點牛肉,給你吃,快過來吃。”

    我懵了,“不是花姐,你干嘛弄東西給我吃啊?”

    她拉著我坐下,把我自己的筷子塞到我手上,“吃啊!趁熱吃。”

    我有些納悶,“我說,花姐啊!你不會是專程給我送吃的吧?”

    “可不是,姐上次那樣對你,是有些唐突,所以拿點東西給你吃,是來請求你原諒來了,小弟,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原諒姐了,行不?”她說著,把可樂擰了開,遞到我面前,“來,一邊喝一邊吃,這樣才有味。”

    “不是,花姐,我沒有那么小氣,你這東西還是拿回去吧!”

    “怎么,那就是不肯原諒姐了”江春花氣乎乎地說。

    “不是,我說了我沒有那么小氣,上次那事我早就忘記了。”

    “你不吃那就是不肯原諒我。”她一屁股坐了下來,氣呼呼的樣子,看似很生氣。

    “好了,我吃。”我真是拿她沒辦法,其實我真沒那么小氣,沒想到她倒那么在意,看樣子,我不吃,她是不走了。

    我就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牛肉,放進嘴里嚼了嚼,“嗯,好吃,好吃,這你自己做的?”

    “嗯,是我自己做的,好吃就多吃點,吃飽了干活才有勁。”

    我愣了一下,“干活?干什么活?”

    她訕訕地笑了一下,“哦……我是說,我是說,你的工作,吃好了,工作才做得好不是?”

    “哦,你說的是工作,還以為你讓我干什么體力活呢。”

    “哪能呢,看你也不是干體力活的料,你啊,大設計師前途無量。”

    人都愛聽好話,我也樂了,“呵呵,花姐過獎了。”

    “哪能呢,我都知道了,你得了亞軍,在咱們公司,你是這個,連周凱都不如你了。”她說著,向我豎了一個大拇指。

    我心里很爽,但嘴上卻不敢狂妄,“哪能呢,我哪能跟他比?他是正的,我是副的,他是老員工,而我是新來,論地位和資質,我都不如他。”

    “你呀,遲早會超過他的,說不定,過個兩年,我們得叫你吳總了,姐,看好你。”

    “呵呵,花姐,你也太高看我了,來,你也吃,別光顧著看我吃,你也吃”還好,我這有兩雙筷子,我遞給她一雙。

    她微笑著接過筷子,“好,姐陪你吃。”

    她吃了一塊,我把杯子拿過來,給她倒了一杯可樂,“您也喝一杯吧!”

    “好,那咱們先干一杯。”

    “好嘞。”

    她用杯子,我用瓶,我們干了一個。

    “多吃點,多吃點。”她熱情地招呼著。

    這樣一來,我跟她的關系一下子就近了,上次的尷尬已經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們一邊吃喝著一邊聊。

    沒多久,我就感到不對勁,渾身越來越熱,下面的老弟也感覺有點不對勁,想抬頭了,這就怪了,怎么會這樣?

    我看了看花姐,只見臉上通紅,她說,“哎呀,你這屋里怎么這么熱啊?”

    她說著,就脫衣服,一下就把她的t恤衫給脫了,露出雪白豐盈的肌膚和紅色罩罩,接著手往后面一勾,罩罩也掉了,哇,她的胸真是太大了,像胸前掛著兩只大柚子,在我眼里晃悠悠的,會彈跳,泛著紅光,那兩粒紫色的葡萄也很顯眼突出,哦,好誘人啊!

    特別是我體內有股不知從哪來的欲火在一個勁地竄出來,我的眼睛都在冒火,邪了門了,“嬸子,你這是干嘛,干嘛要脫衣服啊?”

    “好熱,好熱,嗯。。。啊。。。”她竟然呻吟了起來,雙手還抓著自己的雙峰,揉捏著。

    我的老弟哪受得了這種情況,已經變成一條怒龍,正頂撞著我的褲襠。

    我看著那牛肉和那可樂,我忽然明白,“我說,花姐,你不會是在肉里和可樂里加了春-藥吧?

    她的眼睛迷離著說:“嗯,我在可樂里加了一些,本來打算讓你一人喝,但你叫我喝,我就喝了,所以我自己也中招了。”

    我瞪大了眼睛,“不是吧,花姐,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沒什么,小弟,姐就是想要你,你就給姐弄弄吧!”她說著,站起身來,一頭就栽在我懷里。

    “喂……,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我驚謊失措,手慌亂地推著她,但我突然發現,我竟使不上力,我都不知道我的力氣上哪去了,這春藥真是邪門。

    她已經坐在我的腿上,她抱著我,小嘴親上了我的嘴,手在我的脖子上、背上亂摸,她呼的全是熱氣,灼著我的臉。

    她很激動,渾身滾燙,她抱得我緊緊的,下體正坐在我的老弟上,不斷地磨蹭著。

    我現在頭腦一片空白,只有兩個字**。

    我的手也抱住了她,在她豐盈滑膩的背上游走撫摸。

    她的手摸到了我的下面,在那上面摸了幾把,讓我的老弟更雄壯威武。

    她一邊親我的嘴,一邊還不忘解我的皮帶,我可以感覺她的手很慌亂,她怎么解也解不開,我自己也受不了,我自己把皮帶給解開了,她一把就把我的褲子給扯了下去。

    然后又急急地脫了自己的褲子,我看見她那濃密的一抹黑。

    人說,那里越濃,性-欲越強,看來我是遇見一匹餓急的母狼了。

    她的手抓住了我的堅挺,在上面撫弄了兩下,就對準了她那濕滑的口子。

    她嬌喘著說:“小弟啊!姐這就放你進去啊!”

    已經到這地步,我能拒絕嗎?我欲火中燒,就想直接就捅進去,“好”我忙答應了。

    “這就對了。”她動情親了我一口,就往下坐去,“啊。。。你這家伙可真大,把姐都塞滿了,好滿。”

    她**地叫著,身子在我腿上上下運動著,一次一次地吞沒我,又放開我,讓我欲罷不能……

    我們換了好幾個姿勢,最后我把她壓在床上,我狠狠地捅她,她**著,叫得跟殺豬似的,我吃了那藥,也顧上有沒有人聽見。

    完事后,她滿足地把我摟在她柔軟的懷里,“小弟,這就對了嘛,姐早想和你干了。”

    我喘著氣說:“姐,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沒什么,姐就是想和你干,姐是個女人,家里的男人不中用,姐寂寞難熬,所以看上你了,現在姐可把女人最珍貴的東西給你了,你以后可要照著姐啊!”

    我笑了,“你在說笑,我剛剛來,要照也是你照著我啊!”

    “瞎說,我看了你的那份合同,我就知道你和趙總的關系不一般,以后姐就靠你了,現在我是后勤處副處長,事情做得最多,卻還是個副的,我心里不服,你什么時候幫我跟趙總說說,把我提正,姐就天天讓你捅。”

    我頓時就懵了,原來連這老娘們都懂得利用我了,一來,她用我來滿足她的獸欲,給她解渴;二來,她想利用我來升職。

    我拷,這都什么世道,老子還沒弄明白咋回事,就被人利用了,而且被一個四十歲的鄉下大嬸給利用了,你說我冤不冤?

    我從她的懷里出來,穿上衣服,“我說,花姐,沒想到你做的一切都是利用我啊!”

    她忙說,“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確實是喜歡你,真的喜歡你,我只是說,你有機會,順便給趙總吹吹。”

    扯吧你,那還不就是利用?

    算了,我也不跟她計較了,得趕緊把她弄走,她越呆得久,對我越不利,這對我的名聲不好,要是讓人知道,我跟一個大嬸搞上了,我還怎么在這混?

    想到這,我忙說:“花姐,你快走吧!讓人看到不好,還好今天是星期天。”

    我心里存著僥幸,希望左右的鄰居還沒有回來,似乎真沒有回來,沒有聽到什么動靜嘛。

    花姐叫了起來,“呵,吃干抹盡了,就趕老娘走啊?”

    “花姐,我不是這個意思,讓別人看到了多不好,跟你說,我可不是光為了我自己,我也

    為你著想,你想啊,你跟我有一腿,這事要是傳出去,你的臉上也不好過吧?”

    她愣了一下,“哦……,你說的也是,那我趕緊走。”

    她說著,從床上蹦了起來,趕緊穿上衣服。

    她速度挺快,幾秒鐘就穿好了,“那我走了啊!”

    “那東西你帶回去吃吧!”

    “你自己吃吧,就是給你吃的,肉沒藥,就那可樂有藥,我走了啊!”

    “好,去吧,小心一點。”

    她打開門出去,我跟出去看了看,她慌慌張張地走了。

    這時,隔壁冒出個人來了,把我嚇了一跳,是鞏艷,她正對著壞笑,還指著我,“你啊你……”

    完了,完了,我心里直犯嘀咕,還以為旁邊沒人呢,沒想到鞏艷在家,完了,那么大的動靜,她指定是聽見了。

    我頓時就有些慌神,“你……都聽見了?”

    “嗯哼,你們整那么大動靜,她叫得那么響,我怎么會聽不見?”

    “喂,喂,你別說了,別說了。”我左右看著,怕被人聽見,那樣子真像是做賊一樣。

    “喲,做了就做了,還不讓人說了,我就說,你和那……”她的嗓門大了起來,還怕人家聽不見似的。

    我慌忙把她拉進我的房里,把門關了上,我懇求著說:“我說,姑奶奶,這事你得幫我保密。”

    “呵,”她冷笑了一聲,“我憑什么幫你保密?”

    她的鼻子嗅了嗅,“你這屋子里什么味道啊!好香啊!好像是牛肉。”她把我推出了過道。

    循著那香味而去,她看到了那桌子上的牛肉,“呵呵,原來有牛肉啊!好家伙。”

    她舔了舔嘴,手在身上搓了搓,便伸手拈了一塊牛肉,直接就放進了自己的嘴里,嚼了嚼就咽了下去,“哇,好吃。”

    她又拈了一塊放進自己的嘴里,“哇,真過癮。”

    “喂……你吃了我的牛肉,得給我保密。”

    她理都沒理會,一會功夫就吃了好幾塊,“哇,好辣,真過癮,喔,好辣,我要喝水。”她看到了那瓶可樂,就如沙漠里的駱駝看見了水,她拿了起來,就要往嘴里倒。

    我忙喊道:“喂,不能喝,不能喝。”

    但我還是晚了一步,她咕咚咕咚喝了兩口,抹了抹嘴,“你剛說什么?”

    “我說,不能喝。”

    她看了看那可樂瓶,疑惑地看著我,“怎么不能喝了?挺好喝的呀!”

    我傻眼了,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

章節目錄

風情無限美嬌娘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看小說只為原作者龍有悔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龍有悔并收藏風情無限美嬌娘最新章節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