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卷]

    第11節  第33章,朋友妻不可騎?

    第33章,

    我們一行四人,打了個迪,找了個火鍋城去吃火鍋。

    火鍋城很熱鬧,人很多,男女老少皆有,但年輕人軟多。

    我們選了一個角落的位置,這里安靜一些,整了很多菜,羊肉、海鮮、蔬菜等等。

    還拿了幾杯啤酒,大家一邊吃火鍋,一邊喝酒,好是暢快,這一月來,我的酒量也取得了很大的進步,不再是一杯就頭暈的主了,現在喝個兩瓶沒問題。

    我們吃喝地很暢快,火熱的火鍋,冰涼的啤酒,簡直就是冰火兩重天,還有那四川的地道麻辣,爽,太爽了。

    我們一邊吃喝,一邊說笑,大家很高興,我也很開心,感覺很久都沒有這么高興過。

    吃飽喝足,我正要結賬,可陸云搶著要付。

    我說:“你們來看我,當然是我請。”

    陸云則說:“那我不同意,今個兒我把女朋友都帶來了,這客理應有我請我。”

    “我給嫂子接風,理當我請。”我笑著說。

    春燕叱道:“說什么呢,誰是你嫂子啊?”

    我說,你啊,還能有誰。

    陸云在一旁喜笑顏開、樂不可支,他向我豎了大拇指,“兄弟就是兄弟,你說的話,咋就這么順耳呢,我聽著,心頭都酥了。”

    我哈哈大笑,我的衣服被身旁的小玲扯了兩下,我看向她,她則小嘴呶了呶呶向春燕,小玲笑著說:“瞧,你看,嫂子臉都紅了。”

    我也瞧過去,果見春燕滿面通紅,呵呵,原來她這么害羞。

    春燕嬌叱道:“小玲,你也來欺負我了是不是?”

    小玲說:“我可沒欺負你,我只是想喝一杯你們的喜酒而已。”

    春燕的臉更紅,“你別胡說,我們還沒發展到那一步。”

    我向陸云眨巴了一下眼睛,“兄弟,你可得加油哦!你的這杯喜酒,我也是拭目以待。”

    陸云爽朗地笑著:“好好,我不會讓你們等太久的,倒是小玲,我啥時候可以改口稱你作弟妹啊!”

    氣氛一下子就沉寂了。

    我看到小玲的臉上通紅通紅,她低著頭,可嘴角還在笑,“這你。。可得問他。”

    陸云和春燕對視一眼,他說,“哦,我懂了,臭小子,人家小玲把主動權都交到你手里了,你小子表個態,咋樣啊!給句痛快的。”

    我愣住了,叫我表什么態?我真要表態的話,這種情況小玲一定會很難堪、很難過的,因為我肯定會拒絕她。

    小玲抬起頭來,怔怔地看著我,眼睛里滿是似水柔情、情意綿綿。

    我真的不忍心傷她,所以我決定不表態,打死也不表態,何況我還有事求她,求她留下來幫陳美麗,這是我為陳美麗唯一能做的事了,我正找機會說這事呢,所以現在一定要照顧小玲的感受。

    “我。。。臭小子,你胡說八道什么,我說你,你倒說起我來了,別打茬,說說你和嫂子的事”我故意轉到陸云身上,并向他眨眼睛,示意他不要再說了。

    可這小子不知是不是少了一根筋,他摟著春燕的肩膀,“我和你嫂子的事那是遲早的,我倒是擔心你和小玲的事,小玲可是個好姑娘,對你死心塌地,你可別揣著明白裝糊涂,不要等錯過了再后悔,就晚了。”

    我暈,陸云啥時候變得這么語重心長了。

    我看向小玲,小玲又低下頭,在那里吃吃地笑著。

    我瞪了他一眼,捏緊拳頭作勢要打他。

    陸云這家伙,估計腦子里真的少根弦,他卻說:“今天,我以你兄長的身份,給你們做個主,你們就先做對男女朋友吧!”

    小玲又怔怔地看著我,等著我答復。

    我無語了好一會,就說:“好了,我不跟你爭了,你付就你付吧,這里真熱,我出去透透氣啊!”

    我說著,就起身往外面溜,我溜到了門外,耳朵就清靜多了,陸云這小子不知咋回事,不會是專程跑過來做媒的吧?我還真是懷疑這一點。

    等了一會,他們就出來了。

    我說:“咱們去哪玩?”

    春燕說:“去看電影吧!有新片上市啊!”

    我忙說:“好啊!嫂子要看,我舉雙手贊成。”

    春燕踢了我一腳,“你再胡說八道,看我不踢死你。”

    “哎喲,”我裝作痛,其實她根本就沒踢疼我。

    反倒是小玲一陣緊張,她抓著我的胳膊說:“你。。。你沒事吧?”她的臉上寫滿了“緊張”二字。

    我笑笑,“我沒事,咱們走吧!”

    陸云對著春燕說:“媳婦,那咱們走吧!”

    春燕皺著嘴,笑罵道:“誰是你媳婦?”不過,手卻挽進他的臂彎,陸云樂不可支地朝前走去。

    我和小玲在后面跟著,沒走幾步,就發覺一個柔軟的胳膊摟住了我的胳膊。

    我往旁邊一看,對上了一雙含情脈脈的眼睛,溫宛地令人憐惜。

    這種情況,我又不好將她推開,算了,就讓她挽著吧!

    到了影院,陸云和我又搶著買票。

    沒想到,春燕已經悄悄地把票買好了,她擠了過來,“好了,你們別爭了,票我都買好了,你們看。”

    我們看到她手里多了四張票。

    我很不好意思,“那怎么能讓你買票,錢你拿著。”我把錢伸到他面前。

    她的小手捏住了我的大手,呵呵,好滑好潤的小手啊!

    她笑著說:“別客氣了,就讓我請請你這個大設計師,怎么不給面子?”

    我愣了一下,“大設計師?”

    “對呀,你在廣州內衣展上得了亞軍,都上電視了,我說你怎么這么面熟,似曾相識,剛剛才想起來,沒錯就是你,吳飛,我可是仰慕你哦.”春燕說著,瞇了瞇眼。

    陸云和小玲也很吃驚,這兩人都是不愛看電視的主兒,所以他們不知道是正常的,再說了,他們估計也沒時間看電視,要不是春燕說出來,我的光榮事跡他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

    陸云一手拉著春燕,一手拉著我,把我們拉出了人群,到了一個角落,小玲也跟了上來。

    陸云的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樣,“她說的是真的?你真的得了亞軍?”他的眼神像是不認識我一樣。

    老實說,我挺謙虛,所以一直沒主動跟他們說這事,要是這個時候,我還不說出來,那就不是謙虛,而是驕傲了,于是點點頭,“沒錯。”

    “哈哈,你小子真行啊!”陸云的拳頭打著我的胸口,他興奮地擁抱了我一下。

    小玲則高興地跳了起來,陸云剛跟我分開,她就撲進了我懷里,來了個緊緊的擁抱,接著她的小嘴重重地親了我的嘴一口,我愣住了。

    她還不過癮,又在我臉上重重地親了一口,我的臉上火辣辣,我的臉肯定紅了,她雀躍著,那樣子像是得獎的人是她而不是我。

    但馬上她的笑容就凝重了,“你。。。你不是在老家嗎?怎么會去了廣州內衣展?”

    我訕訕地笑了一下,“對不起,小玲,我沒有跟你說實話,其實我已經在雅斯麗上了一個月的班了。”

    “雅斯麗?”小玲更加地驚訝。

    陸云又一個拳頭打在我的胸口,“好小子,混到雅斯麗去了,怪不得貝斯葆不去,原來是有更好的比處啊!你小子隱藏地夠深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不是的,貝斯葆我是想去的,當時老板娘不放,后來雅斯麗的趙總親自來挖了,我怕她又不放,所以偷偷地去了。”

    我看向小玲,“對不起小玲,我一直沒跟你說實話,我這次回來就是要跟你坦白的。”

    小玲眼眶都濕了,嘴角卻是笑意,“我沒事,我替你高興呢,咱們這些同學,現在你混得最好了,什么時候你把我帶進去噻。”

    我心里想,要帶你進去我就麻煩了,小玲肯定纏著我不放了,我還這么在公司里泡妞啊?再說了,她走了,陳美麗怎么辦?還有,現在公司里確實不要設計師,于是我說:“小玲,目前公司不要人,我也無能為力。”

    我看到她的眼神中流露出失神,我又有些不忍心了,于是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說:“你放心,有機會我一定帶你進去的。”其實我也只是敷衍她,你等著吧,慢慢等,等個幾年再說。

    我忽然覺得很自私,讓一個愛我而我不愛的人為我的情人打工,我的良心開始不安,可是我又答應了陳美麗,要勸小玲留下的,我的心里很亂。

    她的眉頭皺了起來,她抓著我的手說:“吳飛,我也不一定要做設計師,做女工都行,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行。”

    好癡情的一位姑娘,只是現在我真不能把她帶進去,我說:“小玲,你別傻了,你做女工,那你所學的不是全浪費了嗎?”

    “沒關系,浪費就浪費,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她深情地看著我。

    我拍了拍她的手背,“小玲,你傻啊!做女工有什么前途,你就等等吧,有機會我一定帶你進去,還有現在老板娘需要你,她還囑托我讓你留在她店里。”

    “可是我就想和你在一起。”

    “這。。。”我為難了起來。

    還好春燕來解圍了,她拉著小玲的手說:“小玲,在一起不一定要在一個公司上班啊!你瞧,我和陸云就不在一個地方上班啊!你知道嗎?空間的遠近不是距離,兩人心里面的隔閡才是距離,如果兩情相悅,再遠的距離也會是一線之間。”

    我看了看春燕,真沒想到,她是這么一個有內含的女孩子,人又長得漂亮、性感,看起來也比小玲成熟,還真讓我有點小心動了,她要不是我哥們的女朋友,說不定我會追求她。

    朋友妻不可欺,更不可騎,一想到是陸云的女朋友,我就把我心中那骯臟的念頭扼殺在搖籃里。

    小玲被春燕勸服了,她的臉上重現笑容,“春燕姐,你說的對,我聽你的。”

    我的心一下子就輕松了起來。

    我們一行四人進了影院。

    小玲拉著我首先坐下,春燕則坐在我的另一邊。

    陸云有意見了,“春燕,你坐這邊,讓我跟吳飛好好聊聊。”

    “在影院看電影,有什么好聊的?我才不坐那邊,我就要坐中間,人氣旺。”

    “好吧,好吧!”陸云扭不過她,就坐在了春燕的另一邊。

    這樣,我和春燕就坐了中間,小玲和陸云則坐在了兩邊。

    電影開始了,全場暗了下來。

    是美國的恐怖大片,畫面上一張爬滿蟲子的臉上,惡心而恐怖,美國佬就喜歡整這些,一下子讓很多女人驚聲尖叫。

    春燕和小玲也不例外。

    小玲的身子貼上了我,緊緊地摟著我的一條胳膊,她似乎很害怕,但春燕卻坐著不動,膽子不錯啊!我心里夸道。

    銀幕上,換上了一派歡樂的畫面,小朋友奔跑著,藍天白云,一對成年男女開始對話,有說有笑。。。

    小玲摟著我的胳膊就一直沒放。

    劇情慢慢展開,到后面越來越恐怖,令我沒想到的是,隨著又一波尖叫,另一個女人就投進了我另一邊的懷里,原來是春燕。

    我有些納悶,嘿嘿,你男友在那邊,你戲錯了,可是這話我卻沒有說出來,她飽滿豐軟的胸部壓扁在我的胳膊上,很柔軟,帶著溫熱,讓我很舒服。

    我木然地被兩個美女左右抱著。

    這時陸云有意見了,他拍著春燕的肩膀上,“嘿嘿,春燕,你搞錯了,我在這,那個是吳飛。”

    “哦,錯了”春燕回過神來,坐正了身體。

    “嘿嘿,我的肩膀借你靠,我的懷抱也隨時為你張開,來,你隨便用。”陸云說著,雙臂對著她張開。

    春燕推了他一把,“去你的,少來。”

    陸云算是被奚落了一回,我忍不住笑了一下。

    電影繼續著,不知什么時候,銀幕上進入了夜色中,影院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

    這時,我感覺到一只小手摸到了我的右邊的大腿上,輕輕地撫摸著我的大腿。

    開始我以為是小玲的手,但我的左胳膊明顯感受到有兩只手緊緊地拽著,我吃了一驚,難不成在我大腿上的手是春燕的?

    不是她會是誰?這就奇怪了,為什么會這樣?春燕是我鐵哥們的女友,我都放下邪念不去打她的主意了,可是她為什么主動地來勾引我,這是為哪般?哪道她跟陸云的感情是假的?

    我的腦子里有很多的疑問,為了確定這件事,我的右手輕輕地放了下去,我抓住了那只小手,又柔又滑的小手,如嬰兒的小手,我順著她的手往上摸索,結果我摸到的是春燕的手臂。

    我的腦子懵了,為什么?為什么春燕要這樣做?

    她的手并沒有離開我的大腿,而是摸進了我的大腿內側,慢慢地向我的那里推進。

    我一陣緊張,呼吸都急促了,想把她的手拿開,但是我莫名其妙地沒有,而且在我的內心深處,我還挺期待她能摸到我的那里。

    我的領導在期待中漸漸變得雄壯威武。

    我渾身如有千萬只螞蟻在爬著,我真的有點不知所措了,那只小手慢慢的一點點地接近。

    結果,那只手如我所期待的一樣,還真落在了我的那里,她隔著我的褲子撫摸著我的老弟,讓我的老弟壯得差點把褲襠捅破。

    這個世界真的瘋了。。。。

章節目錄

風情無限美嬌娘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看小說只為原作者龍有悔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龍有悔并收藏風情無限美嬌娘最新章節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