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卷]

    第16節  第16章,大嬸,別上我的床

    第16章, 大嬸,別上我的床

    我很尷尬,我推著她,但不敢太用力,因為我聽到隔壁鞏艷家有聲音,怕讓隔壁聽見,那樣對我的名聲不好,我才剛來呢。

    鞏艷家還有個男人的聲音,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但可以聽得見他們在對話,有說有笑的,所以我幾乎懇求性地說:“花姐,你不要這樣。”

    可是她得寸進尺了,“別怕,你摸摸我,很舒服的。”

    說著,她將我的手按在她一邊胸上,我的手如按在了一個軟綿綿的球上。

    她抓著我的手在上面揉著,她嘴里嗯嗯啊啊地叫著,然后她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著我的臉和耳朵,那火熱的舌頭還舔得我挺舒服的,我又緊張又有些莫名其妙地期待。

    這時,隔壁說話的聲音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鞏艷那**蝕骨的呻吟聲,很尖銳,把中間那堵墻都給刺破了。

    天哪,鞏艷午休時間,跟一個男人在房間做-愛,不是吧,這大白天的。

    春花的耳朵更加地靈敏,“你聽,隔壁在做那事呢,我們也做吧!”

    她還沒等我同意,就貼上了我的嘴。

    她那火熱的小嘴和火熱的吻幾乎讓我窒息。

    她的手也很不老實,往下就抓到了我的老弟,在她的撫摸下,我的老弟根本就不聽我的使喚,他很快就長大了,我一臉的無奈,我能控制我的手腳,卻控制不了他。

    她y蕩地笑著說:“你看,你都硬了,就別矜持了啊!你又不是個女的。”

    聽這話,我有點惱火,誰說男人就不能矜持了?我也為男性感到悲哀,你欺負女性,全社會譴責你,可是當你被女性性-騷擾的時候,誰會譴責這個女人?

    我一怒之下,一把將她推倒在床上,當然不是那種推倒,我只是一種自衛,一種反抗。

    我站了起來,“夠了”,我雖然也好色,但我無法跟一個恕不相識的人第一次見面就做那種事,人家要是有性病怎么辦?我還年輕,有大好的前途的,可不想陪著一個饑渇大嬸完蛋,還有她的話明顯激怒了我。

    春花怔住了,眼睛睜得老大地看著我,似乎很不相信我會拒絕她。

    我沒有理睬她,徑直走過去,打開門,對著房間說,“你走吧!”

    她走了出來,整了整衣服,我退到了外面,給她讓出一條路來。

    她眼睛瞪著我,到我跟前的時候,氣乎乎地低聲說:“哼,不識好歹,你以為你是誰啊!裝清高,浪費老娘表情,我呸。”

    我扭過頭去,不去看她,她便走了。

    她一走,我就進去了,關上門。

    我進了那小房間,躺在床上休息,腦子沖血,要午睡了。

    隔壁的人卻有意不讓我睡似的,鞏艷**著,我都聽見她的話了,一個很亢奮的女聲,“寶貝,對,就是那里,快一點,激烈一點,再深一點,啊。。。”

    她嗯嗯啊啊的尖銳叫聲幾乎能刺破我的耳膜,中間那堵墻,也受到撞擊。

    那些不堪的聲音,讓我混身燥熱著,受到春花調戲的老弟,怎么也降不下去。

    太瘋狂了,她們似乎忘了這是在廠里的宿舍,而不是在她們家里。

    我捂住了耳朵,但是我的內心卻無法平靜,打心底里,我想聽,還想聽得更清楚。

    據我所知,把杯子倒扣在墻上,可以讓隔壁的聲音放大。

    我跳下床來,去衛生間拿起自己刷牙的塑料杯,杯口貼在那堵墻上,耳朵貼在杯底上,果然, 我更清楚地聽到了隔壁的聲音,這次不光是女人的呻吟聲和床震聲,還能聽見男人的粗喘聲,還有那皮膚相撞的聲音和滋滋叫的親嘴聲都聽見了,很激烈, 太棒了,我想隔壁的男人肯定是個猛男。

    我渾身如著了火,下面膨脹地很難受,我的手不禁摸了下去。。。

    我還真有點后悔把那饑渴的大嬸給趕走,給自己滅滅火也好。

    看來我是out了,這個春色滿園的工廠里,處處是**,我卻保持著一顆純潔的心,我真落伍了。

    我想到,看毛片的王玉,饑渴的大嬸,加上隔壁干的熱火朝天的鞏艷,我不得不說,這是個彪悍的工廠,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而我。。。一點也不彪悍。

    也沒多久,那邊的聲音就停了。

    然后就是鞏艷的抱怨,“什么玩意啊!關鍵時刻就掉鏈子,我要,我還要。。。”她撒嬌地叫著。

    只聽那男人弱弱地說,“寶貝,對不起,這次太猛了,下次吧!下次我慢一點。”

    “我要又猛又持久的。”鞏艷叫道。

    男人無語。

    我也有些遺憾,怎么就沒了呢?一場好戲,才聽到一半,換成是現在的我,肯定給你干上一個小時,別忘了,我是陳美麗的高徒啊!

    不一會,鈴聲響起,跟上課的鈴聲一樣,我知道那是下午上班的時間到了。

    我聽見,他們兩個要出門,我打開門,站在門口,我想一睹那猛男的這面目。

    第一個出來的果然是鞏艷,她看見了我,卻跟無事人一樣,對著我笑了笑,我也回報她以微笑。

    第二個出來的,當然是個男人,但卻不是我想象中的猛男形象,而且相差很大,干瘦干瘦的,帶著副眼鏡,還尖嘴猴腮的,五個字,長地不咋的。

    哎,又一顆大白菜讓豬給拱了,似乎白菜天生就是讓豬給拱的,我又難過起來,鞏艷這么漂亮的一個女孩子怎么會找這么一個男友?我看不懂。

    王玉和周凱就更讓我看不懂了,你說鞏艷的男友長得寒酸就寒酸一點,但總算年紀相差不大,可是周凱有什么?人非但長得寒酸,而且還比她大那么多歲,那簡直就是大叔和侄女的結合,干,太不像話了。

    哦,對了,周凱有錢啊,年薪好幾十萬呢,難道王玉是那種貪財的人?不會吧?我看中的女人居然是這種人?

    我的腦子嗡嗡作響。

    一個下午,我什么也沒干,一直惴惴不安地呆在宿舍,等待著王玉的報復。

    但等到晚上,這報復也沒有等來。

    吃過晚飯,沒什么事,我就洗洗睡覺。

    躺在床上,一直沒睡著,到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嘿,熱鬧了,兩邊一起在干,似乎在比賽,

    一邊是鞏艷的叫聲,另一邊是王玉的叫聲。

    我難過啊,王玉在周凱的身下叫得那么歡。

    鞏艷那邊我就不管了,王玉這邊,我還是很想聽一下,我想聽聽她到底有多浪,于是我把那個刷牙的杯子扣在王玉這邊的墻上,聽了起來。

    聲音還有點遠,哦,原來他們在客廳里干。

    我便來到客廳,把杯子貼在客廳的那面墻上聽,很清楚。

    王玉叫得很**,如一首動人的交響樂,時而宛轉低回,時而高亢嘹亮,時而又如口干一樣嘶啞,那聲音你無法跟你見到的人聯系在一起,原來她真的很浪,我很氣憤,既然你這么浪,為什么對我這么冷淡?

    更讓我惱火的是,我聽見了毛片里的聲音,那女優的叫聲和王玉的叫聲琴瑟合鳴,干,太不像話了。

    我真不明白,我哪點不如周凱那**毛。

    我的心被挖一樣痛,霸占她的**又高漲了起來。

章節目錄

風情無限美嬌娘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看小說只為原作者龍有悔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龍有悔并收藏風情無限美嬌娘最新章節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