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卷]

    第15節  第15章,饑渴的大嬸

    第15章,饑渴的大嬸

    “我叫鞏艷,希望以后咱們可以和平共處,互相幫助”說著,她伸出了小手。

    “哦,”我空出一只手來,握住了她的小手,這只手也沒有王玉的手那么柔嫩光滑,不過還是挺軟綿綿,很溫暖。

    我說:“謝謝你,鞏艷,我叫吳飛,往后多多關照。“

    “好”她甜甜地笑著。

    幾秒后,我們的手分了開,“那我去打飯了,你要不要一起?要不然,你可能不認識路。”

    “好,一起。”雖說心情不好,但飯還是要吃的。

    我洗了把手和飯盒, 拿了幾張飯票,合上門,她也剛好從自己的房間拿了飯盒出來。

    “走吧!”

    “誒”

    她在前面走著,我在后面跟著, 不遠也不近。

    下了樓,左拐右拐,才到了那個食堂, 要不是她帶路,我還真找不到。

    食堂很大,估計有足球場那么大,青一色的涂青漆的長桌長椅,都固定在地板上的那種,成隊列排開,大概有十來排,很長,從門口處,一直排到打飯菜的柜臺,人也很多,青一色的穿著藍灰色工作服的工人,女人比男人要多,內衣公司女工多是正常的,而且有些還長得不賴,我忽然發現,我進了一個滿園春色的地方。

    打過飯,我就坐在食堂里吃。

    我吃飯很快, 幾分鐘就搞定了,在食堂外的水槽洗了飯盒,我就找了個女工問了一下路,當然我找了個美女。

    美女很耐心地跟我說去后勤處的路線。

    我連連道謝,她嫣然一笑說不用客氣。

    我拿著飯盒,按照那美女給的路線,我找到了后勤處,離食堂并不算遠,是在圍墻邊的一幢小房子里,很容易就找到了。

    我走了進去,大廳里有幾個人圍坐在桌邊聊天,這是他們的休息時間,可我還是打擾了他們,因為我的房間現在空無一物,沒法住人。

    我走過去,打斷了他們,說明了來意,開始他們有些不悅,但當我 亮出了合同放在桌上,他們幾個一起看了一下,態度就馬上變了,這些人馬上就對我客氣起來,估計是看了后,知道是我是那種要特殊對待的人之一。

    很快,一個四十左右的大嬸(身上有種農村婦女的氣息),就分給了我一套被子床單、席子,還有一些臉盆、掃把等日常用品之類的。

    我一個人拿不下那么多,那大嬸卻主動地要求幫我拿一些。

    我說好,感覺自己又遇到好人了。

    我和她搬著那些東西,來到我的住處,她把東西放下,但是沒有馬上走,而是幫我一起收拾。

    我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是陌生人,她也不欠我什么。

    我說:“大嬸,謝謝你,這些我自己來吧!您回去休息吧!”

    “沒事,沒事,閑著也是閑著,我幫你整理一下,你一個小伙子能做什么?”

    我請她請了幾次,但她都樂呵呵地留了下來,抹桌、擦床、打掃,她都搶著干 。

    然后又幫我鋪好床。

    估計也就十幾分鐘的時間,我們已經把這個房間布置地像個家了,一切都變得干凈了起來。

    她洗了把手,我以為她要走了。

    可是她卻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

    我吃了一驚,老實說,她不是個讓人討厭的女人,她有著周正的相貌,胸部很大很豐滿,把工作服頂得高高的,我目測過去,她應該是e罩,真的挺大的,但她的腰卻嬌細,她的體型是典型的x形,老實說,她還真有那么幾分姿色,只是她顯得太平庸,雖然她身上有那種我喜歡的成熟韻味,但是她身上卻缺少我要的那種高貴和典雅,所以她不是我的菜。

    如果我是中年男人,肯定撲上去,把她給那個了。

    但是我目前來說,還是個略帶羞澀的小青年,面對著一個陌生的性感女人,我有些不好意思,我說:“大嬸,今天真的是謝謝你了,要不然,您還是回去歇著吧!我要午休一下。”

    大嬸有些不高興了,“怎么,剛幫你那么多,就趕人家走了?”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來。。。坐這,坐嬸子身邊。”她拍了拍床邊說。

    我不敢,矗立在那。

    “怎么,怕我吃了你不成?你別怕,嬸子見你也有種鄉土氣息,有種親切感,只是想和你聊聊,大侄子來坐這。”

    她大侄子一叫,倒顯得我有些想多了,或許人家真的只是看你也是鄉下來的有親切感。

    我的臉上火辣辣的,靦腆地坐到她身邊,但故意保持了幾公分的距離。

    沒想到她卻靠了過來,我感受到了她火熱和柔軟的身體,她的飽滿的胸部碰到了我的手臂,媽呀,真的好軟,像碰到了一堆嫩豆腐,我下意識地移了開。

    她又靠了過來,直到我移到了鐵架上,沒法再移。

    “小伙子,你緊張啥呀,要吃虧也是我吃虧呀,你怕啥?”她的眼睛怔怔地看著我。

    我側著臉,也能感受到她灼熱的目光。

    我想站起來,但被她給抱住了,她那飽滿而柔軟的胸部緊緊地貼著我壓扁了。

    我很緊張,那種緊張就好比是羊羔遇見了狼,少女遇見了色狼,我說:“大嬸,你干什么?”

    “你叫什么?”她答非所問地說。

    “哦,我叫吳飛。”

    “不錯的名字,”她笑了,“我姓江,叫春花,叫嬸把我叫老了,我沒有那么老的,當姐合適,往后你叫我花姐就行了。”

    花姐?我想吐了,我叫你花嬸還差不多,嘴上卻弱弱地說,“花姐,你能不能走開一點。”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會變得這么軟弱。

    “干嘛了,你是不是男人?”

    她這個問題把我給問啞了,我不是男人,那是什么?

    哦,對了,她這是在激將,我要是真向她證明我是男人,那我就上當了。

    他聽到她呼吸粗重起來,她的一只手摸著我的胸部, “小吳,你真帥,姐幫了你那么多,要不然,你也幫幫姐?”

    “怎么幫?”我白癡地問道。

    “姐,好久都沒做過那事了,你就跟姐做一次,往后,你要是有什么要幫忙的,就找姐,能幫的,姐肯定幫,不能幫的,姐想著法兒幫你,你看行不?”

    哦,懂了,原來我是遇見了一個饑渴的大嬸,而且她幫我的忙也不是白幫的,我還以為她是個好人呢,現在才發現自己有多幼稚。

章節目錄

風情無限美嬌娘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看小說只為原作者龍有悔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龍有悔并收藏風情無限美嬌娘最新章節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