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心念一動,秦殊匕首離開綠柔的脖子,縮了回去。

    看到這一幕,那些憤怒的玄獸頓時平靜下來。

    秦殊低聲對綠柔說:“現在你命令它們過來……”

    綠柔古怪地看看他。

    秦殊一笑:“你還沒發現嗎?你對它們來說,似乎是位異常尊貴的主人!如果你能號令玄獸的話,那你瞬間就會成為塵外之境最有權勢的人之一,塵外之境那么多玄獸,你能集結,并且號令,你打一個噴嚏,就足以讓整個塵外之境顫抖……”

    “不可能吧!”綠柔聲音結結巴巴的,“我……我怎么可能號令得了它們?”

    “試試!”

    綠柔只好點頭,看看那些玄獸,輕咳一聲:“請……請你們回來!”

    那些玄獸聽了,果然都慢慢回來,平時散亂的野獸,竟有些軍隊的感覺,令行禁止。

    來到小樓前,又紛紛趴下來,對著綠柔低下頭,異常恭敬!

    綠柔簡直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在她心里,除了奇脈武者,這些龐然大物就是塵外之境最讓她害怕的存在了。

    但現在,卻能命令這些強大的存在,真是萬萬沒有料到!

    秦殊卻越發激動,又對綠柔說:“現在,讓它們對我發動攻擊!”

    綠柔聽了,嚇了一跳,趕緊搖頭。

    秦殊低聲說:“就是試探一下你對這些玄獸是不是有絕對的控制權,如果真能命令它們發動攻擊,你真的將震撼整個塵外之境……”

    “可是萬一……”綠柔實在不敢冒險。

    秦殊笑了笑:“如果你能命令它們發起攻擊,自然也就可以命令它們停下,相信我……”

    看著他寒星般的雙眸,綠柔感覺自己整個身心都被占據,下意識地點點頭。

    轉頭看看那些玄獸,對著秦殊一指:“現在,對他發動攻擊!”

    說完,提心吊膽地看著。

    只要這些玄獸有些動靜,立刻命令它們停下。

    但意外的是,那些玄獸沒有任何動靜,還在那里趴著。

    秦殊不禁有些失望,這些玄獸竟然不接受綠柔的攻擊命令,這么看來,似乎只是在保護綠柔。

    手腕上的小刺猬再次變作利刃,放到綠柔的脖子上。

    那些玄獸立刻有了反應,紛紛起身,憤怒地看著秦殊,很快進入攻擊狀態。

    但秦殊把小刺猬縮回去,它們立刻就平靜了。

    看來它們的使命就是保護綠柔,而不是綠柔可以隨意掌控、隨意指揮的部下。

    但是誰給了它們這個使命,讓它們保護綠柔?

    只保護卻不受綠柔的支配,那綠柔有沒有機會掌控它們,有沒有辦法更進一步,把它們變成真正的部下?

    一時間,疑惑糾纏。

    這個時候,肚子忽然咕嚕嚕叫了起來。

    綠柔聽到,忙關心地問:“少俠,您餓了嗎?”

    秦殊苦笑:“從我蘇醒過來,一直沒有停下,卻粒米未進,應該是餓了……”

    “正好,這里有些五谷豆!”

    藥香村的人出去賣了草藥,買了一袋五谷豆回來,依然分毫未動,放在樓梯上。

    秦殊奇怪:“這里除了五谷豆,沒有別的吃的東西了嗎?”

    綠柔搖搖頭:“塵外之境氣候變化太大,一天就有四季的變化,前一刻烈日炎炎,下一刻可能就風雪彌漫,又到處崇山峻嶺,荒漠沼澤,只有五谷豆可以存活。除了五谷豆,就只能打些野味了!”

    才說完,聽到秦殊肚子又叫起來。

    鼓起勇氣,走到樓梯那里,把那袋沾了鮮血的五谷豆拿過來。

    從里面拿出一粒,用手帕細細地擦干凈,送到秦殊面前。

    秦殊看了看,這五谷豆也就黃豆大小,灰色,看起來平平無奇。

    放到鼻子跟前聞聞,也沒什么味道。

    奇怪地問:“得吃多少能飽?”

    “吃這一粒,就夠好幾天的!”

    “什么?這么小小一粒,夠好幾天的?”

    綠柔點頭:“少俠,看來您真不是塵外之境的人,竟然連這個都不知道!五谷豆在嚴苛的環境下生長成熟,三年才能收割,含有豐富的能量,哪怕一粒,都很管飽的,不信您試試……”

    秦殊聽了,終于把這灰不溜秋很不起眼的東西放到了嘴里。

    還真是什么味道都沒有,那感覺,就像嚼著泥巴。

    但咽到肚子里,感覺肚子頓時充盈起來,饑餓的感覺瞬間消失了

    “少俠,怎么樣?”綠柔輕輕問。

    秦殊苦笑:“這五谷豆還真是奇葩,這么一袋的話,豈不是夠咱們吃個一年半載的嗎?”

    綠柔好奇地眨了眨眼睛:“奇葩是什么意思?”

    秦殊搖頭,茫然地說:“我也不知道,順口就說出來了!你不來一粒嗎?”

    綠柔忙搖頭:“我不能吃!”

    “為什么?”

    “我吃這些東西,肚子會很不舒服,會嘔吐,還會生病!”

    秦殊奇怪:“那你吃什么?”

    “藥草!比如這個……”

    綠柔指了指旁邊窗戶上吊著的一盆花,“這叫刺心玫,是種毒草,但也是種草藥,我吃這個沒問題,哪怕有毒性,身體也不會有任何不舒服!”

    素手伸出,摘了刺心玫的一個花瓣,放到小巧的嘴巴里,慢慢咀嚼。

    吃得似乎很享受,微微瞇起眼睛。

    那種享受的神色,簡直讓人怦然心動。

    吃掉一個花瓣,又摘掉一片葉子,用手帕細細地擦干凈了,也給吃下去。

    秦殊苦笑:“這么看來,你還真不是人類,毒藥竟然都可以當食物!”

    “讓少俠您見笑了,我本來就如此,想陪少俠您吃五谷豆都不敢!”

    “不,這是你的能力呢!”

    兩人淡淡地說著話,神態卻親密。

    周圍那些玄獸看著,大概覺得綠柔沒什么危險了,開始緩緩退去。

    最后退去的是戰甲獅,往后退了幾步,轉身跑走。

    猶如行個禮,然后再退下去。

    煙塵滾滾,那些玄獸很快走得一干二凈。

    秦殊回頭看看,暗暗嘆息,這些玄獸對綠柔只保護,而且只有綠柔流了血才會出現,價值就小得多了。

    綠柔流血的情況下,一般就是遇到了危險,等它們趕到,或許已經死了。

    而且,只有看到對綠柔造成危險,才會發動攻擊,不會主動發動攻擊。一旦危險解除,也就安靜下來。

    即便自己真是綠柔的敵人,要殺掉綠柔,看到它們趕到,大可以放棄,留在綠柔身邊,只要不做出對綠柔危險的舉動,它們就不會攻擊。

    那干脆等它們離開,再攻擊就是。

    雖然聲勢浩蕩,保護作用其實沒那么大。

    真要充分發揮它們的價值,必須對它們的控制力加強,可以命令它們主動發起攻擊才行。

    但該怎么辦呢?

    看看綠柔,這事還得從綠柔身上著手,綠柔身上實在隱藏著太多秘密。

    這么想著,綠柔依然在很優雅地用餐,一盆花,很快葉片和花都給吃個干凈,只留下光禿禿的莖稈。

    大概怕秦殊笑話,忙說:“這刺心玫生長很快,葉片和花朵很快就會生長出來的!”

    才說完,忽然秀眉皺了皺,一張嘴,吐出個小小的氣泡來。

    像是魚兒在水中吐出的泡泡。

    秦殊吃驚:“你怎么了?不會中毒了吧?”

    正常人誰會嘴里無緣無故吐出個小泡泡呢?

    “沒有,少俠您別擔心!”綠柔臉色緋紅,大概覺得這件事很不雅,輕輕說,“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吐出個小泡泡來,不過,這次間隔的時間好像有些短!一般兩三個月才有一次,上次是十天前,怎么現在就這樣了。少俠,我這個實在很古怪,讓您笑話了,但我也不想的,身體就這樣……”

    秦殊看看,那個氣泡還在飄著,被風一吹,似乎就要飄遠。

    忽然好奇,伸手給抓了過來。

    張開手,看那氣泡剔透,很有質感,猶如清澈的翡翠。

    氣泡里有一點亮光,仿佛澄澈夜空的一點寒星,又如一粒閃亮的珍珠,很是漂亮,簡直像是水晶制作的工藝品。

    秦殊忽然心中一動,綠柔是藥之精靈,身體就像一顆絕世丹藥,她的血液可以解毒,抱著她可以提高修為,這個東西是她嘴里出來的,會不會也有些驚人的效果?

    忙開啟真幻之瞳看去,頓時臉色變了。

    肉眼看到的這個氣泡就是很漂亮很特別的氣泡,但在真幻之瞳看來,氣泡里面卻盈動著強大的能量。

    能量之大,差點讓他冒出冷汗。

    因為如果激發這些能量爆炸的話,這個小樓瞬間就會夷為平地。

    太驚人了,這么強大的能量竟然會在這小小的氣泡里!

    綠柔見秦殊盯著這小小的氣泡看個不停,越發羞澀,畢竟這東西是從自己櫻唇里出來,好像自己的口水似的,被秦殊這么研究,實在覺得不好意思。

    忙輕輕一推秦殊的手:“少俠,您……您別看了,有什么好看的!”

    氣泡立刻從秦殊手里飛起來,隨風向空中飛去。

    碰巧,一只龐大的飛禽俯沖下來。

    大概餓極了,看到秦殊和綠柔,就把秦殊和綠柔當做了食物。

    那飛禽羽毛漆黑,看起來像是一團黑云。

    此時,翅膀收斂,正在全力俯沖,兩只利爪張開,比秦殊還大。

    一只爪子抓一個人,綽綽有余了。

章節目錄

風流狂少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好看小說只為原作者一夕漁樵話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一夕漁樵話并收藏風流狂少最新章節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