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80章 最毒婦人心

第280章 最毒婦人心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把美智子推倒了旁邊的床上,一邊擁吻著她,一邊把自己的一只手,抓在美智子的胸部上。



    輕薄的胸罩下。



    美智子的胸部,小小的,嫩嫩的。



    抓捏之間,美智子的小嘴,不停發出著歡快的聲音。



    “張云醫生,不要,不要嘛。”



    美智子的身體,微微掙扎。



    小胸部在張云的大手中,主動摩擦了起來。



    “真他媽不錯啊。”



    美智子的掙扎,在張云的眼里,感覺跟助興差不多。



    讓張云的大手,直接往美智子胸衣里面探尋了過去。



    大嘴還在美智子的小嘴上留戀。



    吻得美智子的身體,一直是熱熱的,軟軟的。



    小手抓在張云的后背上,一副渴望著的感覺。



    “要醉了,整個人,要醉了。”



    慢慢的,美智子的身體,就不再反抗了。



    而是在張云的懷里,主動揉抱了起來。



    “就讓張云醫生,把我的一切都帶走吧。”



    張云的話,也顯得不客氣。



    輕輕把美智子上身的宮服,脫掉了。



    讓美智子胸前的風景,慢慢展現了出來。



    美智子的身體,顯得很小,很柔。



    肩膀上,消瘦的感覺,讓人看著,會心生一種憐惜的心情。



    微微的宮服,蓋在美智子的胸口上。



    上面雪白的乳肉,已經完全展現了出來。



    白白的,嫩嫩的,就那么一些些。



    被宮服蓋著,似乎都有些扁平的樣子。



    “不要,不要。”



    美智子嘴里害羞了兩句,說不要的話,身體卻往張云的方向上挺了起來。



    張云知道,美智子的胸部雖然不大,但是胸前的兩個葡萄,還是有些規模的。



    “那就讓我看看吧。”



    張云拉著美智子胸前的宮服,想要把它完全了拉下來。



    “大公主,你在里面嘛?”



    忽然間,門外發出了一個宮女的聲音。



    美智子和張云,幾乎同時醒轉了過來。



    張云從床上站了起來,整理著身上的衣服,美智子也是一樣。



    “在,什么事情。”



    美智子平穩著口氣。



    畢竟是皇宮里的公主,心態上的轉變,顯得利落。



    “皇后要見你一下。”



    “哦,知道了,你們下去吧。”



    很快,門口的幾個宮女就離開了。



    美智子平靜著心情,站起了身體。



    沒等張云反應過來的時候,身體忽然一轉,撲入了張云的懷里。



    “云老大,我能叫你云老大媽?”



    忽然間,美智子傻傻了一句。



    “怎么了?”



    “我就想這么叫你。”



    美智子抱著張云,主動吻上了張云的嘴唇,用力的擁吻了一下。



    吻完之后,身體馬上和張云分開了。



    身體朝著門口的位置跑了過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身體停止了下來。



    “云老大,你記住了,我美智子這輩子,可就是你的女人了。”



    美智子說完話,刷……的一聲,就從張云的房間里走開了。



    “這……”



    弄得張云,倒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不過,整體上,張云對美智子下手的情況,顯得比較理想。



    張云穿好了衣服,也從房間里,走了出去。



    朝著谷村熏一和美代子的方向,走了過去。



    谷村熏一和美代子出門的時候,告訴了張云,說是去了旁邊的皇家公園玩。



    所以張云很快就在皇家公園里,找到了兩人。



    兩人正在公園一處僻靜的地方,蕩秋千。



    銀鈴般的笑聲,遠遠著,就能聽見。



    張云來到了兩女的后面,兩女還沒感覺。



    張云偷偷摸了上去,趁著兩女身下的秋千,過來的時候,忽然抓住了。



    “啊……”



    兩女幾乎同時大叫了一聲。



    轉頭往身后看了過去。



    “嚇死人了。”



    看清了是張云,谷村熏一跳了下來,上去就是打著張云的胸口。



    美代子本來不知道,該怎么辦的,但是看著熏一姐姐這樣做了。



    自己竟然也撲到了張云的懷里,小手抱著張云的腰部,打著張云的胸口。



    “壞,壞,壞。”



    學著熏一的動作。



    臉上也是一副羞羞的樣子。



    張云和谷村熏一看著這樣的情況,嘴里呵呵笑了起來。



    同時的話,目光看了看周圍。



    發現周圍并沒有什么人,兩人也就放心了下來。



    “怎么樣?”



    谷村熏一關心著美智子的事情。



    “基本上搞定。”



    “基本上搞定。”



    谷村熏一顯得不懂。



    張云就輕聲著,把剛才在房間里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谷村熏一。



    “就親了小嘴,摸了**。”



    谷村熏一顯得多少有些不滿意。



    “人家這么小,你還讓我對她做什么啊。”



    “笨。”



    谷村熏一白了張云一眼。



    “對付女孩子,你不把她干了,就不算完。”



    “下一次一定記住了,把她給騎了,騎了以后她就什么都聽你的了。”



    谷村熏一有了一個計劃,輕輕在張云的耳邊說了起來。



    張云一聽,臉上無比驚奇著。



    都說最毒婦人心。



    張云感覺這句話,還真是沒錯。



    因為谷村熏一的計劃,絕對夠絕。



    “有了這個計劃,那還真是萬無一失了。”



    張云緊緊把谷村熏一抱在了懷里。



    “我的好老婆,謝謝你了。”



    下面的美代子,吧嗒著小眼睛,不知道上面的兩位哥哥和姐姐,到底怎么了,一下子就這么激動了起來。



    “大哥哥要是能把美代子也這么用力抱著,那就太好了。”



    美代子的心里胡思亂想了起來,小臉也微微羞紅了一下。



    跟張云接觸的一段時間里,美代子也算是情竇初開了。



    身體和心靈的發育,比起平時快了十幾倍。



    甚至一只扁平的小臀部,也有些鼓了。



    幾乎沒什么反應的小胸部,更是似乎癢了起來。



    后半夜的時候,小胸部的葡萄上,好像蟲子爬一般。



    一直癢癢著。



    早上醒來一看,小胸部不知怎么的,就大了一些,那葡萄,也變得成熟了一點。



    不再是小小的,很青澀的樣子。



    美代子知道,自己要馬上成為小女人了。



    “成為了小女人以后,是不是大哥哥得到我的身體呢?”



    美代子心里羞羞,想著一個,本不該她這樣年紀女孩,想得事情。



    “真的很想讓大哥哥得到我的身體啊。”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