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77章 優雅的皇后

第277章 優雅的皇后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也來了興趣,因為眼前的這兩個得很不錯。



    “果然是日本皇宮,里面的宮女,都這么有素養。”



    跟著兩個宮女,在皇宮里轉了幾個彎,來到了一處房間的門口那是一處,很孤僻的房間。



    周圍沒什么人,更沒什么宮女。



    “這里……”



    張云微微顯得有些不懂。



    不知道兩個宮女,把自己引到這里來干嘛。



    “這里就是我們公主居住的地方了,請……”



    年紀大的宮女,忽然示意了一下。



    更把眼前的房門打開了。



    在女宮女轉頭看著張云的時候,張云多少留意了一下對方的臉色。



    似乎之間,張云從這個宮女的臉色上讀出了什么。



    心里也明白了一些事情。



    本來的話,張云的腳步,是要踏進眼前的房間。



    但是明白了那些事情,他的腳步就留在了原地。



    “張云醫生,請啊。”



    “呵呵,公主,開什么玩笑啊,你就在我眼前啊,還讓我進去干嘛。”



    張云的話,讓兩個宮女嚇了一跳。



    這兩個宮女,就是日本國皇室的兩位大公主。



    年紀大的叫美智子,年紀小的叫美代子。



    皇后生的公主,就是大公主,皇妃生的,就是小公主。



    在日本國,大公主是有地位的公主,小公主的話,其實沒什么地位。



    長大了以后,給一些社會名流當小老婆的,也很多。



    “你……你……瞎說什么啊。”



    美智子的臉上,多少有些恍惚。



    美優子的話,更是顯得沒想到。



    “兩位公主要玩人,就直說,我陪你們玩就是了。”



    張云從美智子的臉上,看出了對方身體內,是有胸腦器官疾病的。



    加上原先的時候,看過兩女的照片,雖然休整過,此時再好好回想的話,張云就記起了她們兩個。



    “美智子,美優子,兩位好啊。”



    張云不是日本人,所以對于他們的公主,他也不用太恭敬。



    就一副地痞的樣子,看著她們。



    “你……”



    此時此刻,美智子再也扮演不下去了。



    眼前的房間,是一間倉庫類型的房間。



    本來兩女是想把張云騙進去,關起來,好好教訓一下。



    現在計謀被戳穿,兩女感覺很無趣。



    “好了,我的病,不需,你走吧。”



    美智子直接對張云說道了起來。



    張云多少感覺有些怪。



    因為從手頭上獲得的資料顯示,兩位公主中,是二公主美優子生病比較厲害。



    可是眼前的情況,看起來的話,是大公主美智子得了胸腦器官的疾病。



    “看來于天星那里的情報,多少有些出入。”



    “是嘛!”



    張云點了點頭。



    “好吧,那我走了。”



    張云說走就走了。



    這讓美智子和美優子,嚇了一跳。



    請張云來看美智子病情的,是美智子和美優子的母親,就是日本國當今的皇后,菊由美。



    如今姐妹倆把母親請來的醫生,直接趕走了。



    想起這樣的事情,兩女一時間面面相覷了起來。



    “等等……”



    姐姐美智子,第一個熬不住,對張云喊了一聲。



    張云自然不可能,拒絕這次的治療工作。



    因為有這樣的治療工作在手,張云才沒有被谷村次郎給馬上對付了。



    要是真失去了這樣的工作,張云的話,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怎么?還有什么事情嘛?”



    “我們倆對你是不滿意,但是我們媽媽感覺你還是蠻可以的。”



    美智子說著話,轉身朝著一個方向走了過去。



    走了幾步,看張云沒跟上,兩女就對張云盯了一眼。



    “還不跟上,你要是在我媽媽面前,也表現的這么無理,我們自然可以讓你走。”



    聽著美智子的話,張云無奈一笑,跟了上去。



    一邊跟著,一邊看著兩位美女公主的身影。



    那美代子,就像是還沒發育完全的小女孩一般。



    看上去的話,像是初一的小女生,走路的時候,還一跳一跳的。



    身上露出來的肌膚,感覺上像是嬰兒肌膚一般。



    那美智子,倒有點小女人的感覺。



    小胸部,微微凸出了,小屁股,也有些鼓了。



    可是那臉上的表情,展現出來的感覺,好像個小孩子。



    因為剛才和張云的爭斗中,落于了下風,小嘴就一直嘟起著。



    似乎受了多大委屈一般。



    “兩位公主,你們為什么對我,這么看不順眼啊。”



    “看不順眼。”



    美代子笑了笑。



    “不只是看不順眼,我們姐妹倆,是為我們國家的醫生報仇。”



    美代子揮舞著自己的小拳頭,對著張云盯了一眼。



    美代子感覺張云這個男人,還是蠻有趣的。



    因為在那里多跟她接觸過的人之中,就數這個男人說話最怪異,但也是最真實。



    別的人,跟她說話,不是客氣的要死,那就是假的要死。



    “報仇,噢……”



    張云明白了過來。



    “技不如人的醫生,你們還要為他們報仇啊。”



    張云的話,一下子觸動了美代子和美智子的神經。



    美代子顯得詞窮,說不出什么話來。



    美智子的話,轉身雙手插著腰,小腳一跺,胸前的兩個,微微一晃。



    “他們是日本醫生,所以我們要報仇。”



    美智子說這話的時候,心里多少有些違心。



    不管在日本國,還是在華夏國。



    兩國的女子,接受的教育,都是精英男子的教育。



    失敗的,無能的男人,就該淪為社會低層人員,甚至被社會拋棄。



    在這樣的教育下,在張云手中失敗了的這些小野家族的醫生。



    確實不應該得到日本社會,多大的關注。



    “噢,這樣啊。”



    張云笑笑,也不跟這兩個丫頭理論什么。



    直接就走進了剛才的房間。



    谷村次郎還跪在那里,房間里的話,還是顯得蠻冷清的。



    不過,此時房間里的主座上,坐著一個女人。



    一個身穿宮服的女人。



    這個女人身上的宮服,看上去的話,顯得輕便,但是設計和裁剪微微一看,就顯出大氣。



    在這個女人的下方,站著八個成熟的宮女。



    “媽媽……”



    美代子和美智子喊了一聲,就朝著那個女人,跑了過去。



    一下子就竄入到了這個女人的懷里。



    “噢……這就是日本國的皇后——菊由美了。”



    張云確定了對方的身份后,細細看著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的臉上,畫了蠻濃的妝容。



    整體的感覺,端莊,大氣。



    年紀看上去的話,不大,就三十五六歲的樣子。



    身段包裹在比較多的宮服里面,張云大概也看不清楚。



    不過光胸部看看的話,感覺是個大胸的女人。



    “不錯,整體分數在九分以上,特別是氣質,感覺無敵。”



    “張云,還不跪下,磕見我們大日本國的皇后。”



    谷村次郎說道著張云。



    張云晃著身體,在房間里走了幾步。



    “見過皇后。”



    張云對著菊由美笑了笑。



    什么跪不跪的事情,張云根本沒有理睬。



    “你……”



    谷村次郎顯得蠻氣憤的。



    “你就是張云醫生了。”



    菊由美的聲音,顯得很沉穩,但沉穩中,母性的感覺,顯得很濃。



    在這樣的聲音下,一邊的谷村次郎,跪得更加老實了起來。



    “對。”



    “百忙之中,讓你抽空過來,實在是不好意思。”



    菊由美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拉著自己的兩個女兒,往寶座下走了下來。



    優雅的體態,在她的步伐下,不停展現。



    扭動的身姿,在寬寬的宮服中,輕輕而動。



    身上淡淡的香味,在她起身的一剎那,在整個房間里彌漫了起來。



    “實在是因為我的大女兒,病情不能再拖了,所以讓你來幫忙看看。”



    在菊由美的示意下,旁邊一個成熟的宮女,把一份早就準備好的病情資料,交到了張云的手里。



    張云打開一看,發現里面已經全部轉譯成了。



    里面顯示的內容,就是一邊美智子身上,胸腔內病情的情況。



    “美智子,拜托一下張云醫生。”



    “媽……”



    聽著自己母親的話,美智子為難著。



    所謂拜托,就是跪著求張云的意思。



    別的醫生還好說,可是張云的話,美智子有一種打死都不愿跪的感覺。



    “你這孩子,人家可能是此時,唯一能救你小命的醫生了,你還嘴硬。”



    在菊由美目光的盯視下,美智子無奈跪下了。



    張云則是微微一笑,眼神對著美智子挑了一下,眼神中的意思很明白——還不給老子跪下了。



    看著張云的眼神,美智子氣得不行,差點就要原地跳起,跟張云好好理論一翻。



    在自己母親目光的一再凝視下。



    美智子老老實實給張云磕頭了一下——請張云醫生,一定幫忙了。



    “這個,那個……”



    張云一時間,賣起了關子。



    調戲一下眼前小丫頭,張云的心情,顯得超好。



    “還陰我,老子玩你才對吧。”



    “呵呵……”



    此時的張云,一副小人得志的感覺。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