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74章 愛死老公

第274章 愛死老公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耍了耍手中的三菱刀,看了一眼對面手術室里的小野三木。



    對著對方笑了一笑。



    張云的笑容,一下子讓小野三木清醒了過來。



    “這……這……已經不是驚訝的時候了。”



    小野三木回到了自己的手術位置上。



    呆呆的看著自己手術床上的病患。



    “已經趕不上了。”



    “對方只是用一把手術刀,完成這樣的手術任務,我怎么能趕上呢?”



    小野三木苦思冥想了起來。



    “我是不能輸的,我代表的是小野家族,也代表著整個日本國醫生的榮譽。”



    小野三木的目光,往上面的觀摩臺上,看了過去。



    無數日本專家的目光凝視著他,首相的目光中,也帶著幾許的期待。



    “這……”



    小野三木的手,漸漸摸到了旁邊的手術刀里面。



    從里面也摸出了一把三菱刀。



    “他能有一把手術刀,完成所有的手術動作,我也能。”



    似乎做了什么決定,小野三木拿著三菱刀,對著下面的手術病患,開始動作了起來。



    小野三木這邊的情況,張云看到了。



    張云臉上笑了笑,似乎等待的就是這樣的時刻。



    張云自己怎么想也沒有想到。



    刀法練到這個時候,自己的手術刀竟然到了一種境界,一種只需要一種手術刀,就能完成所有手術動作的境界。



    剛才的頓悟,就是張云腦子開竅了。



    可是張云看到小野三木此時的動作,心里已經明白了一個事實。



    “那就是這個手術比賽,自己勝利了。”



    張云能用三菱刀,完成全部的手術動作,那是因為有家族刀法做基礎。



    而小野三木,則完全是胡來。



    張云已經把手中的三菱刀,放在了手術臺上。



    神情也變得輕松了起來。



    正當周圍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不明白張云為什么會做出這樣的動作時。



    旁邊手術室內,一道血柱彪射了起來。



    刷……的一聲,把手術中間的地方透明塑料紙,完全染紅了。



    啊……小野三木身邊的手術團隊,一時間驚叫了起來。



    病患大量的失血,讓那邊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全部傻眼了。



    小野三木,也徹底傻眼了。



    因為他終于知道,自己的手術能力跟張云的手術能力,差別有多大。



    一個是天上,一個是地下。



    小野三木把手中的三菱刀,扔在了手術床上。



    無視著手術臺病患的胸腔內,鮮血直流的情景。



    身體直接,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朝著手術室的外面走了出去。



    碰……的一聲,張云一腳踢開了手術室的大門,闖入了小野三木的手術室內。



    小野三木無視著張云,繼續往外面走著。



    張云的話,則是站在了小野三木的手術位置上,把小野三木做壞的手術,繼續完成了下去。



    張云是一個醫生,醫生的職責就是救死扶傷。



    幾分鐘后,張云大致處理完了小野三木這邊手術臺上的情況,同時示意著旁邊的女護士,把醫院后備的一個主刀醫生叫過來。



    讓對方完成這接下來的手術任務。



    張云的話,則是要回到自己原來的手術室內,完成自己剩下的手術任務。



    此時的觀摩臺上,聲音完全靜止了下來。



    幾十個日本專家,全部傻眼的看著下面手術室內的情況。



    “小野,簡直就是我們全日本醫生的恥辱。”



    “是呀,就該讓他去死。”



    有日本專家罵著。



    很快有其中的日本專家,把自己的一段手機視頻,展現了出來。



    “大家快看。”



    手機視頻上,展現出來的情況。



    是小野三木爬到了東京國立醫院的樓頂上,跳樓的情景。



    白色帶著血紅印跡的白大褂,在空中飄散。



    小野三木整個身體,直接從三十幾層樓的空中,砸向了地面。



    碰……的一聲,小野三木的尸體,趴在了國立第一醫院的大門口。



    胸前和頭下,一灘鮮血,眼睛爆凸著。



    看著這樣的情景,觀摩室里面的人,安靜中,更加顯得安靜了起來。



    于天星的話,無視著手機屏幕中的情況。



    他呆呆坐在旁邊的座椅上。



    “五十億,不,不,不,一百億,不,不,不,今年醫院的目標是五百億。”



    于天星已經在計算今年自己醫院能獲得的收入。



    “有張云醫生在,絕對有這個收入,有了這樣的收入,那我們的醫院,我的老婆群……”



    于天星的嘴角,一時間流露出無限的遐想。



    似乎無數的老婆,已經在向他招手了。



    張云的老婆們,此時安靜而溫柔的目光,注視著張云。



    因為結局已經產生了。



    更主要的是,這一次結局產生后,在日本國,張云已經沒對手了。



    日本國胸腦外科專業領域的醫院,完全是小野家族把持的。



    如今小野家族,最厲害的幾個醫生,不是死,就是身敗名裂。



    如此情況下,張云在日本國的醫途,可謂一帆風順。



    很快,張云就完成了,自己手術臺上的手術。



    身邊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們,都為著張云手術的情況,鼓掌了起來。



    張云對著她們笑了笑,鞠了一躬,感激著她們的協助。



    然后帶著這些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回到了旁邊的休息室內。



    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們,都在整理著衣服,穿回了便裝。



    嘴里也是有說有笑的。



    想起剛才手術室的情況,一個個臉上,還是興奮滿滿的樣子。



    張云的話,則是坐在房間的座位上,一個勁的抽煙。



    這一次手術比賽,是張云有史以來,最沒把握的一次。



    要不是手術中的頓悟,張云估計,自己肯定會輸。



    “老公……”



    碰……的一聲,手術準備室的門打開了,張云的老婆們,全部沖了進來。



    也不管方便不方便,人擠不擠的,全部沖入了張云的懷里。



    用力的擁抱下,張云能感受到她們心中的興奮。



    “怎么樣?你們的老公,還是最棒的吧。”



    張云的話,讓李琴她們笑著,小手不停打著張云的身體。



    “德行……”



    說著這樣的話,張云的好幾個老婆,眼眶中都是紅紅的。



    “不知道,我們有多為你擔心。”



    徐一一的身體位置好,直接在張云的懷里。



    所以她心里開心,就對著張云撒嬌了起來。



    手術準備室里面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們,看著這樣的情況,臉上羨慕的,也是知趣著走出了房間。



    張云的話,這個老婆抱抱,那個老婆抱抱,都是安慰著她們。



    “好了,好了。在日本國,現在的話,我就是真正最厲害胸腦外科手術醫生了,以后也沒什么比賽了。”



    “恩,沒有比賽,最好了。”



    “是呀,也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



    在手術準備室里面,和自己老婆們的溫存,溫存到張云那東西,都挺硬的。



    不過還有新聞發布會的關系,所以張云也沒有糊涂到,在準備室里面,和自己的老婆們發生什么。



    帶著自己的老婆們走出了準備室,于天星等在門口。



    “小子,一成,一成。”



    于天星見到了張云,就追打著張云。



    又是拳頭,又是腳。



    “這么有把握,還騙我是一成。”



    張云笑著,往樓下跑去了。



    兩人追打著,很快來到了樓下。



    迎接著英雄般的禮遇。



    在國立醫院的門口展現了出來。



    無數的攝像頭,無數的鏡頭,還有無數的話筒。



    對準著張云。



    在下樓的時候,于天星已經告訴了張云,小野三木跳樓身亡的事情。



    張云對于他的死,只是笑笑。



    “張云醫生,對于你再次打敗一個日本國醫生,你有什么看法。”



    聽著記者的話,張云臉上微微一笑。



    “大家都看到了,小野三木醫生的能力,確實很不錯,可惜的話,我所擁有的手術能力,算是天才級別的吧。”



    “所以……”



    張云擺擺手,別的話,也沒說。



    “請你說一下,對于小野三木醫生的死,你有什么看法。”



    “這個……呵呵……”



    張云笑了笑。



    “損失了,一位不錯的外科醫生吧。”



    此時張云表現出來的態度,是和緩的。



    張云畢竟在日本國當醫生賺錢,所以怎么說,都要給日本國國民一個好感覺。



    兩次的完勝,和讓小野家族,徹底泯滅的結果,讓這些日本國的記者,對待起張云來,顯得客氣了不少,更是尊重了不少。



    本來尖銳的問題,一時間,都顯得和緩了起來。



    問得問題好聽了,張云的回答,也就好聽了。



    在和緩的氣氛中,記者會很快結束了。



    張云的話,在衛生廳官員的要求下,再次回到了東京國立第一醫院里面。



    “不是比賽結束了嘛?”



    于天星反問著這些衛生廳的官員。



    “首相要見他。”



    一名衛生廳的官員,直接把于天星推開了。



    “首相要見他……”



    聽著這樣的話,于天星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久田雅美的事情。



    “首相不會是要對付張云吧。”



    于天星急了起來,想要追上那幾名衛生廳的官員。



    很快幾個特工一般的男子,把于天星攔住了。



    而此時,張云的心里,也是顯得緊張了起來。



    “首相要見我,這……”



    “難道是,知道我給他戴了綠帽子。”



    張云的腦子,嗡了一下……知道麻煩來了。



    “首相不會玩死我吧。”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