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72章 溫柔目光

第272章 溫柔目光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此時在東京國立第一醫院的門口,大量的媒體記者聚集了起來。



    他們在等待著,張云和小野三木記者會的開始。



    “人很多啊。”



    張云淡淡了一句。



    “是呀,真的很熱鬧,就像在你們國家的那次。”



    “呵呵,是呀,結果你那個是表弟還是堂弟的醫生,搞到最后就自殺了。”



    張云看著小野三木。



    “你該不會也是這樣的吧。”



    “哼……我不會輸。”



    簡單的幾個字以后,小野三木也盯著張云。



    “你做好了輸的準備嘛?”



    “我……”



    張云心里雖然沒有什么信心,但是此時的他,一定要裝著信心滿滿的樣子。



    “我就沒想過那樣的事情。”



    張云的回答,讓兩人都笑了起來。



    “呵呵,呵呵……”



    整個會議室里面的人,此時都把目光聚集在張云和小野三木的身上。



    看著他們兩個說話,看著他們兩個談笑了起來。



    看著這樣的情況,眾人的臉上,都是一種無法相信的樣子。



    時間很快流轉到了,記者會開始的時候。



    張云和小野三木都是一身正裝的坐在了記者會的主席臺上。



    幾十架媒體記者的攝像機,正對著他們兩個,在他們的面前,是幾十個標注著不同電視臺標致的話筒。



    還有在周圍,上百個攝影記者,不停按動著快門。



    甚至還有直播記者,在一邊解說。



    張云的老婆們,如約趕到了醫院里面,就站在媒體群中,跟張云揮手示意。



    張云對自己的老婆們笑了笑,表示接受到了她們的鼓勵。



    主持這個記者見面會的,是日本國衛生廳的一名官員。



    一翻簡短說明后,就示意著記者朋友,開始提問。



    一時間,無數的手,就在張云和小野三木的面前舉了起來。



    主持記者會的衛生廳官員,隨機點名一個。



    “你好,我是sv電視臺的記者,我想問一下張云醫生,你和首相女兒谷村熏一有緋聞,這樣的事情是真實的嘛。”



    張云一愣,沒想到這樣的事情,已經傳開了。



    張云抓住了眼前的一個話筒,對著眼前的這些記者,點了點頭——是的。



    張云的回答,一時間又是換來了無數閃光燈,快閃的情景。



    另外的話,整個媒體記者,嗡……的一下私下開始討論了起來。



    “谷村熏一已經是半只破鞋了,你為什么還要接受,是不是為了打擊一下小野家族,你才這樣做的。”



    “呵呵……”



    張云嘴里笑了一下。



    “我喜歡女人,只是因為我喜歡,沒別的原因。”



    記者問完了張云問題后,又開始問起了小野三木。



    張云聽不懂日語,所以在旁邊的于天星翻譯下,慢慢明白了。



    這些記者和小野三木的對話,大多是為了什么復仇之類的事情。



    畢竟小野澤二,很大原因是因為張云而死的。



    本來以為火藥味很濃的記者會,兩位主角都顯得很平靜。



    這讓記者朋友們,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接下來馬上要進行的手術比賽。



    “看來,這兩個家伙,是卯足了勁,要好好比賽了。”



    “是呀,比賽才是重點啊,對了,你們有買注嘛?”



    “買注?”



    “對呀,地下賭場,已經對這個比賽,進行了賠率安排,很多人都在賣啊。”



    “我可是買了小野醫生的。”



    “你小子不會是為了愛國吧。”



    “不是的,我聽專家的,他們說,這一次的比賽,小野三木的勝率超過了九成五。”



    “是嘛,我可聽說,張云醫生每過一段時間,手術能力的提升,都是很恐怖的。”



    “嘿嘿,人家專家已經把這一點計算進去了,而且的話,上一次跟張云比賽的,雖然也是小野家族的人,可不過是旁系的,小野三木可是小野家族,主母所生,所以從小受到的訓練,可是不一樣的。”



    在這個記者的話語影響下,眼前的這些記者們,對于這個比賽,就顯得更加期待了。



    畢竟都是日本人,都是希望自己國家的醫生,能勝利的。



    加上上一次小野澤二最終的下場,讓這些日本記者,對于小野三木,多了更多的期待。



    “老公,加油啊。”



    周圍記者的話,在和田佳美的翻譯下,張云的老婆們,都知道了。



    聽著這樣的話,張云的老婆們,知道這一次比賽的結局,兇多吉少。



    張云在和小野三木,正式進行抽簽病患人選前,向主持比賽的衛生廳官員,提了一個要求。



    就是讓自己的老婆們,都進入國立第一醫院,進入到觀摩室里面,給自己加油。



    張云不想讓她們在外面,一直擔驚受怕。



    到了觀摩室里面的話,能有什么情況,她們能第一時間知道。



    “啊,是夫人,那行。”



    衛生廳的官員,顯得爽快,直接示意著自己的手下,去安排了。



    手術比賽的事情,一路進行,一路觀察。



    確實,各方面做得都很公平,就連抽簽這個環節,也是做得很公平。



    直接是拋硬幣來決定。



    而且張云和小野三木獲得的各自病患,需要手術的過程,工作量和工作難度,也是相當。



    本來這六個安排好的病患,需要的手術,各方面的情況,都是相當的。



    小野三木帶著自己的工作團隊,進入了手術準備室里面準備。



    張云也是帶著自己的工作團隊,進入了另外一個手術準備室準備著。



    時間離正式手術開始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



    張云進入房間后,并沒有急著進行手術前的準備,而是抽了兩根煙。



    張云的這些手下們,也是站在張云的旁邊,神情顯得激動。



    幾個女護士,更是偷偷看著不遠處手術室里面的情況。



    手術室被隔開著,張云一邊,小野三木一邊,中間是透明的塑料紙。



    上面的攝像頭和移動的攝像頭,也顯得很多。



    為的都是各大電視臺直播用,而在手術室的上面,張云的很多老婆,都聚集在一起,還有的話,是日本國很多胸腦外科領域的專家。



    不過在中間的位置,還空出了一個,這個位置為誰準備的,這些日本國的女護士,可都是明白。



    “那就是首相要坐的位置。”



    雖然都是張云手下團隊中的人,可畢竟是日本人。



    所以對于她們的首相,在見到前,也是顯得很興奮。



    很快,兩個手術比賽的病患,被推進了手術室內,在各自一邊的麻醉師幫助下,進入到了麻醉的狀態。



    張云和小野三木各自的手術對象,年紀都在四十歲左右,張云這邊的年紀,顯得稍大,小野三木這邊的,顯得稍微年輕。



    看著比賽時間的不斷臨近,張云所在手術準備室里面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把目光都放在了張云的身上。



    張云把嘴里的最后一口煙,抽完了。



    身體站了起來。



    “準備。”



    一時間,張云身邊的幾個女護士,就開始為張云換起了衣服,還有身體清理的工作。



    大概在十分鐘的時間后。



    碰……的一聲,張云推開了手術室的大門,領著自己的手術團隊走進了手術室里面。



    一時間,無數的目光,都從觀摩臺上,轉到了張云的身上。



    同時另外一邊的小野三木,也把手術室的大門推開了。



    他的出現,和張云一樣,吸引了觀摩臺上,人們的目光。



    甚至還有鼓掌的聲音。



    畢竟這是在日本,對于小野三木的加油,肯定比張云的要多。



    張云和小野三木,同時站在了手術臺上。



    目光的話,同時凝對著擺在手術室一邊的一個臺鐘。



    看著上面的秒針,朝著12點的方向行進。



    當秒鐘到達那個方向的一剎那。



    張云和小野三木手中的手術刀,幾乎同時動了起來。



    觀摩臺上的人們,也是把目光看了下去。



    小野三木靈動的手法,開始對身下的病人,進行解剖,身邊需要的手術工具,幾乎是在他伸手的一剎那,就交到了他的手中。



    可是張云這邊的情況,卻顯得有些不同了。



    解剖對張云來說,是最小兒科的事情。



    綿里刀的訓練,讓他對于解剖,有著一種必勝的感覺。



    可是此時,只是動了一刀,張云就動不下去了。



    “感覺有些不同。”



    張云有了一種不一樣的發現。



    雙手一時間,就凝固在了手術病房的胸口位置。



    “怎么了?”



    李琴和單小蜜她們,都在張云手術臺的上面,細細觀察。



    看到張云的雙手忽然停住了,這十幾個女人,一時間都緊張了起來。



    “哎,這張云醫生不是解剖和縫合最在行的嘛,現在怎么了?才開了一點口子,就不動手了。”



    上面的日本專家,本來對一開始的手術過程,是很不在乎的。



    因為解剖這種手術技巧,在他們看來,都是很小兒科的事情。



    不過一個無心的日本專家,看了張云這邊的情況后。



    大家的目光,都轉到了張云的身上。



    “哎,這小子真犯傻了。”



    “是呀,竟然楞住了,一直沒動。”



    看著張云的情況,又看著一邊小野三木的情況。



    這些日本專家的臉上,一時間笑得燦爛了起來。



    “這可是最高級的手術比賽了,浪費幾秒的時間,都說不定會給最終的比賽結果,帶來變化。”



    “是呀,是呀,看來小野三木醫生,這次能給我們日本醫生,挽回一些顏面了。”



    小野三木在手術的同時,也通過旁邊的透明塑料紙,看了一眼張云那邊的手術情況。



    看了一眼后,小野三木楞了一下——就動了一刀。



    小野三木的腦袋,一時間卡殼了。



    “這小子,搞什么鬼啊。”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