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71章 可不能吃虧啊

第271章 可不能吃虧啊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代表的可不是他一個人,他此時代表的是華夏民族。



    此時他要是落荒而逃了,那就是承認自己的醫術,比不上日本醫生。



    為了自己民族的榮譽,當然,也是為了自己在這個領域內保持著權威。



    這個比賽,張云一定要撐到最后。



    “老哥,你具體說說看,今天這個比賽,到底怎么弄。”



    張云卯足了精神,問著于天星。



    “我知道的情況,也不多,反正不是在我們醫院舉行,而是在東京國立第一醫院舉行,早上九點的時候,還要給你和小野三木,開一個記者會,走吧。”



    于天星示意著。



    “恩……”



    張云從陽臺走進了房間里面。



    張云今天要和小野三木比賽的事情,此時已經在張云的老婆那里傳開了。



    早上,一般都是張云這些老婆,睡懶覺的時候。



    今天破天荒著,因為得到了這樣的消息,一個個早起著。



    張云的老婆,因為剛剛起來,都是素顏。



    但是于天星看著,一個個,感覺驚為天人。



    “這小子的老婆,一個個美如天仙啊。”



    “我靠,怎么收集的。”



    “小云,今天真的要比賽了嘛?”



    李琴的心里,多少有些虧欠。



    因為昨晚她還帶著那么多姐妹,和自己的老公狂歡。



    “這要損失老公多少體力啊。”



    雖然知道,自己的老公,在體力方面一直是沒問題的。



    但是在面對這樣一次事關無數事情的比賽時,這些損失的體力,在李琴看來,就很不應該。



    “要是老公在手術臺上,萬一有個分心,那可怎么辦啊。”



    “你們回去。”



    張云面對著這么多老婆的關切目光,心里確實蠻感動。



    但是這些老婆身上,沒穿內衣的樣子,張云多少有些感覺吃虧。



    雖然于天星已經盡量把目光轉到一邊了。



    “知道了。”



    李琴也感覺到不妥,示意著身邊的姐妹,往房間里面走去。



    “老公,我們把飛機票改簽了,明天再走,今天的話,給你好好加油。”



    “噢……”



    張云木然著點了點頭,心里對于今天能不能把比賽贏下來的信心,真的一點也沒有。



    張云的老婆們,也從張云的臉色上,看出了一些什么。



    所以一個個,也感覺擔心了起來。



    “老公,可從來沒有這樣的表情。”



    “是呀,沒問題吧。”



    于婷婷心里蠻緊張的。



    張曼也是,看著張云走出房間的背影,心里暗暗一句——小云應該沒問題的。



    “小云可是最棒的醫生了。”



    張云走出了房間,搭上了于天星的座駕,朝著東京第一國立醫院的方向,開了過去。



    此時的時間,是早上七點多。



    守候在張云家門口的電視記者,已經很多了。



    看著搭載著張云的車子,從公寓門口開車,好幾輛攝影車,搭載著攝影器材,跟了上去。



    同時幾家日本國,最大的電視臺,開始直接直播了起來。



    上一次小野澤二醫生,在云都市的失敗,讓日本國很多國民,都在關注這個比賽。



    他們希望著自己國家的醫生,能在這次比賽中勝出。



    不過華夏國的電視臺,并沒有轉播這次比賽,只是輕描淡寫的報道了一下這樣的事情。



    華夏國的政府,為了穩定社會民眾,一般都是會這么做的。



    而很多關注張云的人,卻在透過絡默默注視著這場比賽。



    早上七點四十分的時候,張云和于天星到達了東京國立第一醫院。



    華僑醫院配置過來的手術團隊,也已經過來了。



    另外的話,小野三木的團隊,包括小野三木也來到了這里。



    兩人和兩人的團隊,還有兩人所在醫院的領導。



    都在東京國立第一醫院的會議室內,坐著。



    幾個衛生廳的官員,在主席臺上,說道著這次比賽的一些設定。



    這一次比賽,就比一個手術。



    不過都是非常大型,需要大量耗時的手術。



    而手術的準備,衛生廳已經準備了六個病患人選。



    “兩位醫生,請放心,我們準備的手術病患,都是需要考核醫生綜合手術能力的病患。”



    站在主席臺上,拿著話筒的一個衛生廳官員解釋了起來。



    “這里是六份備選手術病患的資料,請兩位醫生,先過目。”



    “具體這六位病患,你們怎么選擇,到時候抽簽決定。”



    那官員說話的時候,已經有臺上的助手,把六份厚厚的資料,交到了張云和小野三木的手中。



    一份是日文的,一份是的。



    “暫定比賽的時間是早上十點半。”



    衛生廳的官員,把手件夾一合,對著臺下的張云和小野三木笑了笑。



    “兩位醫生對于這個比賽,還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嘛?”



    “沒有。”



    “沒有。”



    “很好,那請兩位醫生,好好把握吧。”



    衛生廳的官員說完話,帶著他的手下,就從這個會議室里面走開了。



    而張云和小野三木的團隊,則是開始研究起了這六個手術備選。



    “怎么樣?有問題嘛?”



    于天星最怕的事情,就是出現手術作弊的情況。



    而手術作弊的情況,最能看出問題的,就是手術病患的安排。



    要是手術類型有偏重小野三木這邊的。



    那就可以肯定,這個手術會作弊的。



    可是……



    張云迅速看完了手中的手術資料,感覺不出有什么問題。



    “那官員說得對,都是一些大型的手術,耗時也都是很長的手術,而且的話,需要考驗手術醫生的能力,也挺綜合的。”



    “幾乎沒有偏項。”



    看完了手術資料,張云皺起了眉頭。



    感覺一開始自己的判斷,似乎是錯誤的。



    但感覺又不能肯定。



    “一般這樣的比賽,想要作弊,就是在這點上了,要是在這點上沒有作弊,別的地方,再想作弊,可就很困難了,特別是在這樣大型的比賽上。”



    于天星看著這六份備選手術資料,也顯得難以理解了。



    明明是政府方面主導的比賽,而且能動用衛生廳和官房長官這兩方面權勢的官員,除了首相外,還真找不出第二個人選了。



    日本國的權利架構中,官房長官是很重要的內閣成員,幾乎和外相,財政相是相當的。



    能直接命令這個官員的人,幾乎可以肯定,就是日本國的首相。



    張云和于天星的猜測,很快得到了印證。



    因為從媒體層面獲得的消息是,這一次張云和小野三木之間的比賽,日本國首相,谷村次郎會親自蒞臨。



    于天星很快從自己的媒體朋友那里,得到了這樣的消息。



    “老弟,首相會來看啊。”



    “什么……”



    張云正在為這件事情糊涂的時候,聽了于天星這樣的話,就顯得更加糊涂了。



    感覺上,像是首相沒有參與的事情,可是他親自過來,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嘛。



    “怎么辦?”



    于天星也慌了。



    以前口口聲聲說什么不怕自己國家的首相,可是當他真來到的時候,他不得不緊張了起來。



    畢竟他是日本國第一實權人物。



    “能怎么辦?既然這個手術安排的確實蠻公平的,那就憑運氣吧。”



    “憑運氣,那老弟,有幾成勝算啊。”



    張云對著于天星伸出了一個手指。



    “這,難道是一成。”



    “對……”



    張云很干脆回答了。



    “什么……”



    于天星一屁股坐在了位置上,顯得難以相信著。



    “一成……就一成。”



    張云的勝利,對于華僑醫院太過重要了。



    因為只有張云的勝利,才能給華僑醫院帶來更多的收入和更多的名譽。



    要是張云失敗了,那接下來的一切,就全部是浮云了。



    “一成,可憐的一成啊。”



    于天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難道真的要,為失敗做準備了嘛。”



    于天星的目光,看著會議室里,另外一側的小野三木他們。



    在討論手術計劃的事情上,小野三木一點也不參與。



    此時的他,只是看著會議室外面的情景。



    張云也是,朝著會議室的窗戶邊走了過去。



    和小野三木站在一起。



    一同看著窗外的情景。



    本來是手術室上的對手,此時看上去,像是基友一般。



    兩人這樣的情況,也把整個會議室的人員,全部吸引了過去。



    “搞毛啊?”



    于天星不知道,張云到底想要搞什么鬼。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