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70章 好好運動

第270章 好好運動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先是把自己的兩位小媽和兩位師母,好好得到了一下。



    畢竟她們需要增加一些姐妹感情嘛。



    所以混合著讓她們姐妹抱。



    上面騎騎,下面騎騎。



    騎多了,她們四女的姐妹感覺也就出來了。



    搞定完了這四個老婆,張云又殺到了李琴她們的房里。



    明天李琴她們就要回國了。



    她們回去之后,張云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才能回國。



    因為和小野三木的比賽,已經近在眼前。



    這個比賽需要消耗的時間,估計至少是一個禮拜。



    一個禮拜的等待,對于張云的這些老婆來說,是難熬的。



    同樣對于張云來說,也是難熬的。



    “好了,老婆們,**一刻值千金,我們就快點辦事吧。”



    張云躺在大床上,對自己的老婆們,說道著。



    張云的那些老婆們,呵呵笑著,一個個爬了上來。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李琴作為第一個老婆,跨上了張云的腰部。



    看床上床下的老婆,張云心里暗暗一句——讓老婆們,來得更多一些吧。



    時間很快到了凌晨兩點多。



    經歷了兩個多小時的瘋狂后,張云的床上,橫七豎八著,躺著不少老婆,床下也是。



    美妙的大腿,豐腴的胸部。



    無數美景,近在張云的眼前。



    爽過之后,這些在張云面前,都是浮云。



    入秋了,天氣有些涼。



    張云拿著被子,一一蓋好著她們的肚子。



    自己的話,則是躺在床上,嘴里抽著煙,無法入眠。



    和小野三木的手術比賽,已經大致確定了。



    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于天星那里得到的消息是,非常有可能就是今天。



    “哎,跟這家伙的手術能力,我還是有些差距啊。”



    張云心里沒有信心,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干,現在開始就練習千里穿針。”



    張云說著話,簡單著穿好了內褲,披著一件襯衣,就走出了房間。



    凌晨兩點,迎對著東京電視塔的方向,張云拿著一把菜刀,開始練習了起來。



    心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戰勝小野三木。



    “干死小日本。”



    張云吶喊一聲,心里多少有了信心。



    張云的一切,都是醫術給的。



    老婆,家庭,還有老婆肚子里的孩子。



    所以張云要守護好自己這一份榮譽。



    當然也是為自己的家庭,守護好這份榮譽。



    只要有這份榮譽在,張云的老婆們,就能跟著他過上好生活,張云的孩子們,也能受到良好的教育。



    還有自己的家庭物質生活,也會是人上人的生活。



    為了那么多,張云揮汗如雨了起來。



    刷刷刷……手中的菜刀,像是閃電一般,在張云的雙手間,轉動著。



    飛速轉動下,都能產生如夢如幻的色彩。



    一個小時的練習,沒什么結果,兩個小時的練習,還是沒什么結果。



    那就三個小時,四個小時。



    結果,確實有了,只是一點點。



    張云雙手間的距離,是四十公分。



    菜刀從張云一只手中,旋轉出去,到達另外一只手里,需要的時間從原來的一瞬間,變成了現在的十幾秒。



    可是離半個小時大成的時間,差了還十萬八千里。



    “有了進步,可這點進步。”



    張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但此時的張云,沒有氣餒的時間。



    在正式迎對小野三木的挑戰時,他要充分利用好這段時間。



    “我就是要把自己的能力提升起來。”



    幾乎吶喊的聲音,在張云的心中嘶吼了起來。



    張云開始迎對著,東方緩慢升起的太陽,瘋狂訓練了起來。



    早上,還是羅雪和朱小紅最早起來。



    兩人又想在陽臺房間里,練習有氧操。



    “老公,又在練菜刀刀法啊。”



    看著張云,兩女都是笑了笑。



    同時的話,把陽臺房間里的電視機打開了。



    不知看到了什么,羅雪和朱小紅示意著張云。



    “老公,快來看啊。”



    “怎么了?”



    張云練習了一個晚上的刀法,感覺進步也只能到這里了。



    所以就把菜刀收了起來,走到了兩個師母的身邊。



    電視里播出的節目是日語節目,不過在節目的下方,打出的字幕,三人多少認識。



    畢竟日文和,有些地方是很像的。



    電視節目的下面,不停閃現著一個名字,這個名字就是——張云。



    “這……”



    羅雪和朱小紅,一時間把目光轉到了張云的身上。



    只是楞了一下,羅雪就朝著和田佳美的房間跑了過去。



    把還在睡夢中的和田佳美給拉了起來。



    “姐姐,什么事情啊。”



    和田佳美朦朧著目光,來到了陽臺房間,看著電視機中的畫面。



    嘴里念念有詞。



    “華僑醫院張云專家醫生和小野醫院家主小野三木醫生的手術比賽,定在今天上午十一時,本臺會在早上九點開始,做全程直播,請觀眾朋友留意。”



    “什么……已經決定了。”



    聽著和田佳美的話,張云一摸自己的口袋。



    想要找到自己的手機,跟于天星聯系一下。



    可是一摸自己的口袋,才發現自己的手機,丟在了李琴老婆們的房間里面,并不在自己的口袋里。



    “靠……”



    張云跑進了李琴她們的房間中,從無數老婆的大腿中,找到了自己的手機。



    張云發現自己的手機是關機的。



    打開了手機,張云還沒把電話往于天星那里打去。



    十幾條短消息,就展現在自己的手機里面。



    大部分都是于天星發來的。



    內容都是關于今天手術比賽的事情。



    張云本來想直接給于天星去個電話。



    可是于天星卻已經上門了。



    “叮咚,叮咚……”



    緊急的門鈴聲不停發出著。



    羅雪開了門,把于天星迎了進來。



    “老弟,老弟……”



    于天星急著走了進來。



    張云的老婆們,則是避開著。



    這是張云的家里,所以張云的老婆們,穿著都很隨意。



    全部都是沒穿胸罩,有些連內褲都沒穿。



    于天星本來也是不會擅自闖入張云的公寓房。



    因為他知道,有些男人,會讓自己房間里的老婆,一天到晚全裸。



    如果是那樣的話,他要是闖入了張云的房間來,就顯得麻煩很大。



    可是這次情況緊急。



    關系到張云很多的切身利益,所以就是在心里有所顧忌下,他也主動闖了過來。



    “老哥,不好意思啊。”



    張云一個晚上不開機,知道于天星一定急死了。



    “老弟,來……”



    于天星看了看,房間里張云的這些老婆,然后拉著張云來到了公寓房的陽臺上。



    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怎么了?出大事了?”



    看著于天星這樣的一種態度,張云知道,肯定出什么事情了。



    “你知道嘛?這次手術比賽,是誰給安排的?”



    “誰給安排的,不是你和小野醫院方面安排的。”



    “不是的?是官房長官那邊的壓力。”



    “你說什么,是政府方面的。”



    張云吃驚了起來。



    “而且衛生廳也有對我們醫院施壓。”



    “什么……還不是一個官僚機構插手了。”



    張云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了。



    張云和于天星都不是傻子,知道這件事情的背后,是誰。



    “估計首相出手了。”



    兩人幾乎同時判斷出了結果。



    “他這么做,是想讓我在自己的領域內,身敗名裂啊。”



    “對,估計他就是這個意思,肯定是授意讓小野三木,把你往最慘的情況下打擊。”



    “老弟,說了當初不要讓你碰首相夫人,你看看。”



    于天星搖搖頭,對于張云接下來的情況,顯得悲觀。



    張云也是,刀法沒多少進展,讓他對這個比賽,也沒多少信心。



    “說說看,手術比賽,到底是怎么安排的。”



    “能怎么安排,都是衛生廳給直接安排的,我們醫院和小野醫院,都無法插手,不過說是保證公平。”



    “保證公平。”



    張云笑了笑。



    感覺這樣的話,很可笑。



    此時的情況,已經擺明了,首相要陰他。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比賽怎么可能還維持住公平。



    “最多就是表面上的。”



    “老哥,這個比賽就不能再推遲了嘛?”



    “不能,已經下死命令了,衛生廳內閣閣員,凌晨的時候,已經給我打過招呼了,話里雖然沒有明說,但是態度已經表明了。”



    “只要我們醫院,用任何理由,推遲或者拒絕這個比賽,衛生廳會在一個月的時間內,用各種行政上的辦法,讓我們醫院無法繼續開展工作。”



    “這……”



    張云知道,這樣的話,表明的態度,已經是最后通牒了。



    “媽的,真要玩死我啊。”



    張云想發狠,可是一時間,因為沒有多少信心,這狠也發不出來了。



    “怎么辦,到底怎么辦啊?”



    自從來到日本后,此時是張云最迷茫的時刻。



    都想到了要逃回華夏國這樣的想法。



    “不,就是撞個頭破血流,我也要堅持著。”



    張云咬著牙,決定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