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65章 我的愛妻們

第265章 我的愛妻們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哎!你看看。”



    張云把自己沾有鮮血的手指,在谷村熏一的面前,好好展現了一翻。



    “怎么了?占了便宜,還不高興啊。”



    谷村熏一笑了笑。



    “你……”



    張云一時間,氣得不行。



    “剛才那個女孩,可是個處女啊。”



    “處女怎么了?就不是女人了。”



    谷村熏一的話,讓張云顯得無話可說了。



    “用手指的話,太可惜了。”



    “呵呵……”



    張云的回答,讓谷村熏一笑了起來。



    “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女仆而已,我們家里啊,這樣的處女女仆,多的是。”



    “你要是喜歡,待會你給我媽做好了手術,我給你再安排幾個。”



    “你……”



    張云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那可是你爸的女人。”



    “我爸的女人怎么了?她們是我爸的女人,可也是我媽和我的,她們在這里做,就得聽我和我媽的話。”



    張云跟谷村熏一,暫時也說不通。



    拉著谷村熏一的小手,到了一邊。



    “你媽,都準備的怎么樣了?”



    待會張云要給久田雅美做手術,所以關心了起來。



    “都在準備呢?再等幾分鐘吧。”



    “怎么樣?這個手術,有信心嘛?”



    谷村熏一問著張云,眼神對張云展現出,一種愛妻的感覺。



    “在別的醫生眼里,那是一個很大的手術,在我眼里……”



    張云嘴里淡淡一笑,顯得很有信心的樣子。



    其實久田雅美的手術,真的是一個,不是很大的手術,難度也不是很難。



    只是因為久田雅美的身份特殊,所以做手術的,就一定需要名醫。



    這個社會就是如此,有錢的有權的,霸占著社會很多資源。



    張云對于這樣的社會現象,也顯得無話可說。



    畢竟自己能過上眼前這樣的好生活,都是因為這樣的社會情況,造成的。



    有錢人珍惜著自己的小命,所以一路把名醫的價值,推到了很高的地位。



    張云和谷村熏一又說道了幾句,剛才好好教訓了一個客廳的女仆后。



    谷村熏一在家里的膽子,也顯得大了不少,就在客廳里和張云拉拉扯扯著,身體也和張云在客廳里,曖昧了一陣。



    小嘴親親,小手拉拉。



    一邊的于天星看著,不僅搖頭。



    “一對狗男女啊。”



    大概在下午一點的時候,別墅里的女護士,過來請著張云。



    帶著張云進入了別墅里的手術室。



    久田雅美此時已經在手術臺上,顯得迷迷糊糊。



    看見了張云進來后,也就正式閉上眼睛,進入了麻醉的狀態。



    都是專門配置在首相別院里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



    在她們的幫助下,久田雅美這個小手術,張云只是花了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就完成了。



    手術室里的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自然都知道張云的大名。



    可是知道歸知道,能力的折服,還不是很厲害。



    畢竟這些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以前跟著的男醫生,也是能力很出眾。



    都是大醫院里的教授級別的醫生。



    可是跟了張云,做了一個很簡單的手術后。



    這些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心里就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名醫。



    “辛苦你了。”



    女助理醫生和女護士,對著走出手術室的張云,一個個恭敬了起來。



    那是從她們心里展現的恭敬。



    “只有有實力的男人,才能接受到的恭敬。”



    女護士和女助理醫生們,心里認為。



    “怎么樣?”



    守在手術室門口的谷村熏一,擔心著。



    于天星也是。



    于天星自然知道,張云對付這樣的手術,手到擒來。



    可是畢竟事關首相夫人的小命。



    于天星不敢馬虎。



    “放心。”



    張云把谷村熏一揉在懷里,對著于天星點了點頭。



    “手術很順利,估計不用兩三天,你媽媽就可以下床了。”



    看得出來,為了自己媽媽這次手術,谷村熏一在手術門口,一直很擔心。



    如今的話,張云作為她的男人,自然要好好關心她一下。



    張云揉著谷村熏一,在外面的一個小公園里面走著,和谷村熏一商量著她們母女倆的事情。



    谷村熏一的話,還是很好解決的。



    畢竟谷村熏一是一個被解除婚約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就是半只破鞋。



    張云這樣的醫生,主動要求娶這樣的半只破鞋,那就是對日本首相的一種尊重。



    更是對全日本國民的一種尊重。



    當然,谷村熏一首相女兒的身份,也是配得起張云的。



    所以張云覺得,這樣的事情,一旦公布出來。



    首相的阻力和社會的阻力,都會很小。



    可是久田雅美……



    張云就顯得很頭痛。



    她是日本首相的妻子,這樣的身份,張云無論如何不能把這個女人收到自己的家里。



    張云雖然說什么,分了華夏國的家和日本國的家。



    可畢竟都是張云的家,家里的這些女人,都是張云的女人。



    張云在過年的時候,在回老家祭祖的時候。



    都是要帶在身邊一塊回去的。



    張云更不是那種,胡亂愛女人的男人。



    他愛一個,就一定要收在身邊。



    給自己懷孩子,給自己的父母磕頭,給自己張家的祖宗上香的那種。



    可久田雅美卻不能。



    因為她的身份擺在那里。



    “她是我的女人,就得跟著我,刻在我張家的族譜上。”



    張云咬著牙,怨恨著。



    “小云,你別胡來,現在不是也蠻好的嘛。”



    谷村熏一勸著張云。



    “你我要是結合了,我媽就可以借著看女兒的機會,來我們家看我,當然,那時候你就可以得到我媽了。”



    “就是懷上了孩子,要是日期對的,生下來就是了,我爸也不會懷疑什么的。”



    谷村熏一,雖然也很想讓自己的母親跟著張云。



    可她知道,這件事情,真要成行,難度實在太大。



    她父親可是日本國首相。



    就是他父親愿意,整個日本國民,也不會愿意的。



    因為那臉,丟得可是國臉。



    “可你媽,是我的女人,不能跟我住,這算怎么回事。”



    張云憑空踢了一腳,顯得異常郁悶。



    不過谷村熏一的話,也是對的,此時的張云,只能以她的方法,和久田雅美繼續。



    加上張云是整個家族女人的男人,不是久田雅美一個女人的男人。



    所以張云不能冒太大的生命危險,去完成這樣的事情,張云只能等機會。



    “哎,我對不起你媽啊。”



    張云心里有愧。



    雖然久田雅美和谷村熏一都是日本娘們。



    要是放在以前,張云可能嬉皮笑臉著說——為國爭光這樣的話。



    可是面對著愛情,面對著這對深愛自己的這對母女。



    張云怎么可能灑脫起來。



    得到了她們的身體和靈魂后,張云對她們是一種責任,一種一輩子守護在自己身邊,只允許自己一個人騎的責任。



    這是快活世界,一個男人,最基本的責任,也是最基本的道德。



    這樣的責任,這樣的道德,張云已經給過了二十幾個女人。



    眼前這兩個日本女人,他也一定要給的。



    一翻交流后,張云和谷村熏一在花園里,擁抱在一起,各自安慰著。



    谷村熏一也是想和自己的母親,成為母女姐妹花,張云的心情,谷村熏一更是明白。



    一翻相互的安慰后,張云帶著谷村熏一回到了別墅的病房內。



    因為是首相的別院,所以里面的設施,齊全到讓人咂舌。



    不僅有手術房,而且還有病房。



    是各種相應工具齊全的病房。



    里面兩個女護士,守護在久田雅美的身邊。



    麻藥過后的久田雅美,像是溫柔的仙子一般,躺在病床上。



    小手主動握著谷村熏一和張云的手。



    這兩個人,是久田雅美,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所以握著這樣兩個人的手,谷村熏一心里顯得幸福。



    “媽,感覺還好吧。”



    谷村熏一對著自己的母親,甜甜一笑。



    “小云幫我開得手術,能不好嘛。”



    久田雅美對著一邊的張云笑了笑。



    眼神中流露著很多情意,只是因為身邊有兩個陌生的女護士在,這一份情意,久田雅美不敢表露太深。



    可都是女人,兩個女護士心里多少感覺到了一些。



    暗暗的眼神,對張云和久田雅美都是看了幾眼。



    臉上不明白,兩人之間的情意,到底是醫生和病人之間的情意,還是情人之間的情意。



    兩個女護士也不敢多想,也不愿多想。



    因為這樣的事情,明白了,反而是一種麻煩。



    “老于……”



    張云轉頭看著于天星。



    “怎么?”



    于天星也走到了張云的身邊。



    對著張云,心里一百個佩服。



    聽著張云說,騎了久田雅美的事情時,于天星心里總是難以相信,總感覺張云有吹牛的成分在里面。



    可是此時,看著兩人間,情意的流轉,于天星不信也得信了。



    “這小子,看來是把夫人,完全征服了,從**一直到靈魂,一點不剩著。”



    “哎,厲害啊。”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