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64章 這樣也能玩

第264章 這樣也能玩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這……”



    美艷女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楞著干嘛?”



    谷村熏一顯得很生氣,站起身體,直接閃了對方一個耳光。



    啪……的一聲,把美艷女仆的小嘴,都打出了血絲。



    “小姐,我,我……”



    “我什么我……”



    谷村熏一顯得非常生氣。



    “張云醫生,是可以隨時隨地騎我的男人,你丫一個家里迎賓的女仆,竟然被他摸了屁股一下,就生氣了,你算什么東西。”



    谷村熏一真的很生氣,女仆對自己男人的不敬,那就是對她人格的侮辱。



    “你這樣的女人,也配拒絕我男人,我靠。”



    谷村熏一就恨不得,一腳把這女仆踹死了。



    于天星此時也走進了房間里面。



    看到房間里面的情況,顯得有些不明白。



    于天星坐到了張云的身邊,暗暗問著——老弟,咋了?這女仆犯了什么錯媽?



    “我也不知道,她們一個勁說日語呢?我又聽不懂。”



    張云雖然聽不懂,但還是開口說了起來。



    “熏一,好了,別打了,女仆也是人。”



    張云的話一說,谷村熏一臉上的氣,多少忍住了一下。



    張云是她的男人,這一點已經深種在谷村熏一的心中。



    所以此時張云的話,對她來說,是有條件反應的。



    而那美艷女仆,則是心里感激著張云,同時對自己小姐的反應,也顯得理解。



    “是呀,我不過是家里的一個迎賓女仆,小姐傾心的男人,我被他摸下屁股又怎么了。”



    想穿了這一點,美艷女仆趴著身體,朝著張云身邊爬了過來。



    美女女仆的身材,顯得很曼妙。



    這樣的身材,一路在客廳里爬著,風景顯得異常好看。



    于天星看著,身下很快有了反應。



    “老哥,不雅觀啊?”



    張云說道著于天星。



    “你小子,才不雅觀吧。”



    于天星也看到了,張云身下的反應。



    張云的那里,比他還厲害。



    “嘿嘿,嘿嘿……”



    被于天星發現了,張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于天星也是。



    “張云醫生,我錯了。”



    美艷女仆,對張云很誠懇的道歉了一句。



    “轉過身體,讓我男人,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一邊的谷村熏一,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顯得還是很生氣的樣子。



    “知道了,小姐。”



    這一次美艷女仆,顯得很懂事。



    在地毯上,爬著身體,轉了過來。



    然后把自己身后的小肥臀,對準了張云的方向。



    伸手主動撩著自己身后的女仆裙。



    把里面的內褲和絲襪,全部展現了出來。



    “我靠……”



    于天星顯得受不了了。



    “媽的,果然手首相別院里的女人,一個女仆身下的風景,都這么漂亮啊。”



    “怎么樣?老哥,要不你玩幾把。”



    張云開著于天星的玩笑。



    “說什么呢,你快上吧。”



    于天星有些羨慕的看著張云。



    “這小子,運氣真好,得到了谷村熏一,又得到了久田雅美,如今首相別院里的處女女仆,隨便摸。”



    “好了,好了,懂規矩了就行。”



    張云客氣了一句。



    美艷女仆聽著話,翹起來的小肥臀,微微放下了。



    “不行。”



    一邊的谷村熏一喊了一句,身體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走到了美艷女仆的身后,直接一下,把美艷女仆身后的紫紅色小內褲,給扒了。



    “我靠……”



    一道美艷的風景,一時間,在于天星的眼前展現了出來。



    讓他的目光,有一種晃眼的感覺。



    “太幸運了,跟著張云這小子,竟然還能有這樣的福利。”



    于天星雖然瞇著眼,可是賊光就是往美艷女仆的身下瞧著,狠狠瞧著,就恨不得自己的大手摸進去了。



    “熏一,你……”



    張云多少有些不滿。



    因為谷村熏一這樣的玩法,顯得過頭了。



    “小云,這種不懂規矩的女仆,要是不給一點教訓,是很難管理的。”



    谷村熏一說著話,拉著張云的大手,來到了這個女仆的小肥臀旁。



    “老公,你摸……”



    谷村熏一示意著。



    “哎……”



    張云嘆了一口氣,隨便手指摸了那美艷女仆小肥臀幾把。



    摸著摸著,感覺不錯,就多抓了幾把。



    心里還暗暗一句——真不錯哎。



    “不錯吧,弄破了她。”



    谷村熏一示意了一句。



    “啥?弄破了。”



    張云一時間愣住了。



    “搞大了吧。”



    張云小聲在谷村熏一耳邊說道了一句。



    而一邊的于天星,是異常羨慕的目光看著張云。



    “這小子,這下要賺大發了,這樣品級的女仆,包一輩子,少說也要十幾億日元,而且此時的狀態,還是處女的最寶貴狀態,這樣的狀態下,竟然讓張云用手指,給搞破了,這……”



    “一個手指,那就是十幾億日元啊,這消費……天皇都享受不起吧。”



    于天星一副無法想象的樣子。



    而在張云身下的美艷女仆,聽著自己家小姐的話,整個小肥臀,都害怕的顫抖了起來。



    這個美艷女仆,身上最重要的價值,那就是身體里面的這一張膜。



    要是沒了這張膜,她就是一個很低賤的女人。



    要是這張膜,還不是首相得到的。



    那她的身份可就更加低賤了。



    以后在這個別院里,還有沒有地位,真的很難說。



    “小姐……”



    委屈的話,從美艷女仆的小嘴里發了出來。



    “啪……”



    的一聲,谷村熏一的小手,用力擊打了美艷女仆的小肥臀一下。



    打得上面的臀肉,完全紅暈了起來。



    “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



    谷村熏一的話下,美艷女仆,顯得老實了。



    身體乖乖趴好著。



    “小云,我這是給這個別院里的女仆一個教訓,讓她們知道,這個別院里,真正的主人是誰。”



    “要是這個教訓不給,她們之中可能會有人,到我父親那里告狀,那時候,不僅是你,還有我,另外我媽,都會很麻煩的。”



    谷村熏一這樣的話一說,張云多少理解了此時這樣的做法。



    “這,這……”



    張云還在猶豫的時候。



    谷村熏一的小手,抓著他的手指,就往美艷女仆的身下,送了過去。



    “啊……”



    很快,整個客廳里,就發出了美艷女仆凄慘的叫聲。



    幾個在遠處圍觀的別院女仆,看著這樣的情況,心里也是涼絲絲的。



    一時間,對于這個別院的夫人和小姐,更多了幾分尊敬。



    心里本來想著,要給首相告狀的幾個,就再也不敢了。



    因為她們告狀的結果,很可能就是變成像眼前這個女仆的結果。



    成為一個最低賤的別院女仆。



    “干凈一點。”



    谷村熏一拉著張云的手指,把身下美艷女仆的身體,徹底破開了。



    “這……這……”



    張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碰上這樣的事情。



    臉上有些驚奇,又有些感覺不可思議。



    “我竟然用手指,破了一個女孩的身體,而且是在自己女人的幫助下,我咧個去。”



    張云看了看身邊的谷村熏一,又看了看身邊的于天星。



    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老弟,可喜可賀啊。”



    于天星對著張云顯得佩服,看著張云手指上的鮮血,更是不敢接觸著。



    “多么寶貴的鮮血啊,那可是十幾億日元啊。”



    “好了,下去吧。”



    谷村熏一踢了身下美艷女仆一腳,把她身體踢開了。



    “知道了小姐,知道了。”



    美艷女仆,眼角的淚水,還殘存了一些。



    對著谷村熏一,顯得尊重,對著張云的話,更多了幾分說不清楚的感覺。



    又怨恨的,也有那種對待自己男人一般的尊重感。



    就感覺看著這個男人,自己最好跪下來。



    “因為,因為是她得到了我第一次的身體,雖然是用手指的,但確確實實,我第一次身體,是被他破開的。”



    美艷女仆也是一個很有婦德的女人,知道女人該對得到自己身體第一次的男人,要無條件聽從著。



    這個男人,想要求她什么,都是可以的。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