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63章 客廳里的教育

第263章 客廳里的教育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感覺怪怪著,身邊的出租車司機,不知道怎么回事,對自己一直情意綿綿的樣子。



    “老子可不搞基情啊。”



    張云防備了一下。



    車子很快到了原來的那處別墅門口。



    本來的話,出租車司機,還不相信谷村熏一和久田雅美的身份,畢竟首相的女兒和首相的夫人,搭乘出租車,機會很少,等看著別墅里,走出了幾個特工打扮摸樣的黑衣人,還有就是這個別墅的價值。



    心里對于她們一個是首相女兒,一個是首相夫人的事情。



    確實相信了。



    “厲害啊,厲害……”



    出租車司機,用無比尊敬的目光,看著走進了別墅中的張云。



    “能在首相眼皮底下,玩他的女人,這個男人牛叉啊。”



    張云沒有想到,于天星還在別墅里,等著自己。



    “老哥,咱還在呢。”



    張云嘴里叼了一根煙,在旁邊的花園里抽著。



    對著谷村熏一母女倆,暗暗了一眼。



    吞了張云身體的精華,兩女的屁股,扭起來,都很有味道。



    “你小子,沒亂搞吧。”



    于天星一副緊張的樣子,看著張云。



    同時心里還有一些小小的嫉妒。



    “這小子,可真幸運啊,谷村熏一和久田雅美,這樣的母女,都能陪他玩一個早上。”



    于天星說著話,目光看著兩女,身體搖曳著走進了旁邊的別墅里面。



    “看她們屁股搖得這么厲害,還有身上的打扮這么妖艷,這一次出門玩樂,肯定是開心死了。”



    于天星判斷了一下。



    用審視的目光看著張云。



    “老弟,你可要搞清楚,這兩個女人的身份不一樣。”



    “哎!老哥,該做得事情,我都做了。”



    “啥……”



    于天星額頭冒出了一些冷汗。



    “你該不會對谷村熏一小姐,動手了吧。”



    “恩……”



    張云坦然承認了。



    “什么……親嘴了,還是摸屁股了。”



    “不對……”



    “不對……”



    于天星驚訝了起來。



    “你不會是把她給上了吧。”



    “恩……熏一小姐,剛剛結束了一段非常不幸的訂婚經歷,我用我的**,稍微給她安慰了一下。”



    “我想,這也是我應該做得事情。”



    “你……你……哎……”



    于天星聽著張云的話,慢慢平靜了一下心情后,感覺也認了。



    “訂婚的女人了嘛,也算是只破鞋,小云撿了就撿了。”



    于天星心里安慰著自己。



    “對了,那妞是處女嘛?”



    “恩,標準的,血流量,還挺足的。”



    “呵呵,你小子,運氣真好,小野中木那家伙,平時看著挺鬼,在這件事情上,可就吃虧了。”



    因為谷村熏一的身份不同,張云沾了也就沾了。



    說不定事后還能成好事著。



    于天星對于這件事情,雖然多少有些緊張,可想想,感覺還可以。



    并不會讓自己國家的首相動怒。



    “你只要不碰久田雅美就行。”



    于天星嘴里嘀咕了一句。



    “老哥,呵呵……呵呵……”



    張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聲。



    笑得于天星,心里發涼了起來。



    “你該不會連首相夫人,你也給碰了吧。”



    于天星的雙手,抓住了張云的領口。



    神情激動無比了起來。



    “這個,這個一時之間控制不住,就有了一些激情。”



    “什么……你真的碰了首相夫人。”



    于天星激動得哭了起來。



    心里為著張云這樣的做法,感覺荒唐,又感覺羨慕。



    荒唐的是,這樣的事情,一旦被首相知道,那東京市華僑醫院能不能開,是個很大的問題。



    人家一生氣,隨便找個理由,就把這醫院關閉了。



    羨慕的是,于天星也想上久田雅美。



    非常非常想上。



    “這樣高貴的夫人,哪個男人看著不動心啊。”



    于天星顫抖著雙手,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香煙,點燃了抽了起來。



    重重抽了幾口后,心情多少平靜了下來。



    “沒被發現吧?”



    “啥……”



    張云不懂于天星嘴里的意思。



    “就是你上首相夫人,沒人看見?”



    “噢,就她女兒知道。”



    “啥,你還母女一塊上了。”



    于天星心里更加吃驚著。



    “這小子命也太好了,手術能力強,上女人,跟公交車一樣,一招手就可以上去了。”



    “都在一起了,不一塊上,分開上的話,也麻煩,就是沒讓她們母女抱在一起上,下次有機會的話,再這么弄一弄。”



    張云說著話,一副輕松寫意的樣子。



    似乎自己嘴里說得事情,就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下次,還有下次。”



    “當然了,給夫人做完手術,以后說是回診的時候,當然要騎騎她了。”



    “還要騎夫人啊。”



    于天星的目光,吧嗒吧嗒了好幾下,嘴里的香煙,也是用力幾口抽完了。



    “那你可要做好預防措施啊,別給她肚子懷上了。”



    “懷上了,就說是首相給弄上的,不就行了。”



    張云很無所謂的說了起來。



    “喂!你能緊張一點嘛,你現在是在給我們國家最高領導人,戴綠帽子好不好。”



    于天星雖然是華僑,可也是一個日本人。



    張云這么輕描淡寫的說著,給自己國家領導戴綠帽子的事情,他多少有些不爽。



    當然,更不爽的原因,其實是他想給首相戴,結果卻沒有機會著。



    “有這樣的機會,那個男人愿意放棄啊。”



    “呵呵,知道了,知道了。”



    張云拍著于天星的肩膀。



    “老哥,你就放寬心吧,我會保密的。”



    張云把手中的香煙,扔在了地上,用腳踩了幾下,踩滅了。



    “張云醫生。”



    遠處的久田雅美,對張云招了招手。



    在眾人的面前,久田雅美,還是那副貴夫人的樣子。



    “夫人。”



    張云也是那副很尊敬的樣子。



    朝著久田雅美的身邊走了過去,不過彼此的目光中,已經帶著濃濃的奸情。



    “哎,這事到底怎么辦啊?”



    于天星還是有些擔心著。



    怕這件事情,最終會露陷。



    于天星想了想,感覺多想無益。



    “真要露陷了,我也擋不住啊。”



    于天星想明白了這點,身形也坦然著,朝著張云的身后,走了過去。



    “這小子啊,自己泡了妞,擔心的事情,卻是我來,這算怎么一檔子事情啊。”



    張云來到了別墅的里面,坐在了別墅大廳中。



    谷村熏一和久田雅美,都是回到了各自的房間里,換了一身行頭。



    把自己高貴的氣質,在名貴的衣服下,好好襯托了一下。



    客廳里,一個美艷的女仆,穿梭著,給張云上了一杯咖啡。



    “張云醫生,請用。”



    別墅里的女仆,大多也是聰明的女人。



    她們也多少感覺出了,這個別墅里的兩位女人,對張云醫生的情意。



    “能被我們家小姐和夫人,看中的男人,絕對不是一般的男人。”



    美艷女仆心里正在想著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屁股上,似乎搭上了什么東西。



    往后一看,張云的大手,已經玩在上面了。



    “這……這……流氓……”



    美艷女仆害羞著,從客廳里走開了。



    美艷女仆在這個別墅里,當女仆,已經有些年月了。



    見到的客人,都是那種規規矩矩,正正經經的。



    也沒說,見面就摸她屁股的。



    “一摸,還摸準了位置,就在人家的那里,手指差點還弄進去了。”



    “人家可是處女女仆啊,首相都沒空用人家身體的,要是被他手指給弄壞了,以后怎么向首相交代。”



    美艷女仆委屈著,跑到了門口。



    “去那里?”



    谷村熏一攔在了美艷女仆的面前。



    “小姐,我,我去廚房啊。”



    美艷女仆紅著臉。



    “跟我進來。”



    谷村熏一板著臉,走進了客廳里面。



    直接坐到了張云的身邊。



    二郎腿翹了起來。



    “你剛才對張云醫生,都喊了什么話?”



    谷村熏一大聲喝斥了一句。



    “小姐,沒,沒什么……”



    剛才發生的事情,都是有損女孩名譽的事情。



    美艷女仆不愿說。



    說了,對她不好。



    “你當我不知道,你剛才辱罵了張云醫生,你這樣態度的女仆,我會告訴我母親,讓我母親,直接把你賣到居酒屋里面,當陪酒女郎去。”



    “陪酒女郎?”



    美艷女仆暗暗一句。



    腦海中,想到了,身穿下賤衣服的女子,被好幾個男人,咸豬手摸著的情景。



    摸著的時候,還不能叫,只能賠笑。



    “不要啊,小姐,真的不是我的錯,是張云醫生,他摸我屁股了。”



    美艷女仆,到了這個時候,不得不交代了起來。



    “摸你屁股了。”



    谷村熏一暗暗一笑。



    “你是什么身份?”



    “我是谷村家的女仆啊。”



    “是谷村家,那個主母下的女仆?”



    “是雅美主母下的女仆。”



    美艷女仆坦然回答著。



    “你還知道自己的身份啊,張云醫生是我母親請來的客人,你對主母請來的客人,奉獻一下身體怎么了?”



    “你本來就是家里迎賓的女仆,家里的客人,有需要,你脫了褲子,陪他睡覺,都是行的。”



    谷村熏一說著話,伸手就把跪在面前的美艷女仆,給推倒在地上。



    “去,爬過去,給張云醫生道歉。”



    “撅著屁股,讓張云醫生,隨便摸。”



    “直到張云醫生,摸到滿意為止。”



    “最好把你從姑娘,摸成少婦。”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