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62章 五星級小弟

第262章 五星級小弟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就把谷村熏一的身下,曬在了日光的下面。



    讓那里的風景,完全展現了出來。



    “呵呵,多美妙啊。”



    “來,下面的話,讓我來好好調教你一下。”



    張云甩著自己身下的東西,抵近著谷村熏一的身下。



    谷村熏一顯得緊張著。



    “我,我可是第一次。”



    “哎,放心,我第一次的女人,玩得也多了,有經驗。”



    張云抓著谷村熏一的**玩著,對著身下的谷村熏一暗暗一笑。



    “來了哦。”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以下合集部分xxxxxxxxxxxxxxxxxxxx張云的棍子,頂在了谷村熏一的穴肉上,輕輕磨了幾下。



    “讓他們先打個招呼。”



    張云嘴里笑著。



    棍子在谷村熏一的穴肉上,晃來晃去著。



    上面黏黏的液體,都沾染在張云的棍子上面。



    輕輕摩擦間,顯得異常淫蕩著。



    “風景,真好。”



    張云看著,也感覺滿意。



    特別是身下的谷村熏一,身體還跟著晃來晃去。



    胸前的兩個來回蕩著。



    “小淫貨。”



    張云笑著,趁著谷村熏一不注意,就把自己的棍子,干進了谷村熏一的身體里面。



    還狠狠著干進了很深入的地方。



    “你……”



    “你什么你啊,都干進去了,還吃驚呢。”



    張云笑著,身下的棍子,直接干到了谷村熏一的身體最里面。



    “喲……這就是花心了吧。”



    感覺著自己的棍子,頂到了什么物體,張云就狠狠頂著。



    “不要,不要……”



    破處的痛,和抵住花心的癢。



    一時間作用在谷村熏一的身體里面。



    讓她臉上的表情,展現出來的,又是痛苦,又是風騷著。



    “要什么不要啊。”



    張云提著自己的棍子,就是干著。



    “媽的,都是成熟女人了,還放不開,老子讓你狠狠放開著。”



    張云看著谷村熏一的穴口。



    被自己一棍一棍插開著,看著就很有感覺。



    加上谷村熏一的穴口很緊。



    張云就越干越賣力著。



    “媽的,處女就是這點好,干起來,特別來勁。”



    啪啪啪……張云的前跨,一直撞擊著谷村熏一的胯部。



    把谷村熏一的胯部,撞得紅紅著。



    “張云醫生。”



    一路的狂干下,谷村熏一終于快樂戰勝了痛苦,嘴里的聲音,變得放蕩了起來。



    “怎么了。”



    張云提著自己身下的玩意,雙手拉著谷村熏一的肥臀,用力插弄著。



    “噢,老子要來了。”



    張云抵住了谷村熏一的身體,干在了谷村熏一的花心處,狠狠射擊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張云躺在公園的草地上,看著這日本國的天空。



    可能是因為海島國的關系,日本國的天空,總是感覺很清澈著。



    張云的手中,拿著一根香煙,一口一口重重的抽著。



    煙氣進入他的肺部,讓張云的心情,顯得很舒展。



    自己身下傳來的陣陣快感,是什么,張云明白。



    “讓日本國首相夫人和首相的女兒,用小嘴,給我清理身下,可真是辛苦她們了。”



    張云心里感慨了一句,轉眼看了一下身下的兩位美女。



    兩女對著張云,都是甜甜笑著。



    女人就是這種奇怪的動物。



    在床上,把她們狠狠征服了一邊后,那似乎就和她們建立了什么聯系。



    會對這個男人言聽計從著。



    甚至把自己的靈魂,都看成了是這個男人的。



    谷村熏一和久田雅美,似乎就是這樣的情況。



    “一對母女的芳心,老子就笑納了。”



    張云站起了身體,讓久田雅美母女倆,給自己跪著。



    把自己的東西,放回了自己的褲子里面。



    “都說了,清理差不多了,你們還。”



    張云低頭看著,自己鼓鼓的褲頭,臉上一陣無奈。



    “人家想盡點心意嘛。”



    久田雅美在張云的懷里,撒嬌著。



    張云看著她那小女人的樣子,心里笑了笑。



    “這樣子,要是被于天星這家伙看到了,還不嫉妒到哪里去了。”



    “走啦,走啦。”



    張云揉著久田雅美母女兩個,往公園外面走去。



    一路走,一路玩著人家母女倆的肥臀,手指還往母女倆肥臀的里面扣了進去。



    玩著母女兩個,一路上,不停扭著自己的肥臀。



    可是到了公眾的地方,兩女就顯得很坦然。



    一個高貴的夫人,一個高貴的小姐,坦然走在公路上。



    伸手一攔,攔下了一輛出租車。



    出租車看著這樣有氣質的兩位女性,忙是下來,替兩人打開著車門。



    “阿里阿朵……”



    兩女幾乎同時感謝著那出租車司機。



    殷殷的身體,還對那出租車司機鞠躬了一下。



    甜甜的目光一看過去,讓那出租車司機,一時間分不清南北著。



    竟然就傻傻站在車子的旁邊,好一陣。



    張云敲了敲車門,提醒著他,那出租車司機,才晃過了神,坐在了駕駛位置上,帶著張云三人,朝著原先的別墅開了過去。



    一路上,坐在車后座上的谷村熏一母女倆,用日語交流著一些事情。



    張云聽不懂著,可是那日本司機卻聽懂了。



    “媽,我肚子里,被他射進去那么多,會不會懷孕啊。”



    谷村熏一說著話,目光看著張云。



    眼神中有責怪的感覺,也有感激的味道。



    前面的司機一聽,驚訝的目光看著張云。



    這個司機是一個很本分的司機。



    幾乎一天到晚,忙著開出租車。



    很少關注社會新聞,所以張云醫生這個人,他聽廣播是聽到過的,人具體怎么樣,卻沒見過。



    所以認不住身邊的這個張云,就是在日本國鼎鼎有名的張云醫生。



    “這個家伙,我還以為是兩位高貴女子的跟班,竟然和這位小姐是這樣的關系。”



    司機對張云敬佩了一眼。



    “小伙子不錯啊,能得到這樣高貴小姐的喜歡。”



    “你懷孕了,就懷孕了,到時候直接嫁給他好了,可我呢?要是懷了他的孩子,你爸那里,怎么交代啊。”



    久田雅美的話一說,出租車司機的方向盤,都抓不住了。



    用力晃動了好幾下。



    “哪尼……”



    心里更是震驚了一句。



    后座上的谷村熏一和久田雅美,雖然都是高貴的女人。



    可在這個司機的眼里,久田雅美才是高貴女人真正的代表。



    可是這個司機怎么想也沒有想到,這么高貴的夫人,會為了這個年輕人,背叛自己的丈夫。



    “這……這小子到底什么來頭啊。”



    出租車司機,對張云看了一眼又一眼。



    眼神中滿是佩服的樣子。



    “年紀輕輕,這么能搞,厲害啊。”



    “媽!你有了他孩子,就跟著他唄……反正爸對你都這樣了,雖然他說起來是我們國家首相,工作是很忙,可是再忙,家人也要照顧啊。”



    “首相……”



    谷村熏一的話,一時間把出租車司機雷到了。



    出租車司機怎么想,也沒有想到。



    首相夫人,會因為自己身邊的這個男人,而出軌。



    “那可是首相啊,這……”



    出租車司機,已經不是一種看著神人的目光,看著張云了。



    那是看著仙人一般的目光。



    不,是祖宗的目光。



    “待會有機會,一定要好好討教一下。”



    出租車司機,也想讓自己的人生,過得更加精彩一些著。



    “玩首相家的大小姐,騎首相的夫人,這他媽是多么幸福的一種生活啊。”



    “雖然對不起首相,可他媽身下的小弟,肯定爽死了。”



    “干過首相夫人的小弟,那就是打上了高貴的標簽一般,是不一樣的小弟啊。”



    “五星級,絕對是五星級的小弟。”



    出租車司機,聽著身后兩女的對話,感覺是自己干出租車十幾年來,聽到的最振奮人心的對話。



    “兄弟,我崇拜你。”



    出租車司機,看著張云,心里暗暗了一句。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