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61章 對首相女兒的教導

第261章 對首相女兒的教導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久田雅美的身體,躺在草地上,目光看著天空,全裸的身下,還在微微顫抖著,嘴唇也是,微微顫抖著。



    “這就是最高的境界了嘛?這就是最舒服的時刻了嘛?”



    久田雅美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被張云上過的女人,在她看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因為他,會讓女人,站是云霄。



    他的愛,會讓女人,有一種過云霄飛車的感覺。



    “從來沒有男人,可以把我帶入到這樣的境界中,這……”



    是感激的目光,也是感動的目光,從久田雅美的身上,投入到了張云的身上。



    “謝謝,謝謝張云醫生,讓我知道,女人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動物。”



    張云嘴里叼著煙,看著遠處的谷村熏一。



    “熏一,該你了。”



    張云指了指旁邊的草地。



    “我了。”



    谷村熏一紅著小臉,知道張云嘴里的意思。



    “這么快,就想要人家了。”



    “我媽,還沒好呢?”



    “你媽……”



    張云把久田雅美扶了起來。



    久田雅美的身體一站起來,全身就顫抖著,坐了下去。



    “這樣,還能繼續來一次嘛?”



    張云演示了一翻,讓谷村熏一知道,自己的母親,徹底被張云醫生給擺平了。



    “這個家伙,能力也太強了,我媽可是熟女,可才幾下后,就這幅樣子了,好像被十幾個男人**過的感覺。”



    谷村熏一笑著,白了張云一眼。



    久田雅美不停擺著手——不行了,不行了。



    此時此刻,久田雅美不再顧及女人該有的臉面,是不行了,那就是不行了。



    要是萬一不服輸,被張云再來一次。



    久田雅美感覺,自己的身下,整個就可能完全奔潰了。



    “媽這樣了,還能站崗啊。”



    在公園里做,沒個人站崗,顯得太過瘋狂了。



    “能嘛?”



    張云問著久田雅美。



    “能,能,能……”



    久田雅美不停點頭著,為著張云的事情和自己女兒的事情,她什么都愿意著。



    一個是自己的女兒,一個是自己的情郎。



    “去吧。”



    張云拍了久田雅美的肥臀。



    “媽的,屁股還真大。”



    張云想著剛才在草叢里,騎著久田雅美肥臀的情景,嘴里燦爛一笑。



    “你媽很好騎啊。”



    張云說著話,把走過來的谷村熏一揉在了懷里。



    大手對谷村熏一的胸前,不規矩著。



    “再等等嘛。”



    谷村熏一沒想到張云會這么急。



    “一點也不溫柔著。”



    “等個屁……”



    張云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身下。



    “媽的,都這么硬了,老子還能等的。”



    “爆炸了你負責。”



    “呵呵……”



    張云的話,讓谷村熏一笑了起來。



    胸前的兩個,在她胸前亂顫著。



    “真招搖。”



    張云最受不得的,就是女人胸前的兩個,太過招搖的事情。



    “招搖起來,就感覺像兩個下賤的妓女一樣,看著就想讓人操。”



    谷村熏一看了張云那東西一下,臉上暗暗羞著。



    “你不是才跟我媽好嘛。”



    “怎么了?老子的能力你還不放心啊,擺七八個女人,老子上一邊,還是硬的,你信不信。”



    張云故意在谷村熏一面前,甩著自己的身下。



    “嘿嘿嘿……”



    喊著口號,還耍了一套棍法。



    “信,信……”



    谷村熏一白了張云一眼,把自己的胸部,擺在張云的眼前。



    意思很明白——你看著辦吧。



    “送奶啊,呵呵,真不錯。”



    張云自然不客氣,抓上就玩了起來。



    “我剛才可都看見了,你對我媽,下手也太狠了,我媽都溫柔的一個女人啊,你對她去這么狂暴著。”



    谷村熏一白了張云一眼,身體在張云的面前,晃了晃。



    “我可不像我媽,任你玩著,我有自己的主見。”



    “主見,媽的……”



    張云暗暗一句。



    張云最見不得的,就是女人在自己面前裝逼。



    “老子的女人,裝什么逼啊,給老子跪著,讓老子騎就是了,裝逼,老子就玩死你這只逼。”



    張云心里發狠,雙手直接把谷村熏一攔到了懷里。



    胸前的衣服一拔,直接把谷村熏一胸前的風景展現了出來。



    “讓你有主見。”



    “啊……”



    看著胸前的兩個,在自己面前彈跳著,谷村熏一嘴里驚叫了起來。



    “呦西,挺大的。”



    張云對谷村熏一胸前的兩個點了點頭。



    心里暗暗一句——一品大奶,滿意。



    谷村熏一不敢叫得太大聲著,畢竟這里是公園。



    “怎么了?很興奮啊。”



    張云學著喪尸的樣子,對著谷村熏一的胸前不軌著。



    “啊,好好吃的肉肉啊。”



    張云的大嘴,在谷村熏一的胸前,添來添去著。



    “葡萄也好好吃啊。”



    張云嘴里的話,顯得很幼稚。



    偶爾玩玩這種變態的游戲,張云心情超好。



    聽著這樣的話,感受著這樣的情景,谷村熏一嘴里笑呵呵的。



    “壞,壞,壞死了。”



    谷村熏一,被張云玩得動情了。



    目光白著張云,手指頂著張云的額頭。



    小嘴嘟嘟著——小色胚,上床吧。



    谷村熏一說著話,身體往草地上一滾。



    “本妃子,等你哦。”



    谷村熏一的目光里,帶著幾分濃濃的色意。



    張云愛玩,谷村熏一更愛玩。



    “本王來了。”



    張云向前一撲,沒有撲到谷村熏一。



    “呵呵,皇上,快來嘛,人家等不及了。”



    谷村熏一浪了起來。



    曼妙的腰肢,在張云的面前,搖來搖去。



    “好你個狐貍精,竟敢如此勾引本王,看本王家法伺候。”



    張云一撲,這次抓住了谷村熏一,直接把她按在草地中。



    “呦西……狐貍精,到了本王的手中,本王讓你生不如死。”



    張云的大手,用力一拔,把谷村熏一身上的衣服,完全扒開了。



    刷的一聲,看見了身下的小內褲。



    “紅色的,本王喜歡。”



    張云二話不說著,騎在了谷村熏一的身上。



    屁股直接壓了壓谷村熏一的胸口上。



    “你干嘛。”



    谷村熏一顯得有些適應不了。



    唐唐千金大小姐,竟然二話不說著,就被人騎了,雖然說這個男人,是她心里認可的。



    但是的話,也要給她一點面子,適應適應。



    “干嘛。”



    張云手指一捏,捏在了谷村熏一的胸前葡萄上。



    “老子干嘛,你還不知道嘛。”



    張云的手法快速著。



    在谷村熏一的兩個葡萄上,好好彈奏了一翻。



    手法的變化,更是千變萬化著。



    經過了那么多美女**的訓練,張云的雙手,在對付女孩子胸部的問題上,已經到達了一種爐火純青的地步。



    要是評職稱的話,那就是一雙——抓奶能手。



    “怎么樣?現在還有意見嘛?”



    看著谷村熏一臉上,滿滿的**,張云很得意。



    “沒,沒……”



    谷村熏一的小手,抓著張云的大手,在她自己的胸部上。



    “怎么?這下知道我雙手的重要性了。”



    “知道了啦!”



    谷村熏一胸前一晃,那兩個巨大的所在,左右擺動了起來。



    “還不勾引死你。”



    “小浪貨。”



    兩人你來我往,心里開心的不行。



    “你的雙手啊,就是人家最喜歡的雙手,也是最**的雙手,好了吧。”



    玩了一段時間,谷村熏一,也放開了。



    “不好,不好,再說幾聲好聽的,讓我來聽聽。”



    “壞東西。”



    谷村熏一的小手,點了張云的額頭一下,嘴里呵呵一笑。



    “這是一雙,能讓我全身起來的小手。”



    “全身起來的,都有哪些部位起來了,告訴我一下。”



    “有啊,這里啊。”



    谷村熏一指了指自己胸口的位置。



    “噢,這里啊。”



    張云的大手,抓在上面。



    “果然起來了。”



    張云抓了一把,點了點頭。



    “還有那。”



    張云有些迫不及待著。



    “還有啊,還有能是哪里啊。”



    谷村熏一夾了雙腿一下,有所示意。



    “噢!原來是身下部位,讓我來瞧瞧。”



    張云把谷村熏一的雙腿打開了。



    自己的目光,往谷村熏一的身下,看了過去。



    谷村熏一身下的紅色小內褲,一時間展現在張云的眼前。



    紅紅艷艷之上,帶著幾分濕漉漉的樣子。



    “果然有反應,還挺泛濫的。”



    張云的手指,輕輕一點,那濕漉漉的地方。



    “恩……”



    美妙的音樂聲,從谷村熏一的小嘴中發出了。



    “反應很不錯嘛?”



    張云點了點頭,顯得很滿意。



    “不要嘛。”



    谷村熏一害羞著,把自己的雙腿閉合了起來,身體一轉,不朝著張云的方向。



    “哎,別害羞,我們再好好探討一下彼此的人生。”



    張云的手指,就在谷村熏一的身下晃動著。



    聽著美妙的水聲,臉上洋溢出幸福的感覺。



    “壞死了,不要,不要嘛。”



    “呵呵,來,再說幾聲,用日語說。”



    張云的話,是什么意思,谷村熏一心里顯得明白著。



    “你,你那種a片看得也不少吧。”



    “都有那么多女人了,還看a片。”



    “哎,女人多少,跟看a片多少,可是不搭噶的。”



    “好熏一,喊幾聲,快喊幾聲。”



    張云就想聽聽,日本女人用日語,喊——不要著。



    “壞死了。”



    谷村熏一白了張云一眼。



    “啊沒帶……”



    輕輕的聲音,在谷村熏一的小嘴里發出著。



    “對,對,對,再大聲一點。”



    張云興奮了起來。



    大手狠狠在谷村熏一的**上,按著。



    “啊沒帶,啊沒帶……”



    “好的,好的。”



    張云的身下,聽著這樣的聲音,一跳一跳著。



    “熏一,待會我們辦事的時候,你也要這么叫的啊?”



    “那得看你能不能讓我這么叫。”



    “什么?竟然敢懷疑本老公的能力問題。”



    張云一副,打算那小弟要鞭策一下谷村熏一的架勢。



    “很好,看來我們的熏一,也要好好教育一下了。”



    張云動手了起來。



    雙手抓著谷村熏一身下的內褲,用力扒著。



    “不要,不要……”



    谷村熏一晃著屁股,躲避了起來。



    “有什么不要啊。”



    張云的手指,對著谷村熏一內褲里面的部位,狠狠頂了一下。



    “哎喲……”



    一句纏綿聲后,谷村熏一徹底老實了起來。



    “你干嘛啦。”



    “干嘛……”



    張云狠狠一拉,就把谷村熏一身下的內褲,扒開了。



    “嘿嘿,讓爺先瞧瞧。”



    張云抓著谷村熏一的兩片臀瓣,想里面的情景。



    “不要嘛。”



    谷村熏一小肥臀一晃,本來要出現的美景,出現不了了。



    “媽的……啪啪啪……”



    張云大手連拍了好幾下,終于讓谷村熏一老實了起來。



    “老子不了,老子就不信了。”



    張云雙手放在谷村熏一的臀瓣上,用力一開。



    “嘩啦啦……”



    起先看到的竟然不是風景,而是水流的情景。



    “哇,瀑布啊……”



    張云嘴里笑著,開始對久田雅美的身下,做起了研究。



    “乖乖的,讓我好好玩玩。”



    張云屏氣凝神著,目光探了過去。



    對著久田雅美的身下,深入研究了起來。



    “這么大年紀的處女,也有一段日子沒玩了,如今玩到了一個,老子多少要珍惜一些,玩得時間要長,要緩慢,要讓彼此都觸及到靈魂。”



    張云點了點頭,心里有了規劃。



    雙手的話,抓著谷村熏一的肥臀,往旁邊的陽光處拉著。



    “要研究,光線一定要足啊。”



    “熏一,讓你小妹妹,先曬曬日光浴吧。”



    “日光浴,不要啊。”



    谷村熏一嘴里的話,才喊出來,張云就把她肥臀,對準了外面陽光的位置。



    讓陽光直射了下來。



    “哎,有什么不要的,日光浴健康。”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