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59章 主動要求

第259章 主動要求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呵呵……動情了。”



    看著久田雅美看過來的目光,張云嘴里一笑。



    “可以啊,終于對老子,敞開身心了。”



    張云的大手,按在了久田雅美的大腿根處,輕柔的揉捏著。



    “夫人,怎么樣?我們是不是可以開始了啊。”



    “你……”



    久田雅美害羞著,對著張云點了點頭。



    “呦西……”



    張云興奮著,就想把久田雅美給撲了。



    “這里不行。”



    “啥……”



    張云吃驚了一下。



    “媽的……搞到現在,還不行啊。”



    張云的目光,變得如狼似虎了起來。



    一副就想把久田雅美直接撲了的樣子。



    “那里……”



    久田雅美指了指一個公園更加里面的地方。



    那里的草地,顯得茂盛著,陽光一照,草地上的露水,都干了。



    “那里……”



    看著琵琶葉下的青青草地。



    張云的嘴里笑了起來。



    “好地方啊。”



    張云的身下,都翹了翹,似乎它也很滿意這個地方著。



    “走……”



    張云揉著久田雅美還有谷村熏一,就往哪里去了。



    三人越往僻靜的地方走著,三人的心情就顯得越激動著。



    青色的草地,更讓三人的心情,莫名激動著。



    “偷情的滋味,就是好啊。”



    張云拉著谷村熏一還有久田雅美,坐到了琵琶樹下的草地上。



    “兩位大美女,不怕臟吧。”



    禽獸過后的張云,顯得溫柔了起來。



    兩女都是白了張云一眼,顯得已經無所謂了。



    直接肥肥的屁股,就坐在了草地上。



    臀下的肉,在草地上,一晃一晃著。



    “好的,好的。”



    張云坐到了兩女的中間,感受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幾乎就像是皇帝后花園的感覺,而且的話,上面琵琶葉擋著,陽光也照射不進來著。



    “好,好的很。”



    張云點頭著,目光轉到了谷村熏一和久田雅美的身上。



    “一個是母親,一個是女兒,該先選哪個呢?”



    張云苦惱著。



    “要不……”



    張云想到了一個主意。



    示意著谷村熏一。



    “快,爬到你母親的身上去。”



    “這……”



    谷村熏一還在疑惑的時候,張云的大手就推著她,壓到了自己的母親身上。



    “啊……”



    母女倆胸前的部位,打架在一起,誰都不服輸著,撞來撞去著。



    母女倆的胯部,更是粘合著,摩擦來摩擦去著。



    “舒服吧。”



    張云壓著谷村熏一的臀部,把對方的臀部,在對方母親的胯部,用力摩擦著。



    雙手按著,晃動了起來。



    “怎么樣?好不好玩啊。”



    “壞,壞死了。”



    谷村熏一怨著,看著自己身下的母親。



    感覺彼此敏感的部位摩擦在一起,顯得讓人無法忍受著。



    “不要啊,媽媽。”



    谷村熏一感受著自己身下的母親,身體晃動了一下。



    上面本來就在晃動著,自己的母親又晃動了起來。



    “啊……”



    谷村熏一控制不住,狠狠著把自己的母親給壓住了。



    “好,好,熏一就是給我面子,就要把你媽媽,好好撲住嘛。”



    張云按著谷村熏一的臀部,也按著谷村熏一的后背處。



    讓谷村熏一身上身下的敏感部位,一直頂在自己母親的那些敏感部位上。



    “怎么樣?感覺舒服吧。”



    張云的大手,拍打著她們母女倆身下粘合住的部位。



    讓她們兩個身下的部位,都在震動著。



    “不要,不要嘛。”



    谷村熏一顯得受不了著。



    “你這壞蛋。”



    久田雅美狠狠對張云白了一眼。



    久田雅美可是日本大家族出來的大小姐,更是受了十二年淑女的高級訓練。



    身份更是日本首相夫人,這樣的女人,被如此的玩弄,久田雅美自尊上,感覺遭受了無盡的摧殘一般。



    “怎么?有意見啊。”



    張云的手指,按在了久田雅美身下的位置。



    就在那鼓鼓的位置,用手指狠狠撩著。



    “不要,不要……”



    本來久田雅美目光中不甘的神色,很快就變成了淫欲的感覺。



    “本來就是一個下賤的身體,裝什么高尚嘛。”



    張云的話,還有自己身體的表現,讓久田雅美有一種無法忍受的悲痛感覺。



    “我,我,我竟然也是一個淫蕩的女人,被小云醫生一玩,就淫蕩無比了。”



    久田雅美,從來以為,自己就是一個很高尚的女人,很優雅的女人。



    但是在張云的開導下,久田雅美發現,自己竟然是一個比妓女還下賤的女人。



    “原來,原來我身體的本質是這樣的。”



    久田雅美的大腿打開著。



    久田雅美嘴里的叫聲放大著。



    “我是比妓女還下賤的女人,所以大腿在男人面前,就該打開到這樣大著,嘴里的叫聲,就要比妓女叫得還要大,還要浪著。”



    久田雅美進入到了一種忘我的境界中。



    “我要變成妓女,變成讓張云醫生,喜歡操的妓女。”



    “呵呵……”



    看著久田雅美身上的變化,張云顯得很開心著。



    “不錯,不錯,下賤的夫人。”



    “對,我就是下賤的夫人,請張云醫生,好好開導著。”



    久田雅美主動說著。



    眼神之中,有著一種堅定的感覺。



    就想把自己身體中,下賤的一面,展現在張云的面前。



    “媽媽……”



    谷村熏一好奇的目光,看著自己的母親。



    “媽媽,你這是怎么了?”



    “媽媽是下賤的女人,需要張云醫生好好調教著,媽媽最不乖了。”



    “對,對,對,夫人就是不乖。”



    張云的大手,狠狠打了一下久田雅美身下的肥臀。



    “啊……”



    久田雅美嘴里,散發出了春叫的聲音。



    “媽媽這是……”



    谷村熏一驚訝著。



    臉上也是羞紅著,目光更是朝著身后的張云看了過去。



    “這個男人,也太厲害了一點吧,竟然把我媽媽調教成這個樣子,這……”



    谷村熏一一時間,心里沒了主意。



    不知道自己媽媽變成這個樣子,到底是好,還是壞著。



    微微思量了一陣后,谷村熏一選擇了默認這樣的事情。



    “媽媽發現自我,算是重生了一次,所以我不能阻擋著,還應該配合小云醫生,甚至幫助小云醫生,好好調教著我媽媽。”



    想到這里,谷村熏一的目光,顯得堅定著。



    “媽媽就是不乖,明明就是下賤的女人嘛,還裝什么高尚啊。”



    谷村熏一嘴里的話,變得堅定著。



    狠狠的目光看著自己身下的母親。



    大手對著自己母親胸部的兩個,狠狠打了幾下。



    “啪啪啪……”



    打的久田雅美胸前的兩個,晃來晃去,上面的和服,都敞開了一些。



    微微的乳肉,就在和服里面展現著。



    “看,媽媽你的胸部,才玩了幾下,就這么漲了,你不是下賤的女人,誰還是。”



    谷村熏一的表現,讓張云楞了一下。



    都說日本人變態,還果然不錯。



    張云心里樂著。



    張云也算是玩女無數的男人了,如今碰上兩個變態的日本女人,就感覺遇到了很新鮮的玩意一般。



    “好,好,好啊,極品母女啊。”



    張云樂著,雙手用力一下,扯開了久田雅美胸前的和服。



    讓久田雅美胸前的兩個,就敞露在空氣中。



    “下賤的女人,還穿什么衣服,就該把自己的身體,完全敞露著。”



    “我,我,我……”



    久田雅美聽著自己女兒的話,還有張云的話。



    身體微微顫抖著。



    目光顯得癡迷了起來。



    “對,對,對,我就是下賤的女人,在我自己男人面前,就不該穿什么衣服著。”



    久田雅美主動脫起了自己的衣服。



    把自己身上的和服全部脫掉了,只生下了身下的一條紅色內褲。



    “請小云醫生,好好教育我。”



    久田雅美可憐兮兮的看著張云。



    “請一定要好好教育我。”



    此時此刻,谷村熏一從自己母親的身上,爬了下來。



    谷村熏一雖然也想幫助張云,教育著自己的母親。



    可忽然間自己母親表現出來的狀況。



    讓她有一種無法下手的感覺。



    “媽媽的變化太大了,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谷村熏一紅著臉,坐到了一邊的草地上。



    小手推了一下張云,示意著他,好好對待著自己的母親。



    “呵呵……”



    張云笑著,走到了久田雅美的面前。



    一腳踩在久田雅美的胸口上。



    把久田雅美一只巨大的胸脯,踩了踩。



    腳上的泥土和草籽,全部抹在了久田雅美的胸脯上面。



    讓她的胸脯,變了顏色。



    “你知道自己不乖了。”



    “對,對,對。”



    “那你說,到底哪里不乖了。”



    張云踩在久田雅美胸口上的鞋子,來回拍打著久田雅美胸前的那兩個。



    “這里,這里最不乖了。”



    久田雅美把自己的雙腿打開著,把自己雙腿里面的風景,完全展現在張云的眼前。



    自己的手指,還指了指哪里的部位。



    “是嘛。”



    張云看著久田雅美打開的那里。



    口水不停流著。



    “媽的,打開的還真大。”



    “果然是一個又下賤,又放浪的女人,老子真有些hole不住了。”



    此時的張云,很不得就直接把久田雅美給撲了。



    平時高高在上的貴婦,此時在草地里,就是一只比母狗還下賤的女人。



    “媽的,老子下面要爆炸了。”



    張云感覺著自己身下的那一股力量。



    “小弟,你也憋不住了吧。”



    做大哥的已經火急火燎了,做小弟的,能好到哪里去。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