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58章 我的好夫人

第258章 我的好夫人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有什么企圖啊。”



    谷村熏一晃著自己的小肥臀,目光示意了一下,自己身邊的母親。



    “哦,你是說,讓我對你的母親下手。”



    張云小手在谷村熏一的耳邊說著。



    “怎么?不喜歡啊?”



    谷村熏一的眼神中,有所暗示著。



    “喜歡,當然喜歡,呵呵……”



    “那還不快去。”



    “好的,好的。”



    張云朝著久田雅美身邊靠近前,還是用力抓了一把谷村熏一的小肥臀著。



    谷村熏一身下鼓鼓的臀肉,玩在張云的手掌中。



    來回,來回捏了好幾把。



    “謝謝老婆啊,到時候到了公園里面,你還要好好配合我啊。”



    “讓你我還有你的母親,為我演奏出一曲美妙的音樂。”



    “誰是你老婆,誰要配合你啊。”



    谷村熏一顯得很害羞著。



    “呵呵,呵呵……”



    張云笑著。



    “哎,有什么害羞的嘛,大家都是成年人嘛。”



    張云嘴里笑著,走到了久田雅美的身邊。



    身體一橫,和久田雅美靠近著。



    “恩……”



    久田雅美對著張云微微一笑。



    “夫人,這樣的穿著很漂亮啊。”



    “是嘛。”



    久田雅美伸開了手,在張云的面前展現了出來。



    “就像是只花蝴蝶一般。”



    “呵呵……”



    張云的形容詞,讓久田雅美笑著。



    目光暗暗著,對張云白了一眼。



    眉眼微微斜著,一看就感覺很騷氣著。



    身下的步伐,更是快了一點,往遠處的小公園里面走了進去。



    球場的旁邊,空地很多。



    種了些花花草草,也就算是公園了。



    此時的時間,公園里人不多。



    加上不是休息日,就顯得更加安靜了。



    白色的座椅,在遠處幾個幽靜的地方展現著。



    久田雅美走了幾步,就選了一處位置。



    示意著自己的女兒過來著,從自己女兒的小手中,取過了一些紙巾。



    擦拭著那處座椅。



    擦干凈了以后,她拉著自己女兒的小手,坐在了那處座椅上。



    目光雖然沒有看著張云,可是斜斜的目光里,就是注視著張云一舉一動著。



    張云嘴上掛著壞壞的笑,雙手插在褲子袋口里面。



    像個流氓一般,跨著步子,走到了兩女面前。



    “呦西,花姑娘,很好看啊。”



    張云的目光,對著久田雅美看了一眼,對著谷村熏一又看了一眼。



    張云的目光,顯得很直,幾乎就是往人家胸部看著的。



    連人家的臉,都不愿意看著。



    “色胚。”



    谷村熏一罵著張云。



    “流氓。”



    久田雅美是高雅的女人,流氓這兩個字,在她嘴里說出來,一時間,都有些變味著。



    “啥,再說一遍。”



    張云顯得很犯賤著。



    似乎很喜歡女人,稱呼他這樣的名諱。



    “呵呵……”



    谷村熏一母女兩個,看著張云那樣子,一個勁的笑著。



    張云的話,直接就往她們母女倆的中間,擠入了進去。



    “好好聊聊,好好聊聊。”



    才擠入進去,谷村熏一和久田雅美,屁股挪著,就和張云分開了距離。



    “哎……干嘛啦。”



    張云嘴里笑著,雙手抓著兩女身上的衣服。



    谷村熏一身上的衣服,可是裙子,而且是緊身的裙子。



    裙角拉住了,胸口的肉肉,都要露出來了。



    “你跑啊。”



    張云就是拉著,拉得谷村熏一胸前的奶肉,一晃一晃著。



    “要死拉。”



    谷村熏一無奈,只好坐到了張云的身邊。



    “夫人你呢?”



    張云抓在久田雅美身上的手,可是直接拉在了久田雅美和服的腰帶上。



    只要一拉,久田雅美身上的和服就要完全暴露出來。



    “你……”



    久田雅美紅著小臉,乖乖坐回到了張云的身邊。



    “這才是我的好夫人嘛。”



    張云的大手,用力拍在了久田雅美的大腿上。



    隔著人家身上的和服,用力抓了幾把。



    “肉肉,果然軟軟著,好抓的很啊。”



    張云一手抓著一女身上的大腿,用力抓了幾把。



    目光在四處看著。



    見周圍的環境,并不是很利于自己下手著。



    張云就示意了一下兩女。



    “兩位美女,前面那處座位,不是蠻好的嘛,即清涼,又躲避陽光著。”



    張云說得位置,兩女都看見了。



    谷村熏一不作答著,就讓自己的母親回答。



    久田雅美紅了紅臉,看了看那處位置。



    心里自然知道張云的心中,打得是什么主意。



    “色胚就是色胚,話里可是有話著。”



    久田雅美心里暗暗一句。



    “太陽又不熱,去那干嘛。”



    “干嘛,我的夫人啊,還能干嘛啊。”



    張云的大手,往久田雅美的大腿里面,伸了過去。



    “你……”



    張云和久田雅美的關系,可才是剛剛開始著。



    張云就急著把大手往人家大腿里面摸。



    這讓久田雅美顯得受不了著。



    “請你尊重我。”



    “尊重你。”



    張云暗暗一笑。



    大嘴直接就吻了上去。



    “老子喜歡你,那就是尊重你了。”



    張云想著這些,狠狠吻了久田雅美一次。



    吻完之后,心里暗暗一句——這下夠尊重你了吧。



    同時的話,就把自己摸在久田雅美身下的大手,按在了久田雅美的大腿根處。



    狠狠抓了一把著。



    “這個動作,夠尊重你了吧。”



    久田雅美,被張云來了這么幾下,徹底懵了。



    “你,你……”



    久田雅美一副無話可說的樣子。



    “走吧。”



    張云抓著谷村熏一的小手,捏了一把久田雅美的身下。



    往她那鼓鼓的地方,狠狠捏著。



    谷村熏一顯得幸福著,跟在張云的身后,久田雅美則是顯得聽話著,跟在張云的后面。



    “我,我,這是怎么了?”



    看著張云那壞壞的身影,久田雅美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感受著自己身下摩擦的雙腿,不停的狂流著液體。



    感覺張云剛才那一把,就好像把她身體的開關打開了一般。



    讓她身下的洪水,開始正式泛濫著。



    “這個,這個流氓加禽獸。”



    久田雅美怨著。



    可是身體就是乖乖聽從著張云的安排,來到了旁邊的那處樹蔭下。



    坐在了一個很僻靜的椅子上面。



    谷村熏一同樣用著紙巾,把那里擦拭的干干凈凈著。



    目光的話,對著自己母親,好奇了一眼。



    “這家伙真厲害,才幾手啊,就把我母親玩成這個樣子了。”



    谷村熏一安靜的坐在了張云的身邊,她知道,今天她是當配角的,她母親才是主角。



    心里更是暗暗了一句——加油啊,小云醫生,加油啊,我的媽媽。



    此時的久田雅美,顯得很聽話,很溫順著。



    身體就乖乖坐在張云的身邊。



    “這才乖嘛。”



    張云的大手,就拍打在久田雅美的大腿上。



    啪啪啪……愛打多重就打多重著。



    打得久田雅美大腿上的肉肉,都波動了起來。



    “怎么樣,待會在這里,你我,好好來一次啊。”



    張云拍完了久田雅美的大腿,大手就在久田雅美的大腿根,撈了一把。



    “在這里。”



    久田雅美吃驚著。



    “是呀,這里刺激哦。”



    看著張云臉上壞壞的心,久田雅美的心中,跳動的很快速著。



    “這里,這里不是露天了嘛。”



    久田雅美,忽然幻想著,自己脫光了衣服,躺在眼前的座椅上,被張云騎著的樣子。



    那情節只是在久田雅美的心中一個想起。



    她的身下,就控制不住著,一股液體噴涌而出著。



    “不要啊。”



    久田雅美知道自己的內褲濕了。



    “徹徹底底的濕了。”



    “三年了,這是我三年來,身下濕的最厲害的一次。”



    “竟然就是他給的,一個華夏國的醫生,這……”



    久田雅美的目光,看著張云,身下的洪災,像是無法抑制住的一般。



    在她身下狂流了起來。



    “都流出來了,全部都流出來了。”



    久田雅美知道,此時此刻,從她身體里面流出來的,已經不是單純的愛欲,而是自己蓄積了三年多的委屈和忍耐。



    “謝謝你,謝謝張醫生,讓我把這些委屈,全部流出來了。”



    久田雅美真心感激著。



    同時心里也下了一個決定。



    “用我的身體,來回報張醫生吧,一千次,一萬次都可以的,他可是把我的身體,重新喚醒的那個男人啊。”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