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57章 公園好啊

第257章 公園好啊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夫人,夫人……”



    張云跟著久田雅美的身后。



    “你別生氣啊。”



    “我生什么氣。”



    久田雅美回頭白了張云一眼,臉色紅紅的。



    嬌艷欲滴的感覺,在她臉上產生著。



    張云看著,一時間有些傻眼住了。



    “你……”



    張云呆呆的目光,讓久田雅美顯得不好意思著。



    “看什么看啊。”



    久田雅美說著,拉著自己女兒的小手,就往旁邊的更衣室內走去了。



    張云還想進入著,卻被谷村熏一攔在了門口。



    谷村熏一指了指門口,女性專用的牌子,示意著張云。



    “熏一!你替我給你媽說幾句,別這么生氣嘛。”



    “說幾句。”



    谷村熏一白了張云一眼。



    “你這么欺負我媽,說幾句就好的啊。”



    谷村熏一說著話,伸手抓住了張云身下的東西。



    放在小手間,揉捏著。



    “你……”



    張云沒想到,谷村熏一放蕩起來,這么厲害。



    “怎么?就允許你玩我們母女兩個,不許我們母女兩個玩你啊。”



    谷村熏一狠狠著,捏了一把張云的那東西。



    “噢……真舒服。”



    張云眉頭舒展著。



    身下的玩意,往谷村熏一的小手中送著。



    “熏一,繼續,繼續。”



    “你……”



    谷村熏一被張云的流氓樣,給氣得。



    小手主動從張云那東西上,放開了。



    然后身體進入了身后的換衣間里面。



    碰……的一下,把門關得死死著。



    張云無奈,只好回到了旁邊男士的換衣間里面。



    沖了個熱水澡,然后換了一身輕便的服裝。



    出了換衣間后,靠在墻壁上,聽著旁邊女性的換衣間里面,還發出著窸窸窣窣的換衣聲。



    張云知道,她們母女倆,還在里面折騰著。



    所以張云就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香煙抽了起來。



    “媽的,待會找個好機會,她們母女倆,一定要一塊拿下著。”



    張云此時可不管了。



    管對方是日本國首相的什么人。



    女兒還是老婆著,統統拿下。



    張云已經有辦法,處理這件事情了。



    “哼!老子玩定這對母女了。”



    在旁邊的換衣間里面。



    久田雅美和自己的女兒谷村熏一,沖完了熱水澡。



    身體裹著一件浴巾,站在梳妝鏡的面前。



    久田雅美顯得呆呆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谷村熏一的話,拿著吹風機,吹著自己的頭發。



    “媽,小云醫生,剛才對我說了,讓我勸你別生氣。”



    “什么……”



    久田雅美明顯在想著心事,所以自己女兒的話,并沒有聽在心上。



    谷村熏一好好著看了一眼自己的母親,想要從自己母親的臉上,讀出什么著。



    “看什么嘛。”



    久田雅美顯得有些害羞,不敢直面著自己女兒的目光。



    “媽,你不會是喜歡上了小云醫生吧。”



    谷村熏一直接說著。



    “什么嘛。”



    拿在久田雅美手中的梳子,一時間直接落在了梳妝臺上。



    久田雅美的過度反應,已經說明了一切。



    “媽,我早就看出來了,又不要緊的。”



    吹完了自己的頭發,谷村熏一給自己上著眼妝。



    因為外面等著的是張云,是自己喜歡的男人,所以谷村熏一的眼妝上得很認真著。



    就像是一只狐貍精一般描著。



    “我知道你跟我爸的關系,到底怎么了?”



    “那樣的關系下,你偶爾著找個機會,報復一下他,也是應該的。”



    久田雅美是首相幾位大夫人之一。



    在日本國,一個有權勢的男人,可以擁有很多老婆。



    這跟華夏國的情況,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但是的話,在日本國,一個有權勢的男人,最需要照顧的女人,就是自己身邊的幾位大夫人。



    一般日本國的男人,一個禮拜都會對自己身邊的大夫人照顧一次的。



    可是谷村熏一的父親,卻沒有盡到這樣的責任。



    “你說什么呢?”



    久田雅美聽著自己女兒的話,心里開心著。



    因為自己心里也是這樣的想法,如今女兒主動說了。



    說明至少有一個人,是站在她這一邊的。



    “你不是也很喜歡小云醫生嘛?”



    “我……”



    谷村熏一紅了紅小臉。



    “對啊……”



    小嘴里,異常高傲的回答著。



    “這個家伙,一開始看著的時候,是蠻討厭的,現在的話,感覺還不錯。”



    谷村熏一晃了晃小腦袋,嘴里暗暗笑著。



    “呵呵,你既然喜歡他,你怎么還推我過去啊。”



    “媽!爸要是對我們照顧的好,我本來是打算給爸當女人的,結果他現在對你這個樣子,我自然是不可能和你成為母女姐妹花了,可是小云醫生的話,我們倒是可以做一次的。”



    “以后就是我嫁給了小云醫生,你時不時過來的話,我們母女倆,還是可以經常給他做女人著。”



    “你……”



    自己女兒的話,讓久田雅美顯得沒想到著。



    不過細想想,自己女兒的這些想法,都是為自己考慮著。



    久田雅美抓住了自己女兒的道——傻丫頭,謝謝你了。



    “媽,謝不謝的,還你能不能和張云醫生成了著。”



    谷村熏一示意著自己的母親。



    “你真幫我啊。”



    久田雅美動心了。



    “什么真幫,假幫啊,你是我母親,我能假幫你啊。”



    “呵呵……”



    自己女兒的話,讓久田雅美放下了心。



    “行,到時候我們見機行事,看能不能和他發生些什么。”



    想著這樣的事情,久田雅美的臉上,一時間如桃花盛開一般的燦爛了起來。



    張云在女士更衣室的門口,抽了一會兒煙。



    大概等了七八分鐘的時間后,久田雅美母女倆,終于從更衣室里面出來了。



    張云把抽到一半的煙,扔到了旁邊的垃圾箱里面,轉頭看向了對方母女兩人。



    “怎么這么慢……”



    張云的話,說到一半。



    看著對方母女倆的打扮,張云整個人呆住了。



    谷村熏一身上的運動衣換掉了。



    換了一身露雙肩,露胳膊的緊身超短裙。



    胸口的雪白乳肉,大半著展現了出來。



    胸前的乳溝,都被擠出了一條深深的印子。



    胸前的衣服勒緊下,那胸前兩個的形狀,就像直接暴露在她胸口的樣子。



    超短裙的腰上,還系了一條金屬的腰帶。



    緊緊著,上面盤著很多金屬鏈條的樣子。



    看上去的話,就像是把谷村熏一這個女人,完全束縛住了一般。



    谷村熏一身下的裙擺,張云有一種不敢看過去的感覺。



    一條大腿,四分之三的部分,全部露了出來。



    要不是對方大腿足夠長,這樣的露法,搞不好內褲都露出來了。



    谷村熏一的腳上,穿了一雙大紅色的尖底高跟鞋,鞋跟的高度,足足七八公分的樣子。



    踩著這樣的鞋跟,谷村熏一的小肥臀,提著,大胸部也是頂著。



    身上更是不停搖曳了起來。



    換了一身衣服后,谷村熏一身上的味道,也變幻了起來。



    從清新的青草味道,變成了現在騷騷的濃騷味道。



    一聞,就能讓男人的神情,整個都提起來的感覺。



    谷村熏一穿著這樣性感的衣服,朝著張云走來,臉上掛著害羞的表情。



    “怎么樣?還好看吧。”



    谷村熏一轉了一個身體,問著張云。



    “好看,好看。”



    張云上面點頭著,下面也點頭著。



    對方母女倆身上的打扮,最讓張云喜歡的,還不是谷村熏一,而是谷村熏一身后的久田雅美。



    高貴的夫人,此時變成了淫蕩的少婦打扮著。



    久田雅美一身日本娘們和服穿在身上。



    那是一種夏天樣式的和服,比起正統的和服來,改良了很多。



    面料用得少,身下還微微露著小腿的肌膚。



    線條的裁剪,讓久田雅美美妙的身姿,幾乎完全展現了出來。



    加上久田雅美身下,高高的木屐穿著。



    整個就是標準的日本小嬌妻的樣子。



    “張云醫生,阿里阿朵……”



    久田雅美優雅著,對張云一笑。



    “阿里阿朵,阿里阿朵……”



    張云急著回復著。



    同時聞著久田雅美身上的味道。



    “濃而醇香,聞著就舒服。”



    張云點了點頭,臉上顯得滿意著。



    “兩位這樣的打扮,看來是還想玩玩的。”



    “恩,時間還早呢?”



    谷村熏一白了張云一眼。



    主動拉住了張云的大手,往球場旁邊的小公園里面走了進去。



    “公園……”



    張云看著那小公園里面,顯得安靜,花花草草也顯得多著。



    再看看人家母女倆這樣的打扮。



    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難道是想和我野合?”



    張云暗暗認為著。



    “好吧,好吧,有這個興趣,我就奉陪到底吧。”



    張云嘴里笑著,大手捏著谷村熏一身下的小肥臀,狠狠捏了一把。



    “到底有什么企圖,老實交代啊。”



    “我可是樂意奉陪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