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56章 春天來了

第256章 春天來了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怎么?有需要?”



    張云走到了谷村熏一的身邊,看著她。



    “有需要就說啊。”



    張云說著話,大手就拍打在谷村熏一的肥臀上。



    啪啪啪,拍了好幾下著。



    自己的女人嘛,隨便玩。



    緊身褲子包裹的肥臀,顯得鼓鼓著。



    手感的話,也是超好著。



    女人這肥臀,坐在位置上,和走路的時候玩,手感那是不一樣的。



    坐在位置上,顯得肉多。



    鼓鼓著,一大片著。



    走在路上,顯得肉彈。



    晃來晃去著,一看就很下賤著。



    讓男人看著,容易一柱擎天。



    “干嘛啦。”



    谷村熏一晃著自己的肥臀,把張云的大手給晃開了。



    此時不比車上,谷村熏一多少要注意點形象著。



    張云嘴里呵呵笑著,很快就進入了球場的里面。



    因為已經預約好了,所以三人各自進入了換衣室內,把身上的衣服換掉了。



    張云不知道今天要來打球,所以的話,那運動衣,都是谷村熏一母女倆,為他準備的。



    換好了運動衣,三人來到了一處室內球場上。



    張云一出現,就讓谷村熏一和久田雅美嘴里笑著。



    因為給張云準備的運動衣,顯得很緊身著。



    身下超緊身的運動褲,把他那東西,幾乎就貼在了褲子上。



    像是香腸一根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谷村熏一母女倆,就一直笑個不停著,臉上也是羞紅一片著。



    “不管了,反正這運動衣是你們母女倆,給我挑的。”



    張云說著話,看了看周圍的環境。



    見眼前的室內運動場,空為一人著。



    他就晃著身下這條超緊身的運動褲,坦然著走進了場地里面。



    “還不去換掉。”



    谷村熏一拿著球拍,走到了張云的身邊。



    用著球拍,打了張云那玩意一下著。



    “換什么換。”



    張云的話,故意晃動著自己的玩意,還在球拍上,來了一下。



    一副喜歡受虐的樣子。



    “要死拉。”



    谷村熏一手中的球拍對著張云那東西,小小著打了一下。



    “噢,好爽……”



    張云嘴里暗暗說著。



    臉上一副很淫蕩的表情。



    “來,來,來,再打幾下。”



    張云送著自己身下的玩意。



    “呵呵……”



    看著這樣的情況,谷村熏一不停笑著。



    “你們倆,好了沒有。”



    對面場地上的久田雅美,對著自己的女兒說道著。



    “媽,他不肯換衣服。”



    “不換就不換,這里又沒有什么外人。”



    “對,對,對,夫人說得最對了。”



    張云樂著,顛著自己那東西,就在場地上跑了起來。



    接了幾下久田雅美擊打過來的球。



    張云沒練習過球,所以這素貞很差很差的。



    起先的十幾個球,能接到的不超過三個。



    “哎!第一次練習球,就能成為夫人的對手,我可真是強啊。”



    張云的一翻感慨,讓久田雅美,對于他這樣蹩腳的對手,也顯得不是太生氣著。



    “呵呵,好好練,我看好你,有天賦。”



    “是呀,我也感覺有。”



    張云自吹著。



    張云雖然球的技術很一般,但是體力絕對充沛著。



    前跑后跑,只要球到的地方,他就一定能到著。



    加上胸前的兩塊胸肌,運動時,不停抖動著。



    身體揮拍的時候,手臂上的汗水,不停揮舞著。



    身上男人的氣息,更是像春藥一般,彌漫在這個比賽場地上。



    讓久田雅美和谷村熏一母女倆看著,聞著,心里撲通,撲通不停跳動著。



    小芳心好像注入了蜂蜜一般,顯得甜甜蜜蜜著。



    “怎么樣?”



    一個小時的練習下。



    久田雅美母女兩個,都累得不行了。



    可是張云,卻還是一副充沛的樣子,而且的話,對于接球和擊球,也顯得得心應手著。



    感覺上,已經像是半職業化運動員一般了。



    “我們,我們……”



    久田雅美蹲著身體,擺了擺手,表示不行了。



    “怪物。”



    谷村熏一手中的球拍,趁著自己媽媽不注意的時候,又撩了一下張云身下的那個。



    張云為了逗她笑,還故意用勁頂了一下自己身下的玩意。



    緊身褲子包裹的情況下,張云那玩意,竟然還高高著舉了起來。



    看得谷村熏一控制不住的笑著。



    “怎么了?”



    久田雅美因為大量的運動,身心顯得舒暢著。



    就抬頭看著,自己女兒注視的地方。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張云那東西,前面的部分,被褲子面料包裹的很緊。



    而且那褲子面料,顯得很輕薄著。



    所以上面的形狀,看起來,都顯得明顯著。



    就好像辦隱半現在張云的褲子里面一般。



    “這……”



    久田雅美一下子愣住了。



    “比他的,可大了足足兩圈著。”



    久田雅美嘴里的他,指的就是她的丈夫。



    看著這樣大的一個東西,再想著剛才張云運動時激烈的場面。



    一時間久田雅美的心,跳動快速著。



    臉上在運動后的紅暈上,又加了不少紅暈著。



    “真大!”



    久田雅美不得不佩服著。



    “什么……”



    久田雅美嘴里的話,張云聽到了。



    雖然她剛才的話,只是呢喃著,說出來的。



    可是張云還是真真切切的聽到了。



    “沒,沒什么。”



    久田雅美心里怨著。



    “我怎么就把這樣的話,給說出來了。”



    “媽媽也真是的,大就大吧,還說出來。”



    自己母親的話,說了什么,一邊的谷村熏一也聽到了。



    谷村熏一直為自己母親的話,感覺害羞著。



    “又是首相夫人,還是淑女教養了二十多年著,竟然就說出這么不要臉的話,這媽媽,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心里雖然說道著自己的母親,但是谷村熏一還是理解自己母親此時的心情著。



    “也是的,小云那東西,確實很大。”



    “這么大東西的男人,女人看了,誰不動心啊。”



    “比情婦教科書上,西方男人的那東西,還大著。”



    “要是在電視節目中播出的話,那小云的這個東西,就是為國爭光的東西了。”



    谷村熏一一時間,不知道想到了那里去了。



    “夫人,你剛才說很大了,到底是指什么很大啊。”



    張云故意著,又讓自己身下的東西,在久田雅美的面前,用力晃動了一陣。



    張云有實力,這東西,想硬就硬了,想晃就晃了。



    所以收縮自如著。



    讓它在張云的褲子里跳舞都行。



    久田雅美本來想解釋什么著。



    但是被眼前這晃動,一下子就晃沒了心思。



    “你,你,你……”



    久田雅美說著話,就朝著一邊逃了過去。



    一邊的谷村熏一看了看自己的母親,又看了看張云身下亂動著的東西。



    臉上又氣又羞著,小手狠狠打了張云的手臂一下。



    “壞東西,都欺負到我媽頭上了。”



    谷村熏一說著話,也是追著自己的母親。



    “冤枉啊,當初你們給我準備的褲子,要是寬松一點的話,我也不可能這樣了,你們母女倆,給我準備這樣的褲子,不就是讓我給你們表演這些嘛。”



    張云的話一說,前面的久田雅美母女兩個,更是無地自容了起來。



    “這家伙就是壞,竟然把這事推倒我們母女頭上來了。”



    “這小子,人又壞,體力又好,關鍵是那東西,看了讓女人的芳心,都酥麻著。”



    一邊跑著的久田雅美,暗暗回頭看了張云一眼。



    看著張云跑步的時候,那身前的玩意,搖頭晃腦的樣子。



    一時間心動著,身體的機能,跟著張云那東西,搖頭晃腦的樣子,也晃蕩開了。



    嘴里的呼吸,在急促著。



    身體的下面,在微微充血著。



    那敏感的身下,雙腿跑動間,摩擦起來,感覺到了,微微**的滋味。



    “難道我的春天,要來了嘛。”



    久田雅美心里暗暗認為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