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55章 高檔夫人

第255章 高檔夫人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的大手,按在了谷村熏一的屁股上。



    谷村熏一的屁股,還是蠻大著。



    張云的雙手一按,感覺就是軟綿綿著。



    張云像是揉面一般,用力揉著。



    人家可是首相的愛女,想著這樣的身份,張云的雙手可有動力了。



    差點揉到了谷村熏一的臀骨上。



    雙手把對方的臀肉抓得滿滿著。



    “不要嘛。”



    谷村熏一也顯得很害羞著,身體倒在張云的懷里。



    暗暗看了一眼前面的母親。



    怕自己嘴里的聲音大了,自己的母親又要說話著。



    所以嘴里的聲音,就變得很輕,很纏綿著。



    張云按著谷村熏一身下的兩塊臀瓣,來回擴張著。



    一會兒打開來,一會兒閉合住。



    “媽的,處女的屁股,玩起來就是有勁,也是相當敏感著。”



    看著谷村熏一的屁股,扭來扭去著。



    張云心里顯得開心死了。



    “是不是,玩得很開心啊。”



    張云說著話,把大手往谷村熏一的大腿間,摸了過去。



    “來,打開一點。”



    “不要嘛。”



    谷村熏一害羞著。



    故意把自己的大腿閉合著。



    不過力量上,根本沒有多少著。



    就是裝裝樣子。



    “呵呵……”



    張云笑著,一下子就把谷村熏一的大腿打了開來。



    然后看著谷村熏一鼓鼓的那里,大手直接一下,就按了上去。



    “很肥啊,呵呵……”



    張云按著,心里開心著。



    “壞啦,輕點。”



    谷村熏一夾了夾自己的雙腿,示意著張云的大手,輕點玩著。



    “好的,好的,溫柔點,呵呵……”



    張云開心著,雙手就輕柔著,揉捏在谷村熏一的那里。



    手指上,也發出了刷刷的聲音。



    一聽,就是摩擦激烈著。



    玩了一會兒后,張云有了新的發現。



    “哎,好像又鼓了一點啊。”



    張云的手指,刮在那里,暗暗笑著。



    “壞死了。”



    谷村熏一的話,此時主動把自己的大腿敞開著。



    眼眉之中,滿是春色。



    小腹和臀部,時不時扭動了起來。



    甚至主動摩擦在張云的大手上。



    “對,對,對,再摩擦,再摩擦。”



    張云的話,提醒了谷村熏一,自己可是個大姑娘。



    “我,我……”



    剛才谷村熏一的胯部,主動摩擦在張云的大手上,也是因為對方,實在控制不住身體的原因。



    如今的話,害羞的心情下,她的胯部,就安靜著,小手更是不停擊打在張云的胸口上面。



    “壞,壞,壞,壞死了。”



    “這樣玩人家,把人家玩死算了。”



    張云抓住,打在自己胸口上,谷村熏一的小手。



    “熏一,我的壞,還在后面呢?呵呵……”



    張云的手指,一撩谷村熏一的下面。



    害得谷村熏一的身體,微微跳了一下。



    胸前的兩個,也跟著跳來跳去著。



    “你……你……你……”



    谷村熏一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她沒想到,張云才玩了她幾分鐘的時間,就把她身體上,所有敏感的位置都掌握了。



    手指只是微微一撩,就把她身下的靈魂處,給撩動了。



    “你,你真壞。”



    谷村熏一起伏著身體,在張云的懷里,暗暗幸福著。



    張云的話,大手輕輕伸入了谷村熏一的胸衣里面。



    直接和谷村熏一胸前的兩個,打起了招呼。



    把這兩個已經很軟的部位,又使勁揉軟了一些。



    坐在前座上的久田雅美,其實身后的情況,她都感覺到了。



    對于自己女兒和張云的戀愛行為,她顯得并不阻止著。



    自己丈夫的要求,她已經知道了。



    她的丈夫,不允許自己的女兒和小野中木繼續著婚約。



    一個訂了婚的女人,失去了婚約,不管出于什么樣的原因。



    她的女兒就算是毀了一生了。



    這樣的女人,能追求一段愛情,就算一段著。



    身價的話,更是丟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所以自己女兒戀愛的對象,是華夏國的張云,她也就顯得不在乎著。



    “他這么無情著決定了,那他女兒這么做,又怎么了?”



    久田雅美心里埋怨著自己的丈夫。



    日本國的這位首相,也就是久田雅美的丈夫。



    久田雅美一直在忍著。



    身為日本國首相身邊的幾位夫人之一,她知道自己的身份。



    所以幾個月,不能見一次自己的丈夫,她也能堅持著。



    畢竟她算是全日本國,最高貴的幾位夫人之一。



    她要有涵養,有操守著。



    可是總是這樣的生活,一直堅持下去,久田雅美也顯得受不了了。



    久田雅美的年紀,今年已經四十出頭了。



    這樣年歲的女人,最需要的,就是男人對于自己的溫存,還有就是深夜寂寞的時候,男人對于自己身體無情的撞擊。



    可是這些,她的丈夫幾個月才能給她一次,而且一次不如一次著。



    在張云出現以前,久田雅美總是以各種理由,麻醉著自己對于自己丈夫的不滿。



    可是當張云出現了以后,她有了一個選擇,一個背叛自己丈夫的選擇。



    “說不定今天,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久田雅美還沒有背棄自己的丈夫,嫁給張云的勇氣。



    畢竟久田雅美的身后,也有自己屬于的家族。



    而且就是久田雅美肯這樣做,她的丈夫也不會允許的。



    人家的身份擺在那里。



    可是背棄著自己的丈夫,和自己喜歡的男人,來一次的話。



    “這……”



    久田雅美睜開了自己一直緊閉的目光,通過保姆車的后視鏡,看了坐在車后座上的張云一眼。



    “說不定,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久田雅美動心了,打算去了球場后,找機會,好好勾引著張云。



    而此時的張云,在玩弄著谷村熏一的時候。



    也是暗暗觀察著前座上的久田雅美。



    “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把這個美女夫人,給搞到手呢?”



    張云心里期待著。



    抓在谷村熏一胸部葡萄上的手指,就狠狠著捏了一下。



    “干嘛啦。”



    谷村熏一在張云的懷里撒嬌著。



    一通嬉鬧后,谷村熏一已經把自己看成了是張云的女人。



    所以張云想怎么玩她,那都是可以的事情。



    “你媽媽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啊?”



    “想法,不就是跟你出來玩一趟,放松一下心情嗎,還能有什么想法。”



    谷村熏一白了張云一眼。



    “不可能吧,我估計她這次讓我帶她出去玩,還有別的目的。”



    張云的手指,愛撫在谷村熏一的兩顆葡萄上。



    看著谷村熏一的目光,在自己這樣的愛撫下,不時閃現欲火的感覺。



    眼神里面,嬌媚的樣子,看上去就像是妓女一般。



    “別的目的,你還以為,我媽會主動勾引你啊。”



    谷村熏一顯得受不了著。



    胸口在張云的面前,晃來晃去著。



    可是不管她怎么晃著,張云的手指,始終捏在她的兩顆葡萄上。



    像是小螞蟻一樣,撓著那里。



    一會兒捏著,一會兒撩著,一會兒還手指頂著,把兩顆葡萄,狠狠著頂入了谷村熏一的乳肉里面。



    玩得花樣,五花八門著。



    “果然是個老手。”



    “有可能哦。”



    張云總感覺這次出來玩,有些怪。



    不過沒到目的地,張云的猜想,總是無法兌現著。



    刷……的一身,保姆車開到了一處球館的門前。



    開車的女司機,主動下了車,替三人拉開了車門。



    身體半鞠躬在一邊。



    “你先回去吧,十二點的時候,到這里接我們。”



    久田雅美說道著。



    “嘿……”



    女司機說著話,轉頭就上了車。



    然后把車開走了。



    張云和谷村熏一下了車。



    本來是高貴的男人,此時還是顯出高貴男人的樣子。



    車上的流氓樣,不知丟到了那里。



    本來是優雅小姐的谷村熏一,也重新優雅了起來。



    剛才在車上放蕩的樣子,也不知那里去了。



    不過兩人裝歸裝,可是身下原始的情況,顯得無法無法逃避著。



    張云拉了拉自己的褲頭。



    張云的褲子,褲頭總是顯得很大著。



    張云的老婆們,這樣給張云選褲子,就是怕張云那大東西,一激動,就把褲頭給頂起個大山包著。



    可是褲頭再選得大,張云那東西要是發威了。



    頂動起來的樣子,就像是鬼子進村一般,一直是雄赳赳著。



    谷村熏一也是。



    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兩個,本來只是c罩杯的,現在的話d罩杯都似乎不止了。



    上面那兩個激凸,更是顯得明顯著。



    看了看自己媽媽那里的兩個,然后跟自己胸前的兩個一比。



    “比媽媽的兩個都大了。”



    “哎,真厲害。”



    這些還好說,最讓谷村熏一感覺難堪的,還是谷村熏一的身下部位。



    谷村熏一微微扭動著腰肢,走了起來的時候。



    微微的水聲,在她身下的部位里面,摩擦著產生了。



    那種難耐又帶著**感覺的滋味,讓谷村熏一的小臉,紅到不行著。



    “走路,都說不定能讓我**起來了,這……”



    谷村熏一埋怨了一邊的張云一眼。



    “真是個壞東西,把人家身體竟然完成這種狀態了。”



    “早知道的話,就讓他在車上,把人家身體玩出來一次好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