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52章 騷貨夫人

第252章 騷貨夫人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在保姆車上,抽完了一根煙。



    想起了家里的兩位姐姐。



    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接電話的是張云的一個小媽于美麗。



    “美麗阿姨,今天兩位姐姐,也和我的老婆們,一塊上街嘛?”



    “當然了,怎么?不可以讓她們去啊,你是不是對她們還有別的安排。”



    于美麗在電話里,開著張云的玩笑。



    因為張米兒和張雪兒,還不是張云的老婆,張云沒權利,控制她們私人的行程活動。



    “美麗阿姨,看你說得,我和她們什么關系啊,我能這么要求她們。”



    “呵呵,什么關系,你心里不清楚啊。”



    于美麗在電話里,笑得很開心著。



    “能不能,讓兩位姐姐接電話啊。”



    “呵呵,怎么,很想她們了?”



    “呵呵,只是有些話想對她們說。”



    “喲!才見面的姐姐,就這么親熱啊,一出了家,就有話要對她們說啊,在家里的時候,怎么就不說啊。”



    電話里,傳來了于美華的聲音。



    “是呀,是呀,搞得好像是剛剛結婚的小夫妻一樣。”



    于美麗在電話里,打趣了起來。



    “分開一會兒都不行了。”



    “媽……”



    容不得于美麗和于美華,繼續說道著張云。



    電話里傳來了張米兒的聲音。



    “死丫頭,還沒嫁過去呢,就胳膊往外拽了。”



    “媽……”



    電話那頭,鬧了一陣。



    “小云,找我們干嘛啊?”



    張米兒溫柔的聲音,在電話那頭展現著。



    聽在張云的耳里,讓張云的心中,默默激動著。



    “沒什么,就是問問你們晚上有空嘛?”



    “晚上。”



    張米兒暗暗了一聲。



    “晚上,找我們干嘛啊?”



    張雪兒在一邊聽著,見姐姐說不出話來,自己馬上說道了起來。



    “呵呵,能干嘛啊,就是約個會嘛?”



    “帶你們出去,吃點好吃的。”



    “約會!吃好吃的。”



    張云的直接,讓張米兒和張雪兒,有些小害羞著。



    “我們,我們考慮一下吧。”



    電話那頭,過了許久,張雪兒說了一句。



    “考慮……呵呵好吧……”



    張云爽快著,掛了電話。



    因為心里已經有了主意。



    “在我的地盤上,今晚兩位姐姐的考慮,那就是在床上,好好考慮,叫得聲響,到底有多大的問題。”



    “別的事情嘛,都有我考慮著呢。”



    “這小云……”



    此時逛在東京市街道上的張米兒,不知說什么好了。



    身邊那些張云的老婆們,剛才她們姐妹倆和張云的對話,都聽到了。



    “妹子,差不多就行了。”



    李琴上來勸著。



    “是呀,小云對你們算認真的。”



    單著話,示意著周圍的那些姐妹們。



    “是呀,是呀,小云工作忙,約會一次的話,就差不多了。”



    “對呀,你們都是小云的姐姐,這方面,更應該為小云考慮啊。”



    聽著周圍這些弟弟老婆們的話,張米兒和張雪兒紅著小臉。



    “他的老婆,倒蠻團結的。”



    張米兒心里暗暗想著。



    “也別顧慮什么了,人都見了,感覺也不錯,還放不開面子啊。”



    張米兒的媽媽,于美麗,在自己女兒的耳邊著。



    “媽,你不是說女孩子家家著,多約會幾次,再把身體給男人,那這個女孩子的價值就高嗎。”



    “可不要你已經是小云的婆娘了,就站在他身邊,替他說好話著。”



    “死丫頭,不懂好人心。”



    于美麗嘴里氣著。



    可是經歷了身邊這些弟弟老婆們的話,還有自己媽媽的那些話。



    張米兒還有張雪兒,心里就有了決定。



    “約會就約會吧,怕什么。”



    張雪兒暗暗認為著“哎,今晚約會,今晚就把身體給他,這……”



    張米兒的話,總是有些怕著。



    畢竟是處女嘛。



    遠在十幾里外的張云,此時坐著車,來到了昨天到過的那處歐式別墅里面。



    門口的警衛,在這座別墅中,依然顯得精氣神很足著。



    里面的警犬,對著進入別墅的人員,不停嗅著。



    一絲陌生的氣味,都不放過的樣子。



    碰碰……兩聲,張云和于天星,關上了車門,下了保姆車。



    同樣有昨天的一個成熟女管家,帶領著,朝著旁邊的別墅客廳里走去了。



    不過這次的話,顯得和上次有些不同。



    因為張云和于天星進入的房間,是別墅的小客廳里面。



    遠遠著,鋼琴聲,從那小別墅里面傳了出來。



    顯得輕輕柔柔著。



    兩個守在門口的女仆,替張云和于天星開了門。



    讓兩人進入著。



    別墅的大客廳,顯得豪華。



    別墅的小客廳,則是顯得溫馨。



    暖色的地毯,看起來,讓人感覺,心里就暖暖的。



    周圍掛在墻壁上,歐式的油畫,顯得讓房間更加的有檔次。



    谷村熏一和久田雅美母女倆都在。



    女兒谷村熏一坐在鋼琴面前,彈著。



    手指間,流動著美妙的音樂。



    久田雅美站在一邊靜靜聽著。



    “來了……”



    感受到了身后有人影的走動。



    久田雅美轉頭一笑,對著張云和于天星點了點頭,打著招呼。



    彈奏著鋼琴的谷村熏一,一邊彈奏著,一邊對張云微微笑著。



    “哎……”



    于天星看見久田雅美,整個人就傻了。



    呆呆站在一邊。



    就好像看到了圣母瑪利亞一般。



    張云多少還好一些,對著她們母女倆,點了點頭。



    拉著于天星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



    “大哥,稍微給點面子好不好。”



    張云提醒著于天星。



    “好的……”



    于天星抬頭看了久田雅美一眼后,再次傻住了。



    這讓張云看著,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這大哥還勸我,不要沾久田雅美,現在他自己卻……”



    張云心中一陣無奈。



    “不好意思,張醫生,今天還把你拉了過來。”



    今天的久田雅美,不知怎么的,穿了一身很休閑的衣服。



    一頭本來披肩的長發,此時斜盤在了頭頂上。



    前面的劉海,也梳理掉了。



    身上的話,穿了一身略顯緊身的,顏色是草綠聲的運動服。



    腳上一雙,白綠相間的運動鞋穿著。



    臉上的妝容,很淡。



    就臉上,稍微打了一點粉底,讓她臉,微微顯得白凈著。



    嘴唇上的話,抹了一點薄薄的水晶唇彩。



    在屋外陽光的照射下,那薄唇散發著亮光,顯得誘人著。



    久田雅美說著話,搖曳著她的身姿,朝著張云和于天星走了過來。



    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也是沖著張云和于天星的身上,飄來著。



    于天星的鼻子,用力聞著空氣中這些味道著。



    顯出一副很貪婪的樣子。



    周圍的幾個女仆,偷偷看著,嘴里呵呵笑了起來。



    張云的話,面對著久田雅美的接近,心里也多少有些緊張著。



    畢竟久田雅美一邊接近著,一邊讓自己胸前,沒有被胸罩包裹住的,兩個大胸,上下一震一震著。



    水晶的唇彩,也在她嘴邊,微微抿動著。



    還有嘴唇里,那小小的,顯得鮮紅的小舌頭,時不時露了出來。



    身下的雙腿,在邁動的時候,故意那么摩擦著。



    大腿間衣服,刷刷刷……摩擦的聲音,也顯得很明顯著。



    感覺上,就好像久田雅美身體里面的部位,在摩擦來摩擦去一般。



    “張醫生,我們母女倆,這次叫你來的話,是讓你帶我們出去玩一下。”



    久田雅美的話,像是天雷一般,在張云的腦海中,震動著。



    “玩,出去玩,而且還帶她們母女兩個,不要開我玩笑吧。”



    張云吞了一口口水,微笑著看著久田雅美。



    “夫人,開玩笑的方式,有多種多樣,你這種,最讓人受不了了。”



    張云呵呵笑著。



    目光避開著久田雅美的目光。



    久田雅美有一雙大大的鳳眼。



    這雙目光和男人的目光一旦接觸,就好像會發電一般。



    讓張云凝視著的時候,整個心情都是酥麻著。



    “呵呵……”



    張云不好意思的表情,讓久田雅美開心著。



    久田雅美已經好久沒調戲,像張云這樣年輕的男孩子了。



    微微調戲下,對方不好意思著,久田雅美的心情,也顯得很那個著。



    “就感覺,找到了初戀的滋味,甜甜蜜蜜著,呵呵,真好。”



    “不開玩笑,我打算下午的話,就讓你給我做手術,不過上午,你要帶我們母女倆出去散散心,這樣的話,我心情一好,你手術成功的概率就會很高啊。”



    久田雅美的話,確實也有道理。



    病人心情好,對于手術確實有幫助。



    “可是,可是,她……”



    張云指了指,不遠處的谷村熏一。



    感覺對方也跟著一塊去散心,有些不對。



    張云的意思,久田雅美心里明白。



    “呵呵,我女兒不跟著我去,難道就我和你啊。”



    久田雅美說著話,目光就暗暗對著張云來了一眼。



    眼神中,有小女孩子撒嬌的感覺,也有對小情郎埋怨的意思。



    盯得張云的心情,亂得不行著。



    “這個**夫人,真讓人受不了啊。”



    張云的心情,被久田雅美撩得是火急火燎著。



    就恨不得在這里,強奸了她。



    久田雅美這里,似乎也感覺玩得有些過火了。



    “感覺這個醫生不錯,就沒邊沒際了,這可不好啊,萬一把他的欲火挑了起來,到時候在外面,可難辦著。”



    久田雅美心里說道了自己一句。



    “最主要的是,我這樣挑逗他,我……”



    久田雅美感覺著自己此時的心態。



    “小心臟,快速跳動著,小臉上,微微羞紅著,雙腿之間,這……”



    不知不覺,久田雅美的雙腿間,有那么一些些濕了。



    雖然只是一點,但確實是濕了。



    “這……這……這怎么可能啊,世界上,竟然還有可以讓我身下濕了的,第二個男人,這……”



    久田雅美一時間,感覺非常對不起自己的老公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