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51章 老婆們的晨練

第251章 老婆們的晨練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嘿嘿……”



    老婆來了,張云的刀法,也就無法練習了。



    而是站在一邊,看著幾個老婆跳著有氧健身操。



    羅雪和朱小紅,在國內的時候,就很注意運動著。



    有空就會在家里,跳上一段健身操著,可是來到了日本國。



    收看不到華夏國的運動頻道,所以早上有氧健身操,也就無法練習了。



    如今可好,跟家里的和田佳美一說,發現她也是有氧健身操的愛好者。



    而且的話,清楚幾個日本國運動頻道,播放有氧健身操的時間。



    有她帶著,兩女也就打算重新開始自己健身操的練習。



    五十幾寸的液晶電視一打開,和田佳美幾個頻道一調。



    很快就出現了,一隊日本美女,在電視屏幕中,跳健身操的場景。



    “呦西……”



    看著電視屏幕中,幾個美女的胸部很大。



    跳躍起來的話,還顯得很給力著,胸前的一對,就像是探照燈一般,一上一下著。



    張云就來了興趣。



    “我靠,這是給女人們運動看的,還是專門給男人們晨勃看的啊。”



    因為電視屏幕中幾個女主播們,胸前兩個上下運動的厲害。



    張云那東西,也是噌……的一下,很給面子著起來了。



    “呵呵,真不錯。”



    找到了運動頻道。



    和田佳美她們,也開始對著電視頻道里,那些女主播的動作,而運動了起來。



    身體一上一下,時不時還跳躍著。



    眼前張云這三個老婆,可都是很高檔的女人。



    快活世界里,女人只要高檔著,那身材的保養一定做得很好。



    而身材保養的好,一般的話,就不會戴胸罩著。



    任著自己的胸部,在胸衣內,活潑著。



    此時張云房間里的三個老婆,就是這樣的。



    胸前的各自兩個,顯得異常活潑著。



    最活潑的,算是和田佳美的兩個。



    畢竟小嘛,身體動作一大,上上下下的頻率就顯得很快著。



    刷刷刷……著,不知道上下了多少回了。



    胸前那激凸,也是一劃一劃著,摩擦在自己的胸衣上。



    很快,就摩擦得那激凸,硬硬著,大大著。



    就好像兩個小彈珠一般。



    看得張云是一愣一愣著。



    羅雪和朱小紅胸前的兩個,算是比較沉穩的。



    因為畢竟大嘛。



    巨型之下,一旦運動,那聲勢,就顯得很恐怖著。



    咚咚咚……著,就好像兩個大鐵球一般。



    上下滾動著。



    “我的娘啊。”



    看著兩位師母胸前那東西震動著。



    張云的身下也跟著震動著。



    “媽的,真受不了了。”



    張云臉上多少不好意思著。



    拿著沙發上的靠枕,把自己身下的情況,蓋住了。



    不讓自己身下的情景,讓三位老婆看見著。



    羅雪和朱小紅,還有和田佳美,看著這樣的情況,嘴里都是紛紛笑著。



    “怎么了?電視里的妖精,勾引你了。”



    羅雪暗暗說著。



    朱小紅和和田佳美,嘴里呵呵笑著。



    三女集體著,身體運動起來,特別用力著。



    就是故意把自己胸前的兩個,用力震動著。



    震動的比電視機里面的女主播們還厲害著。



    把自己老公的目光,從電視中,吸引到了現實中。



    害得張云在和田佳美這里看看,羅雪這里又看看,后來又看著朱小紅那里。



    一雙賊眼,忙得不行著。



    六只小白兔跳躍的樣子,他都想看著。



    “都好,都漂亮。”



    張云添著嘴唇,一時間都不知道,看哪個好了。



    抓在身下的靠枕,更是用力壓了壓自己的褲頭。



    把自己褲頭里面,昂昂的東西,使勁往下壓著。



    “兄弟,忍住,忍住。”



    張云越讓自己的兄弟忍住,他那兄弟,就越抬頭著。



    似乎要把那靠枕頂出去了。



    一副——大哥我受不了了的樣子。



    張云生氣了,很生氣著。



    其實根本不是生氣,就是下面憋不住了。



    張云站起了身體,把旁邊的電視直接關了。



    “干嘛啊?”



    羅雪暗暗了一聲。



    看著張云黑著臉,來到了三女的面前。



    三女多少有些緊張著。



    “干嘛,讓你們負責啊。”



    張云無賴著,自己一把,把自己身下的短褲給扒了。



    然后把自己身下全部的情景,都展現了出來。



    特別是那昂起頭的東西。



    吊兒郎當著。



    “呀……”



    一時間,整個陽臺內壁中,羅雪三女都是叫了起來。



    “你個流氓。”



    羅雪拿著沙發上的靠枕,扔著張云。



    “也太禽獸了一點。”



    朱小紅的話,看著張云身下那東西,晃蕩著,一時間顯得受不了著。



    “大清早著,就這么厲害了。”



    “怎么可以這樣嘛。”



    和田佳美是三女中最年輕的一個,臉皮也是最薄著。



    看著張云,裸著下半身的樣子,一時間就傻眼了。



    身體站在原地不動著。



    “傻眼了好,呵呵,正好下手。”



    張云一下子把和田佳美給抓住了。



    “干嘛啦。”



    此時此刻,和田佳美,才知道躲避著,可是已經晚了。



    “呵呵,干嘛,能干嘛啊。”



    張云說著話,就把和田佳美的身體,按到了旁邊的沙發上。



    上面運動衣扒著,下面運動褲也是扒著。



    “干嘛,干嘛……”



    和田佳美急著,雙手抓著自己身上身下的衣服,可是結果。



    “嘿嘿……”



    張云很快就把和田佳美身上的衣服,給扒光了。



    然后的話身體一撲,就撲上了和田佳美。



    “兩位姐姐……”



    和田佳美,喊著羅雪和朱小紅。



    可是此時此刻,羅雪和朱小紅,早跑沒影了。



    “佳美,乖,老公也晨練一下。”



    張云說著話,就對著身下的和田佳美,晨練了起來。



    “哎呦,哎呦……”



    一邊晨練,一邊還喊著口號著。



    張云美美著,爽了一次。



    爽完之后,張云又揉著和田佳美去了浴室,然后一邊洗澡,一邊又爽著。



    爽著的時候,嘴里還說道著——多運動,有益身體健康嘛。



    一翻瘋狂之后,張云帶著和田佳美,回到了房間里,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



    “姐姐,不帶你們這樣不團結著,把人家一個人,留下哪里。”



    和田佳美從房間里出來,見到了羅雪和朱小紅,小臉紅紅著。



    走起路來,一瘸一拐著。



    “怎么了?老公剛才跟你玩暴力了?”



    羅雪呵呵笑著。



    “不是拉,你也知道他的,他那東西根本不是正常人能有的。”



    “一個早上還要了人家兩次,我……”



    和田佳美也想好好走路著。



    可是雙腿一個合攏,雙腿間就像火燒了一般。



    一定要雙腿撐開著走,雙腿間火辣辣的感覺,才能好一些著。



    “呵呵……”



    看著和田佳美那樣子,羅雪和朱小紅不停笑著。



    “還笑……”



    和田佳美羞死了。



    張云則是一副無事人的樣子,在房間的客廳中,陪著家里的這些老婆們,好好吃了一頓。



    “李琴,你們今天有什么打算嘛?”



    張云一邊吃著,一邊問著,從云都市趕過來的這些老婆們。



    “逛街了,能有什么打算,就是怕你,心疼錢。”



    “呵呵,逛吧,只要你們開心,買什么無所謂。”



    張云是她們的男人,同時擁有著她們的身體和靈魂。



    如此情況下,張云付出些錢,讓這些女人,在物質上好過一些,那是很應該的事情。



    “咱是男人,這點辦不到,算什么男人啊。”



    張云心里牛叉了一句。



    “呵呵,謝了。”



    李琴暗暗一句,轉頭看著自己的這些姐妹們。



    “老公都說了,那我們今天不刷夠一千萬的東西,可不許回來啊。”



    “呵呵,知道了,大姐。”



    “咱努力朝兩千萬刷……”



    玉芬起哄著。



    “對了,老公,剛才于天星來了個電話,好像說會親自接你,去一個地方。”



    吃著飯,和田佳美在張云的耳邊說道著。



    “去一個地方。”



    張云微微一想,就想到了,這個可能的地方是哪里。



    “呵呵,估計是雅美她們母女倆哪里。”



    “恩……”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吃過了早飯,張云帶著羅雪和朱小紅,還有和田佳美上班去了。



    不過來到了樓下后,就羅雪和朱小紅另外的話,和田佳美朝著東京市華僑醫院,去了。



    張云的話,搭上了于天星的車,往昨天去過的別墅,開了過去。



    “老哥,今天怎么安排的?”



    張云坐在保姆車的副駕駛位置上。



    嘴里點了一根煙,抽著。



    “兄弟!你告訴哥哥,你是不是跟雅美那女人,對上眼了?”



    于天星開著車,臉上顯得疑惑著。



    目光帶著崇敬的樣子看著張云。



    于天星今天大清早著,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是久田雅美打來的電話。



    對方指名讓張云去昨天去過的別墅,對她進行進一步的診斷,要是可以的話,今天就給她做手術著。



    突然的安排,讓于天星懷疑著張云和這個久田雅美的關系,到底是什么著。



    “對上眼了……呵呵……”



    張云嘴里笑著。



    “怎么可能。”



    其實張云心里也不確定著,自己和這個久田雅美,到底是什么關系。



    在張云感覺來說,可以說是有關系著,不過也可以說是沒關系著。



    畢竟這點所謂的關系,就是男女眼神之間的交流。



    大家都當真了,那就是真的關系,大家事后一笑,那什么關系也沒有了。



    “兄弟,她少說也是我們日本國首相的女人,你要是真沾了她,搞不好被我們首相給……”



    于天星作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呵呵,知道了,我有分寸的。”



    張云嘴里暗暗一笑。



    心里一時間,為久田雅美這個女人,真的有些頭痛著。



    對方的身份擺在那里,張云要是沾了,那就是很麻煩的事情,可是這個女人,又天生一副風流摸樣著,對著張云的話,更多少有那么一些意思著。



    “這樣的女人,就是稍微接觸一下,我都有一種受不了的感覺,要是給她做手術的話。”



    “那什么術前檢查,然后術前的手術說明,另外的話,術后還要我親自觀察著。”



    “這些事情全部加在一起,我和她的接觸,可就不要太多啊。”



    “在這么多接觸下,讓我憋著不干她,怎么可能呢?”



    張云心里想著,久田雅美那成熟而風騷的摸樣,心里就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這個女人,一定要騎了。



    這樣的話,是張云發自內心的話,也是張云小弟,想要對大哥表達的話。



    “哎,走一步,看一步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