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50章 豬八戒鬧春宮

第250章 豬八戒鬧春宮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是呀,太壞了。”



    張米兒說著話,小臉羞紅了起來。



    心里甜甜蜜蜜著,剛才被自己弟弟摸過的胸部,很自然著就在她身體里面的胸罩內,漲大了起來。



    就好像她弟弟的大手,還在她胸口做壞著。



    “竟然就頂著人家的胸罩了。”



    張米兒靠在放進的門上,一副有氣無力的感覺。



    似乎自己所有的力氣,都在剛才和自己弟弟的糾葛中,完全消耗了。



    張雪兒也是,就好像和自己的弟弟愛過了多少遍的感覺。



    身體虛的不行,靠在房門上,小嘴不停喘息著。



    “呵呵……”



    此時,在房間門外。



    李琴和單小蜜雙手抱著胸,靠在房間的墻壁上,一副偷笑的樣子。



    “哎,你們兩個,怎么在這里啊。”



    張云瞄了兩女一眼。



    “沒什么啊,就路過。”



    李琴說著話,拉著身邊的單小蜜,往一邊走著。



    “路過……”



    張云怎么可能相信這樣的鬼話。



    大手一拉,就把兩個老婆的小手給拉住了。



    “好吧,不說實話,那就嚴刑逼供了。”



    張云說著話,就往兩個老婆的**上按了上去。



    狠狠著,用力的按著。



    都是身材超棒的老婆。



    那胸部,豐滿的就沒話說了。



    加上都是孕婦的體質,那胸部就更加敏感了。



    李琴和單小蜜,身體被控制在墻壁上。



    胸前各一個**,上下拱動著,完全受控在張云的大手里面。



    “壞死了。”



    對于自己男人玩弄自己的胸部,兩女雖然害羞,但顯得沒什么著。



    畢竟是自己的丈夫嘛。



    “怎么樣?和自己的兩位姐姐,好上了沒有。”



    李琴伸手推開了,張云抓在她胸部上的大手。



    “哎,可惜了,就差一點。”



    張云的話,則是揉著兩個老婆,往遠處的房間走著。



    “怎么?你還真想第一次見面,就把自己的兩位姐姐得到手啊。”



    單小蜜嘴里笑著。



    “人家又不是熟女姐姐,身體已經給了別人了,她們可是處女姐姐,你不努努力,人家的身體,能輕易給你嘛。”



    “呵呵,是呀,處女姐姐。”



    張云嘴里暗暗一句。



    心里顯得得意著。



    “處女姐姐,確實要花些時間和精力的。”



    “對了,你們都住那個房間啊?”



    張云轉過了精神,問著身邊的兩個大老婆。



    “那里。”



    李琴小手指了指一個方向。



    “好咧,今晚咱們幾個,好好快樂一下。”



    張云顯得得意著。



    “還用說,你我們姐妹們,怎么收拾你。”



    “嘿嘿,我什么時候,在這件事情上,表現不好了。”



    張云洋洋得意著,看著身邊的兩個老婆。



    心里也顯得癢癢著。



    這老婆越用越風騷,讓張云是越看,越有味道著。



    “嘿嘿,嘿嘿,走,老婆們,讓你們再好好領略一下,本老公的真正實力。”



    張云揉著兩個老婆,把眼前的一處房門打開了。



    房門大開之下,是房間里,七八個打扮得妖艷的老婆,展現在里面。



    “這,姑媽也太風騷了一點,像是個妓女一般。”



    “這,于婷婷和于優優也真是的,完全是一個樣子的打扮,都分不清她們了。”



    “呵呵,麗榮更不錯,還日本和服穿在身上,只是這和服,也太下賤了一點,比日本a片里的和服,都下賤著,又省面料,又爆乳著,呵呵,我喜歡。”



    “哇!還是雪青和雪紅姐好,日本學生服穿在身上,下面的裙子,不僅整條大腿都露出來,而且連小內褲,都能看見影子著。”



    看著房間里,這些老婆的打扮。



    張云身下的玩意,立即雄起著。



    像是破土而出的春筍一般,雄赳赳,氣昂昂著。



    “兄弟,戰斗……”



    張云一脫褲子,嘴里笑呵呵著,就朝著床上撲了過去。



    “老婆們,我來了。”



    像是豬八戒鬧春宮一般,張云的身體,就撲上了床上。



    “呵呵呵……”



    各種各樣嬌笑的聲音,一時間,在房間里蕩漾開了。



    “來啊,來啊。”



    “呵呵,抓不到吧。”



    “小色胚,快點啊。”



    誰能想到,房間里的這些女人,平時的摸樣,都是規規矩矩著良家婦女,可到了此時的床上,比高級會所里的妓女,還會浪著。



    “呀……”



    一聲吶喊之下,張云開始了他今晚床上的征程。



    “妖精們,看老孫的金箍棒。”



    一夜廝殺,到了早上四點的時候。



    張云從床上爬了起來。



    在老婆美艷的大腿中穿梭著,在無數雪白的**前,移動著。



    “忍住,忍住。”



    張云勸著自己。



    讓自己的身下,安穩一些。



    可是他的身下,在這些誘惑面前,噌的一下,像是彈簧一樣,跳了起來。



    “哎,真不給大哥面子啊。”



    張云無奈了一聲,只好舉著身下的槍,從床上跳了下來。



    此時此刻,張云房間里的老婆們,都睡著。



    巨大的床上,十個老婆,東倒西歪著。



    張云輕聲著,從房間里貓了出去,不打擾著她們的休息。



    然后從房間的廚房里,拿出了一把菜刀。



    來到了公寓房,內壁在房間里的一個陽臺。



    玻璃罩外,東京市清晨的景色,展現在張云的面前。



    因為是凌晨四點的關系,幾乎是漆黑一片著,除了零星的燈光外。



    張云嘴里微微一個呼吸,思想著自己家族刀法的那幾招。



    綿里刀,張云已經完全掌握。



    抽風刀,張云幾乎大成。



    雪花刀的話,張云掌握的程度,已是小成。



    此時的話,是張云該重新掌握一個刀法招數的時候了。



    接下來是什么招呢?



    張云思考著。



    千里穿針吧。



    張云忽然想到了自己家族里,一個難度很大的招數——千里穿針。



    “這可是張家刀法中,第三難度的刀招了,要是掌握了它……”



    張云不知道,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



    可是千里穿針的話……



    張云心里想著這招刀法的具體應用,還有就是具體的心法。



    嘴里呼吸了一下,就在自己面前,展現了出來。



    “先試試看吧,感覺一下這個刀法的具體威力。”



    張云拿著菜刀,擺在自己的面前,然后一手朝著側面開始猛的一下,轉動了起來。



    刷刷刷……那菜刀,翻滾著,朝著張云另外一只手的方向,飛轉了過來。



    張云不傻,畢竟是剛剛練習這招刀法,所以伸手沒有去接。



    而是任著那菜刀,在空中翻滾了一下,落到了原處的地面上。



    刷刷刷……高檔木材鋪成的地板,一時間遭殃了。



    在菜刀余力的影響下,刮出了很多木屑著。



    “這……”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真的有些懷疑自己,要不要真練習這個刀法了。



    “要是練習的不好,搞不好一只手就廢了。”



    張云并沒有思考多久,還是決定練習著。



    無他,一個男人想要在世界上立足,過得好著。



    沒點付出,那是不行的。



    張云迎對著東方,開始放慢著手中菜刀轉動的速度,開始了千里穿針的練習。



    刷刷刷……刷刷刷……菜刀不停在張云的雙手中轉換著。



    好幾次,就差點割到了張云的手指。



    可是前面幾次危險后,張云慢慢著就掌握到了竅門,可以從容著接到手中拋來拋去的菜刀。



    這樣的結果,只是千里穿針刀法,完成了萬分之一的過程。



    千里穿針刀法,大成的要求。



    是在兩手四十公分的距離里,一手拋轉刀柄,讓刀在兩手這樣的距離內,旋轉半個小時的時間,而不落地著。



    這樣的話,就算是這個刀法大成了。



    “看來,還有得練了。”



    張云也不啰嗦,埋頭開始了,自己刀法的聯系。



    累了的話,綿里刀練習一邊,精神就全部起來了。



    到了早上六點的時候。



    張云所在的內壁陽臺,也熱鬧了起來。



    和田佳美,羅雪和朱小紅。



    穿著緊身運動服,來到了張云的身邊。



    三女站在張云的身邊,暗暗看著張云練習刀法的樣子。



    “小云,你搞什么鬼啊,練刀法,竟然用菜刀。”



    羅雪嘴里暗暗笑著。



    穿了緊身運動服的羅雪,整個身材展現無遺著。



    加上里面一看就沒穿內衣,胸前的兩個葡萄,顯得惹眼著。



    清晨的寒意一吹,激凸在那里。



    笑聲一起,那兩個,就不停上下起伏著。



    摩擦在她那緊身運動服上。



    “我的六師母啊,你這樣打扮,我可要分心的。”



    張云看著,心里暗暗想著。



    “練習刀法,講究的是心意,心意到了,那手也就能成刀了。”



    “如今你徒弟,不過是小有成就,所以拿菜刀來練練,往后,你自然能看到,我手中無刀,也能練習刀法的情景。”



    “吹吧。”



    幾個張云的老婆,聽著,嘴里笑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