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49章 我的好姐姐

第249章 我的好姐姐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房間里,張米兒和張雪兒,坐在最中間的沙發上。



    另外張云的那些大小老婆們,都陪著。



    說笑著一些話題。



    房間里的這些女人們,顯得很融洽著。



    一個女人說一句話,能把別的那些女人都逗笑著。



    就是不感覺那么好笑著,這些女人也都是很給面子著,臉上展現出一副笑容來。



    張云進入了房間,一下子讓房間里的笑聲,停止了下來。



    房間里這些女人,默默的目光注視著他。



    “來了。”



    李琴說著話,從座位上站立了起來。



    美云的話,則是把從廚房里拿過來的一些飲料,發給著房間里的姐妹們。



    “恩!”



    張云揉著李琴坐到了沙發的中間,和張米兒還有張雪兒靠近著。



    兩女面對著張云的靠近,多少顯得緊張著。



    不過已經和張云的這些老婆,相處了一會兒,彼此也熟悉了。



    所以那一份緊張,也就不是太強烈著。



    張云抓著自己大老婆的小手,默默的目光看著身邊的兩位姐姐。



    “這個屋子不錯,多住幾天。”



    張云看著眼前的房間,這個房間,就是自己兩位姐姐,入住的地方。



    “最好的話,讓兩位小媽,也陪在你們身邊。”



    張云的目光,看著于美華和于美麗著。



    兩女臉上暗暗一笑,心里明白,張云說這樣的話,目的何在。



    “我們倆是可以住這兒,就怕有些人,找著我們的借口,老是騷擾我的女兒了。”



    于美麗的話一說,整個屋子的女人,都在笑著。



    張米兒和張雪兒的話,則是小臉微微紅著。



    “美麗阿姨,看你說得。”



    張云不好意思了一句。



    “我照顧自己的兩位姐姐也是應該的,是吧,三姐,四姐。”



    張云說著話,溫柔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兩位姐姐。



    同時也在兩位姐姐紅艷艷的小臉上,注視著。



    美女的容顏,總是相對起來,容易招惹男人的目光著。



    “照顧是可以,只要不照顧過頭了就行。”



    張米兒暗暗了一句。



    這一句話,讓房間里的這些女人們,又是哄笑了起來。



    李琴看著自己的男人,有心在今晚,跟兩位自己的姐姐,更進一步著。



    就示意了一下房間里的這些姐妹們。



    打算先出去著。



    “好了,你們姐弟三個,再好好談一談,我們姐妹們,先出去了。”



    李琴說著話,拉著身邊的單小蜜,示意著另外的這些姐妹,往門外走著。



    “老公,拜拜了。”



    “老公,加油啊。”



    “老公,再勇敢一些,把你那賴皮勁使出來。”



    在張云身邊經過的,張云的那些老婆們,一人一句,或者一人一個眼神著,鼓勵著張云。



    張云聽著,心里暖暖著。



    很快,房間里,就只剩下張云和自己的兩位姐姐了。



    張米兒和張雪兒的話,在這樣的情形下,臉上也多少緊張著。



    手中捧著的果汁,喝了一口又一口著。



    張云的話,坐在沙發上的屁股,不停往兩位姐姐的身邊靠著。



    此時此刻,在房間的門外,李琴和單小蜜,偷聽著。



    “哎,姐姐!我們這樣偷聽不好吧。”



    單道著。



    耳朵比李琴還積極著往墻壁上貼著。



    “死丫頭,我們是怕萬一,才留下來的。”



    李琴一副很坦然的樣子。



    就感覺是奉旨偷聽的一般。



    “是呀,是呀,萬一老公要是胡來,我們兩個不是也可以出面救場啊。”



    單小蜜得意了一句。



    不過聽了一陣,聽不出房間里的聲音。



    嘴里就嘀咕了起來。



    “姐姐!怎么房間里沒聲音啊?”



    “不會是老公到現在還沒正式下手吧。”



    “有可能,這家伙是個慢性子。”



    李琴暗暗了一句。



    “哎,真是急死我了。”



    單小蜜拉了拉自己的胸口,讓自己的胸口,更加敞露了出來。



    方便著自己,更加暢快的呼吸。



    “呵呵,皇帝不急太監急。”



    看著自己姐妹那樣子,李琴嘴里笑得很歡著。



    很快,兩女一直想要聽到的聲音,終于在房間里發出來了。



    “日本的天氣,好像比我們國家的天氣要冷。”



    張云這樣的話一說。



    門口的李琴和單小蜜,嘴里都是偷偷笑著。



    笑得都有些受不了的樣子。



    “老公也真是的,這么老土的話,都能說出來。”



    “是呀,當初我們姐妹倆,怎么就稀里糊涂給了他啊。”



    “這么不會說話。”



    似乎聽到了外面兩個老婆的聲音一般。



    此時在房間里的張云,正了正身體,臉上的表情,也多少恢復了自然。



    而一邊的張米兒和張雪兒,聽了張云剛才的話,兩女都是偷偷笑著。



    兩女對視一眼,感覺出自己這個弟弟的傻氣之處了。



    “恩,好像是冷了一點。”



    張米兒暗暗了一句,等著張云的回復。



    感覺張云要是還抹不開面子,說這些正經的話,那姐妹倆,就要請他出去了。



    “兩位姐姐……”



    張云忽然說了一句,目光就盯著張米兒和張雪兒看著。



    似乎發現了什么一般,往兩女身上,用力瞧著。



    弄得兩女倒有些慌張著,不停把目光往自己身上看著。



    以為自己身上哪里穿著不對了。



    可是看了許久,感覺自己的身上都很正常著。



    “干嘛盯著人家啊?”



    張米兒白了張云一眼,張雪兒也是。



    “不是盯,是感懷!”



    “感懷?”



    張米兒疑惑著。



    “感懷什么啊?”



    “感懷老天對我的眷顧。”



    “眷顧?”



    張米兒和張雪兒,更加聽不懂了。



    “平白無故,怎么就眷顧起來了。”



    張米兒心里暗暗想著。



    “對,眷顧老天把這么漂亮的兩個姐姐,賞給了我。”



    “撲哧……”



    張云的話,才說完,兩女嘴里就控制不住的笑著。



    因為笑得過于大聲了,兩女忙是想收回來。



    可是已經表現了姿態,想小點聲笑,都是不行著。



    所以一邊大笑著,一邊對著張云使著白眼著。



    “怪不得我媽說你這個人很壞,果然如此。”



    張米兒暗暗了一句。



    “是呀,這樣被你逗著,估計沒幾個女孩,對你能不動心著。”



    張雪兒說著話,嘴里繼續笑著。



    因為張云剛才的話,實在太好笑了。



    “那兩位姐姐,對我動心了沒有啊?”



    “你……”



    張云借話套話著,讓張米兒和張雪兒,小臉一時間紅到不行著。



    “你這小壞蛋,你再這樣說,我們可不理你了。”



    “是呀,那有這么欺負姐姐的。”



    “呵呵,可是人家說了,一個男人要是有非常漂亮的姐姐在身邊,那不欺負,這個男人才傻呢。”



    張云一邊說著,一邊往兩位姐姐的身上靠著。



    “你們說,對不對啊,我的好姐姐。”



    張云一抓,就把張米兒的小手給抓住了。



    “呵呵,米兒姐姐的小手,真好抓。”



    張云才沒開心多久,張米兒的小手,就從張云的大手中掙扎開了。



    “小壞蛋,干嘛啦。”



    張米兒不好意思著,看了身邊張雪兒一下。



    一副怕自己姐妹笑話自己的樣子。



    “明白了,明白了。”



    張云嘴里呵呵笑著。



    一下子把兩只手一同出擊著。



    兩位姐姐的小手,一時間全部在自己的大手里面了。



    “一塊抓,兩位姐姐就不用不好意思了。”



    張云說著話,身體更加往兩位姐姐的身上靠著。



    “你……你……”



    張米兒和張雪兒身體扭捏著。



    花了好大的意志力,才把張云抓過來的小手,給弄開著。



    “你這壞蛋……”



    張米兒示意了身邊張雪兒一眼。



    在張米兒抓著張云一只手的情況下,張雪兒也抓住了。



    “要是再讓這家伙,在我們姐妹房間里待著,肯定會被他壞了身體著。”



    張米兒心里暗暗想著。



    張雪兒的話,也是這樣感覺著。



    所以姐妹倆推著張云,就往房間門口去著。



    “兩位姐姐,干嘛拉,再讓我待一會兒拉。”



    張云借著機會,把兩位姐姐揉揉抱抱著。



    弄得兩位姐姐,很不好意思著,身體接觸間,身體的力量越來越小。



    不過在完全失去自我之前,還是把張云的身體,推出了門外。



    碰……的一聲后。



    兩女靠在房間的門上,心里一陣慶幸著。



    剛才要是兩女意志再不堅定一點的話,下面的結果,就是倆姐妹,第一天見到弟弟,就被弟弟給上了。



    成了張云家族里,一個非常非常大的笑柄。



    “恐怕以后弟弟的這些女人,都會用這樣的話,來笑話我們姐妹倆?”



    張米兒暗暗認為著。



    “這樣的情景下,我們還怎么替他管理著家里的女人啊。”



    張雪兒想得更加深遠了一些。



    不過,雖然把張云推出了房間,兩女的臉上,也是很不好意思著。



    張米兒看了看張雪兒的胸部,張雪兒看了看張米兒的臀部。



    姐妹倆這些身體的部位上,衣服皺巴巴著。



    “他摸了你**吧。”



    張雪兒暗暗問著。



    “恩,好幾把呢,你的屁股呢?”



    張米兒回問著。



    “這……”



    張雪兒不好意思著。



    “我想避,都避不開著,差點就被他摸到哪里去了……”



    “這個弟弟,也太壞了一點。”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