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46章 姐姐住下來

第246章 姐姐住下來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呵呵,是我們姐妹兩個,讓她們過來的,算是認識一下你這個弟弟。”



    于美麗站在了張云的面前。



    阻擋著張云和兩位姐姐的見面。



    “美麗阿姨,你這……”



    張云不好意思著,看了看于美麗身后的兩位姐姐。



    左右看著,心里就是喜歡著。



    這兩位姐姐,看上去多少有些像于美麗和于美華著,同時的話又像張云的大姐和二姐。



    總之這兩個女人的身上,讓張云看著就是眼熟著。



    “媽,你還不讓我們姐妹倆,認識小云了。”



    那兩個空姐中,顯得年歲稍微大一點的空姐。



    邁著優雅的步態,朝著張云走了過來。



    “你好,我是你三姐張米兒。”



    張云的三姐,對著張云燦爛一笑著。



    優雅的身姿,就展現在張云的面前。



    臉上是甜甜的笑容,配上甜美的容貌。



    淡淡的妝容下,雙眼看上去俏皮著,嘴角嘟嘟著,像是小櫻桃一般。



    頭上的發,包裹在空姐帽之下,顯得大氣著。



    一看就是有涵養女人的感覺。



    胸前的兩個,更是不輸她母親著,漲漲的樣子,隨著她嘴里的呼吸,晃蕩著。



    微微顫抖之間,張云的身下,蹭蹭蹭著有反應了。



    細小的蠻腰,更是把那合體的空姐服,淋漓著展現了出來。



    不錯的肥臀,算是御姐女孩中,很肥美的。



    黑色正統的絲襪,包裹著她那雙大腿,看上去的話,顯得誘惑異常著。



    讓張云的目光盯在上面,嘴里的呼吸,大口了不少。



    似乎都有些缺氧的感覺。



    身下大紅色的高跟鞋,鞋跟也就五公分,不過尖尖的樣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鋼刺一般,扎在下面的大理石地面上。



    同時也扎在了張云的心坎里面。



    讓張云痛苦,又喜歡著。



    身上濃郁的香水味道,聞起來動人,進入男人的心里,讓男人的心蕩漾著。



    “好一個三姐,看了,我就心動。”



    張云看了看自己身下的部位。



    嘴里笑了笑。



    “連我的小弟,都心動著,對吧,小弟。”



    配合著張云的問話,張云的身下,還在褲頭里點了點頭著。



    “你好,三姐。”



    張云激動著神情,抓住了張米兒的小手,輕輕握了幾下。



    握住的時候,還不愿放手著。



    打算最好就這樣一直握下去著。



    張米兒的小手,溫婉著,也是滑嫩著。



    讓張云的大手,抓在上面顯得很有感覺著。



    張米兒紅著小臉,白了張云一眼。



    第一次見弟弟,弟弟就色瞇瞇的看著自己,這讓張米兒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著。



    不過的話,心里還是很開心著。



    因為,看得出來,她弟弟喜歡自己。



    張米兒沒想到,自己原來在云都市還有一個弟弟著。



    聽到這樣的消息,她是很高興的。



    畢竟多一個親人嘛,誰不高興。



    可是當她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一個社會上有成就的男人,聽到這樣的消息,她的心里,就產生了漣漪。



    快活世界的女人,都是崇拜強者的,張米兒也是不例外,和社會上很多普通的女孩,擁有同樣的心理。



    加上女孩子們,更愿意嫁給自己的親人老公。



    所以張米兒得到這樣的消息后,整整激動了好幾天著。



    如今自己老媽要求自己過來,見一見這個弟弟。



    張米兒在飛機上,就一直沒合眼著。



    飛機飛了七八個小時,她一直是處于興奮的狀態。



    張米兒不能說,自己沒見自己弟弟前,就愛上了自己的弟弟。



    但是她有一種期待,那就是自己弟弟能看上自己著。



    這樣的話,她就可以幸福著,擁有一個親人老公了。



    “多美妙的事情啊,就像是做夢一般。”



    如今,眼前的情況一看,張米兒知道有戲。



    心里一時間,就甜蜜得不行著。



    張米兒畢竟是成熟的女孩了,心情上的調節,還是顯得很厲害著。



    雖然心情激動,但她還是很有禮貌著,和張云分開了一些距離。



    同時的話,讓自己身后的妹妹張雪兒主動上來,和這個弟弟好好認識一下著。



    “你好,我是你四姐張雪兒。”



    張雪兒對著張云燦爛一笑,調皮著吐了吐小舌頭。



    小手的話,也是伸在張云的面前著。



    “呵呵,真沒想到,我弟弟是個大名人啊。”



    張雪兒直接著,把自己的心情說給了張云聽。



    臉上的目光,更是盯看著張云。



    張云的話,也是看著自己這位四姐。



    張雪兒的頭發,雖然也是被空姐帽束縛著。



    可是帽檐里面,一束斜發蕩在她的耳邊,讓她的摸樣,更添了幾分可愛的感覺。



    臉上的妝容,也是淡淡的,不過是水晶淡淡妝容。



    所以她那張小臉,看上去的話,像是水果一般,整個就是水水嫩嫩著。



    有點嬰兒肥的小臉蛋,微微晃動間,嘟嘟著。



    雖然看上去,這個四姐的容貌,好像發育未完全的樣子,可是胸前的兩個,和臀后的兩塊。



    比起三姐張米兒來,顯得更加壯觀著。



    就是一直不動著,張雪兒胸前的兩個,因為太過巨大的關系,而微微下垂在她胸前。



    巨大的山峰,已經像是累贅一般,樹立在她的胸口上。



    看著自己弟弟,好奇的目光,看著自己胸口的樣子。



    張雪兒不好意思著笑了笑。



    “四姐有點**癥,你可不要見笑啊。”



    “不見笑,不見笑。”



    張云沒想到著。



    自己的四姐,竟然還有這樣一種離奇的癥狀。



    “太好了,比李悅的還要大。”



    大奶的女人,誰不喜歡啊。



    張雪兒的胸部大著,屁股的話,也是顯得很肥厚的樣子。



    雖然沒有塌下來的感覺,但是異常巨大下,看著,總有一種塌下來的危機。



    就恨不得,直接把雙手放在她臀部下面,防止著她臀部忽然因為重量太大,而落下來著。



    張雪兒的身下,同樣的黑色絲襪,同樣的大紅色高跟鞋,只是配著不同感覺的臉蛋和身材。



    她整個人的味道,也就顯得不同著。



    “絕對是童顏**啊。”



    “童顏是無敵的童顏,**已經是病態的**了。”



    “沒想到,我竟然還有這樣一個姐姐,呵呵……太好了。”



    張云的心里,振奮著。



    “老爸,感謝你啊,給兒子我,留下了兩個很不錯的小媽,還給我播種下了,兩個這么美艷的姐姐。”



    “你享受不了了,兒子就替你享受了。”



    張云對張米兒看看,對張雪兒又看看著。



    哪個都喜歡,哪個都感覺漂亮著。



    “兩位姐姐,坐坐坐,飛了七八個小時,累了吧。”



    張云拉著兩位姐姐的小手,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



    色瞇瞇的目光,就在兩位姐姐的身上盯著。



    一副防賊一般的盯著。



    “小子,像什么話。”



    一邊的于美麗和于美華,顯得看不過去著。



    上去,搶走了自己女兒的小手,目光白了張云一眼著,帶著自己的女兒,落座到了房間的沙發上面。



    張云也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著。



    兩位姐姐剛剛來,自己就表現的這么色著,確實不好。



    雖然是快活世界,娶姐姐當老婆,顯得很應該著。



    可那也要慢慢來著,有了感情,才可以和姐姐愛愛啊。



    “兩位姐姐,在這兒,長住了吧。”



    張云坐在沙發上,嘴里關心著。



    “怎么可能,住一段,認一下你這個弟弟,我們兩個就要飛走的。”



    張米兒不好意思說著。



    張雪兒的話,嘴里呵呵笑著,看著張云。



    “啥,還要飛走,干啥飛走啊。”



    張云激動著。



    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那樣子,就感覺這兩位姐姐,已經是他老婆了,一定要受他支配著的感覺。



    “呵呵……”



    如李琴和玉芬這樣張云的老婆,聽著張云的話,都是大笑了起來。



    自己男人的胡來,她們自然清楚,可是這樣胡來著,她們也是第一次看見。



    “小色胚,就喜歡親人老婆,以前的話,我們幾個姑媽給他,他還不好意思著。”



    張云十幾個老婆中的張曼,看著此時的張云,暗暗說道著。



    張芬和張玉聽著,嘴里也是呵呵笑著。



    “就是,就是,當初接手我們姐妹三個,怕得要死著,如今見到了姐姐,卻一點也不怕了。”



    “對啊,明明心里就是一個色胚,當初還裝純潔著。”



    “不飛走干嘛,這里又不是我們姐妹的家。”



    張米兒白了張云一眼,臉上多少也不好意思著。



    張米兒看到了張云對于自己的心態后,對于和這個弟弟發生些什么,也是很期待著。



    可是這個弟弟,顯得有些急切了。



    一點也不顧及著女孩子的心思。



    什么表態的話,就直接說道了起來。



    這讓張米兒和張雪兒,多少有些下不來臺著。



    “死小子,也不用腦子想想,怎么可能一見面,姐姐就說一定要住在弟弟家里著。”



    “我真要是這么說了,那還不被他的老婆們笑死了。”



    “肯定說我是一個至今為止,最下賤的姐姐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