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43章 師母姐妹花

第243章 師母姐妹花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嘴里叼了一根煙,身下的玩意,也從羅雪的身體中弄了出來。



    一邊抽煙,張云一邊搖頭著。



    “媽的,可真爽啊。”



    張云拍了拍身邊羅雪的小腹,嘴里呵呵笑著。



    “六師母,你這身下,果然是極品啊。”



    “說什么呢?”



    羅雪也顯得很害羞著。



    身體還在微微顫抖著。



    以前在云都市醫院里的時候,就聽說自己這個徒兒的身下,能力如何如何的厲害。



    以前聽了,羅雪也只是笑笑,如今親自感受了,羅雪的心里,確實也是心服口服著。



    “果然是人間兇器啊。”



    想起兇器這兩個字,又想起剛才在床上的那些情景,羅雪的小臉,紅暈到不行著。



    “真是個小壞蛋。”



    “六師母,你和師傅在一起這么長時間,一直沒有孩子,搞不好這次和我,就有了孩子。”



    張云摸著羅雪的小腹,嘴里笑著。



    “倒是有可能,我和你小紅師母,之所以不能給他懷上孩子,都是因為他后面幾年,精子的濃度降低了,所以才……”



    羅雪紅著臉,看著張云,同時摸著自己的小肚子。



    “倒不希望給你生個兒子著。”



    “咋了?給我生個兒子,還不好了。”



    “生個兒子,也像你這么壞著,那要糟蹋多少姑娘啊。”



    “呵呵……”



    羅雪的話,讓張云笑著。



    身體輕輕壓在了羅雪的身上。



    “我欺負了你,你難道心里不高興嘛?”



    “誰高興了。”



    羅雪白了張云一眼。



    張云正想跟自己的師母,再好好**著。



    一直在張云身下,幫張云清理著的朱小紅,小手打了張云身下的大腿一下。



    “喂,還要人家幫你清理嘛?”



    “這……呵呵……”



    看著朱小紅,張云嘴里笑著。



    因為此時的朱小紅,身體趴在張云的身下,上身全裸著,胸前的兩個,像是探照燈一般,在她胸口晃來晃去著。



    “還清理啥啊,反正到時候,還要到小紅師母身體里面去的。”



    張云說著話,一只腳抬了起來。



    腳趾一夾,就把朱小紅胸前的一個葡萄給夾住了。



    然后腳趾用力扯了扯,讓那兩個晃著,嘴里說道——是不是啊,小紅師母。



    “是你個死人頭啊。”



    朱小紅紅著小臉,把晃在自己胸前,張云的大腳給推開了。



    身體的話,晃到了一邊去。



    看著朱小紅,張云拍了拍羅雪的身體。



    “六師母,我去照顧小紅師母了。”



    “呵呵,去吧。”



    羅雪此時顯得溫順著。



    身體被張云騎了,種子被注入了。



    那樣的形式下,羅雪的身體,就像是打上了商標一般,以后就是張云的了。



    “小紅師母,等我是不是等急了啊。”



    張云說著話,身體從床上站了起來,身下的玩意,晃蕩著,朝著朱小紅的身邊走了過去。



    “看看,小紅師母,為了你,我身下的小弟,多給面子啊,一下子就起來了。”



    張云為著自己身下的再次雄起,得意洋洋著。



    “等等……”



    朱小紅雙手按在自己的胸部,小腳一抬,踩住了張云的肚子。



    不讓張云身體靠近著。



    “怎么了,小紅師母,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新鮮玩意,讓我們來好好玩玩了。”



    “新鮮你個死人頭拉。”



    朱小紅白了張云一眼。



    “你讓我雪姐趴在床中間。”



    朱道了起來。



    “趴在床中間?”



    張云不懂著。



    “笨蛋。”



    朱小紅白了張云一眼。



    “我們是姐妹,雖然在一張床上,一起被你得到,也算是姐妹的儀式完成了,可是我們姐妹感情不一樣,一定要趴在一起,被你一塊騎了,才算是完成這個儀式。”



    朱著這樣的話,臉色微微紅著。



    一邊的羅雪也是,聽了這些話,顯得小臉微紅了起來。



    不過這是規矩,兩女雖然感覺害羞,但感覺是應該要做的事情。



    “是嘛!好的,好的。”



    張云是自然愿意著。



    “只是六師母。”



    想起六師母剛才在床上,扭扭捏捏,花了自己不少力氣,才被自己得到的事情。



    張云顯得沒有多少信心著,就低頭在朱道了一句——小紅師母,六師母未必聽我的話。



    “呵呵……”



    張云的話,讓朱小紅笑著,手指好好點了一下張云的腦門著。



    “虧你還是這么多女人的丈夫呢?這點觀念都沒有著。”



    “啥觀念啊?”



    張云顯得不懂著。



    “她剛才被你騎了,種子都被你打了,以后在床上,她就是你的母馬了,想怎么騎她,你說就是了。”



    “這,這……對啊。”



    張云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此時的羅雪和先前的羅雪,已經不同了。



    那已經算是張云的女人了。



    張云轉過了身體,看著床上的六師母。



    嘴里故意咳嗽了幾聲。



    羅雪的話,看著張云裝模作樣的樣子,嘴里笑了笑。



    嘴里更是暗暗了一聲——干啥。



    “呵呵,六師母能干啥啊,就是有個要求。”



    “有啥要求?”



    羅雪白了張云一眼。



    “你能趴到床中間來嘛?”



    張云不好意思著。



    “趴床中間來。”



    羅雪白了張云一眼。



    “你是我男人了,這種事,還客氣干嘛,顯得我很不通情理著。”



    羅雪紅著臉,躲在一邊的身體,坦然著趴到了大床的中間。



    因為是自己男人說得,羅雪就趴得好好著。



    大腿還微微敞開著。



    “嘿嘿,嘿嘿……”



    看著如此的情況,張云嘴里笑著,笑得很得意著。



    “果然很聽話。”



    “六師母,大腿,大腿打開一點。”



    既然能好好指揮自己的六師母了,張云自然是不客氣著。



    羅雪紅著臉,盡著一個人妻的本分。



    身下的大腿,在張云的指揮下,慢慢打開著。



    “再開一點,再開一點。”



    張云沒想到,平時難以上手的六師母,此時變得這么聽話了,心情顯得就特別舒暢著。



    “不行拉。”



    羅雪看了看,自己身后打開的大腿,已經有九十度了。



    羅雪可是個淑女,平時的生活,不管走路還是坐在椅子上,大腿幾乎永遠閉合著。



    哪怕是到了床上,在自己原來男人的要求下,要辦事了,最多也就是打開到七八十度的樣子。



    可是張云……竟然要她把大腿打開到一百度以上。



    羅雪心里怨著,怎么想,張云也是她現在的男人。



    自己的男人,讓自己女人把大腿打開著。



    別說是在床上,就是在平時的生活中,女人都要好好聽話打開著。



    想著這些,羅雪心里多少有些委屈著,用力打開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幾乎就完全扯開了自己的大腿著。



    把大腿間的所有風景,都展現在了張云的眼里。



    “呵呵,呵呵……真好。”



    張云在羅雪的身后,轉來轉去看著,手指還上去玩了玩。



    感覺此時自己六師母的身姿,真的是很淫蕩,讓他很喜歡著。



    “好了吧。”



    羅雪也放開了。



    畢竟跟了一個男人,就要適應這個男人的玩法。



    張云一看就是重口味著,所以羅雪以后一些身體上的行為,也要往重口味的方向發展著。



    “好了,好了。”



    張云拍了拍羅雪的大肥臀,示意著一邊的朱小紅。



    “小紅師母,你在六師母上面,還是在六師母下面啊。”



    朱小紅紅著臉,爬到了羅雪的身邊。



    “無所謂的,我們以前在一起的時候,就是好姐妹,所以的話,我們怎么抱在一起,都是沒問題著。”



    朱小紅本來想鉆到羅雪的身下,把自己的雪姐給抱住著。



    可是羅雪身體一翻,還是躺在了下面,示意著朱小紅壓到自己的身上來。



    “你第一次和小云好,躺在上面比較好。”



    “恩……”



    朱小紅嘴里笑著,雙手抱住了自己的雪姐,身體慢慢著,壓到了自己雪姐的身上。



    胸前的兩個,壓在一起,身下的胯部也是壓在一起著。



    小臉和小臉,也貼在一起著。



    就一副最好姐妹的樣子。



    看著這樣的一對美女姐妹師母。



    張云的身下,一陣陣強硬著。



    “我靠,真受不了了。”



    張云就恨不得直接撲下來,不管不顧著,把兩個師母給騎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