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40章 師母對我的療傷

第240章 師母對我的療傷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療你個死人頭拉。”



    朱小紅嘴里害羞著,小手重重打了張云身下玩意一下著。



    打得張云那東西,在他褲頭里晃來晃去著。



    “哎喲……”



    張云嘴里假意痛著。



    身體就撲在了朱小紅的身上。



    身下的玩意還摩擦在朱小紅的大腿上。



    “小紅師母,這下真的不行了,需要小紅師母大腿好好溫存一下。”



    張云說著話,就把自己的那玩意,在朱小紅的旗袍裙子里面,亂晃著。



    “讓我的小兄弟,先熟悉一下小紅師母褲褲里面的環境,呵呵……”



    朱小紅被張云壓在電梯間里面,一時間也是羞紅到不行著。



    身體被張云占著便宜,身下對方的玩意,頂在褲頭里,就是摩擦在她大腿上著。



    “壞,壞死了,磨得人家的身下。”



    朱小紅的雙腿,微微摩擦了一下。



    嘩啦……的水聲,一時間在朱小紅的身體里面蕩漾著。



    “真厲害啊,洪水爆發都沒這么厲害吧。”



    朱小紅暗暗害羞著,也是暗暗喜歡著。



    身體的美妙,說明她對于張云的愛,是真真切切著。



    “壞,壞死了。”



    朱小紅浪著身體,小手主動在張云的身下,抓了抓。



    輕輕揉捏之下,已經給張云的身下療傷了起來。



    “小紅師母。”



    張云嘴里笑著,大嘴在朱小紅的臉上,用力親了一下。



    波……的聲音,在朱小紅的臉頰上,顯得清脆著。



    “謝謝小紅師母的療傷了。”



    “說什么呢?”



    朱小紅害羞著,看了旁邊自己姐姐羅雪一下。



    臉上也是紅紅著,可是身下給張云療傷的動作,卻一直持續著。



    “呵呵……小子,這下開心了吧。”



    羅雪說道著張云,身體和張云多少拉開著距離。



    “哎,六師母,都是一家人,還害羞啥啊。”



    張云一拉,就把羅雪的身體,給拉了過來。



    “再說了,到了那里,攝像頭要拍到了。”



    “拍到了,也比被你這小壞蛋占便宜強啊。”



    羅雪暗暗說著。



    “六師母,你看你說得話,都讓人傷心啊。”



    張云一副不高興的樣子,把腦袋靠在了羅雪的肩膀上。



    “都是你親親小徒兒了,還拿這樣傷人的話說人家,你說怎么辦?”



    “呵呵……”



    張云那可憐兮兮的樣子,惹得羅雪笑著。



    芊芊的手指,點了張云的額頭一下。



    “能怎么辦啊,最好辦的事情,就是把你身下那東西切了。”



    羅雪的話一說,一邊的朱小紅嘴里笑了起來。



    療傷在張云身下的手指,更是用力一握。



    道——對,對,對,切了。



    張云的話,嘴里享受了一聲,大手拍了拍羅雪身后的肥臀。



    把羅雪身體反轉了過來,讓她壓在電梯的墻壁。



    “六師母,咱說正經的,你這臀部,我都還沒好好玩過了。”



    一句話,張云的大手,就留戀在羅雪的肥臀上了。



    抓上去,那就是用力一抓著。



    “看看,多么好的肥臀,總沒男人玩著,多可惜啊。”



    羅雪想要反抗來著,可是聽了張云的話,也就笑笑,懶得反抗了。



    讓著張云,好好占了一下她肥臀上的便宜。



    “呵呵,六師母,這就乖了嘛。”



    玩了幾把,張云顯得高興著,手指就想往羅雪的臀縫里面玩著。



    “你小子,這是哪里啊。”



    感覺情況不對,羅雪色身體,忙是翻轉了過來。



    狠狠著白了張云一眼。



    “一點環境也不管著。”



    此時此刻,羅雪和朱小紅的小臉,都是顯得嬌艷欲滴著。目光中,更是對張云,顯得千肯萬肯著。



    看著如此情況,張云心里暗暗一句——女人嘛,確實要好好玩玩,才肯聽話著。



    “呵呵……看老子,到了床上以后,怎么玩你們兩個。”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高級會所的三樓。



    張云和羅雪還有朱小紅的話,恢復了高貴名人的樣子。



    兩女挽著張云的臂彎,朝著遠處的3o6號房間走去著。



    張云身邊這個師母身上的香味聞聞,那個師母身上的香味聞聞著。



    那感覺就像是嬉鬧在百花叢中的樣子。



    “死小子,聞什么呢?”



    羅雪白了張云一眼。



    “師母身上的香味好聞吧。”



    朱小紅的話,則是對著張云曖昧著。



    “好聞,好聞。”



    張云拿出了口袋里的手機,調取了電子房卡,對著3o6號房間的房門一掃。



    叮……的一聲,房門就打開了。



    張云急著把兩位師母拉進了房間。



    身后的大腳一踢,碰……的一聲,就把房門給踢關上了。



    “兩位師母,讓徒兒我先好好聞聞。”



    張云主動揉住了兩位師母,一副不放手的樣子。



    大嘴直接就往朱小紅的脖子里面,聞了過去。



    那大大的鼻子,急色著,吸著朱小紅脖子和領口里面的香氣。



    鼻頭,更是主動對著朱小紅胸前的乳肉頂著。



    “小紅師母,你這里真是又好聞,又好軟啊,嘿嘿……”



    到了房間里面,張云就顯得很放開著。



    “兩位師母,現在可就是我的了,我想怎么動手,那就怎么動手著。”



    張云心里得意著,把兩位師母死死拉靠在自己的身邊。



    “壞蛋,壞蛋。”



    朱小紅害羞著,心里也是歡喜著。



    感覺著自己胸口的位置,不停漲著,心里更是美滋滋著。



    “壞死了,一下子就把人家這部位,給玩漲起來了。”



    “連葡萄都漲起來了。”



    “嘿嘿,小紅師母,我的鼻子,好不好啊。”



    得了便宜后,張云顯得很高興著。



    “好你個死人頭拉。”



    朱小紅顯得很害羞著,不過還是很甜蜜著看了張云一眼。



    “呵呵,對了,還要照顧六師母呢。”



    張云的目光,轉到了羅雪的身上。



    “六師母,看我不懂規矩著,竟然不是先得大的師母,而是先得了小的師母。”



    “徒兒這么不懂規矩,你就好好虐待一下徒兒的鼻子吧。”



    張云說著話,就把自己的鼻子,往羅雪的乳溝中,擠了過去。



    “六師母,這么不乖的徒兒,你就對他的鼻子,好好擠一下吧。”



    一瞬間,張云的鼻子,就壓入了羅雪的乳溝中。



    “我的媽,要多深啊。”



    軟軟的感覺,讓張云整個神情,都是處于一種極端幸福的思緒里面。



    “你,你……”



    羅雪胸前的兩片乳肉,被張云的鼻子頂來頂去著,頂得羅雪的心里都慌死了,手上的力氣,更是一點也沒有了。



    本來想好著,要把張云的身體推開著,可是此時此刻,只能是晃著自己的胸口,掙扎著。



    可是越晃的感覺,好像越是在調戲張云一般。



    “六師母,你真是太好了,說給徒兒愛得教訓,你就來著。”



    “對,對,對,就是這樣好好教育著徒兒,徒兒的鼻子最不乖了。”



    張云說著話,鼻子就在羅雪的胸部之間,左突右撞著,弄得羅雪胸前的一對大白兔,跳來跳去著。



    “你……你這孩子。”



    羅雪一時間,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嘿嘿,嘿嘿……”



    張云的鼻子,從羅雪的乳溝中弄了出來。



    用力吸了幾口以后,嘴里淫淫的笑著。



    “真香,呵呵都是六師母的奶香。”



    “去死啦。”



    此時此刻的羅雪,也完全歸心在張云的身上了。



    被一個男人這樣的玩弄,這個女人,也就是他的了。



    羅雪是個保守的女人,心里也是謹記著這些。



    “來,兩位師母,我們到床上,再好好說道說道。”



    張云拉著兩位師母的小手,往旁邊的床上走著。



    “我們真正談男女朋友的時間也不長,沒點語言交流,我們就上床了,都不像話啊。”



    “所以的話,我們上半夜,慢慢**,下半夜,我們在探討彼此的人生。”



    “呵呵……呵呵……”



    張云笑著,拉著兩位師母,往房間的床上走去著。



    房間里,大紅色的床,顯得扎眼著。



    床被上,大紅色的床鋪,更是讓人心跳加速著。



    “小紅師母,來,上床了。”



    張云輕輕扶著,把朱小紅身下的高跟鞋脫了,然后讓她先躺到了床上。



    “對,對,對,姿勢要撩人一點,這樣徒兒看了,才喜歡啊。”



    看著朱小紅,躺在床上的姿勢不錯,張云嘴里的笑聲,顯得很滿意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