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39章 好徒兒

第239章 好徒兒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你……”



    張云的話,讓羅雪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紅紅著小臉,就一直看著他。



    “嘿嘿,嘿嘿,吃飯,吃飯。”



    張云示意著兩女,嘴巴大張著,開始把服務生端上來的小菜,狼吞虎咽了起來。



    目光的話,在面前兩位師母的身上瞧著。



    這個師母的胸部看幾眼,那個師母的胸部看幾眼著。



    身下的兩只大腳,皮鞋一脫。



    腳趾的位置,就在兩位師母的大腿上玩來玩去著。



    “你……”



    羅雪和朱小紅,對于張云這樣的行為,都是顯得有些受不了著。



    “玩玩,玩玩嘛。”



    張云則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嘴里更是笑得很淫邪著。



    一頓飯,吃得張云的肚子飽飽著,身下的玩意,更是硬硬的。



    桌子下鋼鐵做成的柱子,張云那玩意敲了敲,竟然都能聽到碰碰……的聲音。



    “威猛啊,兄弟。”



    張云嘴里暗暗一笑。



    “再等等啊,哥哥馬上帶你去快樂一下。”



    張云把皮夾拿了出來,拿出一張金卡,示意著旁邊的服務生,刷一下。



    “對了,美女,上面我們訂好的房間,是哪一號啊?”



    因為張云說得是華夏文,此時服務在張云這一桌的女服務生,也換成了一個會說華夏文的女服務生。



    “3o6號。”



    女服務生嘴里禮貌著,目光對著張云,更是帶著幾分曖昧的感覺。



    張云的容貌,此時已經成了無數日本少女心中,白馬王子的代名詞。



    “謝謝了,美女。”



    張云說著話,拿著一張一萬日元的小費,拍了拍女服務生的翹臀,然后把那張日幣塞到了人家女服務生的褲子口袋里。



    當然,趁機也是好好摸了一下這個女服務生的大腿。



    “小姐,大腿很有彈性嘛。”



    “張云先生。”



    女服務生一時間害羞的不行著。



    顧盼流連著,走開了。



    身后不錯的肥臀,也是浪來浪去著。



    那形象,感覺一下子把眼前高雅的餐廳,變成了淫浪的妓院一般。



    女服務生一走,張云的目光,再次回到了兩位美女師母的身上。



    “3o6號,兩位師母,你們也聽到了吧。”



    “多好的房間啊,數字也吉利。”



    張云說著話,目光示意了一下兩位師母。



    “管我們什么事情。”



    羅雪白了張云一眼,小腦袋轉到了一邊,一副不愿理睬張云的樣子。



    “呵呵……”



    朱小紅掩嘴笑著,示意著張云,對羅雪加一把勁著。



    張云挪著自己身下的椅子,往羅雪的身邊靠著。



    卡卡卡……的聲音下,張云的椅子,一下子就搬到了羅雪的身邊。



    身體直接緊靠在羅雪的身上。手臂還在羅雪白嫩的手臂上,輕輕摩擦了幾下。



    “六師母,你看你,還一定要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可是你的好徒兒啊。”



    張云的大手,抓在羅雪的小手上,捏了捏。



    此時的羅雪,顯得很害羞著,目光看著此時餐廳里的環境。



    這個餐廳可是高檔會所,像張云亂來的男人,幾乎沒有著。



    可今天,羅雪在這樣高雅的環境中,就偏偏碰上了這個家伙。



    這讓羅雪心里一時間怨得不行著。



    也是害羞的不行。



    “你干嘛啦。”



    羅雪晃了晃自己的上身,讓自己胸前的一對,在自己的胸口上,好好晃蕩了一下。



    雪白的肉肉,就像是招搖的旗幟一般,在張云的眼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著。



    “我的娘啊,晃得老子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六師母,再晃一下。”



    張云嘴里饑渴著。



    “什么……”



    羅雪不懂著,可是看著張云的目光,此時就凝聚在自己胸口上的行為。



    她心里就明白,張云嘴里說得再晃一下,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你這小子……”



    羅雪差點就當場發飆了起來,小臉也是紅到一種不行的程度。



    一邊的朱小紅,聽著,看著,更是呵呵笑個沒完了。



    要不是眼前的環境,顯得優雅著,估計朱小紅,笑得身體都要蹲下了。



    “哎,晃一晃,才好看嘛。”



    張云的身體,故意撞了一下羅雪的手臂。



    害得羅雪的胸前,那對大白兔,又是好一陣晃動著。



    “真美,真美啊。”



    “跳來跳去的,就是好看。”



    那里晃來晃去的感覺,讓張云看著,心里陶醉死了。



    “壞蛋,壞蛋,壞死了。”



    羅雪的小手也是不停打著張云的手臂著。



    “嘿嘿,來,兩位師母,咱也要上樓了。”



    張云拉住了羅雪的小手,另外也是把朱小紅的小手給拉住了。



    “小紅師母,謝謝你這么配合我啊。”



    側了一個位置,張云的大手,在朱小紅的側臀上,好好溫存了一下。



    “見了。”



    朱小紅白了張云一眼,目光在四周警惕著。



    “怕啥,男情女愿著,他們還管這樣的事情。”



    “呵呵……”



    張云的話,讓一邊的羅雪笑了起來,小手也主動挽在了張云的胳膊上。



    “那倒說不定著,一般的流氓,他們不管著,你這樣的賴皮流氓,搞不好他們就管你了。”



    “賴皮流氓?”



    張云暗暗了一句。



    “是不是這樣啊……”



    張云說著話,學著小狗的樣子,輕輕添了羅雪雪白的脖子肌膚一下。



    黏黏的口水,完全往人家脖子里面流著。



    “怎么樣?我就是六師母的小賴皮狗了。”



    “壞,壞死了。”



    羅雪扭著身體,感受著自己脖子里濕濕的感覺,心里又羞又氣著。



    同時的話,和張云還有朱小紅,進入了電梯間。



    一進入電梯,張云發現一個不錯的情況,那就是電梯間就他們三人著。



    “真是天賜良機啊。”



    張云一聲感慨,羅雪和朱小紅自然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別亂來……”



    羅雪示意了一下,正對面的一個攝像頭。



    “嘿嘿,放心,兩位師母。”



    張云把兩位師母的小手一拉,就拉到了電梯間的一個角落里。



    “這樣的話,攝像頭就看不到了。”



    張云說著話,大手輕輕在兩位師母的小腹上,摸了幾下。



    “我們都這樣了,是不是該快樂一下了。”



    “快樂你個死人頭拉。”



    羅雪害羞著,看了看電梯間的攝像頭,感覺確實安全了。



    身體也就主動倒在了張云的懷里。



    肥肥的臀部,更是用力一下,頂在了張云的前跨上。



    “壞蛋……”



    羅雪嘴里暗暗說著,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臀部,似乎壓到了什么。



    “不會吧。”



    羅雪轉頭看了過去。



    “呵呵……”



    自己姐姐嘴里說得不會是什么,朱小紅可是知道著。



    張云身下的情況,朱小紅這里,早就關注到了。



    “雪姐!在餐廳那會,這東西就這樣了,就你沒觀察到。”



    朱著話,小手撩了張云那東西一下。



    “哎喲!舒服啊,小紅師母,再給我好好撩一撩。”



    “撩你個死人頭拉。”



    朱小紅笑著,對著張云那東西,就輕輕打了一個爆栗著。



    “媽呀,小紅師母,下手可真狠啊。”



    張云身體,故意靠在了朱小紅的身上。



    “要療傷,要療傷。”



    張云一邊說著,一邊抓著朱小紅的小手,放到了自己那玩意的上面。



    “小紅師母,快點療傷啊。”



    張云示意著朱小紅,給自己那東西,好好握一下。



    “你,你……”



    朱小紅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小臉的紅暈,比起一邊的羅雪來,更加厲害著。



    “呵呵,死丫頭,快療傷啊。”



    羅雪難得開心了起來,剛才自己被張云欺負的時候,自己的好姐妹一直笑著,如今情況一變。



    自己倒成了旁觀者。



    心里也就很想看看,自己姐妹被張云調戲的感覺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