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38章 高級會所

第238章 高級會所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小云,你的威名遠播啊。”



    看著那女大學生的表現,一邊的羅雪嘴里笑著。



    “呵呵,那是。”



    張云嘴里一笑,對著那女大學生暗暗了一句——阿里阿朵,花姑娘的,很漂亮的,米西米西的喲。



    張云日本話,說不來,嘴里也就會這么幾句。



    “嘿,嘿……嘿……”



    女大學生,則是高興死了。



    張云這樣的名人,竟然一時間會跟她打招呼,雖然這個名人的臉上,有些討人厭的好色感覺。



    但那是名人臉上的好色感覺。



    女大學生顯得心甘情愿著。



    就是被這樣的好色目光,直接看到死,也愿意著。



    就好像張云此時好色的目光,把她的身份,都提高了不少。



    讓她的胸部主動抬升了起來,讓張云那好色的目光,好好熏染著。



    心里更是想著——人家的胸部,也是被張云這樣的名人看過的胸部,那是有檔次的。



    “也算是一個好胸部了。”



    調戲完了門口的女服務生,張云帶著羅雪和朱小紅,走進了眼前的高級會所。



    在華夏國,那高級會所,可都是妓院一般的場所,可是在日本國,高級會所是富人們吃飯的地方。



    里面顯得安靜而典雅著。



    引張云三人進去的女服務生,溫婉的身段,柔軟著走在張云三人的面前。



    對著張云這個名醫,更是不停拋著眉眼。



    雖然是高級會所的服務生,是要懂規矩的,但是遇到了張云這樣一個出色男人的時候。



    估計世界上沒有哪個女人,會愿意放棄勾引他的機會。



    女服務生,走了幾步,把張云三人引到了一個座位旁。



    “請……”



    優雅的聲音,在女服務生的小嘴里發出著。



    曖昧的目光,更是閃現在張云的眼前。



    張云手中一張一萬日元的小費,朝著女服務生的胸口里面塞著。



    就感覺像是對妓女給小費一般。



    眼前可是高級會所,而眼前的女服務生,身份更個個是處女著。



    如此的身份,一般的客人,要是這么對待她們,她們早就身體閃開了,搞不好脾氣不好的女服務生,一個巴掌就上去了。



    可是張云那就不同了。



    人家的身份,此時在日本國國土的男人中,算是排進前十的強權男人。



    這樣的男人,玩這個女服務生胸部一下,那完全是看得起這個女服務生。



    女服務生的胸部,更是在此時此刻,主動上挺著,接受著張云那一萬日元的塞入。



    張云把那日幣,狠狠塞到女服務生的胸口里面,手指的話,用力捏了一下女服務生胸前的葡萄。



    捏得那女服務生的身體,都微微顫抖著。



    臉上更是有一種無比神圣的感覺。



    “這,這,我這樣的葡萄,也竟然會有機會,被張醫生這種有名氣的男人捏著。”



    女服務生無法想象著,更是主動蹲在張云的面前,想讓張云再多捏一陣著。



    張云是有興趣就玩幾把,看著女服務生那么賤,也就興趣玩了。



    女服務生幾分無奈著,就站好在了張云的面前,詢問著三人到底要吃什么著。



    餐廳的菜單上,有顯示。



    張云和羅雪她們,也顯得方便著,點了其中幾樣。



    女服務生一走,羅雪就沒好氣著白了張云一眼。



    “你可真是什么花也不放過啊。”



    “來日本一趟不容易,想起我們祖輩遭受日本人的那些非人對待,作為他們的子孫,多少為他們出口氣,也是我應該要做的事情。”



    張云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惹的羅雪和朱小紅,嘴里呵呵笑著。



    胸前的兩對,跟著也跳躍的歡快著。



    “吃好了晚飯,有什么特殊安排嘛?”



    朱小紅小手搭著下巴,看著眼前的張云。



    目光中帶著幾分迷離的味道。



    “有啥好安排的,我們的感情不是到了嘛。”



    張云身下的大腳,輕輕接觸到了朱小紅的大腿上。



    大腿磨動著朱小紅身上的旗袍,同時還有里面絲襪的大腿肉。



    “你……”



    朱小紅看了看周圍的環境。



    這么優雅的環境中,張云就干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



    可這家伙在干這樣的事情時,臉上還一副正人君子的表情。



    看得朱小紅心里怨得不行著。



    “這家伙,哎喲……”



    朱小紅小小受不了一下,因為張云的皮鞋,竟然一下子,就伸入到了她大腿之中。



    在和她大腿中的肉色絲襪,緊緊摩擦著。



    冰涼的皮鞋,讓朱小紅有一種想要打冷戰的感覺。



    可是皮鞋摩擦的部位,卻是自己的腿根,讓她在感覺冰涼的情況下,更多了一種不一樣的味道。



    “好怪異啊,感覺這樣被他玩,也是一種不錯的感覺。”



    朱小紅心里怨著,也是克制著心中那一份難耐的感覺。



    硬是把侵入到她大腿之間,張云的大腳,給弄了出去。



    “尊重一點人家好不好。”



    朱小紅暗暗了一句。



    “怎么了,妹子。”



    羅雪聽著朱小紅的話,顯得不懂著。



    “他怎么欺負你了。”



    “呵呵,六師母,你想知道嘛?”



    張云嘴里笑呵呵著。



    “你說。”



    “說都沒意思啊,我就直接做吧。”



    張云嘴里呵呵笑著,身下的大腳,從朱小紅的身上轉移到了羅雪的身上。



    羅雪寬大的雙腿一下子,就被張云的大腳侵入了進去。



    尖尖的鞋尖,對著羅雪身下的裙擺中間位置,就直擊了過去。



    滑滑的絲襪,像是一種助推力一般,讓張云的大腳,直接一下,就刺入了羅雪的大腿中間。



    “哎喲。”



    羅雪嘴里叫著,聲音還不小著。



    一邊的朱小紅,忙是把一邊的桌布放下著,不讓周圍的人,看到著桌布下面發生的情況。



    臉上還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周圍幾桌座位上的男男女女,對于羅雪的叫聲,多少也顯得好奇著,目光看過來以后。



    感覺桌子上的三人,表情都是蠻淡定著,看不出什么著,也就不再看了。



    “你……”



    羅雪狠狠得目光盯了張云一眼,低頭往自己桌布下面一看。



    看見了張云的大腳,依然還在她大腿最中間的位置,塞入著。



    腳尖的位置,還死死頂在那里著。



    “六師母,感覺舒服吧。”



    張云的腳尖動了動,就摩擦在羅雪的那里。



    “媽呀……”



    羅雪呻吟了一聲,嘴里的口水不斷吞入著。



    “六師母,好玩吧。”



    看著羅雪反應,張云的大腳,又在羅雪的大腿中,好好撩了幾下。



    “不可以的,不可以的。”



    羅雪緊緊夾著自己的雙腿,臉上顯出一副難耐的樣子。



    就感覺像是**要到了的樣子。



    “怎么會這樣,竟然在吃飯的地方,被小云要玩出**來了。”



    “這個男人,這個男人,真是壞。”



    羅雪顯得難以控制著,身體在座位上微微顫抖了起來。



    “他的腳尖也太厲害了,竟然一下子,就知道人家身體最中心的部位在那里著。”



    “每一次摩擦,都似乎摩擦在人家的心坎上。”



    羅雪心里怨著,也是幸福著。



    被一個男人完全掌控著,完全拿捏著。



    這樣的事情,對一個,那是最最幸福的事情了。



    張云自然不可能,在公眾的場合,讓自己的師母出丑著。



    大腳玩了玩自己師母的那里后,就放了下來。



    “你們看,我們的感情是不是到了啊?”



    “在這里玩一玩,六師母都這么高興了。”



    “誰高興了。”



    羅雪紅著臉,白了張云一眼,心里怨得異常著。



    “六師母,高興就高興了嘛,我看看。”



    張云說著話,把自己侵犯過自己師母那里的皮鞋從桌子下拿了出來,然后把腳尖的位置,放在了餐桌的蠟燭旁,好好看了一下。



    “六師母,你看證據來了。”



    張云油膩膩的皮鞋,在蠟燭的燈光下,顯得顯眼著。



    “看,看,看,多亮眼啊,感覺好像抹了鞋油一樣。”



    “待會徒兒給你好好檢查一下,也太沒規矩了。”



    張云說著話,嘴里嘿嘿的淫笑了起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