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36章 玩弄于鼓掌

第236章 玩弄于鼓掌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啊……”



    谷村熏一大叫了一聲。



    身上柔道黑帶的本事,終于展現了出來。



    手掌輕輕一推,就把張云的身體,給推到了一邊。



    “哎呦,小娘們,出手還蠻重的。”



    張云在地上滾了一下,站起身后,摸了摸自己身后的屁股。



    目光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的谷村熏一。



    “我告訴你,你要是再過來,我可要叫了。”



    谷村熏一慌張著,完全沒有了,剛才自信的一面。



    “叫……呵呵……”



    張云笑著,坐到了身后的床上。



    人家身上有功夫,張云也就不敢亂來了。



    畢竟亂來以后,吃虧的還是自己。



    “給爺叫一個。”



    張云示意著谷村熏一。



    “臭流氓。”



    谷村熏一算是見識到了,流氓到底是什么樣的男人。



    “在我們日本國內,就沒有這樣的一種人。”



    “這樣的人,怎么就成為了一個名醫。”



    谷村熏一的目光,在房間里找尋了一下,尋找著出口的位置。



    今天的遭遇,已經無法讓她占得上峰了。



    本來想好的整治張云的計劃,也不得不落空著。



    “怎么?想走了。”



    張云走到了房間出口的位置,嘴里笑瞇瞇著。



    雙手抱胸在前,腳下的腳趾,輕輕點擊著地面,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你……你到底想怎么樣?”



    面對著張云,谷村熏一也是顯得無計可施著。



    “能怎么樣?你騙了我,該對我補償一下。”



    “補償一下。”



    谷村熏一吞了一口口水,心里微微思量了一下。



    感覺此時的情況持續下去的話,只會對自己不利著。



    “你說,怎么補償法。”



    想來想去,谷村熏一覺得自己,一開始的目的,確實不純潔著,所以心里也多少有些虧欠的感覺。



    “簡單,我們擁抱一下就好了。”



    “擁抱一下?”



    谷村熏一顯得疑惑著。



    “他會這么輕易放過我嘛?”



    谷村熏一的腦海中,一時間回蕩起,剛才在床上的那些畫面。



    自己胸前的小奶,被他背部的肌膚摩擦著,自己胯部的私密處也是,被他用那強力的臀部摩擦了好幾下。



    想著這些,谷村熏一再想著張云此時提出的要求,一時間無法相信著。



    他會這么輕易著,放了我嘛。



    “怎么?抱一下都不行嘛。”



    “其實我就是想,和谷村熏一小姐,和好了,畢竟大家是合作關系嘛,你媽媽的手術,到時候還要我做呢?”



    張云臉上一副和善的樣子。



    不過此時張云表情上的變化,已經騙不了谷村熏一了。



    “人面獸心的家伙。”



    谷村熏一心里暗暗想著。



    不過面對著眼前的情勢,也不得不聽從張云的安排。



    “好吧,大家抱一下,就冰釋前嫌吧。”



    谷村熏一微笑著,往張云的身邊走了過來,心里卻是防備著。



    怕張云在接下來擁抱的過程中,會對自己怎么樣。



    可是張云就是很簡單著抱了谷村熏一一下。



    嘴里淡淡對谷村熏一說了一句——谷村小姐,真是好身材。



    “能抱一抱你,算是我三生有幸的事情了。”



    張云的話,很軟很甜著,聽得谷村熏一的心,莫名跳動了起來。



    本來只是一個和解的擁抱,但不知怎么的,就抱了一分多鐘的時間。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谷村熏一推開了張云,小臉已經紅暈到不行了。



    “謝謝啊,讓我抱了你那么久的時間。”



    張云說著話,坦然著朝門口走去著。



    谷村熏一的心情,此時顯得很亂。



    她知道,剛才和張云抱在一起時,那一瞬間的感覺代表著什么。



    “那是男女在一起時,悸動的心情。”



    谷村熏一想著這些,目光看了張云的背影一下。



    “喂……”



    谷村熏一喊了一聲。



    張云聽著,站住了腳步。



    “你是不是喜歡我母親?”



    “這……有點吧。”



    張云顯得老實著。



    “畢竟你母親的魅力,你心里最清楚,是男人看見了她,都會心生喜歡的。”



    “可是……可是……”



    谷村熏一想說什么,但是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著。



    看著張云走出了房間后,嘴里才把沒有說出來的話,說了出來。



    “可是那么多喜歡我母親的男人當中,能讓她有感覺的,就你一個啊。”



    谷村熏一坐在了床上,摸著自己此時滾燙的小臉,回想剛才在房間里,和張云之間發生的那些事情。



    一時間心情亂極了。



    “到底怎么了嘛?”



    谷村熏一,心里說道著自己。



    “我可是小野中木的未婚妻啊?怎么可以又喜歡上,自己未婚夫的對手呢?這也太不要臉了吧。”



    谷村熏一越告誡自己,不要想著張云,結果張云的影子,越涌上了谷村熏一的心頭。



    怎么趕都趕不走的樣子。



    “鞋……兒……破,帽……兒……破,身……上……的……袈……裟……破……”



    此時走在酒店走廊中的張云,嘴里哼著得意的歌曲。



    心情顯得無限好著。



    張云對付久田雅美,心里還沒有多少把握著,畢竟人家是熟女,情感的經歷,比張云可厲害無數著。



    不過這谷村熏一嘛,張云還是很有信心拿下著。



    張云手中多少小姑娘小少婦玩過了。



    像谷村熏一這種姑娘不算姑娘,少婦不算少婦的女人,他最能拿捏對方的心情了。



    “呵呵,小野中木,看老子怎么玩你未婚妻……”



    張云下了酒店的電梯,找了一輛出租車,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回到家里沒有多久的時間,于天星那里就給張云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老弟啊,哥哥對不起你啊。”



    電話里,于天星嘴里哭訴著。



    “小野家族動用了各方面的關系,逼著我們醫院,要在三天后和小野三木進行正式的比賽。”



    這樣的結局,張云心里早就預料到了。



    張云短時間內,快速提升手術能力的事情,其實很多看了他手術視頻的人,都感覺出來了。



    更不要說,對張云顯得很了解的小野家族。



    為了不讓時間站在張云這一方,對方肯定會動用無數的辦法,讓張云來提前和小野三木應戰著。



    張云對于這樣的事情,也顯得無話可說著。



    畢竟事情已經定下來了。



    不過張云還是問了一下于天星,小野家族現在的情況。



    畢竟新聞發布會上發生的事情,太過混亂了。



    小野家族,因為張云爆料的關系。



    小野家族原來的族長小野岸雄,正式被日本高等法院立案。



    小野岸雄也知道自己逃脫不了法律的制裁,加上自己年歲已高,要是真到了監獄的話,估計自己也就老死在監獄里了。



    所以法院立案的消息一出來,他就選擇跳樓自殺。



    本來的話,小野岸雄一死,按理說是,小野岸雄的長子小野中木,來繼承家族族長的位置。



    但小野中木牽扯到,偽造張云踢壞自己弟弟軟蛋的口供,所以在日本國內的聲譽,也是一落千丈著。



    家族醫院的股東們,開會后,一致決定,讓在新聞發布會上勇敢揭露自己父親丑行的小野三木,繼承小野家族族長的位置。



    所以此時小野家族真正的老大,已經是小野三木了。



    于天星的電話,一結束,張云就接到了小野三木的電話。



    “張云醫生!配合默契啊。”



    小野三木還算不錯的華夏語,在電話中展現著。



    對方話語中的意思是什么,張云心里明白。



    “玩死你父親,是你喜歡做得事情,同時也是我喜歡做得事情,我還要感謝你呢。”



    張云也是客氣著。



    “呵呵……”



    小野三木笑了笑。



    “咱們的合作,我看也只能到這里了,接下來的話,我們還是好好在手術能力上一決高低吧。”



    “是嘛。”



    張云嘴里笑著。



    “三木老弟,你都那樣了,要名要利來干嘛,有了名利,涌過來的女人,你也無福消受啊。”



    “心里干著急不是。”



    “八嘎……”



    張云的話,點痛了小野三木心中的痛。



    讓他七竅生煙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