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35章 調戲人家女兒

第235章 調戲人家女兒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嘴里笑了笑,跟了上去,目光看著對方身后,一扭一扭的小肥臀。



    似乎是感覺到了張云的目光,在自己臀部留戀的感覺。



    谷村熏一的目光,忽然一轉,就盯在了張云的目光里面。



    “呵呵……呵呵……”



    此時張云的目光,正好盯在人家的肥臀上瞧著,被谷村熏一這樣一看,算是抓了個正行。



    “谷村小姐的屁股,還是蠻大的嘛。”



    張云說不出什么話,只好說了這么一句。



    “你……”



    谷村熏一咬咬牙,一副氣呼呼的樣子,身下的步伐,顯得更加快速了起來。



    一轉眼,就走出了好遠的距離。



    “谷村小姐,可是首相的女兒,所以形象要注意啊。”



    “步子可要慢點走哦。”



    張云在谷村熏一的身后,不溫不火的說著。



    “你……”



    谷村熏一本來是帶張云來這里,想好好收拾他一翻的。



    一來替自己未婚夫解氣,二來的話,看看能不能從張云的身上,找到幫助自己未婚夫家族的辦法。



    可是她怎么想也沒有想到,此時竟然成了張云調戲她的場所。



    谷村熏一知道,自己要是理這個張云,張云會更來勁著。



    可是她就受不了張云這種色瞇瞇看著自己,嘴里又是陰陽怪氣的語調。



    嘴里就控制不住了一句——要你管。



    “谷村得都是什么話啊,我又不是你未婚夫,我怎么可能管你啊。”



    張云嘴里呵呵笑著,身體屁顛屁顛跟著這位大小姐。



    此時的谷村熏一,心里怨死了。



    剛才她要是不說話,張云肯定是占不了,剛才這句口舌上的便宜。



    “你這個流氓。”



    “谷村得可就更離譜了,要是被別人聽到了,還以為我對你怎么了?”



    “我們倆可是清清白白的啊。”



    能調戲日本國首相的女兒,張云的心里也是美滋滋著。



    看著這個谷村熏一的小臉,不一會兒就紅暈了起來。



    心里更是得意萬分著。



    “你……”



    谷村熏一小腳一踩,轉過了頭去。



    目光盯著張云,胸前的兩個,沒有被內衣包裹的小白兔,因為身下小腳的運動,而劇烈運動了起來。



    讓張云的目光,一時間就凝聚在上面。



    “谷村小姐,你那里,真是彈性十足啊。”



    張云的這句話,讓谷村熏一心里徹底失控著。



    身下的小手就恨不得直接,對張云的臉上,閃一下耳光著。



    可畢竟是首相的女兒,加上從小接受的就是淑女教育。



    谷村熏一,咬咬牙,還是忍住了。



    “哼……”



    谷村熏一生著氣,把旁邊的一間房門給打開了。



    此時此刻,張云的心情,也多少平靜了下來。



    因為畢竟谷村熏一對他說得,是讓他來這里見小野中木。



    所以張云感覺,谷村熏一的這個未婚夫,估計就在這個房間里了。



    張云再流氓,也不可能在對方未婚夫的面前,調戲谷村熏一著。



    張云正了正臉色,往房間里面走了進去。



    同時的話,把房門給關上了。



    帶著幾分好奇的心情,進入了房間的臥房里面。



    “這……”



    張云怎么想,都是認為,小野中木不是坐在臥房的椅子上,就是坐在臥房的床上,等著自己。



    可是臥房里面,除了一個笑容滿面的谷村熏一外,竟然沒有任何別的人。



    “谷村小姐,這是……”



    還沒等張云疑惑過來,谷村熏一臉上一寒,雙手抓住了張云的大手,一個翻轉,就給張云來了一個大背包。



    把張云的身體,翻在了床上。



    然后谷村熏一的身體,跳到了床上,控制著張云的一個手臂,把張云的身體,牢牢壓制在她的身下。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張云蒙住了。



    感覺手臂上,傳來的疼痛,張云叫了一聲。



    “谷村小姐,你干嘛。”



    “干嘛,替我男人教訓你。”



    谷村熏一的屁股,重重坐了一下張云的屁股。



    “不會吧,谷村小姐,這就是教訓啊,那就多來幾下吧。”



    張云家族的刀法經常訓練下,身體的機能,顯得很不錯著。



    普通人,在谷村熏一這樣的手法控制下,肯定是叫苦連天著,可張云只是微微一個適應后,就感覺沒什么著。



    “你……現在還敢猖狂。”



    谷村熏一怎么想,也沒有想到,到了此時此刻,張云還是一副流氓口氣著。



    “怎么了?我們孤男寡女著,在酒店房間里,又在一張床上,調**,還不可以啊。”



    張云說著話,身后的臀部就故意摩擦在谷村熏一的臀部上。



    此時谷村熏一是跨坐在張云的屁股上。



    所以張云屁股一動,就感覺像是摩擦在谷村熏一最私密部位一般。



    加上谷村熏一的裙擺敞開著,此時自己的身體和張云褲子的接觸,中間就只保留著一件小內褲著。



    “不要……”



    谷村熏一夾了夾自己的雙腿,顯得有些受不了著。



    因為張云臀部剛才的摩擦,就摩擦在她身下,最私密部位的最敏感處。



    一時間,控制著張云手臂的雙手,都激動得松開了。



    身體更是趴在了張云的后背上。



    軟軟的胸部,壓在了張云背部的肌膚上面。



    “谷村小姐,你這是什么意思啊,主動送胸啊。”



    張云晃了晃自己的肩膀,也是感覺了一下,自己被谷村熏一控制過的大手。



    感覺大手沒問題著,就好好感受著,自己背部肌膚,按著谷村熏一小奶上的感覺。



    “呵呵,要你陰我。”



    張云的后背,狠狠摩擦在谷村熏一的小奶上。



    以很重的力量,把她的小奶,完全在自己的背部碾壓著。



    “你……”



    谷村熏一怎么想也沒有想到。



    自己明明就是一個柔道黑帶高手,可是竟然連一個普普通通的男人都控制不住。



    還在完全自己占有利的情況下,被他調戲了那么多下著。



    連胸部和下陰,都被對方玩弄著。



    谷村熏一想再次控制張云的雙手著。



    可是張云身下的屁股,又是用力摩擦了一下,谷村熏一的身下。



    害得谷村熏一不得不從張云的身上,站了起來。



    身體也從床上跳了下去。



    感覺著自己漲漲的胸部,還有自己身下,微微濕了的通道。



    谷村熏一的小臉,一時間就紅暈到不行著。



    谷村熏一跟小野中木舌吻時,身體都沒這樣激烈的感覺過。



    可是跟張云才見面一次,就這樣了。



    谷村熏一有些怕張云了。



    身體呆呆看著張云,不知道,該怎么對付著他。



    張云笑呵呵著,從床上爬了下來。



    目光色瞇瞇盯著谷村熏一。



    “谷村小姐,你這么騙我,算什么意思嘛?”



    “又耽誤我的時間,也耽誤你的時間。”



    “哎,既然都來了這里,時間也耽誤了,我看,我們不如好好彼此了解一下吧。”



    張云朝著谷村熏一的身邊,走了過去。



    “你,你干嘛,干嘛。”



    谷村熏一像是被張云剛剛強暴過一般,顯得情緒激動著。



    眉角都展現出一種可憐兮兮的樣子。



    “谷村小姐,我又不會吃了你的,看你緊張著。”



    “來,來,來,我們坐到床頭,一塊談談心。”



    “解開我們之間的誤會啊。”



    張云對谷村熏一伸出了大手。



    “滾……”



    谷村熏一嘴里罵著,身體閃過了一個角度,朝著房間另外一個角落里,躲了過去。



    目光對張云警惕的不行。



    “呵呵呵……”



    張云嘴里笑著。



    “谷村小姐,看你緊張的,我又不會吃了你。”



    “我們只不過是談談心嘛。”



    張云看著情況差不多了,也就不手軟了,朝著谷村熏一就撲了過去。



    “媽個逼的,敢陰老子,老子今天就把你在這里強奸了。”



    張云心里也發狠了。



    知道谷村熏一,約自己來這里,就是想陰自己的。



    完全沒有她說得,要讓他來見她未婚夫的事情。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