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34章 酒店開房

第234章 酒店開房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來到了別墅的門口。



    外面的陽光,漸漸淡了。



    夕陽西下的美麗,在華夏國和在日本國,顯得一模一樣著。



    只是周圍到處的建筑物,讓這一種美麗,多了一種不一樣的味道。



    “于先生,我能跟張醫生說幾句話嘛?”



    谷村熏一顯得禮貌著。



    優雅的體態,對著于天星示意了一下。



    此時的于天星就感覺,自己這次跟張云過來,算是自己這幾年來,最大的艷遇了。



    先不說房間里的久田雅美如何如何優雅著。



    就是眼前的谷村熏一,身上繼承了她母親身形優雅的感覺,整個就是久田雅美的一個復制物一般。



    在復制著她母親身形優雅感覺的同時,身上更多了年輕女孩,身形亮麗的味道。



    “媽媽好,女兒也好。”



    于天星添了添嘴巴,不停對谷村熏一點頭著。



    身體乖乖著走到了一邊。



    張云的話,多少有些疑惑著,不知道谷村熏一找他到底有什么事情。



    張云跟在谷村熏一的身后,對方身后輕飄飄的裙擺,在別墅小公園里面,輕輕蕩漾著。



    身下潔白的腳腕,顯得小巧著。



    谷村熏一引著張云,進入了別墅的小公園里面。



    周圍的保衛人員,默默的眼神注視著他們。



    公園里面,種植的都是一些名貴的植物。



    散發著一種很不一樣的味道。



    不過可以看得出來,別墅的主人,栽種這些植物的時候,也是別有用心了。



    因為這些植物,散發出來的香味,雖然濃郁,但不是那種爛俗的濃郁味道。



    而是一種,讓人有提神作用的。



    “恩,真香。”



    張云心里由衷了一句。



    此時此刻的張云和谷村熏一,外人要是不知道他們身份的,看著他們一前一后,在公園里這么走著。



    還以為是一對結婚不久的小夫妻著。



    走在前面的女孩,嘴角彎彎笑著。



    走在后面的男人,神情清淡著。



    “我男人想約你見面。”



    在公園里,走了幾步,谷村熏一忽然說了起來。



    “你男人。”



    張云玩味了這幾個字,知道小野中木這個男人,在谷村熏一心中的分量很重。



    不然不可能這樣稱呼著。



    “對,他想讓我帶你去見他,他有事情想跟你商量。”



    “跟我商量事情。”



    此時的張云,想到了小野三木,這個小野家族的次子,就是因為出賣自己的家族,對方事后獲得了不少利益。



    家族的父親被踩了,家族的長子也被踩了。



    那接下來接掌小野家族產業的,很可能就是他了。



    “難道小野中木,也想透露一些家族的信息給我,以此用來打擊小野三木。”



    張云心里疑惑著,目光看了看眼前的谷村熏一。



    想要從她的表情中,感覺出什么來。



    可是此時此刻的谷村熏一,臉上一臉的平靜。



    微風吹過,公園的一些花瓣,在谷村熏一的眼前輕輕飄蕩著。



    幾許花瓣,就落到了她的頭發上。



    讓她本來就很嬌美的臉龐,顯得更加清麗了。



    “好吧,那你帶我去見見他吧。”



    張云決定了。



    走在前面的谷村熏一,轉頭看了過來,為著張云的爽快,微微疑惑了一下。



    “那你去對那家伙說一下。”



    谷村熏一示意著張云。



    張云點了點頭,來到了于天星的身邊,大概和他說道了幾句,讓于天星先回去了。



    自己的話,則是和谷村熏一坐上了一輛黑色的sv車輛,從別墅中,開了出去。



    此時此刻,在別墅的二樓,久田雅美站在陽臺上。



    微風吹動下,她身上的緊身裙,被吹裹的厲害著。



    動人心魄的身材,一時間就在她身上完全展現了出來。



    幾個機警的別墅內的保衛,不小心的目光,看到了那里。



    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保衛,但是在看到了久田雅美身上的風光后,一個個不例外著,在她的身上,多停留了三秒,或者四秒的時間。



    口水也在這些保衛的嘴里,凝聚著。



    久田雅美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帶著張云醫生出去的情景。



    她心里多少疑惑著,不知道自己的女兒為什么帶張云醫生出去,而去的地方又是那里。



    本來只是簡單病患和醫生的關系,因為心情的悸動,此時讓久田雅美對張云更多了一份關注。



    在自己女兒擅作主張著,把張云醫生帶出去的情況下,這一份悸動,就顯得更加強烈了。



    久田雅美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對著自己心里暗暗了一句——雅美,你可是人妻啊。



    日本國東京市的道路,張云感覺真是沒話說著。



    完全平坦,一馬平川著。



    開出了八公里的道路后,路面上竟然一點小小的顛簸都沒有著。



    “日本人在工作上細致的變態程度,從這一小點上,就能完全看出來了。”



    張云在感慨著路面的平坦時,目光也注意到了旁邊谷村熏一的身上。



    谷村熏一就坐在張云身邊的位置上,目光注視在窗外,雙手平放在自己身下的裙擺上。



    把自己的黑色的裙擺,壓在了自己大腿中部的位置。



    身為首相的女兒,平時穿得裙子,一般都是不會露膝蓋或者剛剛露膝蓋的那種,可是這次谷村熏一不知怎么的,就露出了她的大腿。



    谷村熏一的大腿和她媽媽的大腿一樣,都是很纖細的那種,細到讓人感覺,一只手都能握住的樣子。



    細膩的大腿上,黑色的裙擺蕾絲,輕輕伏在上面,看上去顯出一種小誘惑的味道。



    加上此時谷村熏一,微微起伏的胸部,這一份小誘惑,就顯得更加強烈了起來。



    谷村熏一身上的香味,因為一直密閉在車廂里的關系,此時在張云的鼻腔里,顯得更加濃郁了起來。



    谷村熏一身上的香味和她的母親是一個系列的,都是淡淡的味道。



    不過谷村的更加淡一些,她母親身上的香味,在淡淡的感覺中,更多了一種深遠的氣息。



    張云長久的注視,讓谷村熏一不能安坐下來著,而是轉頭盯了張云一眼。



    眼神之中,顯得幾分狐疑著。



    張云具體的感覺也感覺不出來,只是感覺谷村熏一的目光,顯得很怪異著。



    似乎有什么事情馬上要發生著。



    保衛駕駛的車輛很快到了一家還算不錯的酒店門口。



    谷村熏一從駕駛車輛的保衛那里,要了一副墨鏡,交給了張云,讓張云戴上著。



    自己的話,則是在脖子上,系了一根淡色的絲巾,另外的話,名牌包包里的一副太陽眼鏡,也是戴在了她的臉上。



    張云和谷村熏一,都是社會名人,不打扮一下的話,是很容易被人認出來的。



    酒店的門童,替張云和谷村熏一拉開了車門。



    刷……的一聲,車門大開著。



    谷村熏一臉上優雅一笑。



    身下的雙腿,一個彎曲著,不讓自己裙擺下的小褲褲露出半分著,走到了車體的下面,小手也主動挽在了張云的臂彎上,一副小情人的感覺,朝著酒店內走去著。



    谷村熏一的胸,是一對小胸,比起她媽媽來,差了兩個罩杯的感覺。



    不過胸小,心機卻不小。



    和她媽媽一樣,估計是沒穿內衣著。



    所以腳下步伐輕快下,胸前的一對小白兔,跳躍起來的速度,也是快速著。



    彈動著,把她胸口的絲質面料,不停往上涌著。



    張云在一邊看著,心里也是饑渴難耐著。



    就恨不得直接伸手上去抓一把著。



    谷村熏一優雅的步態,還有身上不凡的氣質,在酒店大堂里一走,很快吸引到了周圍很多男士注視的目光。



    不光是日本國的男士,很多外國男人,也是把欣賞或者好色的目光,緊緊盯在了她的身上。



    而對于谷村熏一身邊的張云,一個個狠得牙癢癢著。



    被無數男人,用目光追殺的感覺,張云并不好受著。



    “你這樣招搖,不怕被人發現了我們兩個。”



    張云不好氣著,說道著身邊的谷村熏一。



    “我就是一個有氣場的女人,如果故意把氣場壓住了,反而被人懷疑。”



    谷村熏一轉頭盯了張云一眼。



    “挽著我這樣的女人,是不是感覺很有面子啊。”



    “你……”



    谷村熏一的自信,讓張云多少有些受不了著,可是對方身上的氣質,確實實打實著。



    是張云手上這些老婆,怎么追也追不上著。



    很快著,谷村熏一挽著張云的胳膊,進入了電梯間,然后隨著電梯的緩緩上升,來到了酒店的二十四樓。



    噠……的一聲電梯門開了。



    一道長長的,優雅的走廊,展現在張云和谷村熏一的面前。



    這條走廊整體的色彩,是那種暖色調的感覺。



    走廊的燈光,有一種朦朧的味道。



    走廊的墻壁上,掛著的都是曖昧的照片。



    男女接吻,男女身體接觸著。



    “這里該不會是你和你未婚夫經常光顧的地方吧。”



    張云的話,是什么意思,谷村熏一心里明白。



    谷村熏一小臉微紅著,轉頭白了張云一眼。



    “雖然他是我未婚夫,我的心,也確實在他那里了,可是在正式結婚之前,我的身體,還是我的。”



    谷村熏一的目光顯得堅定著,更是狠狠白了張云一眼著。



    挽在張云臂彎上的小手,也挪開了。



    發著小脾氣著,往前面走了過去。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