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30章 小媽主動上門

第230章 小媽主動上門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干啥?”



    羅雪白了張云一眼。



    “呵呵……”



    朱小紅則在一邊傻笑著,低頭看看了看自己紅艷艷的指甲油。



    “兩位師母,你們看,跟我來日本的幾個老婆中,就你們兩個還沒跟我著。”



    “其余幾個,可都成了我的婆娘了。”



    張云一副很認真的樣子。



    “怎么了?她們還不能成為你的婆娘了啊?”



    張云想說的話,是什么,羅雪心里明白,可她就是打諢著,不讓張云輕易表達出那個意思來。



    “呵呵……”



    朱小紅也是聽了出來,偷偷笑著。



    “六師母,你這種態度,可就不乖了。”



    張云盯了自己的六師母一眼,以前在自己眼里,那高雅氣質的美女,因為有了身體接觸,此時在張云的眼里,顯得更加香艷了起來。



    白色的大褂下,淡粉色的胸衣,包裹著她胸前的兩個,下面紫色的緊身裙,也是緊緊包裹著。



    讓她爆凸的臀部,顯出無敵的魅力。



    “哎,師傅看了我早上發過去的照片,還說高興著,可是現在。”



    張云一副嗚呼奈何的樣子。



    “他看了那照片。”



    羅雪吃驚著,朱小紅也是吃驚著。



    畢竟張云嘴里的這個師傅,可是她們曾經的丈夫。



    “對啊?”



    張云一副很隨便的樣子說著。



    “那他怎么說?”



    “怎么說啊?肯定說你們表現的很好,他很開心,也說我,要我好好保持下去,到時候,自然你們那些姐妹,就會早早著交到我的手中,可是現在。”



    “現在怎么了?”



    羅雪白了張云一眼。



    “現在你們又恢復本性了啊。”



    張云嘴里無奈著,嘴里暗暗一句——桀驁不馴啊。



    “待會就跟師傅說。”



    “說你個死人頭拉。”



    羅雪氣不過,蘭花指點了張云額頭一下。



    旁邊一個椅子拿了過來,肥美的屁股坐在上面。



    肉色絲襪包裹的大腿,就直接交纏在張云的眼前。



    “你老娘怎么收拾你。”



    羅雪說著話,尖尖的鞋跟就在張云的面前翹著。



    “呵呵……”



    朱小紅笑了笑,示意著張云。



    張云明白著,臉上的表情換了一副樣子。



    “當然了,要是師母跟我的感情還是不錯的,我當然不會那么三八了。”



    張云拿著身下的椅子,坐到了自己六師母的旁邊。



    大手輕輕抓著自己六師母的小手,壓在自己六師母肥美的大腿上。



    微微撩開的白大褂下,羅雪白色的肉色絲襪,顯得誘惑著。



    更加誘惑的,還有她肉色絲襪下雪白的大腿。



    那大腿,手指按在上面,顯得鼓鼓著,還有很不錯的彈性。



    “感情不感情的,那還不得看你。”



    羅雪白了張云一眼,話里似有所指著。



    張云不傻,立即明白了自己師母嘴里的意思。



    “明白,明白,今晚我就安排,我們三人先來一頓,羅曼蒂克的晚餐,如何。”



    張云的目光,掃了一下羅雪,又掃了一下朱小紅著。



    朱小紅微笑著,點了點頭,表示愿意著。



    羅雪的話,身下肥美的大腿,交纏了一下,臉上露出沉思的表情。



    “師母,你就不要再為難小徒了。”



    張云說著話,大手輕輕在羅雪的大腿上摸著。



    輕靈的手指,彈奏下,讓羅雪的心頭,微微燦爛著。



    “知道了。”



    羅雪白了張云一眼,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回頭風情萬種著看著張云。



    “答應了你,你可得好好安排著,要不然,就是你師傅出面,我們也不給你這個面子。”



    “呵呵,自然,保證兩位師母,感覺溫馨無比著,約會后,心里那是一萬個愿意獻身的沖動。”



    “呵呵……”



    張云的話,讓朱小紅笑著。



    “小色胚。”



    而羅雪,只是撇了他一眼,拉著朱小紅的小手,就往張云辦公的門外走去著。



    “怎么樣?怎么樣?”



    羅雪和朱小紅一走,最急的還是于美麗和于美華。



    華夏國的女子,那就是三八,哪像和田佳美,一副老神定定的樣子。



    不過張云也就喜歡她們三八的樣子。



    “還行吧,答應了晚上和我約會了。”



    “喲!可以啊,進展這么順利。”



    于美麗肩膀撞了一下張云,嘴里也是呵呵笑著。



    “那是,有你們支持著,這事還不好辦嘛。”



    張云的大手,一時間就在于美麗和于美華的身下摸著。



    摸了幾把后,嘴里微微不滿道——兩位小媽同志,你們以后也要好好向我兩位師母學習學習了。



    “你看她們兩個,身下不是短裙,那就是短褲著,這樣的穿戴下,身為她們的男人,出手那就是一抓,多方便啊。”



    “呵呵,色胚,你抓得我們姐妹倆還少啊。”



    于美麗一時間就不服著,和張云鬧了起來。



    張云一看這情況,敢情好著,抓了過來,就揉在了懷里。



    小媽主動上門,張云怎么可能客氣著。



    “如此不乖的阿姨,看我怎么好好調教一下。”



    張云一句話,大手就往于美麗的胸口里面抓了進去。



    “都怪我,平時對你們調教不夠,看你們兩個,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張云的話,才說出口,雙手就對于美麗胸前的葡萄,調教了起來。



    “你個壞蛋,你個壞蛋。”



    一時間,張云的辦公室里,春光無限著。



    張云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征詢了和田佳美的意見,在醫院旁邊的一家高檔酒店里,訂下了一個位置。



    日本國的高檔酒店,一般都是會員制,或者需要一些社會名流來介紹,不然的話,是訂不到位置的。



    張云初來咋到,雖然在日本國已經是名聲在外的人物了,可是沒有辦法,想要訂高檔酒店的位置,那就是這個規矩。



    所以還是求了于天星,才弄到了一個位置。



    可是才求于天星沒有多久的時間,于天星就找到了他。



    “老弟,跟我走。”



    于天星二話不說著,拉著張云,往辦公室外面走著。



    “老哥,現在可還沒下班啊,待會的話,還有一個手術要做,現在讓我走,醫院損失很大的。”



    張云開著于天星的玩笑。



    “有急事。”



    于天星神情上顯得蠻緊張著,也不知道具體遇到了什么事情,張云的玩笑話,他也一句不接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于美麗她們緊張了起來。



    一個個跟了上來,詢問著。



    “沒事的,只是有一個病患,需。”



    于天星解釋著,同時對著張云的女人們,點頭示意著。



    “老哥,不就是看個病患嘛,有這么緊張啊。”



    張云被于天星緊張的表情,多少傳染了一些。



    “可不是給你們天皇看病吧。”



    張云開了一句玩笑話。



    這一句玩笑話,忽然就讓于天星站定了腳步,然后緩緩轉頭看著張云,疑惑的眼神看了張云一眼。



    “老弟,跟給天王看病,估計也差不多了。”



    “不會吧。”



    “到底是誰啊。”



    趁著走入了電梯間,張云小聲問了一句。



    張云不傻,如今在日本國內,那些政界名流,一般都是避著張云的。



    張云雖然算不上是整個日本的公敵,但是在日本普通民眾的眼里,他還是有些反面印象著。



    一些有錢的有地位的日本人,請張云開刀,那是可以的。



    但是政界上的名流人物,請張云來開刀,那就得掂量一下了。



    這個僅此于日本天皇的人物是誰,張云一猜就知道了。



    “是首相嘛?”



    “不是,是首相的大女兒——谷村熏一。”



    “谷村熏一?”



    張云暗暗了一句,顯得有些不能理解著。



    在華夏國,一些有權勢的人家,生兒子那都是控制的。



    一般大家族的兒子,都是不會超過十個的,而女兒的話,就顯得很隨便,能生幾個就幾個著。



    在這樣的情況下,華夏國的女兒,命就相對賤一些。



    所以在華夏國,一般女兒生了什么重病,父親是不會太關心的,更不會搭上自己的政治命運,求著別國的醫生,來給自己女兒看病著。



    可是這個日本國的首相卻……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