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29章 男人能干

第229章 男人能干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請大家相信小野家族。”



    小野岸雄站了起來,給眼前的記者鞠躬著。



    小野中木也是,從位置上站了起來,一副很誠懇的樣子,身體筆直九十度的樣子,給大家鞠躬著。



    “可是,小野先生,你能解釋這張照片嘛。”



    剛才提問的記者,把自己的手機,交給了小野岸雄。



    在那手機上,就有小野岸雄跟國民衛生局一名次官,交易的那張照片。



    “這,這……”



    本來接這手機的時候,小野岸雄臉上還是有笑容著,可是看清了這張照片中的情況后,小野岸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整個人癱坐了起來。



    一邊的小野中木,也看了看父親手中的手機。



    看著上面的畫面,目光也睜大著,一副不能相信的樣子。



    小野中木知道自己的父親,跟國民衛生局的官員有交易。



    可是這樣的事情,是家族的秘密,只有家族幾個核心的成員才知道。



    可現在的話,不知怎么的,就被記者們知道了。



    “這是人家張云醫生提供的情況,請小野醫生好好解釋一下。”



    眼前的場景,這些記者們心里都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感覺著自己國家醫生的墮落,這些記者心里也不是個滋味。



    但同時,這樣爆炸性的新聞,對于這些記者來說,是幾年時間也抓不到幾個著。



    所以這些記者們,都是長槍短炮著,對著主席臺三位小野家族的成員,不停拍攝著。



    一些詢問的話語,也在這些記者的嘴里不停發出著。



    “請小野醫生回答一下,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不是你跟衛生局的次官,有什么內幕交易。”



    “這信封里,難道裝得是金錢嘛?”



    照片里,小野岸雄和衛生局的次官,交易的,就是一封厚厚的信封。



    “不,不,不……這些都是支那人的污蔑,我要殺了這支那豬,我要殺了他。”



    小野岸雄瘋狂了起來,怒目圓睜著,看著會場上的這些記者。



    嘴里大聲喊道——你們看著好了,這個支那豬,我一定會殺了他的。



    “父親,父親……”



    一邊的小野中木,不停拖著自己的父親,目光對著自己身邊的弟弟小野三木看著。



    示意著他,一塊來拖住自己的父親。



    小野三木,此時呆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聽著自己父親的話,嘴角彎起了一個幅度。



    小野三木忽然從座位上站立了起來。



    嘴里大聲著——這些都不是污蔑,確實是我父親做得。



    小野三木向著眼前的新聞記者,鞠了一躬。



    “喂……三木。”



    小野中木大聲了一句,一副驚訝的樣子。



    “設計陷害張云醫生的,是我的父親,跟衛生局次官有來往的,也是我父親,我父親每個月,給這個衛生局次官的交際費是5ooo萬日元。”



    一邊的小野岸雄,發泄了一翻后,心情多少好轉了一些。



    腦海中的神智,也在慢慢恢復著。



    可是,聽到自己小兒子的這些話后,他整個腦袋,嗡的一下,好像短路了。



    小野岸雄呆呆的目光看著自己的這個兒子。



    從自己兒子隱隱的笑容之中,他似乎讀出了什么。



    “八嘎……你出賣家族。”



    小野岸雄徹底瘋了,就在無數的攝像機面前,撲向了自己的小兒子。



    雙手,嘴巴并用著,擊打著自己的小兒子,撕咬著自己的小兒子。



    一邊的小野中木,看著這樣的情況,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整個人就呆呆著站在那里。



    小野中木,事先怎么想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眼前這種情況。



    最終是會場的保安趕到,把小野岸雄給支開了。



    而從地上站起來的小野三木,整張臉,都是鮮血著,耳朵都被咬掉了一塊,耳皮還掛在上面。



    就是如此情況下,小野三木還是對著眼前的電視機鏡頭,深深一鞠躬著。



    “我為我父親的失態,我為我父親的無恥,向全國人民道歉。”



    此時此刻,小野家族,三父子在新聞發布會上的表現,已經傳遍了整個日本國。



    張云的話,也是通過手機直播,觀察到了這一幕。



    此時,張云心里明白,這些內幕消息,到底是誰透露給自己的。



    “小野三木,果然夠陰毒的,踩著自己父親和哥哥的尸體,往上爬,呵呵……”



    張云算是對這個小野三木,又多了幾分了解。



    在張云這邊的新聞發布會上,大家注視的目光,也被小野家族新聞會場上的情況,給吸引了過去。



    當那邊的情況,塵埃落定的時候,這邊的新聞記者,又開始對張云提問著。



    “張云醫生,請你發表一下,你對于這場鬧劇的看法。”



    新聞記者的話筒,一時間全部聚攏在張云的面前。



    張云不笑,不怒,也不氣著,一臉平和的看著眼前的這些記者。



    “我對于小野岸雄還有小野中午這樣卑鄙的醫生,心生可恥著,但同時對于小野三木醫生的人品,表示贊賞。”



    張云知道著其中的內幕,他也不會主動說著,只會幫著小野三木,把他的父親和哥哥,給整垮著。



    在張云看來,他們三只都是瘋狗,能少留一只,是一只著。



    “我決定,在小野家族內部事務處理完畢后,正式接受小野三木醫生的挑戰。”



    張云的話,又是換來了無數快門的按動。



    卡卡卡卡……快門按動的聲音,在會場上顯得清脆著。



    “那具體的時間還有具體的比賽內容,能向我們透露一下嘛?”



    “呵呵,記者朋友可真急啊,這只是剛剛決定下來的事情,我會讓我們醫院的于常務,正式跟對方醫院的領導進行溝通。”



    張云把一邊的于天星給引了出來。



    于天星站在張云的身邊,早就等待了好久了。



    能在全日本國記者的面前,發表一翻演講,讓他心潮澎湃著。



    于天星主動把握著機會,站到了張云的身邊,面對著眼前的這些長槍短炮們。



    “我一直認為日本國,是一個包容的社會,對于我們這種少數族裔的后代,建立起來的醫院,也會用一種包容的心,來對待著。”



    “我們東京市華僑醫院的發展,是很不容易的,從以前只是東京市邊緣地帶的一個小診所,一步步走到今天,其間多少的心血,多少的苦難……”



    一時間于天星嘴里的話,滔滔不絕著。



    說得內容,都是一些自己醫院的介紹。



    聽得那些記者們,頭都大了。



    張云坐在一邊,低頭笑著,陪在張云身邊的和田佳美,則是不停把于天星說得話,翻譯給他聽著。



    “這些情況,我們都知道了……于常務,請您直接介紹一下,和小野醫院的比賽情況,謝謝。”



    終于有記者主動打斷了于天星的介紹。



    “知道了,馬上介紹,馬上介紹。”



    于天星顯得很有禮貌著。



    “我們東京市華僑醫院,在八十年代的時候,漸漸從東京市的郊區,發展到了東京市市區十谷一帶,然后又經歷了……”



    于天星又是一通對自己醫院的演講,心里更是樂開了花。



    能在這樣的一個場合,免費著給自己醫院打廣告,于天星做夢都沒想到著。



    下面的這些記者們,聽著直撓頭著。



    就這樣,一個臨近中午的新聞發布會,不痛不癢的結束了。



    雖然說好了,要跟小野醫院的小野三木進行正式的手術比賽,可是因為是臨時決定的,所以的話,具體的比賽事宜,到最后,還是沒有說清楚著。



    弄得這些新聞記者們,一個個牙癢癢著,離開的時候,恨不得一人給于天星一個老拳著。



    “于老哥,可以啊,一場新聞發布會,賺了少說也有幾個億的廣告費啊。”



    于天星一下來,張云就上去揉住了他。



    “都是托老弟的福,呵呵……呵呵……”



    于天星笑得很開心,很猥瑣著。



    “對了,老弟,這個比賽的事情,到底怎么安排啊?”



    “能拖就拖,人家醫院出面跟你商量的話,你可以積極參加,但是一定要提各種有的沒的條件,讓他們感覺頭痛。”



    “為什么啊?”



    于天星顯得不懂著。



    “老哥……這場比賽,能得到多少日本國民的關注啊,要是就一兩個禮拜時間解決了,那多可惜啊。”



    “你是說,用時間來增加關注度。”



    于天星一時間就明白了過來,臉上像是花一般,燦爛的笑著。



    “你小子,比我還壞,呵呵……呵呵……”



    跟張云打了一段交道后,于天星跟張云也就不生疏著。



    送走了于天星,張云帶著自己的女人,回到了自己科室的樓層中。



    “小云,真的是為了增加關注度,才拖延時間嗎?”



    剛才張云和于天星的對話,羅雪她們也聽到著。



    眼前幾個女人中,最聰明的一個,就是羅雪了。



    “你認為呢?我的六師母。”



    在自己的科室里,張云也就不客氣了,大手抓了一下自己師母的小手著。



    “哼!估計你是對自己的手術能力還不夠信心吧。”



    羅雪對張云的手術視頻,是有研究的,羅雪發現,張云總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增加自己的手術能力,而且增加的幅度還顯得很大著。



    此時此刻,要是拖延時間的話,羅雪覺得,張云手術能力的增加,那就是一件說不準的事情了。



    “按著以往的經驗,這小子的手術能力,在經歷了這段時間后,誰知道增加到一種什么樣恐怖的情況里。”



    羅雪盯了張云一眼。



    “我猜得對不對?”



    “六師母,果然就是六師母,你要是今晚能好好陪我的話,說不定我所有的秘密都被你知道了。”



    “陪你……”



    羅雪嘴里呵呵一笑,臉上一陣紅暈閃過著。



    “你小子,想干嘛,你以為我不知道啊。”



    “噓噓……”



    張云示意了一下,清退著旁邊的于美麗她們,就留著羅雪和朱小紅在自己的身邊。



    于美麗三女,嘴里呵呵笑著,離開了。



    心里知道著自己男人想干啥。



    “色胚,才幾天啊,我們跟來的女人,就全被他給得了,如今連最困難的兩個師母,都要被這小子給上手了。”



    于美麗回頭白了張云一眼,心里卻是一副異常甜蜜的樣子。



    男人能干,在快活世界女人的心中,那就是一件值得好好慶賀的事情。



    在于美麗的眼里,最難融入姐妹家庭的兩個師母,馬上要融入她們了,這讓于美麗的心中,一片感慨著。



    “老公,也太能干了一點。”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