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26章 正經的干

第226章 正經的干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小半個小時的時間后,張云壓在兩位小媽的身上,臉上展現出一種神圣的感覺。



    “真好啊。”



    張云嘴里長長了一聲,看著身下兩位,幸福滿滿的小媽。



    “媽的,感覺真舒服。”



    張云有些不想從兩位小媽身上翻下來的感覺。



    于美麗和于美華也是,隔了二十多年的時間,姐妹倆的身體,再次回歸到了,張家男人的手中,這讓姐妹倆的心中,無比激動,也是無比幸福著。



    張家男人,那已經疲軟的東西,依然在她們身體里面的情況,讓她們姐妹倆,顯得甘愿著。



    感覺一輩子在她們身體里面,也行著。



    幸福過后的三人,好好呼吸了一下后,彼此身體分開了。



    張云躺在床上,嘴里重重呼吸著,一根煙,于美麗抽了一口后,放到了他的嘴巴里面。



    然后兩個小媽,溫柔在張云的身下。



    幫著張云清理著。



    “美麗阿姨,剛才表現的不錯。”



    張云動了動自己的身下,調戲在自己小媽的小嘴中。



    “要死了。”



    于美麗的小手,輕輕打在張云的大腿上。



    嘴里含著那個東西的樣子,顯得很調皮著,就像是含著一根朱古力口味的棒冰一般。



    “死孩子,這下滿意了吧。”



    于美華看著張云的身下,清理的差不多了,撲到了張云的懷里。



    光溜溜的身體,就貼在了張云的身上。



    “恩,超級滿意啊。”



    張云邊說,邊對于美華的胸部招呼著。



    “還沒摸夠啊。”



    于美華身體一晃,把自己的胸部,從張云的手中掙脫了出來。



    “怎么可能夠啊。”



    張云手掌一追,繼續把握著于美華的胸部著。



    “呵呵……好了。”



    于美麗把張云身下清潔的掃尾工作做完了,也是靠到了張云的懷中。



    身體像個小妻子一般,在張云的懷里,撒嬌著。



    扭動的身體,在張云的懷里,一浪一浪著。



    “對了,小云,小野三木的事情,你真的不打算和他比賽了?”



    躺在自己男人的懷里,于美麗還是關心著這件比賽的事情。



    “當然比,不過我要一些時間。”



    “要時間。”



    “對……因為他此時的手術技能,比我厲害。”



    小野三木的手術能力,張云通過對方曾經的手術視頻,見識過。



    所以對方的具體手術水平,他心里清楚。



    以張云此時的手術能力,跟他應招,敗的局面相對大一些。



    “比你還厲害。”



    于美麗和于美華,都是顯得沒想到著。



    “那可怎么辦啊?”



    兩女畢竟是女人。



    有的時候,一激動,腦子空空的,啥主意都沒有了。



    張云刮了刮兩女的鼻子,嘴里笑了笑。



    “怎么辦?就這樣辦了。”



    張云說著話,再次把兩位小媽給壓在了身下。



    “還來啊。”



    感受著張云的動作,于美麗顯得吃驚著。



    “當然了。”



    張云呵呵一笑,拉著兩位小媽的身體,趴了起來。



    “剛才姐妹抱,如今我們玩玩兩個小母狗,嘿嘿……”



    張云的笑聲,還在房間里面回蕩著。



    身體已經交給了張云的于美麗姐妹倆,也是放任著張云,隨便玩弄著她們。



    而張云的話,拋開了心中一切的遐想,專心在和兩位小媽的快樂中。



    至于小野三木的事情,他心里已經有了計劃。



    此時的張云,還在快樂著。



    而此時的小野三木,跪在自己父親的身下,顯得滿臉委屈著。



    小野三木看了看自己身下的部位,想著剛才醫生對于他的話語——三木先生,恐怕你這輩子,已經無法勃起了。



    想著這些,小野三木死了的心,都有了。



    小野三木為家族,為了日本國的榮譽,結果卻換來了這樣的下場。



    身為一個男人,追求榮譽,自然是應該的。



    可是榮譽過后呢,那就是金錢和女人。



    可是此時的小野三木,女人對他來說,已經完全失去了意義。



    所以金錢,所以榮譽,那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屁著。



    小野三木跪在自己父親的身下,想了很多很多。



    想到最后,就只有兩個字——報復,對家族,對日本社會的報復。



    “八嘎……”



    小野三木的父親,小野岸雄看著此時的電視新聞,不停咒罵著。



    小野岸雄,使用新聞媒體,想要逼張云出戰,結果換來了日本國和華夏國,兩國媒體的罵戰。



    日本國的媒體,說張云是縮頭烏龜。



    華夏國的媒體,說小野三米是日本國,民族劣根性的表現。



    因為在張云剛剛來到日本國的時候,就選擇挑戰,那就是日本國民愛偷襲的表現。



    偷襲這樣的字眼,對日本國民來說,那就是一種侮辱。



    因為就是偷襲,才使得他們民族在二戰中,敗得體無完膚著。



    小野岸雄把手中的茶杯,扔在了房間的角落里。



    看著跪在自己身下的兩個兒子。



    “三木,你說,現在該怎么辦?”



    小野岸雄,嘴里冷冷的聲音,發了出來。



    “等……”



    “等……”



    一邊的小野中木笑了笑。



    “三木,你是不是昏了頭了,要是等下來,不就說明,我們在這場媒體戰中失敗了嘛?”



    “那你的意思呢?”



    小野三木很平靜了一句。



    這樣的問題讓小野中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我能有什么意思,這是你的比賽。”



    小野中木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綠著。



    看著兩個無能的兒子,小野岸雄無奈了一句。



    “三木。”



    “嘿……”



    “準備開一場媒體見面會,好好跟媒體解釋一下。”



    “嘿……”



    “至于如何逼這個支那醫生比賽的事情,那就等媒體會以后再說吧。”



    小野岸雄嘆了一口氣,走出了房間。



    “三木!下面還疼嘛?”



    父親一走,小野中木站了起來,目光陰陰著看了自己弟弟身下一眼。



    “要是不行了,你那幾位弟媳,做哥哥的,我會好好照顧的,你的女兒,哥哥也會照顧的。”



    小野中木笑聲爽朗著,走出了房間。



    刷……的一聲關門聲下,小野三木臉上的神經,抽搐著。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和田佳美在家里,找尋著自己的男人。



    和田佳美沒有想到,昨晚張云竟然沒有到她房間里來。



    “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才在家里沒找幾間房間著,張云就從一間淋浴房里,走了出來。



    一件浴巾裹在張云的身下,頭上的發濕漉漉著。



    張云一大早,就在家里的練功房里面,好好練習了一下家族刀法。



    有比賽了,張云家族的刀法,又要抓抓緊了。



    “佳美?”



    張云楞了一下。



    “噢……”



    佳美當偶遇的樣子,從張云的身邊經過著。



    張云可不信偶遇這樣的事情。



    現在的時間是早上七點不到。



    這樣的時段,是女人都在睡懶覺著,怎么可能會出來跟自己的男人,玩偶遇呢。



    “哎……“張云一腳攔在了和田佳美的面前。



    “干嘛?”



    “呵呵,我問你干嘛才對吧。”



    “我干嘛了?”



    和田佳美白了張云一眼。



    “你干嘛。”



    張云的雙手撩了一下和田佳美的下巴。



    “你不是想老公了嘛。”



    “誰想你啊。”



    和田佳美害羞著,想要轉身離開了。



    “哎,哎,哎……”



    張云抓住了她的小手,把她輕輕一拉,就抓抱在了自己的懷里。



    “是不是責怪我,昨晚沒去你房間啊?”



    一句話下,張云的大手,已經在和田佳美的小胸上,溫柔了起來。



    “你別臭美了。”



    “臭不臭美,我感覺一下就知道了。”



    張云呵呵笑著,抓在和田佳美胸部上的手,手法熟練了幾下。



    “你……”



    和田佳美控制不住著發出了一聲,胸前的胸部,一時間,就快速漲大著。



    很配合著張云的大手。



    “這……”



    張云不說,和田佳美的身體,已經出賣了她。



    “壞死了。”



    和田佳美的小手打了張云胸口幾下著,想要從張云的懷里掙脫出來。



    “大清早著,就鬧開了啊。”



    于美麗打開了房間的房門,伸手抓了抓自己頭上的頭發。



    女人起床的摸樣,張云還真是不能多看著。



    明明很漂亮的美女,因為邋遢的樣子,一下子就失分很多著。



    于美麗因為早上起來的時候,在床頭找不到自己的男人,心里多少思念著。



    不過她也沒擔心什么著。



    張云是大男人,總不可能會走丟著。



    可是聽著門外吵鬧的聲音,她就起來,開了門,想看看著。



    于美麗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大腿,一臉無趣著,往自己的房間里走去了。



    “佳美妹子,你有興趣,就好好陪他吧,我要睡覺去了。”



    “碰……”



    的一聲,于美麗就把房門關好了。



    “這……這……”



    小小的插曲,讓和田佳美的小臉,更加羞紅了起來。



    張云也不啰嗦著,直接把和田佳美的身體,揉抱到了旁邊客廳的沙發上。



    然后讓和田佳美趴著,自己就騎了上去。



    一邊用手機瀏覽著今天的一些新聞,一邊有一下,沒一下著弄著和田佳美。



    聽著和田佳美嘴里有些不依的聲音后,張云笑著把手機,放到了一邊,正正經經的干了起來。



    “好了,好了,這不是來了嘛,瞧你騷的。”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