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21章 騙師母

第221章 騙師母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也顯得沒想到著,自己爆踢小野三木子孫根的事情,已經傳到了國內了。



    “媽的,這事要是傳廣了,倒是一件麻煩事情。”



    張云還是想在日本國內,好好經營自己的科室門診的。



    要是自己一直這樣虐待著日本醫生。



    這樣的情況一帶持續下去的話。



    對張云在日本經營專家門診的事情,是很不利的。



    “看來,老子以后還是要稍微收斂一點著。”



    此時此刻,在小野家族族長的房間里。



    小野岸雄一個巴掌接一個巴掌,扇在自己二兒子的臉上。



    啪啪……著,很快把自己的二兒子的臉,打成了豬頭的樣子。



    一邊小野岸雄的大兒子小野中木,則是幸災樂禍的看著。



    “你怎么不在電視鏡頭前,死掉呢?”



    小野岸雄又是一腳踢在了自己二兒子的胸口上。



    碰……的一聲,小野三木嘴里都吐血了。



    小野岸雄,看著房間里的電視機,不停播放著,自己二兒子被張云爆踢的畫面。



    嘴角的胡須不停上翹了起來。



    “恥辱,小野家,有史以來最大的恥辱。”



    實在看不下去著,小野岸雄離自己二兒子大概五米遠的地方。



    加速著一腳踢在了自己二兒子的子孫根上。



    “媽的,你這樣的男人,就不配有子孫了。”



    碰……的一聲,小野三木直接暈死了過去。



    “爸!你看這事。”



    小野中木,看著地上,像死尸一般的弟弟,嘴里冷冷的笑著。



    “把他救活了,他雖然不會做事,但是手術本事,還是不錯的。”



    “爸,還讓他跟那個支那醫生比賽嘛?他已經被支那醫生羞辱了。”



    “你對我的建議有意見。”



    小野岸雄忽然瞪了自己大兒子一眼。



    “沒有,沒有。”



    小野中木拍了拍手掌,很快有外面小野家族的人,把小野三木給拉了出去。



    “那爸,我們到底怎么讓這個支那醫生,接招呢?”



    “哼!生了兩個廢物兒子。”



    小野岸雄的話,讓小野中木,臉上火辣辣著。



    “這樣的事情,還要老子來想。”



    “提出優厚的條件,在所有媒體上鼓吹,懂了沒有。”



    小野中木楞了一下。



    “懂了,懂了。”



    張云還在ktv房間里,跟自己的女護士們胡鬧著的時候。



    關于他的一些新聞,慢慢著,在日本國報紙和電視,還有絡上傳播了出來。



    而此時此刻的張云,正在給自己這些日本女護士們,播種著。



    因為是情婦,張云自然不能把她們帶回家里去,旁邊開個空置的包間。



    有興趣了,拉過來兩三個,那就是上著。



    一夜的瘋狂,張云也不知干了多少個日本女護士。



    坐在回家的車上,張云因為酒喝多了,腦子昏昏著。



    “小云,你看。”



    午夜的時候,就羅雪顯得有精神著。



    張云看著羅雪遞過來的手機屏幕看著。



    “華夏國醫生,是縮頭烏龜,小野家族,愿出二十億華夏幣,與他一戰,他卻龜縮不出。”



    張云眼眉一跳,盯著這篇報道。



    這已經是華夏國站上的報道了,多少經過了一些修飾。



    如此的話……



    “在日本國,估計這樣的報道,已經鋪天蓋地了。”



    張云沉思了一下,大腦并沒有因為身體內,過多的酒精,而顯得渾濁著。



    “小云,你看怎么辦?”



    羅雪也顯得急了。



    雖然跟張云還沒有什么關系著,可是這一次跟張云出國,表明著什么。



    大家都是很明白著,所以這次她回去的話,曹云德身邊的女人,就不會把她看成自己的姐妹了,而是把她和朱小紅,一起看成張云的女人。



    身體和心靈,雖然還沒和張云建立起聯系。



    但是在世俗的影響下,羅雪還是要站在張云的利益上,考慮問題著。



    “哼……他們能利用媒體,那我也能,兩位小媽,你們該動動了。”



    張云看著自己兩位因為酒精的關系,睡在車廂里的小媽,暗暗搖頭著。



    最終還是沒有指望著她們,而是把電話,打到了國內。



    開始調動著國內的老婆,在華夏國的媒體上,給自己制造新聞著。



    張云在華夏國,那還是很有人脈的,加上他是華夏國的醫生,又為華夏國的人民,爭取了無上的榮譽。



    所以他調動起華夏國的媒體來,還是很有成效著。



    在張云回到日本國的家里時,華夏國的一些絡媒體上,漸漸著出現了一些,偏向他的報道。



    “小日本的陰謀,在張云醫生剛剛抵達日本,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直接挑戰他,再現日本民族,卑鄙的本性。”



    大大的標題,看上去顯得顯眼著。



    張云和羅雪,看了一下這個報道后,心里也就安然了下去。



    “六師母,小紅師母,我能跟你們說點事情嘛。”



    安頓好了兩位小媽和和田佳美后,張云站在兩位師母的門口。



    今夜的羅雪和朱小紅,身上的衣服,多少有些放開了。



    雖然還是規整的制服裙裝,不過一個身上的顏色是淡紅色,一個身上的顏色是青綠色。



    本來就是嬌美有氣質的女人,在這樣顏色的面料下,看上去就像是兩朵嬌美的花一般。



    加上高挑的身姿,不錯的身材,還有身下搖曳的高跟鞋。



    兩女在張云面前一站,那就是兩團巨大的欲火。



    讓張云看著,心里動著。



    下面的**,都微微上翹著。



    “說點事情。”



    羅雪小手守在門口,不想讓張云進來著。



    “小云,你不會是想逼我們兩個吧。”



    “男女之事上,男人不逼,女人是受苦的。”



    “這……”



    羅雪和朱小紅的小臉微微一紅。



    “受苦不受苦,我們姐妹倆心里知道。”



    羅雪想把門關上了,張云身體一閃,卻走進了兩位師母的房間。



    “謝謝了。”



    “你……”



    朱小紅有些慌神著,羅雪則是顯得微微氣憤著。



    “小云,不要因為你師傅跟你說了什么,就以為,可以對我們姐妹倆,胡來了。”



    “師傅,是對我說了什么。”



    張云靠在兩位師母的門口,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煙抽著。



    抽了一口后,嘴里淡淡說著——師傅的意思是,讓我在回國前,就把你們倆睡了。



    “什么……”



    羅雪和朱小紅,都顯得不信著。



    “師傅活不過今年了,這樣的想法我理解,不過他沒考慮你們倆的感受。”



    “我們倆的感受。”



    “對啊,兩位師母,一看就是用情很深的女人,怎么可能在失去了一段感情后,馬上把自己的感情又投入到另外一個男人的身上。”



    “可是我也有我的苦衷。”



    “你的苦衷。”



    聽著張云的話,羅雪和朱小紅放下了心。



    知道張云闖進來,只是跟她們兩個說著一些心事,并不是想對她們真動手著。



    “師傅說了,看我這次的表現,要是表現不好的話,這里幾位師母還有她的女兒,就不交給我了。”



    張云把自己的手機,打開了出來。



    手機中展現著,羅雪和朱小紅的一些好姐妹,還有她們的女兒。



    “不交給你,那交給誰啊?”



    羅雪的心中,有曹云德,同時也有那十幾個,跟自己相處了十幾年的好姐妹著。



    “還能是誰,許一軍和魚龍兵。”



    “不行的。”



    聽著張云的話,羅雪急了,朱小紅也急了。



    “你是最好的人選,你有能力,你有財力,這些姐妹還有她們的女兒,就該你來照顧。”



    “是呀,許一軍和魚龍兵人雖然很好,可是財力和男人的體力,怎么可能跟你比啊,云德真是胡來了。”



    朱小紅也顯得氣憤了起來。



    “你說,他到底要你怎么表現?”



    羅雪如此的話一說,張云眼眉微微一跳著,心里顯得歡喜萬分著。



    “六師母,不好意思了,騙你,也是為你好啊。”



    “哎,還能有什么表現啊,就是我和你們倆**睡在一起的照片,拍下來發給他啊。”



    “什么……這……”



    羅雪和朱小紅的臉上,聽著這樣的話,都是為難著。



    “哎,師傅這樣的要求確實過分了,可是想想那幾位本來需要我照顧的師母和師姐們,都是兩位師母關心的人,所以這事,我不得不向你們提前說了。”



    “到時候,這樣的事情發生后,兩位師母因為提前知道了,估計也就不會太責怪我了。”



    張云搖了搖頭,打算走出兩位師母的房間著。



    “你干嘛?”



    “能干嘛,回去睡覺唄。”



    “這事就這樣了。”



    “呵呵……兩位師母,兩位師兄也是好人,那幾位師母和師姐跟著他們也不錯啊。”



    “你混蛋……”



    羅雪罵著話,上來就是閃了張云一個耳光著。



    啪……的一聲,還顯得脆響著。



    “她們怎么可以跟他們兩人呢,她們是感情很好的姐妹,而且那些女兒之間的感情也是很好的,要是分開了她們……”



    羅雪有一種無法想象的痛苦,在她的臉上展現著。



    張云也感覺蠻倒霉著。



    自己雖然算計到了很多,卻沒想到自己的這位六師母情緒這么激動著。



    張云轉過頭,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臉頰,心里對自己暗暗了一句——活該。



    “不就是脫光了衣服,跟你睡一起嘛,行。”



    羅雪做出了決定,看了一眼旁邊的朱小紅。



    朱小紅稍微遲疑了一下后,也是點頭表示肯定著。



    “這,這,不好吧。”



    “沒什么不好的,只是拍幾張**的照片而已,進來。”



    羅雪拉著張云,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這……這……”



    “有什么好遲疑的,脫衣服。”



    羅雪命令著張云的時候,自己也開始脫衣服了起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