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18章 盡職的老婆

第218章 盡職的老婆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總有解脫的時候,當狂暴來到最**的時候,那也是男女靈魂彼此交換的時刻。



    心與靈的交換,讓彼此的身心,一時間就融化在了一起。



    和田佳美依然趴在床上。



    張云依然保持著騎在和田佳美身體上的姿態。



    大手輕輕摸在了和田佳美小小的肚子上。



    剛才的快樂,讓和田佳美肚子不時痙攣的樣子,顯得很美妙著。



    “都收進去了嘛?”



    “說什么呢?”



    和田佳美的小手,輕輕打了一下身后的張云。



    “我是說我的種子,你小肚子,縮得這么厲害,不是在收它們嘛。”



    “誰說的啊。”



    “呵呵……”



    張云刮了刮和田佳美的小鼻子,身體從她的身上,解脫了出來。



    不甘的聲音,在彼此的身下發出著,還有那似乎無窮無盡的**,也是因為那樣的動作,撒了一床著。



    張云從床頭的褲子里,掏出了一根香煙抽著。



    一邊抽著,一邊看著身下的和田佳美,用小嘴給自己清洗的樣子。



    溫柔,體貼,動情著。



    還有一種華夏女人所無法的感覺,那就是一種學術的精神。



    不同環境里出來的女人,感覺起來,確實不同著。



    張云用自己的大腳,夾了一下和田佳美胸前的葡萄著。



    心情好,張云的大腳,似乎很給面子著,一夾就夾住了。



    “你……”



    和田佳美的小手,拍了張云做壞的大腳一下。



    目光白了張云一眼,小嘴含著張云那東西,嘴角又有著張云剛才那些弄出來的液體。



    那樣子,看上去可愛又滑稽著。



    “今晚我就住這里了。”



    “你真住啊。”



    “怎么?不可以。”



    “可以當然可以。”



    為了跟張云說話,和田佳美不得不把自己小嘴里的東西,給吞了出來。



    嘴里含著一些口水和另外一些不知名的液體,說起話來,也是怪怪著。



    雖然是第一次吞食男人的那些骯臟液體,但是和田佳美只是微微一閉眼,就吞食干凈了。



    然后嘴里的話,也就順暢了起來。



    “家里的姐姐們,要擔心的。”



    “打電話就行了。”



    “這,這好吧,只是……”



    和田佳美想到了一件事情,害羞著,不敢說著。



    “說吧,小美人。”



    張云的大腳,這次調戲的部位,是和田佳美的身下。



    那毛絨絨的所在。



    腳趾在那里嬉鬧著,感覺好像是在鬧花叢一般。



    “只是,只是你今晚弄人家的次數,能不能少一點啊。”



    和田佳美看著張云的身下,顯得癡癡著。



    張云那東西,發威的時候,自然是不用說了,幾乎是比情婦教科書上的東西,還要完美著。



    比起日本人該有的長度和硬度來,都是超過了幾乎一倍有余。



    此時,那東西休息著。



    和田佳美看著,感覺這東西休息時的狀態,比日本人發威時的狀態,還要厲害著。



    “行,五次吧。”



    “五次……”



    和田佳美幾乎要哭了。



    “咱,嫌少。”



    “怎么可能。”



    和田佳美氣著,小手打了張云一下。



    “三次吧,你那東西太厲害了。”



    “厲害嘛,我看一般拉……”



    張云得意著,讓自己的身下玩意,一時間恢復了摸樣。



    像是一個舞者一般,在他的身下,耍著淫棍舞。



    張云身下一動,它就一動著。



    要是配上音樂的話,那玩意的感覺,就像是一個黑人舞蹈家一般了。



    “呵呵,壞死了。”



    看著張云的身下情景,和田佳美笑了,笑得很開心著。



    那一夜,張云給于美華她們去了一個電話后,就在和田佳美家里住下了。



    本來說好的是三次,張云死纏爛泡著又多弄了一次。



    弄得和田佳美第二天起床的時候,雙腿外八字的站著。



    還是感覺下面火辣辣著,不得不像男人小便時的站姿一般,站在張云的面前。



    “不行拉,這叫我怎么出去見人啊。”



    和田佳美說著話,身體就撲到了張云的懷里,打鬧了起來。



    張云安慰了她一陣,拉著她出來了。



    和田佳美的母親,今天一大早就到附近的商場里面,給張云買了好多好吃的。



    整整一桌菜,已經準備好了。



    日本的食物,張云接觸的少,所以是興趣盎然著,開動了起來。



    和田佳美則是陪在一邊,感受著自己身下,跪著的時候,都要敞開來的大腿,心里一時間就冤死了。



    不知道,今天自己還能不能出門著。



    看著張云吃得開心,和田佳美的父母,還有哥哥,一時間也感覺很有面子著。



    至于昨晚,和田佳美被張云上了好幾次的事情,和田佳美的家人,都是表現的祝福著。



    和田佳美的母親,還拉著和田佳美到了一邊,悄悄說道了自己女兒幾次——晚上的時候,張醫生要你的時候,你怎么拒絕了他好幾次啊。



    “媽,你怎么偷聽啊。”



    “不是我偷聽,是你叫得太大聲了。”



    “我……”



    母親的話,讓和田佳美無言以對著。



    “媽,你不了解情況,就不要亂說。”



    和田佳美的心里,顯得很無奈著,想著自己的母親,要是知道張云身下的厲害,估計就不會這么說了。



    和田佳美是處女,能一個晚上滿足張云那么多次,和田佳美自己感覺,已經很了不起了。



    “是嘛,我們佳美今天就可以成為藍衣護士了。”



    吃著飯,從張云的嘴里知道,自己女兒的身份,已經不一般了。



    和田佳美的父母,嘴里都是開心著。



    簡單的一個護士等級,代表了很多的不同。



    在醫院里的待遇是一點,在醫院里的身份,也是一點著。



    更主要的是家族的面子。



    在日本國,女孩子給醫生當護士或者給律師當助手,那是最體面的兩個工作。



    如果這個女孩子,還有在這些護士或者助手中,身體提高的話,那女孩子所在的家族,會顯得相當有面子著。



    “太好了,佳美,你給家里人增光了。”



    和田佳美的父親,直接表揚著自己的女兒。



    更是一副感激的樣子,看著自己的女兒。



    父親這樣的表情,讓和田佳美,臉上異常不好意思著。



    目光是感激著張云,也是白了張云一眼著。



    一頓飯很快吃好了,張云也是吃得飽飽著。



    日本人的飲食,張云吃著,感覺新鮮著,具體好吃的話,還是比華夏國的飲食,差多了。



    張云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揉著和田佳美,大搖大擺著,往人家門外走著。



    “謝謝,謝謝……”



    一路上,和田佳美的父母還有哥哥,一路跟隨,一路感激著。



    弄得和田佳美很不好意思著。



    “佳美就拜托你了。”



    雖然自己的女兒,在跟醫院簽訂了工作的合同時,就已經是醫院的財物了。



    可身為對方父母的,還是盡著父母的責任,希望著張云能好好對待著自己的女兒。



    “放心吧,只要她乖乖著,她一定是我日本家庭的一員老婆。”



    “哪尼……這樣的身份……”



    一時間,和田佳美的父母還有哥哥,另外兩個小妹妹被她們父母拉著,一同給張云跪下了。



    “阿里阿朵……阿里阿朵……”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