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17章 玩玩

第217章 玩玩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佳美!好好聽張醫生的話。”



    看著自己的女兒要進入自己的房間里,和田佳美的母親,忙是提醒著。



    “媽,人家知道了。”



    父母的表態,已經很明顯了,這讓和田佳美進入自己的房間后,整個人,顯得很不好意思著。



    和田佳美的房間,小小著,就十個平方米都不到的樣子。



    不過房間的材質,不像是張云腦海中,慣有的日本房子該有的材質。



    在張云的感覺里,日本人的房子都是那種木制的,而且帶拉門的那種。



    可是眼前和田佳美的家,卻完全是磚瓦結構,房間的墻壁,也顯得牢固著。



    不像紙制的房門,一捅就破。



    房間的門,一關,房間里的一切,就顯得封閉了起來。



    和田佳美的房間,顯得簡單著。



    一張床,一個儲物柜,還有擺放女孩子鞋子的一個鞋柜和一個衣柜。



    房間里的物品,都擺放的很整齊著。連床頭的衣服,都是規規矩矩擺放著。



    像是在軍營里的感覺。



    張云進入了房間后,直接坐在了和田佳美的床上。



    房間里的床,是單人床,長度也不長,就一米八的樣子。



    床上一條青綠色的毯子,折得規整著,擺在床頭。



    和田佳美紅著臉,脫了腳下的高跟鞋,跪著走到了張云的面前。



    “老公。”



    鼓足了勇氣,和田佳美喊了一聲。



    “說什么?”



    “老……老公。”



    和田佳美的小臉,一時間低得更加厲害了。



    張云伸手,撩起了和田佳美的小臉,細細看著。



    紅紅著,小小的小臉蛋,看起來可愛著。



    “怎么對我這么主動了。”



    “誰主動了。”



    和田佳美白了張云一眼。



    “人家是付出,好不好。”



    和田佳美說著話,開始脫著張云腳下的皮鞋。



    張云有些腳臭,皮鞋一脫,難聞的味道,就在小小的房間里彌漫了起來。



    和田佳美皺著小鼻子,繼續脫著,把張云的白色襪子,給脫掉了。



    微微的汗臭,讓她把襪子,塞到了張云的皮鞋里面。



    “家里有人,我就不服侍你洗澡了。”



    “不用,不用,直接一點,比較好。”



    張云把腳,輕輕撩了一下,和田佳美身下的褲子。



    對著她的大腿,輕輕摩擦了幾下。



    “壞蛋。”



    和田佳美推開了張云做壞的腳。



    聞了聞上面的臭味,小嘴嘟著。



    “你這樣臭的腳,讓你家里的女人,怎么服侍你啊。”



    “腳臭,跟服侍不服侍的,還有關系啊?”



    “當然有關系了。”



    和田佳美說著話,跪到了張云雙腿之間,伸手解開著張云身下的褲頭。



    輕輕幾下,就把張云其中的皮帶解開了。



    可是看著張云褲頭里的東西,凸出著,她的小臉紅了起來。



    “你就這么興奮啊?”



    “當然了,美女當前嘛。”



    張云說著話,身下的大腿,顯得更加主動了起來,直接就壓在了和田佳美的胸口上。



    隔著那里的衣服,壓了壓和田佳美里面的奶肉。



    彈性十足下,張云的大腿,在和田佳美的胸部,一時間晃來晃去著。



    “臭流氓。”



    和田佳美,也沒阻止著。



    張云喜歡,就任著他。



    張云用自己的大腿,把和田佳美胸口的衣服,扯開了一下。



    小禮服下,是和田佳美里面一件淡紅色的內衣。



    胸前鼓鼓的奶肉,在內衣的包裹下,顯得誘惑著。



    張云的大腳趾,踩在那露出的奶肉上,晃了晃,擠壓得那奶肉,一時間就像果凍一般,在和田佳美的胸前,晃動不已著。



    “壞蛋。”



    和田佳美心里有氣,直接一下,就把張云身下的褲子,給扒了。



    動作大了以后,害得張云在內褲下的玩意,像是招搖的旗桿一般,不停晃動著。



    “呵呵……可真大。”



    和田佳美偷偷看了一眼,張云內褲上凸出的風景,心里甜蜜也是興奮著。



    “躺下吧。”



    和田佳美,站起了身體,伸手一下,把張云推倒在床上。



    然后開始脫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下面的高腰褲,輕輕一脫,就脫掉了,身上的小禮服,也是,溫柔的手指,解開幾口扣子后,就滑落到了他的身下。



    淡紅色的胸罩,配上大紅色的蕾絲小內褲。



    把和田佳美的身形,包裹得像是誘惑的糖果一般。



    “壞蛋,是我主動,還是你主動啊。”



    和田佳美一屁股,坐到了張云的前跨上。



    就對著張云身下的玩意,坐了下去。



    坐到位置后,肥滿的小屁股,還主動著晃了晃。



    “我主動,我主動。”



    張云幾下把自己上身的衣服,給脫掉了。



    雙手的話,抓在了和田佳美的胸部上。



    “老公我,給你好好按摩一下。”



    聽著張云的話,和田佳美白了他一眼,然后身體乖乖躺到了張云的身側,身體背對著張云。



    如此的話,張云的雙手,從他側面抓了過去,就完全抓住了她胸前的兩個。



    少女的胸部,是那么的柔軟,又是那么的堅挺著。



    張云雙手抓弄著,那滋味,讓張云一時間陶醉無比著。



    “可真好。”



    “壞蛋。”



    和田佳美的話,才說出口,張云的雙手就翻開了她胸前的內衣。



    雙手直接和她胸前的兩個打起了招呼。



    “小妹妹,叔叔對你好好溫柔一下了。”



    伴隨著張云的話語,和田佳美胸前的兩個,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



    那兩個不大不小著,正好掌握在張云的手中。



    隨著張云手指的變化,而變化萬千著。



    “看看,多調皮啊。”



    張云抓著那兩個,讓那兩個的葡萄,捏在了一起,相互打架著。



    “來,親一口。”



    張云硬是把這兩個葡萄,用力捏合住了,長達半分鐘的時間。



    “老婆,它們好恩愛啊。”



    張云的玩弄,讓和田佳美,害羞無比著。



    可她還是默默承受著,因為她是張云的女人,也是張云的財物,張云想怎么玩她,都是可以的。



    玩過了和田佳美的胸部,張云自然是朝著下面進發著。



    輕輕的手指,彈動之下,很快就來到了,和田佳美的小內褲上。



    “老婆!你那里鼓鼓的,應該是個好寶貝,讓為夫,先好好看看。”



    張云的話,說完了,他的雙手也行動了起來。



    輕輕著,把和田佳美身下的紅色小內褲,慢慢著從她大腿上剝落了下來。



    像是花瓣一般,一點點的脫落著。



    “呵呵,讓為夫好好研究一下。”



    張云來了興趣,從床上跪了起來。



    打算對和田佳美的身下,做一翻細致的研究。



    畢竟再怎么說,對方也是半個血統的日本娘們。



    張云華夏女子的身下,已經研究的很多了,可是日本娘們的身下,還是有欠研究著。



    “來,先盛開一下。”



    張云抓著和田佳美的大腿,輕輕打開著。



    對著和田佳美身下的風景,一副異常期待的樣子。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以下合集部分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大腿敞開之時,和田佳美的身下,像是花蕾一般敞開了起來。



    不多的毛發之下,兩片粉嫩的穴肉,敞開著。



    因為是處女,所以只是敞開了一點點的空間,在那空間里,全是晶瑩的液體。



    “老婆,真淫蕩,水那么多了。”



    張云的手指,在和田佳美的兩片穴肉里,挖了挖,挖出了一些黏黏的**,在和田佳美的小腹和大腿上抹著。



    也是對著和田佳美的鼻子上抹著。



    抹得和田佳美害羞得不行。



    “壞,壞,壞死了。”



    “壞得,可還在后頭呢。”



    張云的手指,按在了和田佳美的穴肉里,手指輕輕按下,把她的穴肉微微打開著。



    那是處女的穴肉,軟軟的,滑滑的。



    “達美……”



    控制不住著,一句日文,從和田佳美的小嘴里發出了。



    聽著這樣的聲音,張云的心情,顯得更加興奮了起來。



    張云在地球世界的時候,對日本a片的研究,也是深入著。



    如今,現實版的日本女人,加上現實版的日語叫春,讓他心情顯得異常興奮著。



    身下的褲子,直接敲打著他的內褲,一副要爆發出來的樣子。



    張云的兩個手指,翻了翻和田佳美身下的穴肉,想她里面具體的情況。



    “不要,不要。”



    也沒翻多厲害,和田佳美就顯得不行了。



    “真是的,一點也不經玩。”



    張云的手指,對著和田佳美穴口上的花心,好好點了一下。



    “媽呀……”



    和田佳美控制不住著,噴了一小口花蜜出來。



    “嘿嘿,小淫貨。”



    張云感覺蠻好玩著,就對和田佳美的花心,玩了好幾把。



    和田佳美也是顯得很配合著,每一次玩,都是噴了一小口花蜜著,把她那**,噴得是黏黏糊糊著,張云的手指上,也全都是花蜜了。



    “來,乖乖吞了。”



    張云把自己黏糊糊的手指,往和田佳美的小嘴里送著。



    和田佳美委屈著,只好吞著張云的手指,小嘴也是把張云手上的這些花蜜,全部吞食了干凈。



    “真淫蕩,呵呵,呵呵……”



    張云一時間,玩得很快樂著。



    “來,讓為夫的給你通通身體。”



    張云脫了自己的內褲,把自己黑黝黝的一根展現了出來。



    用著自己的大手,抓著自己那玩意,在和田佳美的小腹上,打了好幾下著。



    啪啪啪……的聲音,不停發出著。



    對準了位置,張云那玩意,也在和田佳美的穴口上,滑了滑。



    和田佳美的穴口看上去蠻大的,不過都是緊縮著。



    張云那玩意刺了刺。



    “媽的,就是刺不進去。”



    “痛,痛……”



    和田佳美微微顫抖著身體。



    張云可不管了,雙手把和田佳美的大腿,直接敞開到了一百八十度的角度。



    然后對準了和田佳美的穴口,就狠狠著刺了進去。



    一開始的穴道,還顯得艱難著。



    “媽個比的……”



    張云罵了一句后。



    就什么都很容易著。



    撲哧……一聲,張云終于干了進去。



    “我操,處女就是好啊。”



    “痛,痛,痛……”



    和田佳美,不敢叫得大聲著,因為旁邊的房間里,都是她的親人著。



    可是身下的痛苦,讓她又不得不叫著。



    張云也算是玩處女無數了,此時的他,再也不管處女痛不痛了,因為只要操到最后是舒服的,那些破處的女人,也就不管男人一開始的魯莽。



    “多捅捅,就不痛了。”



    張云提著自己的腰身,就往和田佳美的身體里面,進出著。



    巨大的一根,像是鉆頭一般,不停鉆入著和田佳美的**里面。



    緊裹的感覺,讓張云也是無比舒暢著。



    “老婆,你的**,真是無敵美妙的**啊。”



    張云操了足足一百多棍后,和田佳美,也就不再喊痛了,嘴里的聲音,變得美妙了起來。



    像只小貓一樣,在張云的耳邊不停叫喚著。



    “很好,很好……”



    張云抓著和田佳美腦袋后面的頭發,就像是抓住了一只小母狗一般。



    用力的騎了起來。



    “媽的,媽的……”



    撲哧,撲哧的聲音下,和田佳美的身下,**和落紅,不停灑落著。



    更多的,隨著她大腿的紋路,流向了她的膝蓋,她的小腿處。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