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16章 住幾晚都沒問題

第216章 住幾晚都沒問題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你這個壞蛋。”



    和田佳美的小手,不停打在張云的胸口上。



    臉上也是害羞死了。



    張云對待女孩子的表現,跟日本男人,顯得差別很大著。



    雖然和田佳美,顯得有些不能適應著,但是的話,這樣的方式,她心里還是蠻喜歡的。



    在寂靜的街道上,大概走了三四分鐘的時間后,就來到了和田佳美的家。



    大大的兩個字——和田,在這個家的門口樹立著。



    和田佳美拿著鑰匙打開了自己家的大門。



    帶著張云朝著里面走著。



    日本普通人家的房間,張云總感覺很擁擠著。



    就連過道,也像是只能通過一個人的感覺。



    張云是華夏國的南方人,個子不算太高。



    可是就他這樣的個子,在這種過道中,走著,都感覺有些壓抑著。



    房間里,不知怎么的,發出了女人抽泣的聲音。



    “媽媽……”



    和田佳美,聽著哭聲,沖進了房間里面。



    張云忙是跟著。



    房間里,和田佳美的父親和母親都在,還有她的哥哥和兩個妹妹。



    年幼的小妹妹,吧嗒著大眼睛,不懂著自己的母親為什么哭著。



    不過眼眶里,也是紅紅的。



    張云的話,則是看著這個家庭里面的一些情況。



    家庭的總體感覺是很干凈的,東西的擺放,也是很規整著。



    感覺就像是一個日本人該有的房間樣子。



    家里女兒的回來,讓整個家,為之一愣著。



    特別是自己女兒的身后,還跟了一個陌生的男人。



    “這是……”



    和田佳美的父親,看了張云一眼。



    化妝過的張云,面目已經變化很大了。



    和田佳美的父親,第一眼沒看出來。



    等到第二眼細細看著的時候,終于把張云的身份給看出來。



    “是張云醫生。”



    和田佳美的父親,對著張云鞠了一躬。



    身份的不同,讓和田佳美的父親,對著張云不得不恭敬著。



    和田佳美家里的母親和哥哥,也是……



    發現了張云的身份后,都是對張云顯得恭敬著。



    “媽媽,為什么哭啊。”



    和田佳美,還是對著自己的母親詢問著。



    和田佳美的話,用得是華夏文。



    本來在這樣普通的日本家庭里,使用的話語,應該是日語比較對。



    但是和田佳美的父親,感覺使用比較好。



    他感覺未來一定是一個大語種,可以和英語一較上下著。



    家里好多人,都有的基礎,為了孩子的將來,他就有了那樣的規定。



    “沒,沒什么……”



    和田佳美的母親,看了張云一眼,臉上顯得為難著。



    和田佳美的母親,是那種很溫婉的日本女性感覺。



    渾身透著女人味,不過摸樣顯得一般了一些。



    家里的父親和哥哥,也是顯得很普通著,兩個小妹妹的話,倒是有一些小美人胚子的樣子。



    不過年歲比較小,一個七八歲,一個才五六歲的樣子。



    母親看著張云的目光,回避著,這樣的動作代表著什么,和田佳美心里明白著。



    “是不是你領導又威脅你了,說讓你從商場里辭職。”



    和田佳美知道,自從自己成了張云醫生,身邊的日語翻譯后。



    她的母親和她的父親,在各自的工作單位,受到了很大的威脅。



    甚至她哥哥的工作,也顯得沒有以前那么順心了。



    張云也看出了其中的情況,可能和自己有關。



    就把和田佳美拉到了一邊,細細的問了一下。



    問出結果后,張云的拳頭,拽得緊緊著。



    張云自然想報復,雇傭了和田佳美家人的這些企業。



    自己女人的家人受到了欺負,讓張云感覺,就像是自己的女人受到了欺負一般。



    可是張云此時,在日本國內,關系還沒有建立起來。



    所以的話,這樣的報復,他還沒能力著。



    張云一個電話,打到了于天星那里,把自己這里發生的情況,對他說了一下。



    “需要幾個工作,我來安排。”



    于天星顯得爽快著。



    “你父母的工作,都沒了嘛?”



    張云轉頭問著和田佳美。



    “我爸,我媽的工作,恐怕都做不了,我哥的工作,還能做。”



    “這樣啊,那就三個工作吧,其中一個先留著。”



    “知道了,張醫生,希望你不要因為這樣的事情,心里有什么想法,只要是你身邊女人身邊發生的事情,我們院方,一定幫忙照顧著。”



    于天星表明著態度。



    此時的于天星,心里已經完全感覺到明星醫生的作用了。



    因為短短的兩天時間內,他醫院的賬戶上,已經多出了足足8o億日元的收入。



    在這樣的收入面前,別說是照顧張云這里四十幾個女人家庭的問題了,就是一百個女人家庭的問題,于天星都樂意著。



    和田佳美的父母,聽了張云電話里的話,同時聽著,對方嘴里說出的兩個企業的名稱。



    臉上的愁容,終于消失了。



    “莊橋商務,丸美商場,這……”



    和田佳美的父親,念叨著這兩個單位的名稱時,臉上都抽筋了起來。



    和田佳美的父親,以前工作的地方是附近的一個小工廠,此時讓他到商務社工作。



    工作和待遇,另外的話,身份,都是提高了一個很大的檔次。



    和田佳美的母親,也是一樣。



    她以前工作的地方,是附近的一家小商場。



    都叫不出名字的那種。



    收入低,商場的知名度也低,工作的疲勞度,更是顯得強著。



    可是丸美商場,是日本國知名的連鎖大商場。



    收入不錯,還有休息時間,都是有保證的。



    而且張云特意安排,讓和田佳美的母親,到離她家最近的丸美商場去工作。



    那樣的話,和田佳美的母親,就可以更多的時間,照顧自己的家庭了。



    “謝謝,謝謝……”



    和田佳美的父母,跪在地上,不停給張云磕頭著。



    臉上也是顯得無比激動著。



    “我,我,我也想換了現在的工作。”



    和田佳美的哥哥,忽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雖然自己的工作,還可以繼續做著,可是看著自己父母換了工作,一下子收入和身份都提高了。



    和田佳美的哥哥,就顯得很動心著。



    “哥哥,你現在不是還有工作嘛。”



    “大朗,你不要給張云醫生,再制造麻煩了,我和你媽,已經給張云一聲制造了很大的麻煩。”



    “爸……”



    自己父親的話,讓和田佳美的哥哥,顯得不滿著。



    可畢竟是自己父親的話,和田佳美的哥哥,也只能是暗暗了一聲。



    張云笑著,又給于天星去了一個電話,讓他把和田佳美哥哥的工作,也給安排了一下。



    “謝謝,謝謝……”



    聽著這樣的事情,和田佳美的哥哥,也是不停感激著。



    一邊的和田佳美,則是感激又不好意思的目光看著張云。



    張云把她的身體,拉到了身邊。



    伸手拍了拍她身后的小翹臀。



    “你是我的女人,給自己女人的家屬,安排工作,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張云的話,和田佳美懂。



    可是在日本國,沒這樣的規矩。



    “我該怎么感激你啊?”



    “還不容易,待會到你房間里去看看就行了。”



    張云的話,是什么意思,和田佳美心里明白。



    她紅著臉,小手輕輕打了張云一下,心里卻已經下了決定。



    打算到時候,一切都聽張云的。



    來到了和田佳美的家,張云自然是不可能,直接到人家女孩子的房間里面,胡搞胡鬧著。



    先是坐在了人家家人的身邊,和對方的父母和哥哥,交流了一翻,另外的話,對方的兩個小女兒,張云也是好好挑逗了一下。



    把脖子上那根半斤重的金鏈子,當為禮物,送給了兩個小女孩玩著。



    和田佳美的父母,死活不收著。



    結果被自己的女兒白了一眼。



    “收下吧,在你們眼里,這可能是一百萬的日幣,在他眼里,只不過是個玩具而已。”



    “呵呵,呵呵……那就收下了。”



    此時此刻和田佳美的父母還有哥哥,對著張云的時候,那是無比尊重,還有無比恭敬著。



    說幾句話,就對著張云,不停點頭著。



    嘴里——嘿……嘿……的話,也是不停發出著,就感覺把張云當成了自己的領導一般。



    看著張云跟自己的家里人,也聊不出什么來。



    和田佳美就拉著張云,往自己的房間里面,走了進去。



    “張醫生,今晚可能在我房間里住一晚。”



    “好,好,好,住幾晚,都不要緊的。”



    和田佳美的父親,忙是表態著。



    這讓和田佳美臉上的羞紅,顯得更加厲害了。



    扯了扯張云的大手,示意著張云,跟她朝著里屋的一間小房子,走了過去。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