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14章 男人要粗野

第214章 男人要粗野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干嘛啦。”



    和田佳美,晃了一下小身體,從床上站了起來。



    臉上紅紅著,回頭白了張云一眼。



    身體往遠處的門口跑了過去。



    “干嘛……”



    張云急著,從床上跑了過去,直接攔在了門口。



    “你……”



    猝不及防下,和田佳美的身體,差點就撞到了張云的懷里。



    胸前那兩個勒緊的胸部,更是一顫一顫著。



    勾引著張云的目光,就一直盯在那里著。



    “能干嘛。”



    張云嘴角一添,色瞇瞇的表情上來了。



    朝著面前的和田佳美,緩緩走了上去。



    “你,你……”



    和田佳美小小的身體,往后退縮著,很快退到了墻角的地方。



    看著張云目光中,都能噴出火花的樣子,她的心里急死了,也是害羞無比著。



    “不要這樣嘛,我們才剛剛開始啊。”



    和田佳美的小手,阻擋在張云的胸口上,不讓張云靠近著。



    “不要緊的,我不介意。”



    “你……”



    張云的話,讓和田佳美氣得,整個小臉,都是紅彤彤著。



    “人家還沒做好心里準備呢。”



    “放心,我很溫柔的,我們一邊來,一邊讓你做心里準備。”



    張云的話,一再讓和田佳美心里害羞著。



    不過看著張云堅持的目光,和田佳美,還是把放在身前的雙手放下了。



    然后身體乖乖站在了張云的面前。



    再怎么說,和田佳美都是法律上,張云的財物了。



    張云對自己的財物,怎么處理,他有這個完全的權利。



    “嘿嘿,嘿嘿……”



    知道好戲要開場了,張云賊笑了起來,看著和田佳美胸前的兩個,不客氣著雙手就按到了上面。



    從和田佳美的胸衣里面,伸入了進去,進行著親密的接觸。



    “嘿嘿,挺軟的。”



    張云玩得開心著,心里也打算,就在這里把和田佳美給辦了。



    可是不知不覺著,和田佳美的目光中,流出了淚水。



    委屈的表情,也寫滿了她整張小臉著。



    “別哭,別哭啊。”



    張云是最見不得女孩子哭了。



    和田佳美這一哭,張云啥興致都沒有了。



    把伸在對方胸衣里面的雙手,直接給拿了出來。



    不過拿出來的時候,還是在對方胸前的葡萄上,好好摩擦了一下。



    讓和田佳美哭泣的小臉上,更多了一層紅暈著。



    張云站在了和田佳美兩米遠的地方,如此情況下,和田佳美嘴里的哭聲也就停止了。



    和田佳美還是挺高興的,因為在她的印象里,要是日本男人碰上這樣的事情。



    絕大部分,都會把女孩子,按到在地上,強行給要了。



    要完了以后,認為這個女孩子服侍的不滿意,還會吊起來毒打一頓。



    “我還沒做好準備,所以我。”



    “知道了,知道了。”



    張云也不好意思著。



    張云蠻尊重這個和田佳美的,把對方當自己的女朋友看待著。



    “我以后會對你慢慢來的。”



    “恩,我以后的話,也會放開一些的。”



    和田佳美保證著。



    身體主動上來,揉住了張云,然后小嘴在張云的臉頰上微微一親,就害羞著跑出了房間。



    看著和田佳美扭動著身后的小肥臀,走出了房間,張云的臉上,說不出快樂,也說不出悲傷著。



    “這么快,就辦好事情了啊?不像你的風格啊。”



    于美麗和于美華,從房間里出去后,沒走出多遠。



    就一直在不遠處的走廊里待著,看著和田佳美從房間里跑了出來,兩女就來到了房間的門口。



    “兩位小媽,看來我要好好對你們說一下了。”



    張云主動揉住了于美麗和于美華的小腰。



    “我在對待女孩子的事情上,其實一直很溫柔著。”



    張云認真說著,一邊說著,大手一邊在兩位小媽的屁股上,摸了起來。



    啪……的一聲,于美華打了一下張云做壞的小手,見這只手依然死懶在自己的屁股上,她也就笑笑,放任著。



    于美麗的話,則是扭動了一下自己的肥臀,見甩不開著,也是任著張云繼續著了。



    “溫柔你個死人頭……”



    于美麗的手指,推了張云額頭一下。



    “晚上叫外賣還是去外面吃啊?”



    “恩……外面吃,你去叫兩位師母,你去叫佳美。”



    張云指揮著自己的兩個小媽。



    自己的話,來到了房間的門口等著。



    嘴里一根煙,叼著,心里想著,今晚到底該對那個女孩下手比較好。



    張云想了一陣后,還是覺得,對自己的兩個小媽,下手比較靠譜著。



    張云的兩個小媽,跟他多少有了一些感情,在華夏國內的時候,嬉鬧的事情,也比較多了。



    大概抽了兩根煙后,張云的女人們,都出來了。



    除了羅雪和朱小紅外。



    “你兩位師母說肚子不餓。”



    聽著于美華的話,張云撇撇嘴,想要親自去找一下兩位師母著。



    不過心里想了一陣的話,還是放棄了。



    目光轉到了,和田佳美的身上。



    才幾分鐘的時間,和田佳美,就換了一身華麗的晚禮服。



    黑色的材質,讓她整個人的形象,從可愛變成了高雅的感覺。



    好好妝點過的眉眼,對著張云更是曖昧了好幾下著。



    在剛才的事情上,和田佳美感覺虧欠了張云,所以此時的她,顯得對張云很主動著。



    和田佳美紅著臉,當著于美麗和于美華,主動挽住了張云的胳膊。



    “走吧。”



    聞著和田佳美身上的香水味道,從清淡的感覺,不知怎么的,就變成了濃騷的味道。



    還有胸前微微敞開的乳肉,比起白天的時候,多了一半都不止著。



    張云站在她的身邊,從上往下一看,看到的部位,幾乎要到她胸部葡萄的位置上了。



    一些淡淡的暈色,張云都看到著。



    “小丫頭,真是豁出去了。”



    張云身下的棍子,為著眼前的情景,狠狠著頂了起來。



    彈得他褲頭一震一震著。



    “好的,好的。”



    張云性趣盎然著,揉著和田佳美,另外揉住了于美麗,讓于美華跟著,走出了眼前的房間。



    遠遠房間的走道上,一個房門,此時已經打開著。



    朱小紅探出了腦袋,看著遠去的張云,羅雪的話,則是靠在房間的墻壁上,似乎什么也不關心的樣子。



    手中注滿在高腳杯中的紅葡萄酒,已經被她喝掉了一大半了。



    “羅姐!我們不去,不要緊的吧?”



    朱小紅的臉上,顯出幾分為難的感覺。



    “你心動了。”



    “怎么可能,只是老公已經這樣了,他給我們姐妹倆,找得出路,也是挺不錯的,我們要是一點面子也不給的話……”



    “不給,就不給吧,老公要是去了,我還有什么心情,跟別的男人談戀愛啊。”



    羅雪喝著酒,想起了和自己男人以往的點點滴滴。



    雖然沒有給自己男人,留下一男半女著,但是羅雪心中和自己老公的愛,還是無比堅定著。



    雖然談不上,自己老公死了以后,自己也就從此虛度一生著。



    但是幾年之內,羅雪感覺,自己一定是提不起任何一點戀愛的興趣著。



    更不可能把自己的心,在老公死后,直接給任何男人著,哪怕是她一直蠻欣賞的張云。



    “老公這樣決定了,那我們就跟著小云吧,只要他能等,那我們幾年之后,就敞開心扉,迎接著他,他要是等不得,他愛怎么處理我們,隨他便。”



    “羅姐!我們這樣做,不是欺負小云嘛。”



    “欺負……我也不想欺負他,可是你能在老公死了以后,立即接受小云嘛?”



    被羅雪反問了一句,朱小紅一時間也無言著。



    “可是我們這么不給小云機會,這樣的事情,就會一直僵著。”



    “這……”



    朱得話,不是沒有道理著。



    羅雪也知道,自己男人去了以后,自己在沒有給這個男人留下一個孩子的情況下,她一定是要再嫁的。



    快活世界的女人,再嫁的話,哪怕是美如天仙,也得不到男人身邊一個什么很好的位置著。



    但是兩女心里明白,她們跟了張云的話,未來的生活,說不上一定體面,但受委屈的事情,是一定不會發生的。



    這樣一個男人,要是一直不讓他得到姐妹兩個的身體和心靈。



    羅雪和朱小紅心里感覺,都是虧欠的心情。



    “那就先把身體給他吧,能給予他的感情,也盡量給予著。”



    羅雪還是沒有信心,在短時間內,把自己的身心,從自己的老公身上,完全轉到張云的身上。



    嘴里說著這樣的話時,也是一種有氣無力的感覺。



    “哎,也只能這樣了。”



    朱小紅也是不知該怎么辦了,臉上一陣沒落著。



    張云帶著和田佳美她們,上了車。



    和田佳美開著車,于美麗和于美華則是給張云打扮著。



    張云在日本國的名氣,此時太過厲害。



    所以出門的話,不稍微打扮一下,張云肯定會被人認出來的。



    張云的頭發,從三七開,變成了五五開。



    本來身上什么飾品都沒戴著,此時一根粗粗的金鏈子就戴到了張云的脖子上。



    那金鏈子粗大到,都有半斤重的感覺。



    臉上的肌膚,也從比較白的狀態中,被于美麗兩個小媽,給弄成了,黝黑皮膚的那種。



    一翻打扮后,張云整個人,就顯得很粗野著。



    就好像是黑社會上混的。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