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11章 新的家

第211章 新的家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第一次來日本,張云的心情,顯得是很興奮著。



    坐在保姆車內,自己的雙手,抓在了于美華和于美麗兩位小媽的手中。



    目光看著車窗外面的景色。



    東京華僑醫院,坐落在東京市算是比較鬧市的地段。



    周圍高檔的居民區顯得很多著。



    同時還有一些工業設施,另外一些商業街什么的。



    也樹立在醫院的四周。



    以前在電視中,看到的關于日本的報到,都是說日本是一個寸土寸金的地方。



    此時看著這里的風景,張云感覺,那報道,還是說得蠻準確著。



    此時在華僑醫院派出的兩輛保姆車的后面,還跟著十幾輛新聞報道的車子。



    其中有幾輛,沿途還有記者,拿著攝像機,對準著張云所在的保姆車不停拍攝著。



    “張醫生,不好意思了,我們日本的環境就是這樣的。”



    和田佳美,在車上,對張云鞠了一躬,一副道歉的樣子。



    “不要緊的,時間過了,我身上的新聞熱度,也就過了。”



    張云心里明白,自己在日本國內一開始的階段,肯定會受到很多的關注。



    不過這種關注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張云看來,也就會減弱著。



    車子很快就來到了東京市華僑醫院的門口。



    早就準備在那里的媒體記者,還有沿途一直跟過來的媒體記者,又是擺開了架勢,對著張云長槍短炮了起來。



    閃光燈,讓張云一時間,都有一種無法睜眼的感覺。



    東京市華僑醫院的領導,此時也顯得興奮著。



    一個個挺直了胸膛,站在了醫院的門口。



    東京市華僑醫院,是一家家族醫院。



    醫院的院長是一名名叫于正龍的老華僑,因為年歲已高,平時醫院的事務,他已經不太處理了。



    今天的話,為了迎接張云的到來,特別來到了醫院門口,迎接著。



    醫院的常務,就是于正龍的兒子于天星,陪在自己父親的身邊,臉上也是一種無比榮耀的感覺。



    東京華僑醫院,雖然各方面的條件,都顯得很不錯。



    但是因為沒有名醫的關系,在東京市的知名度,并不是很高。



    于天星做這個常務也有快十年時間了,眼前這樣的陣仗,他算是第一次經歷。



    另外的話,因為張云的到來,他們醫院vip會員的人數,在短短一天的時間內,增加了五十名。



    他們醫院vip會員的年費,以前是五千萬日元,因為忽然間vip會員大增的關系,已經從昨天晚上開始,這個會員費,自動增加到了八千萬日元的水平。



    即使增加到了如此水平,從昨天晚上到現在為止,增加的vip會員,也將近有六十名。



    此時,加上大量的媒體報道,于天星心里明白,這種vip會員的增加,還將持續一段時間著。



    “歡迎,歡迎啊。”



    于正龍雖然老邁著,但是面對著張云,他還是打起了精神。



    于正龍這個華僑,算是第一代的華僑。



    所謂第一代華僑,指的是華夏國長大,然后到日本國發展的華僑。



    不像他兒子于天星,完全是日本國長大的華僑。



    這樣的華僑,心里還是有祖國的。



    看著自己國家的醫生,名氣在日本國內,如此的旺盛。



    于正龍的心情,是顯得非常澎湃的。



    臉上也是一副非常有光的樣子。



    “客氣了,老先生。”



    張云也是緊緊握著于正龍的手。



    然后對著旁邊的于天星握手了上去。



    在父子兩人的介紹下,張云一一認識了一下,華僑醫院vip病區各科室的主任醫師。



    其中大部分都是日本醫生,只有少部分是華僑。



    認識完了這些vip病區的主任醫師,張云開始正式面對著,醫院門前的這些記者們。



    一場隆重的新聞發布會,無法避免的展開了。



    自然在發布會上,張云也是有話說話著。



    心里想到什么,就說什么著。



    把自己耿直的性格,完全展現了出來。



    一些日本記者,聽著心里窩火著,總感覺張云這個醫生,有些看不起日本人著。



    在日本國民心中,他們的民族,是超脫于亞洲各民族的存在。



    是和世界列強民族并存的優秀民族。



    可是此時此刻,一個被她們認為跟豬一樣名族的醫生,竟然小看著他們這樣優秀的民族。



    感覺著這樣的事情,一時間,發布會的火藥味,顯得濃厚著。



    可是張云,確實實實在在,打敗過他們民族的所謂名醫,而且展現出來的手術技能,也是得到了全日本國,外科手術界專家的認同。



    甚至那一段手術比賽中的視頻,已經成了日本國一些大型醫學院,教導學生手術技能的最高境界標準。



    有著這樣的原因,這些日本記者,往往沒幾句話,就被張云說得,無話可說著。



    實力就是硬道理。



    “張云醫生,你說話這么狂妄,難道你不知道,我們日本手術界的三大家族嘛?”



    有日本記者,再也憋不住了。



    嘴里的提問,忽然間,就多出了不少的火藥味。



    對著張云,目光更是虎視眈眈著。



    “三大家族,什么玩意啊?”



    張云這句話,一時間,讓在場的記者們,又是一陣興奮著。



    雖然看不慣張云這個支那人,可是這個支那人嘴里的每句話,對新聞記者來說,那都是一個重磅炸彈。



    幾乎張云的每句話,都可以做一個新聞標題著。



    “為你破腹自殺的小野澤二醫生,所在的家族,就是我們國內三大家族之一。”



    “噢,他這樣的水平,也能成為你們國內三大家族的醫生,沒搞錯吧?”



    “沒,沒,沒搞錯,是這樣的,不過是水平一般的。”



    那發問的日本記者,嘴里結巴了起來。



    因為張云的一些問題,比他還犀利著。



    “一般,他不是說,自己是日本醫生的代表嘛,你們新聞記者,在那場比賽中,不是也標明了,日本國和華夏國之間,頂尖醫生比賽的文字了嘛?原來只是一般啊?”



    為了提高關注度,張云和小野澤二的比賽,確實被日本國很多報紙和電視臺,慣以了最頂尖醫生的比賽。



    如今被張云這么一反問,在場的好多記者,都顏面全無著。



    “我一直以為你們日本民族,是一個謙虛而實事求是的民族,現在看來,你們民族中,也是存在著一些品質敗壞的人員啊。”



    張云的一句話,讓那反問的日本記者,恨不得就一刀,把自己破腹了。



    因為他剛才的表現,通過電視畫面,已經傳遍了整個日本國。



    他恥辱的表現,敗壞了整個日本國民的形象。



    “好了,新聞發布會,我看就開到這里吧。”



    “我來東京華僑醫院,開設專家門診,也是為了更好的把自己的醫術,發揚出去,當然,也是為了能更多的照顧到一些病患著。”



    張云說著話,示意了一下,身邊的于正龍父子兩個。



    其中的于天星,忙是站了出來。



    阻擋著這些新聞媒體的,繼續跟進,也是勸說著他們可以離開了。



    新聞發布會一結束,于正龍父子兩個,就帶著張云,在醫院里參觀了起來。



    東京市華僑醫院,粗粗一看,面積顯得不是很大著。



    就分成了兩個醫院綜合樓。



    一個是普通病區的醫院綜合樓,一個是vip病區的醫院綜合樓。



    vip病區的綜合樓,顯得比較大一些。



    一共有十個樓層,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名醫設立的專家門診樓。



    醫院為了張云的到來,特別把其中位置最好的二樓門診騰了出來,供張云使用著。



    雖然只有短短一天的時間,但其中里面的準備工作,已經顯得差不多了。



    “張醫生,明天的話,就可以組織門診工作了,你看行嗎?”



    于天星小心詢問著。



    在于天星看來,大牌醫生都有一些怪脾氣著,所以他顯得小心伺候著。



    于天星的父親,于正龍實在是太過年邁了,剛才參加完一個新聞發布會后,整個人,就顯得精神全無了。



    所以此時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面,休息去了。



    “于常務,你比我年長幾歲,以后就別叫我張醫生,張醫生了,就叫我小張吧。”



    “這怎么可以?”



    于天星心里一驚。



    不知道張云的話,是跟他開玩笑,還是什么的。



    “張醫生,我們醫院是不是在什么安排上,讓你不高興了啊?”



    “要是有的話,你盡管說,我們醫院保證改正。”



    于天星以為張云剛才的話,是反話,所以忙是緊張了起來。



    “呵呵,于大哥,你說什么呢?”



    “你以后就是我領導了,你還對我這么客氣啊。”



    “這……這……”



    于天星看著張云不像是開他玩笑的樣子。



    心里的緊張,隨之也是一去。



    “還是別叫我于大哥,叫得我心里慌著。”



    “呵呵……”



    聽著于天星的話,張云笑著,幾個陪在一邊的vip病區的主任醫師,也是笑著。



    “好,好,好,隨你吧。”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