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10章 不近不遠的關系

第210章 不近不遠的關系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站在登機口旁,張云對著自己的老婆們,還有自己的老媽,還有自己的兄弟,揮手著。



    同時也看了看身邊的五個女人。



    和田佳美一身可愛的小禮服穿著身上。



    站在張云的身邊,對著張云的家人們禮貌的笑著,纖細的小手也是舉了起來,擺手示意著。



    于美麗和于美華的話,顯得很高興著,能跟自己家的少爺,一同出國,而且在國外專門服侍著自己家的少爺,讓兩女顯得很高興著。



    她們也是一身時尚的休閑服飾穿在身上。



    高托的胸部,優雅的體態,還有身下鼓鼓的臀部,讓路過的乘客,一個個側目著。



    可是張云身邊最有涵養的女人,還是羅雪和朱小紅。



    羅雪是曹云德的六太太。



    京都醫學院畢業的女高材生,跟了曹云德已經有十幾年了,一直是曹云德身邊,最主要的助理女醫生。



    她手術的能力,說句不好聽的,幾乎已經達到了曹云德八成的功力。



    這樣的一個女人,有氣質,有涵養,還有一種能力堆積而成的氣勢。



    要不是她不能生育,這樣的一個女人,可能早就是曹云德身邊,最為器重的一個老婆了。



    羅雪一身白色的連衣裙穿在身上,臉上戴著一副黑色的墨鏡。



    六公分的尖底高跟鞋,踩在她的身下,整個身形有一種異常高雅的美。



    因為沒有生養過的關系,讓她的身材和少女比起來,都有得一拼的樣子。



    只是背影的話,是任何人也猜測不到她真實年紀的。



    羅雪站在離張云比較遠的地方,和張云顯得不是很親近,也不是很疏遠的樣子。



    戴著墨鏡后,她目光的變化,無法讓人捕捉到著,所以她心里具體是什么樣的想法,讓人無法知道。



    羅雪的身邊,站在朱小紅。



    朱小紅是曹云德的一個小老婆。



    算是曹云德身邊所有粉護中,最被曹云德器重的一個。



    也是跟著曹云德時間最長的一個粉護。



    朱小紅雖然是個女護士,可是她身上優雅的感覺,比起羅雪來,都不相讓著。



    羅雪是那種后天養成的優雅氣質,而朱小紅的話,是天生就有一種優雅氣質在身上著。



    她踩著高高的高跟鞋,在張云的面前那么一站。



    挺拔的身姿下,整個人,就有一種無與倫比的美。



    d罩杯的胸部,因為堅挺的關系,抬升的樣子,都可以比得上人家e罩杯的胸部高度了。



    不算很大的臀部,上翹著,顯出不輸少女的氣勢。



    朱小紅一身淡紅色的連衣裙穿在身上,頭上戴著一頂旅游時,才會戴得白色小禮帽。



    臉上和羅雪一樣,戴著一副黑黑的墨鏡,和張云的關系,顯得不親也不遠著。



    “老公,到了就給我們來個電話。”



    李琴上來,擁抱了張云一下。



    “這個雙休日的話,我們姐妹們,可能就會過來看你的,來不了全部的,估計大部分都會來著。”



    張云聽著老婆們的話,也是一一上去,擁抱著她們。



    心里也是一陣感懷著。



    張云對眼前的這些老婆,都是傾注了自己的感情著。



    有些的感情還顯得很深著。



    特別是自己的三位姑媽,張云是最放心不下著。



    本來想著,去日本的話,把她們三個給帶上。



    可是感覺自己這么做,有些對別的老婆不公,張云還是最終放棄了那樣的想法。



    此時在機場上,一個姑媽一個姑媽的抱著。



    每一個都是抱得緊緊著,嘴里也是溫柔著——放心,我很快就回來的,姑媽們。



    張云抱著的時候,也是一個個抓著姑媽身后的大屁股,按著。



    “去了的話,就好好干。”



    最后分別的,還是張云的老媽。



    “特別是于美麗姐妹倆,到了那里的話,早些得到,別讓她們等得急了。”



    “媽,是你等得急了吧。”



    張云笑著,和自己的母親,輕輕擁抱了一下。



    張云的母親,是村里人,不興這樣的擁抱,被自己兒子這么一抱,臉上也是蠻害羞著。



    “死孩子,說什么呢?”



    張云的母親,心里的心思,被自己兒子說了出來,小手用力打了自己兒子手臂一下著。



    臉上也是害羞的笑著。



    “我聽你幾個兄弟說,日本國內,還有好多能力比你優秀的醫生,你到了那里的話,可不要輕易著就接受挑戰啊?”



    張云的母親,關心的事情還是很多的。



    小野醫生那次挑戰后,日本國內還是有很多醫生,想要跟張云挑戰一翻的。



    不過華夏國政府,為了社會的穩定,還有就是張云醫生已經勝了一場的緣故,就一直把這樣的苗頭,扼殺在搖籃中。



    就是日本國內的某些醫生,大聲疾呼著,華夏國的政府,也是控制著國內新聞媒體,盡量的少報道,或者以一種短小簡單的篇幅報道著。



    讓這樣的事情,在國內造成的影響,盡量降低著。



    “媽,我知道了。”



    張云心里也清楚,自己到了日本國內后,這樣的挑戰,可能的話,就無法避免了。



    張云去日本組建自己的專家門診,其實就是報有這樣的心態。



    在他想來——男人,就應該接受挑戰。



    一翻道別之后,張云帶著身邊的五個女人,上了去日本的飛機。



    一路走,一路揮手道別著。



    平時傾注的感情,在此時發酵著。



    那只是匆匆幾眼的老婆,在自己目光中閃現著的時候,心里一陣難舍。



    可張云畢竟是男人,兒女情長的事情,只要略微一些,也就夠了。



    帶著五女上了飛機,張云和身邊的好幾個女人一樣,戴著墨鏡,一路朝著日本進發了。



    在飛機上睡了幾個小時后,感受著身體的壓力,還有耳邊響起的的提醒聲——乘客們,飛機正在降落,馬上要到羽田機場了。



    聽著這樣的話,張云朦朧的目光,睜了開來。



    透著飛機玄窗,看著外面機場上的情況。



    東京羽田機場,是國際大機場,機場上,轉換班次的飛機,在塔臺的調度下,在機場上,緩緩而動著。



    拖動行李的小車,也是在機場上,像是螞蟻一般,不停開來開去著。



    日本空姐優雅的姿態,示意著飛機已經安全降落了。



    嘴里甜美的日文,也是不停發出著。



    “張醫生,機場已經有不下五十多名記者在等著你了,你準備好了沒有。”



    和田佳美對著張云溫柔一笑,提醒著。



    “走吧。”



    張云嘴里笑著,帶著身邊的五女,走了下去。



    通過了飛機安全通道,朝著出機口的方向走去著。



    遠遠著,閃光的照相機,還有吵鬧的聲音,就在出機口的方向,展現了。



    看著這樣的陣仗,一時間走在張云身邊的乘客,似乎之間才發現,他們身邊戴著墨鏡的年輕人,就是最近風頭正勁的華夏國名醫張云。



    一時間勇敢的幾個,就上來要求和張云合影著,也有的要求著張云,給簽名著。



    張云應付了幾個后,就來到了飛機出機口的位置。



    張云其實不怎么想和媒體打交道著。



    不過眼前的陣仗,自己不打交道也不行了,加上為了自己醫院利益的考慮,他必須面對著。



    張云摘了臉上的墨鏡,深呼了一口氣,站在了眼前這黑壓壓一片的媒體面前,接受著他們的采訪。



    和田佳美作為翻譯,站在了張云的身邊。



    “張云醫生,你這次來日本國,擔任客座專家,是不是有意要迎接我們日本國醫生的挑戰。”



    “可以這么說,畢竟嘰嘰喳喳得天天叫著,誰也受不了著。”



    有些懂華夏文的日本記者一聽這話,就知道有新聞素材著,忙是驚訝了起來。



    那些不懂華夏文的記者,聽了身邊幾個懂華夏文同伴的翻譯后,也是興奮了起來。



    “那請你對小野澤二醫生的死,有什么看法沒有。”



    “在我看來,是一種懦弱的死法,算是一種逃避,當然了,民族不同,在日本民族的心中,可能這種死法,顯得很神圣著。”



    “懦弱的死法……”



    張云的話,又是掀起了一陣興奮的浪潮。



    “張云醫生,你知道嘛,你現在可是在日本國內,很多人對小野澤二的死,都是表示很贊同,也很認同的。”



    “我知道,我是站在日本國內,但是我也要提醒你,站在這里的和當初站在云都市醫院的張云,是同一個人,并不會因為環境的不同,我這個人,就有什么變化了。”



    “你知道嘛,日本國內,有很多醫生,知道你要來日本國當客座專家,都想和你挑戰著,你對這樣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挑戰可以,只是不要輸了以后隨便自殺就行。”



    張云回答了幾個問題后,也覺得差不多了,就讓華僑醫院的工作人員,幫忙維護著,自己帶著身邊的女人,上了機場門口的保姆車。



    一路上,記者手中的快門,還是不停按動著。



    攝像機的話,也是不停拍攝著張云拽拽的走路氣勢。



    不同的新聞標題,也在日本國各大電視臺的直播畫面中展現了出來。



    “華夏國牛人醫生張云的挑戰。”



    “小野懦弱的死,讓華夏國醫生張云無比唾棄。”



    “下一個跟華夏國醫生挑戰的日本醫生,輸了請不要自殺了。”



    張云剛才的話,還有他氣勢非凡的走路樣子,一時間通過電視畫面,傳播到了日本國,各個角落。



    特別是在小野澤二所屬的小野家族。



    家主的族長——小野岸雄,看完了直播,嘴里一口鼻氣噴了出來,顯出一副耐人尋味的表情。



    小野岸雄身邊的兩個兒子,屏住了氣息,跪在自己父親的身邊。



    “你們怎么看?”



    小野岸雄,淡淡了一句。



    “猖狂。”



    小野岸雄的大兒子小野中木,拽進了拳頭,盯視著電視屏幕中的張云。



    “父親,讓我為了家族的聲譽,對他進行挑戰吧。”



    小野岸雄的二兒子小野三木,給自己的父親磕著頭。



    “不是家族的榮譽,是我們大日本國外科手術界的榮譽,同時也是我們大日本國國民的榮譽。”



    “這個人,你就讓他在我們日本國內,徹底身敗名裂吧。”



    “嘿……”



    小野三木臉上得意一笑,心中有了必勝的信念。



    “支那豬,受死吧。”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