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09章 大小師母

第209章 大小師母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呵呵……”



    電腦屏幕中,許一軍和魚龍兵嘴里笑著。



    “要不臨走前,聚一下?”



    “當然。”



    張云說著話,關了眼前的電腦屏幕。



    同時車子也開到了醫院的門口。



    此時此刻,張云手中的老婆,手頭有工作的,繼續在云都市工作,手頭沒工作的,張云把她們全部轉成了自己科室里面的粉護。



    所以張云一回到自己科室所在的vip病區九樓,十幾個老婆,在樓層里忙碌著。



    甚至連曹云德樓層里的女醫生和女護士,另外越進樓層里的女醫生和女護士,都來幫忙著。



    “師母,小師母……”



    張云也是不停喊著。



    對著曹云德的老婆們,顯得尊重著。



    “嫂子,小嫂子。”



    越進的老婆們,張云也是客氣著。



    此時此刻的張云,雖然和自己的師傅還有大舅哥,處于一種競爭的關系中。



    但是的話,由于婚姻和師徒的關系,他和這兩個所謂的對手,其實關系還是很親的。



    不知怎么的,張云的師傅曹云德,也在張云的vip病區樓層里忙碌著。



    見到了張云,曹云德示意著。



    張云自然是屁顛屁顛的跟著自己的師傅,來到了樓層外面的陽臺上。



    “師傅,抽我的。”



    在許一軍那道下,兩百塊錢一包的香煙,張云終于不抽了。



    而是改抽一千塊錢的極品至尊。



    “可以啊?會享受生活了。”



    “那是,那是,師傅調教的好。”



    “你小子。”



    曹云德點了一根煙,嘴里抽了起來。



    張云知道,自己的師傅,找他肯定有事。



    所以抽著煙,安靜在自己師傅的身邊,目光默默看著遠處云都市的城市景象。



    “這五十萬塊錢,算是師傅對你的喬遷紅包。”



    “不用了,師傅,你跟我見什么外。”



    “別廢話,拿著,老子以后買房子的時候,還要你還呢。”



    “呵呵……呵呵……”



    張云笑著收了自己師傅的大紅包。



    “這次叫你出來,其實還有一件事情要對你說。”



    曹云德說著話,把自己的手機掏了出來,然后示意著張云也把自己的手機掏出來著。



    曹云德把自己的手機按動了幾下,把一份資料傳輸到了張云的手機中。



    “看看這個病患的情況。”



    “噢……”



    打開了手機中的資料,發現是一份病歷。



    張云粗粗看了一眼,嘴里笑道。



    “師傅,是骨癌,中后期了,這病咱胸腦外科治不了。”



    張云的回答,讓曹云德白了他一眼。



    師傅的目光似乎提醒了張云。



    “師傅,不會吧。”



    張云又細細看了這份資料。



    依據著自己醫學的判斷,明白了這個病患的身體體征和自己的師傅很像。



    “別多想了,這個病患就是我。”



    “這……這……”



    突如其來的打擊,讓張云顯得意想不到著。



    “不會吧。”



    曹云德是張云的師傅,但是張云更多著,把他看成了是自己的長輩,自己半個父親的感覺。



    所以情感上顯得不一樣著。



    知道自己的師傅得了絕癥,張云一時間,顯得難以相信著。



    “這個事情,只有我,還有和我關系比較親的幾個老婆知道,所以你不要到處亂說。”



    “噢……”



    張云抽了一根煙,又一根著,抽得很重。



    “今天叫你過來的話,是想讓你幫個忙,對我死后的一些事情,幫我處理一下。”



    “師傅,你說什么呢?骨癌治療的好,也有好幾年可以活得。”



    “我知道我自己的情況,也知道現在該干什么了。”



    曹云德說著話,嘴里無奈了一聲。



    曹云德只是到了中年,現在讓他去了,他心里不甘著。



    “我放心不下的,是我家里的幾個兒子,我要是去了,他們的未來,我不知道該怎么安排著。”



    “想來想去,只能是托付給你們幾個徒弟了。”



    張云嘴里狠狠抽了幾口后,心里明白,要面對起現實來。



    “師傅,你放心,你兒子的撫養,有我和師兄們呢?”



    “這是我想好的計劃,你看看。”



    曹云德把一份資料又傳到了張云的手中。



    那是一份,自己死后,家庭分配的計劃。



    曹云德一共把自己的家庭,分成了三個等份。



    其中張云的一個等份,分量最足,需要張云照顧的師母還有師傅的女兒和兒子最多。



    大概占到了其中的八成多。



    剩下的一些,則是讓許一軍和魚龍兵照顧著。



    當然照顧也是有好處的,一些房產,一些有價證券,等曹云德一死,都會轉到他三個徒弟的那里。



    “師傅,這些……”



    看到了計劃的后來。



    張云顯得有些弄不明白了,因為其中一些師母和師母的女兒,最終的命運,是簽給了張云。



    “那些是沒有給我生育過的女人,還有就是只給我生育了女兒的老婆,我要是去了,她們一輩子不嫁,也不現實,我想的話,就轉給你吧,就算是你對我兒子撫養的一種報酬。”



    “師傅,你這話說得,我撫養你的兒子,是應該的,你對我幫助……”



    張云還想說什么著的時候,曹云德伸手阻止著。



    “別說了,這事就這么定了。”



    “這次你選擇外面的駐點醫院,就把我的老六還有一個我身邊助理女粉護護士長帶走吧,讓她們先跟你處些感情出來。”



    “六太太……還有小紅姐。”



    師傅嘴里說得人是誰,張云心里明白。



    那是張云平時工作時,一直很尊敬的兩個女人。



    “我得了絕癥的事情,她們兩個已經知道了,所以你放心吧,我讓她們跟著你,這一份苦心,她們心里應該明白的。”



    “可是師傅……”



    張云還想說什么的時候,曹云德擺了擺手,就離開了這兒的陽臺。



    “這……這也太悲催了一點吧。”



    張云在陽臺上,又抽了半包煙,手機中,自己師傅的病歷資料看了一邊又一邊著。



    最終還是確定了,自己的師傅,最多活不過一年的事情。



    張云是個男人,是男人就有用于面對現實的勇氣。



    如今是現代社會了,摯愛自己老公的女人們,不會像古代一般,在自己丈夫死亡之后,殉葬而亡著,選擇孤老一生的女人,也顯得越來越少了。



    所以的話,自己師傅一走,師母和師傅的女兒們,確實是張云需要考慮照顧的問題。



    “六太太和小紅姐,可都是很有涵養的女人啊,她們給我做老婆,這……”



    這樣的事情,張云可是從來沒有想過的,因為他不敢奢望著。



    可是如今事實擺在了眼前,他不得不好好憧憬了起來。



    想著她們原來是自己師傅女人這一點時,張云臉上本來要燦爛起來的笑容,又不得不抑制了下去。



    調整了一下心情后,張云回到了樓層里,開始擺弄著自己樓層的擺設,同時的話,和自己的老婆們,說道著,自己以后要在日本建設自己專家門診的事情。



    “會不會太遠了一些。”



    李琴并不是反對自己丈夫這樣的做法,嘴里的話,只不過是一種,生為妻子,一般會有的牢騷。



    自己男人選擇什么樣的醫院,做專家門診,自己的男人肯定是想好了,才下得決定。



    “東京可是有不少好玩,好吃的東西,我以后在那里干了,你們雙休日的時候,就可以來東京購物了。”



    “也是。”



    李琴一下子,就顯得贊成了。



    “是呀,是呀,我還巴不得老公去巴黎工作呢,那里的名品店可多了。”



    一說起購物的事情,張云的老婆們,嘴里的話可就多了不少著。



    嘰嘰喳喳著,說個不停了起來。



    張云也不煩著她們,只是找了其中的于美麗和于美華,說道著自己去東京醫院工作的話,會把她們兩個帶在身上。



    “小云,你可不要跟小媽開玩笑,我們醫院里的工作,又不會做的。”



    “誰要讓你們工作了,我就是需要兩個跑腿的,還有會給我燒飯洗衣服的女人。”



    張云刮著自己小媽的鼻子,笑了笑。



    “那還行。”



    去東京華僑醫院,組建自己專家門診的事情,很快就確定了下來。



    有和田佳美帶著,另外于美麗和于美華跟著。



    另外兩個跟著張云的女人,是張云的老婆們,打破腦袋也想不到兩個女人。



    一個是曹云德六太太——羅雪。



    另外一個是曹云德小老婆的——朱小紅。



    這事,自己的老公不說,張云的老婆們,也不敢問著。



    雖然說他們是師母和徒弟的關系,可是這樣的關系下,一同出國,一同在一個醫院里上班。



    其中的可能,那是可想而知著。



    而兩女公開著和張云一起去日本醫院上班,曹云德這里,卻是表現的很支持著。



    在一片迷糊中,張云終于迎來了,登機去東京的日子。



    去東京前,張云昨晚和許一軍還有魚龍兵兩個兄弟,在云都市的高級會所,瘋了一個晚上。



    那標價十萬一炮,最高級的小姐,兄弟三人一共叫了十來個著。



    那一晚的花銷,足足就是好幾百萬。



    又是喝酒,又是跳舞,加上狂打炮,張云此時的精神,卻還是精神奕奕著。



    跟個沒事人一般。



    許一軍和魚龍兵的話,則是魚泡著眼睛,站在登機口旁,無力著揮舞手臂。



    “這小子身下的**是怎么長得,昨晚都這么瘋狂了。”



    “是呀,感覺好像昨晚跟我們去的,不是同一個人一樣。”



    許一軍和魚龍兵,一時間,心里佩服的不行。



    “怪胎,一定是怪胎。”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